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末世之全職召喚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良子

第一百四十六章 良子

    兩個男人四目相對。

    良久,郝林攬著男子走進,看著白易道:“我叫郝林,雖然我想不起你是誰,但我肯定咱們肯定認識。”

    “恩,白易,高中同學。”

    白易道,內心感慨這小子還是這么不會說話。

    “高中同學?我想想……哦,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窮小子!對,就是你!白易!”

    郝林指著白易,驚訝道。

    你真特么不會說話。

    白易腦門出現黑線,開口道:“恩,就是我,富家大少爺!”

    “哦哦哦,我記得我跟你說過,有末世,現在信了嗎?信了嘛?當時都不相信我,現在信了吧?”

    郝林繼續道:“當時你們都感覺我瘋了,哈哈哈!現在好了,知道我有多神了吧?”

    “神尼瑪。”

    白易不知為何不知道該怎么和郝林交流,同時心中猜想,到底是哪個智障先知提點的這小子,怎么看都跟沒長大一樣。

    坐在白易身邊的張玉龍聽到白易怒罵,心中哀嘆,到底還是惹出了是非,要知道白易面前站著的這個男人可是帶著進化者徽章。

    就算白易和他是高中同學,也不能這樣罵。

    看來自己要盡量拉著白易在這里呆到半夜了,等張玉勝開完會來接,有張玉勝在,可以避免白易出了百樂門被人拍黑磚。

    心思復雜的張玉龍死死盯著郝林,就等待郝林發作,第一時間喊來百樂門的守衛了,一個進化者,在百樂門翻不起浪花。

    只是出乎張玉龍所料,郝林并沒有因為白易怒罵氣惱,反而哈哈大笑著把他們這一桌的凳子拉開,招呼同行的三人落座。

    “唉,老同學見面,真不容易。對了,白易你見過安玲沒,我到現在都沒找到她。”

    郝林感慨道。

    “沒見過。”

    白易坦然搖頭,這才想起自己似乎真把安玲忘了,費云來天佑之城時把安玲交給了戰地大兵保護,想來現在正跟車隊呆在一起。

    “好吧,我當時跟她說過很多末世后要注意的事情,還告訴她如果能去伊縣的話最好去伊縣,可我在城里在伊縣都找過,都沒有找到,希望她別遭遇什么不測吧。”

    說起安玲,郝林竟流露出一些思念。

    對于郝林的想法,白易不太能理解,畢竟安玲身材嬌小,看上去就跟未成年一樣,讓他根本不想動心思。

    白易郝林兩人有寒暄了一會,白易才知道郝林在這里沒有任何掛職,就是一個閑散的進化者,不過郝林也神神秘秘,遮遮掩掩的告訴白易,他看似沒有什么事情,實則在為某個極大的勢力效力。

    看著郝林想透露出來裝逼,但又不敢的樣子,白易肯定郝林就是新紀元的人了,是新紀元擺在明面上的人。

    可惜也就這個傻子以為自己隱藏的多好,別人都不知道。

    白易繼續寒暄,“這么說,你是在替一個很大的勢力辦事?”

    “沒有沒有。”

    郝林連忙點頭。

    一桌的其他幾個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就連張玉龍看郝林這個進化者的眼神就看一個傻子。

    “作為老同學,我有麻煩可以找你幫忙嗎?”

    白易與郝林對視,一字一句道。

    郝林拍拍胸口,“可以,只要是我能幫上忙,隨時聯系我,對了你現在能買的起電話嗎?肯定買不起吧!我稍后給你錢你去買個,然后存下我號碼。”

    明明是好心,卻因為言語讓人不會有任何感激。

    這恐怕也只有郝林這傻子了。

    白易掏出電話,存了郝林的號碼。

    這時候,陸陸續續已經有很多人進了百樂門,看時間差不多,有人開始布置表演。

    一個艷麗貴婦登上了舞臺,拿著話筒嬌聲道:“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歡迎光臨百樂門,因為今天有貴客到訪,所以本是休假的韓女士,佟女士以及楊女士三位放下了自己的假期,特來此為貴客獻上表演。”

    白易看著舞臺女子,頗為眼熟,經張玉龍提醒,才知道是省內某個節目的主持人。

    艷麗貴婦繼續道:“按照百樂門的老習慣,大菜之前有小菜開胃,同樣,三位女士作為壓軸,先由其他人為大家帶來一些精彩表演。”

    “她說的三個女士是明星嗎?”

    白易詢問張玉龍。

    張玉龍介紹,白易知道算是省內非常著名的女明星了,拍個電視都能帶火無數周邊,粉絲基礎極大。

    郝林打岔道:“我說你就別想了,百樂門奸的跟鬼似的,三個臺柱子不會陪睡的,即使陪睡,也是偷偷摸摸的,要不然哪還能值錢?”

    “你看上去傻,原來懂得還挺多。”

    白易一句貶,一句夸。

    如他所料,郝林只把夸他的聽了進去,大拇指倒過來著指著自己的胸口道,“我什么身份,來這里的次數比你去拉屎的次數都多,我跟你說,這里一般前三場表演的人,只要花錢送花籃就能睡,三場以后,就要看是什么人來花錢了。”

    郝林拍拍白易肩膀,“像你這樣的,第四場的,除非你花上我幾倍的錢,要不然,嘿嘿,第四場的人就開始看人的身份了,我是進化者,你是普通人,咱倆不一樣。”

    白易無語的看著郝林,郝林真的是時時刻刻不忘記和他裝逼啊。

    “那你睡到了第幾場?”

    白易問道,再給郝林一次裝逼的機會。

    郝林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伸出了手掌,做了八的數字,似乎是害怕白易沒看到,郝林硬是把手掌推到了白易眼前。

    “哦,這里一般是多少場?”

    白易問道。

    張玉龍搶先回答:“正常是十二場,有大人物過來的話,會臨時加一場。還有,其實前十場都不是什么高貴貨色,只要有地位的人,不花錢也能睡到。所以有些冤大頭不要得意洋洋了。”

    這么一會,他已經摸透了郝林的脾氣,無論怎么說,郝林都會自動屏蔽侮辱自己的言論,所以他不介意在白易面前示好,諷刺一下郝林。

    “對了,其實到這里來的多數人都是借著這個地方,交流拉感情的,結交他人的,真正有身份的人都不屑于前十場。”

    張玉龍補充道,手指了指樓上的單面玻璃,“通過我剛才的觀察,今天的貴客就在咱們頭頂的包廂內。”

    “說這么多有啥用?我睡過,你們誰睡過,吃不到葡萄。小易,你要知道,我是進化者,進化者啊!你們普通人根本不懂!”

    說著,郝林做了個挺腰的下流動作,擠眉弄眼道:“進化者!兩倍以上體質,包括腎功能也是常人的兩倍以上!所以把我和你擺在一起,絕對沒女人選你!”

    郝林的話讓正在服務的兩個女子有些臉紅,白易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郝林這小子的智障程度。

    咦,自己好像是二級進化者,鍛煉了那么久,身體機能是常人的四倍以上了。

    白易暗想,隨即發現自己被郝林帶歪了。

    舞臺上,第一場表演已經開始,白易看向舞臺,發現第一場是一對雙胞胎美女,穿著白色緊身上衣,超短蓬裙。

    貴婦也在一對雙胞胎起舞的時刻開始介紹,諸如是什么大網紅,在視頻網站上有多少粉絲之類的,當然,最后一句則是有客人送花籃,稍后這一對雙胞胎會親自下場感謝。

    “這不是在變相賣肉嗎?”

    白易吐槽道,這對雙胞胎他以前刷短視頻時刷到幾次,后來感覺各種音樂太吵,就卸載了。不過白易不否認,現在的這對雙胞胎經過百樂門的訓練,舞蹈水平很高,把誘惑發揮到了最大,比起末世前演一下智障橋段好了不知多少。

    同桌的郝林招招手叫來服務生,掏出十張大額新幣,“先送十個花籃,有人跟了,就繼續送,直到錢送完為止。”

    服務生急忙應是,沒多久,臺上的貴婦輕聲道:“感謝郝先生為這一對妹妹送十個花籃……”

    白易看郝林,郝林得意的甩了下頭發,“雖然我看不上眼,但花些小錢無所謂啦,就當是老同學見面,給你個見面禮了。”

    白易默不作聲,他想不明白郝林這傻子為什么總是這么嘴賤,也虧是自己知道其是好意,不會因為他的嘴賤而知壞不知好。

    換成一些敏感偏激的人,郝林這么諷刺,早砸郝林的臉了。

    “趙先生送花籃十一個……”

    “郝先生送花籃二十個……”

    “趙先生送花籃二十一個……”

    “郝先生送花籃五十個……”

    “這里由我帶一對小妹妹謝過郝先生,稍后,兩個小妹妹會親自下場對郝先生進行感謝。”

    隨著貴婦說完,郝林對著不遠出桌子上的趙先生比個中指,挑釁道:“咋不跟了呢?”

    “傻x。”

    趙先生回了句,郝林就當沒聽到一般,道了句慫比后,重新坐下。

    “稍后這對雙胞胎會下來陪陪你,不過只限于在百樂門,想要把她們帶出去,你得給一個滿意的價格。”

    郝林道。

    見白易不應聲,郝林伸手拍拍白易,“喂,我在跟你說呢,我知道,你沒錢是吧,這樣吧,叫聲哥,哥今天給你包了,讓你體驗一次你這一輩子都體驗不到的刺激服務。”

    “滾!”

    白易吐出一個字,專心看臺上表演。

    他是明星夢,不是網紅夢,對于這個區別,他很認真,也很堅持。

    舞臺上開始了第二場表演,還是比較現代化的舞蹈,動作很大,比某島女團更加火爆赤果。

    白易不由感嘆,估摸著前幾場都是現代化的表演,屬于為這群有朝氣,有夢想,奮斗的年輕人創造致富機會的一個流程,同時也表示百樂門雖然典雅復古,但也沒有跟時代脫軌。

    之后幾場估計會有復古民國時期的歌舞劇之類的,不過白易可以肯定,服裝上面絕對不會有民國時期那么保守。

    一對雙胞胎已經謝幕下了舞臺,到了白易這桌前。

    郝林一指白易,對著一對雙胞胎道:“去,到你白哥哥腿上。”

    對這種事已經算是熟門熟路的雙胞胎也沒有故作矜持,嬌笑著就要往白易身上靠。

    “安排給別人吧,我有自己的目標。”

    白易輕輕推開一對雙胞胎,讓郝林有些不爽,“我說白易,這可是你自己拒絕的,以后你就是腸子悔青了我也不會再給你這樣的機會了。”

    “知道。”

    白易不說廢話。

    “好好,別后悔啊,真別后悔啊!”

    郝林反復強調著。

    樓上一個包廂內,一群年輕男女把白易推開女孩的這一幕看在眼中,一個女孩笑著道:“這就是費云的表弟?”

    “恩,就是了。”

    包間內一人確認道。

    “看起來還不錯,至少比那些米蟲上腦的家伙強很多。”

    另一個女孩暗有所指道。

    “我說能不能不要老對著我,我不就是睡了幾個女人嘛,又沒有非禮到你。”

    “呵,我有提你姓名嗎?反應這么大?”

    “我看你就是沒人愛,更年期了。”

    “你這個惡心男人……”

    包廂內陷入爭吵,最前開口的女孩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好啦,別吵了,費云雖然算不上我哥的左右手,但也對我哥忠心耿耿,我們應該帶一帶他的表弟。”

    女孩的勸阻似乎很有效果,包廂內的爭吵停止,齊齊看向這個很漂亮,笑起來很美的女孩。

    樓下,白易堅持拒絕讓郝林沒了脾氣,轉頭對身旁叫良子的男子道:“有些人真不知道好歹,算了,良子,咱倆一人一個。稍后哥給你開個房間,你隨便玩。”

    “放心,有哥給你打掩護,絕不會讓你老婆然知道的。”

    郝林見良子要拒絕,急忙保證道。

    良子仍是堅決搖搖頭,“你知道我的,郝哥,我不能做出對不起然的事。”

    “唉,你啊,怎么也這么不知好歹!算了,我自己玩。”

    郝林嘆氣一聲,這時,郝林帶著的另外兩個男人看良子的眼神有些嘲諷,一個男子開口道:“良子,不是哥說你,你老婆什么德行你清楚的很,之前在伊縣那會,為了幾口吃的,連男人的腳都舔過不知多少次,也就你還把她當成班花,換成哥哥我,連親她都嫌臟。”

    男人的一番話刺中良子的痛處,良子雙眼通紅,卻沒有發作。

    因為男子說的都是真的,就算然那樣,依然沒有看上他,如果不是郝林把他和然帶回了天佑之城,他還是只能看著然身上換無數個人男人。

    注意到爭吵的白易忽然看了眼郝林,發現這個幾乎不怎么生氣的傻小子因為男子對良子的嘲諷罕見的憤怒。

    “你!滾出去!以后我看見你,就打斷你的腿扔給喪尸!”

    郝林怒視男子,一字一句道。

    如果這里不是百樂門,他現在就想打斷男子的手腳。

    因為讓他去伊縣救良子以及那個叫然的女子,是他末世發生前三年碰上的那個騎著老虎的男人。

    “郝林?聽說你混入了新紀元?。”

    “艸!你是誰?”

    “樂天,三年前咱倆在國寶別墅見過,哦,對了,你當時尿褲子了。”

    “你……您是……”

    “不說廢話了,新紀元這個名字讓你很安全,如果不忙的話,去一次離你不遠的伊縣安置營,在難民區找一個叫良子的人,把他的班花一起帶上吧。”

    “恩……”

    “這樣做其實沒什么意義,也沒什么用處,不過還是麻煩你,有時間的話,去把這個好人卡王帶出來。”

    “我……我想跟著您混!大哥……”

    “嘟嘟……”

    一次短暫的通話,郝林便把保護良子當成了圣旨,雖然他到現在都不知道怎么聯系上那位大佬……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