uc書盟 > 天才紈绔 > 第2291章 百年證道

第2291章 百年證道

    每一個古來有之家族都誕生過圣人,且不止一尊圣人。

    古來有之家族存于世的歷史太久遠了,一定程度上,已然無法具體追溯,在無盡歲月的傳承延續之中,與古來有之家族打過交道的圣人,亦是不在少數。

    四大家族的藏書樓內,那一本本的典籍,就是一段段鮮活的歷史。

    人與人之間,說到底是不同的。

    證道為圣,更是將這般不同,以一種驚人的方式具體量化!

    因為,每一尊圣人證道的方式,都天差地別,無有半點相同之處。

    證道方式的區別體現在道果。

    通過翻遍四大家族的藏書樓,江楓知道了不下于十種凝煉道果的方法,雖說只是凝煉道果,而不是催熟道果,可以此借鑒,也仍舊是讓江楓收獲良多。

    “與我此前所想,竟是極為不同!”江楓默默說道。

    凝煉道果,可以很慢,但也可以很快。

    曾有絕代大能,在突破天尊領域的瞬間,直接證道為圣。

    而也有一代圣人,耗費數千年的時間,方才是跨入圣道的領域。

    時間并非絕對的因素,甚至不是主要因素。

    因為,縱觀那一尊尊圣人證道的過程,在圣道路未曾碎斷之前,除非發生過某種不能確定的意外,其余之人,大都是百年證道。

    “百年證道!”江楓低語。

    這是很有意思的發現,讓江楓思緒良多。

    ……

    “感覺如何?”虛靈星輕輕詢問。

    “還不錯,不過,我該走了。”江楓說道,習慣性的揉了揉虛靈星的秀發。

    虛靈星側著身子,任由江楓蹂躪,說道:“我送你好不好?”

    虛靈星一直將江楓送出虛家的領地,直到那道身影,自視線范圍內消失,這才是一聲輕嘆。

    “神女,你為何不挽留江楓呢?”虛雪菲問道。

    從虛靈星的眼中,虛雪菲看到了留戀,看到了不舍,她覺得,既然如此,為何不去挽留呢?

    如果虛靈星開口,江楓必然會留下來,不會這樣快就離開虛家。

    “不挽留。”嫣然一笑,虛靈星搖了搖頭。

    她沒有解釋為何不挽留,身影一動,朝著神山橫掠而去,虛雪菲呆在原地,滿頭霧水,依舊是不明白虛靈星為何不挽留。

    “難不成,這就是遺憾的美?”一會之后,虛雪菲喃喃說道,仿佛有所明悟。

    但虛雪菲依舊深感怪異,畢竟男女之間的美,從來都不只有遺憾的美這一種不是嗎?為何,虛靈星偏愛遺憾之美?

    江楓之所以沒有在虛家多呆,是因為他接下來要全面審視自身,這一過程或許很短,數天即可,也或許很長,要花費數個月甚至更為之長的時間。

    江楓在四座藏書閣內體悟良多,非常清楚,此點有多么重要。

    圣人從來都不只是牽扯因果。

    圣人某種程度上可稱之為不朽完人,達人性巔峰!

    后者,江楓自知,還差的太遠!

    縱然完人并不表示完美無缺,人性無暇,但要企及那樣的高度,則必然要從認知自身開始!

    江楓隱匿自身

    氣息,化作一個普通人,繼而以普通人的身份,進入一座人類城池。

    大世將至,然而對于普通人生活的影響,并不明顯。

    江楓在進入這座城池之后,并未刻意去做什么,只是很簡單的,以普通人的視角去看待這座城池內所發生的一切。

    如果說在這之前,江楓的視角是自上往下,無論怎樣都有居高臨下的意味的話,那么這時候,江楓的視角則是自下往上。

    兩種視角談不上孰好孰壞,這是嘗試。

    “好驚人的生命力量!”時間不長,江楓就是感慨不已的說道。

    由于江楓是自下往上的視角之故,這座城池內的修士被自動過濾掉,江楓更多所看到的,是那生活在最底層的普通人。

    這些普通人在這座城池內,占據絕大多數,有著各種身份和職業,但無論是哪一種身份或者職業,都是在為生活奔波。

    那樣的鮮活氣息,充斥在這座城池的每一個角落,每個人的身上,都是散發出來,旺盛的生命力量。

    那樣的生命力量讓江楓為之驚嘆!

    不管是那青壯年,還是農家婦人,抑或是垂髫老者,都是輕易可看出,他們都在竭盡全力,只為活的更好一些。

    也因如此,似乎每一個人的身上,都釋放著人性的光輝。

    將這一幕幕納入眼中,江楓感覺內心深處的某一處,隱隱被觸動。

    江楓看了很久,他的視角方才是上移,注意到活躍在這座城池內的修士。

    修士的數量并不多,比之底層的普通人,連半成都不到,差不多是一百比一的比例,不過修士生機旺盛,但凡出現在人群之中,往往無法忽略。

    相比較于底層的普通人而言,這座人類城池的修士,大都也都是底層修士,和這座城池一樣,籍籍無名。

    只是盡管修為境界不高,卻可看出,那些修士的眼中,都是洋溢著渴望,那是對變強的渴望。

    沒有人愿意屈居人下!

    也沒有人愿意終此一生,碌碌無為。

    一旦踏上修真之路,野心也就隨之被放大,修為境界越高,野心通常而言就更大。

    不過或許正是由于這些都是底層修士的緣故,未曾經歷挫折,抑或是很少經歷挫折,他們眼中的那份渴望,便也相對直接,也相對純粹。

    有朝一日,純粹可能會消失,但至少曾經純粹過。

    江楓想起自身的那段修煉時光,以他自身的經歷而言,縱然那一段修煉歲月,無論如何都稱不上愉快,可是在為數不多銘刻于心的記憶之中,卻始終有著一席之地,難以忘懷。

    那并非執念,而是歲月流逝的一段縮影!

    “真好!”江楓說道。

    這些鮮活生命所留下的鮮活印記,江楓感覺非常的好。

    江楓的視角再度上移,注意到隱匿在這座城池的那些強大的氣息,那些氣息如同一個個標桿一樣,散落在各個不同的角落。

    江楓的神識覆蓋全城,粗略一數,大約有百來人,其中修為最高的,是一個合體修士!

    曾幾何時,合體境界是那可望不可即的高峰!

    然而越過這山,方才發現還有那山!

    前路無止境!

    江楓沒有太多的感慨,他在觀察,站得越高,看的越遠,但這只是其中一方面而已,由于看的越遠的緣故,就愈發會明白還有更多的山等著去攀登,無形之中便也就有了更為強烈的危機感。

    修煉之事如渡河,百舸爭渡的過程之中,若不能保持進步,那么,遲早就要被淘汰。

    那里百來道氣息吸引了江楓的興趣,江楓觀察了更為之長的時間,這才是一低頭,扎入那市井的喧囂中。

    “一株赤炎草,你竟賣一百顆下品靈石?”

    爭吵的聲音,吸引了江楓的目光。

    沿街角處,不少小販在販賣藥草,這些藥草都算不上名貴,那赤炎草的正常價格,在三十顆下品靈石。

    因此一百顆下品靈石的價格,委實是有些離譜的。

    “愛買就買,不買就滾!”

    那販賣赤炎草的老者卻也是個火爆脾氣,一言不合就趕人。

    “欺人太甚,你憑什么賣一百顆下品靈石?”青年修士義憤填膺,一道道目光被吸引,圍觀過來。

    “就是這個價格,買不起就別問。”老者眼都不抬,倨傲的很。

    “你——”

    青年修士氣急敗壞的很。

    老者則是桀桀笑了起來,說道:“堂堂元嬰強者,居然連一百顆下品靈石都拿不出來嗎?還不趕緊滾蛋,少在這里丟人現眼。”

    青年修士面紅耳赤,惱怒不已,就要爭辯個一二,有人看不下去了,在他旁邊耳語了幾句,青年修士臉色大變,急急忙忙轉身就走。

    “還有誰要買赤炎草的沒有,兩百顆下品靈石一株,統統兩百顆下品靈石!”老者怪笑著說道,貪婪的嘴臉顯露無疑。

    圍觀諸人做鳥散去,可沒有興趣做冤大頭。

    “元嬰后期大圓滿?”隨意掃視老者一眼,江楓淡笑著說道。

    這老者道修為頗為不俗,放眼這座城池,都能躋身前二十,難怪膽敢漫天要價,并不擔心被找麻煩。

    那青年修士一開始看不透老者的修為,被提醒后,方知是惹不起的存在,這才匆忙離去,唯恐引火上身。

    “嗯?”

    江楓的目光正要收回,老者攤位上,一朵顏色暗紅的小花正好進入江楓的視線,那一朵小花夾雜在一堆赤炎草當中,并不顯目。

    “一共有多少株赤炎草,我全部要了。”上前,江楓笑著說道。

    “全要?”

    聞聲老者嘿嘿笑上兩聲,繼而低頭胡亂一數,說道:“一共五百株,十萬顆下品靈石!”

    全部的赤炎草加在一起,也不會超過一百株,這老者赫然是拿江楓當成冤大頭,要狠狠宰上一刀了。

    不過江楓也不以為意,隨意拿出十萬顆下品靈石,便將那一堆赤炎草收起,直接離去。

    “真賣了?”

    “這樣也行?”

    ……

    一群小販目瞪口呆,原本他們覺得,按照老者的賣法,賣上幾十年都未必能夠賣出去一株赤炎草,怎么都沒有想到,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就全部賣光了。

    老者看著江楓的背影,也是一陣驚訝,他眼神閃爍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很快便是站起身來,尾隨著江楓離開的方向而去!
小说排行榜 电竞电竞比分网1zplay 天臣股票配资 长红配资 保利地产股票行情 刮刮乐 刮刮乐 立博足球指数 盈牛配资 股票融资技巧·杨方配资平台 内蒙古快三 全球股票指数排名 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