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聊齋假太子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秦郵城隍

第一百七十四章 秦郵城隍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夜游神直視蘇陽,眼睛里面滿是敵意。

    “怎么,不讓我去?”

    蘇陽看著夜游神,說道。

    “我們城隍護佑一方,可并不像您這般閑人。”

    夜游神說道:“您若一定要鬧城隍廟,要知道,在我們城隍廟的后面是整個陰曹地府,十殿閻羅,天上諸神,您可要三思而后行。”

    夜游神說話已經帶著威脅。

    “問題就在護佑一方上面。”

    蘇陽看著夜游神,說道:“我沒有看到你們護佑一方,我倒是看到你們為禍一方,能夠讓秦郵這么富饒的城池夜間不點燭火,只有你們一家吧。”

    ……秦郵,蘇陽又想到一事,《伍秋月》篇目的男主王鼎,就是秦郵人,而王鼎之所以會殺陰曹,是因為王鼎的哥哥王鼐被抓入陰間,原因是陰差苦苦向王鼐索賄,王鼐并沒有這些錢銀,于是王鼎一怒之下斬殺陰曹,帶著哥哥從陰間逃了出來,第二次則是因為伍秋月被陰司所抓,王鼎再度殺了陰曹,劫持了牢獄,將伍秋月帶入人間還陽。

    王鼎殺的陰曹,想來就是秦郵的陰曹吧。

    篇目的后面,蒲松齡說道:余欲上言定律:‘凡殺公役者,罪減平人三等’,蓋此輩無有不可殺者也。故能誅鋤蠹役者,即為循良。

    就是說這些差役沒有一個是不可殺的,后面還說陰間無定法,人心之快,即為閻羅所善,像是這種差役,就算是殺了,鋸了,陰間也不會追責。

    當然,這只是蒲公的一點吐槽,主要映射的應該是當時蒲公所見的差人。

    “上仙,你走你的陽關道,何必插手陰間的事情呢?”

    夜游神說道:“我們陰間的事情,并非一言半語就能說明白……”

    “咯吱……”

    明明是鬼體,此時夜游神卻嘗試到了筋骨折斷,人欲窒息的要命感。

    蘇陽單手掐著他的脖子,片刻之后才稍稍放松,將夜游神扔在地上,說道:“帶路!”

    “您不怕走夜路啦。”

    黑衣鬼對蘇陽問道。

    ……見鬼我都不怕,我還怕走夜路?

    蘇陽拍著黑衣鬼正要言語,目光瞥視到了房間里面放著的太師椅,說道:“你們兩個抬著我,這樣我就不怕走夜路了。”

    夜游神看向黑衣鬼的目光充滿了不善。

    就這樣,一個夜游神,一個黑衣鬼,兩者魂駕陰風,四平八穩的抬著一把太師椅,蘇陽坐在上面,看到了城隍廟中陰神排列,各種小鬼進出不絕,成為一州城隍,職權和縣城隍已經有差別,管理人間的權限也更多了,像是人間的賞善罰惡,督糧,各城隍廟中巡政等等,和蘇陽在青云山大有不同。

    “站住!”

    城隍廟門口的陰差攔住了蘇陽。

    蘇陽伸手入懷,直接就拿出了閻羅王送出來的閻羅令。

    當初送閻羅令的時候,閻羅告訴蘇陽,這東西能夠節度城隍,在陽間能夠讓蘇陽很方便,還可以讓陰司二十四司主不敢對蘇陽有妄想,今夜來到這里,蘇陽就是拿著令牌來問罪的。

    秦郵一州之地,讓城隍如此搞下去,很不健康,很不正常。

    令牌一亮,城隍廟門口陰差連忙到里面通報城隍,不過片刻,城隍身穿官官服,頭戴展翅幞頭,背后帶著數百的陰差兵馬來到了前殿,伸手一指蘇陽,喝道:“拿下他!”

    沒看到令牌?

    蘇陽一臉黑人問號,手中仍舊拿著玉牌。

    伸手看看玉牌,確實是閻羅王送自己的那個,在關圣帝君面前送,這東西應該不假。

    是閻羅的問題?還是城隍的問題?

    蘇陽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一切都沒問題,自己能擺平現在所有問題。

    “就是他在白天殺了人!快抓住他!”

    日游神對蘇陽喝道。

    人在太師椅上猛然一壓,正在抬著蘇陽的夜游神和黑衣鬼筋骨齊斷,承受不住跪在地上,待到蘇陽落地的一剎那,一腳踏出,土龍真氣讓這地動山搖,正在猛然竄過來的陰兵陣型一亂,速度卻分毫不減,仍舊勇猛的沖到蘇陽跟前。

    步罡踏斗,轉進巽位,蘇陽腳下生風,肺金之氣,護體罡氣自然蕩開了攻擊過來的兵刃,而更有一些長矛刀劍或早或晚,在蘇陽身前身后橫插而過,卻始終不曾對蘇陽造就傷害。

    “判官筆!”

    武判官手中持判官筆,飛身上前,挺身阻攔。

    蘇陽不退反進,迎面而上,待到判官筆前端刺來,蘇陽雙手在筆桿上面一撮,武判官手上一松,判官筆在空中回旋兩下,落在蘇陽手中。

    戳心!

    挑咽喉!

    刺眼……

    判官筆剛一落入手中,蘇陽施展的就盡是要命的路數,左挑右打,人雖然在亂軍包圍之中,但前進后退盡在把握,眼見城隍有想要逃跑的架勢,一口肺金之氣加持在判官筆上,一連削斷多個兵刃,御五龍法全然展開,五道惶惶龍氣合金木水火土五行,在蘇陽周身上下翻飛,陰差鬼物不能接近,刀劍槍矛打在上面格然作響,于蘇陽根本無傷。

    日游神手持利劍,在人群之中,冷靜的觀看蘇陽,待到蘇陽將判官筆遞出攻敵的時候,突然發難,長劍刺向了蘇陽后心,務求一擊要了蘇陽性命。

    長劍刺出,蘇陽身影一閃已經躲避在他背后,待到日游神長劍收回的時候,判官筆刺到了他的后心。

    “叮叮叮當當……”

    就在蘇陽大殺四方之時,城隍廟內忽然有奇異的音樂傳來,似是鈴鐺響徹,又像是敲擊發出的樂響,聲音和節奏大非往日蘇陽所見所聽,這聲音響了之后,蘇陽的四肢忽然無力,腳步一個踉蹌,差一點就軟倒在地,就算是心神,心臟在拼命調動四肢力量,在此音樂之下,蘇陽的雙手雙腳仍然是一陣癱軟。

    不去聽,不去想。

    蘇陽心中告誡自己,只是眼皮微微合上,就似看到了無數的女人在身前跳舞,每一個的身嬌貌美,若隱若現,讓人看了還想看。

    要不要把玄真觀里的箴言給自己安排一下?

    蘇陽心中對自己吐槽。

    “啪!啪!啪!”

    對著天靈拍打了三下,蘇陽眉心的佛火大盛,一切外魔消匿無蹤,叮叮叮當的音樂也示弱尋常。

    如風而起,伸手抓住了想要逃竄的城隍,直將城隍虜入到了城隍廟中,循著聲音來到了一女子面前。

    女子生的千嬌百媚,手中拿著一個鈴鐺,另一只手拿著一個小棒子,適才叮叮叮當的聲音,是女子敲擊鈴鐺,而后再搖動鈴鐺,如此依照某種規律,就能夠奪人心神。

    女子看了看蘇陽,又看了看城隍,臉上露出慘淡笑容。

    “投降吧。”

    蘇陽看城隍廟中的此女子,說道:“我能夠給你留個全尸。”

    此女子還是活人,蘇陽當然要將她解決,才能送她道陰曹地府。

    “我被抓了,就沒想過活。”

    女子對著蘇陽一笑,嘴角已經溢出血來,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她口中的毒藥應該是至毒,僅僅咬開一下,就已經沒了性命。

    蘇陽此刻自覺有些多余,好端端的一個人,他還沒有和人家談條件,美女就沒了,不過這沒了,魂魄不還是要在城隍廟中,歸根結底,大家還能見面。

    但是這一次蘇陽失算了。

    女子軀體之中的魂魄卻并沒有留在城隍廟中,而是化作了一道青光,直往東邊飛去,速度極快,便是蘇陽攔都攔不住。

    “她去哪里了?”

    蘇陽抓著城隍問道。

    人死之后,魂魄歸于兩個地方,第一是陰曹地府,第二是東岳冥司,若歸陰曹地府,此地就是城隍廟,若歸東岳冥司,此時應該往北飛去,而這徑直往東,顯然不是兩方任何一方的勢力。

    “哈哈哈哈……”

    秦郵的城隍只是在笑,說道:“你查啊,你只要能夠查到,那我就什么都交代,若是你們什么都查不到,也別想從我口中得知什么,你不會真以為拿著閻羅的牌子,就能夠橫行無忌吧。”

    顯然,他對于事情的藏匿非常自信。

    但是對蘇陽來說,卻聽出來秦郵城隍之所以帶兵來圍攻蘇陽,全都是因為閻羅令牌。

    閻羅王李給蘇陽的這個令牌,還沒有給他長面呢,先給他添了一個麻煩。

    蘇陽抓著城隍徑直走到了城隍大殿神位,經過了蘇陽這一鬧騰,整個城隍殿內亂成一團,各種小鬼哭嚎躲避,蘇陽懶得理會這些,坐在城隍殿內,打了手印,通知了陰曹地府過來拿人。

    “在那里!”

    顏如玉在蘇陽懷中書卷中說道:“城隍神座后面的墻里有一片書鄉,我能感覺的到,這里不是書架,四下密閉,秦郵城隍肯定是將東西放在這里面了。”

    蘇陽扭過身來,看著后面山墻。

    “哈哈……你們發現又怎么樣,這面山墻的石頭構造,是源自龍宮的秘法石,只有按照一定的頻率敲擊才能夠打開,若用暴力,就算是神仙恐怕力量也不夠……”

    秦郵城隍看著蘇陽背過身子,開始自吹自擂,這是他的小驕傲。

    你的嘴這個硬,原來是在炫耀有個密碼鎖?

    蘇陽手中拿著神筆,也不用墨水,在墻上畫了一個窗子,伸手一拉,里面的東西嘩啦啦灑了一地。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txt/103813/

    。_手機版閱讀網址:

    【悠閱書城uc書盟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