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精靈之黑暗蟲師 > 第764章 收網

第764章 收網

    不是人類,而是精靈!

    在回去的路上,梧桐變得沉默寡言起來。

    他一直在想,想的不是這次的事件里,老爹和領頭人他們的行為和動機。

    同為人的種種再齷齪思想和行為,梧桐另一個世界的記憶里見過太多,早已經是習以為常。

    使他現在沉默的,是在這件事件中,精靈們所扮演的角色。

    無論是一直若隱若現的幕后黑手般的時拉比,瘋狂又恐怖的幽靈們,還是參與了的海中精靈與它們的海王子,老耿鬼的故事落到一般人耳里也許只是聽個樂,但如果繼而深思,可以發現很多細思恐極的細節。

    從細節處猜測推論,興許在海底,就像另一個世界里的海底下,有著阿特拉斯的島嶼,即亞特蘭蒂斯文明的存在,大洋深處的海中精靈們以瑪納霏這種天生擁有成為皇者能力的精靈為首,是否存在著一個人類無從得知的精靈文明社會?

    穩定的傳承,無論是口頭、文字或者別的方式,即使是古老的壁畫形式,也可以稱之為原始文明,文明一詞含義,粗簡些可以大概理解為脫離了野蠻和混亂,進入了群居與有序控制的生活狀態。

    尼多族群這種通常擁有幾十口的精靈族群,絕然稱不上,而比如像一座山頭的霸主級精靈控制了一座山的精靈,這也稱不上。

    但是,如果海底下真的有一座海之神殿的話,那么海中自然就是擁有著至少一個的文明存在。

    如果是真的,會發生什么?

    當人類隨著科技發展的海洋污染加劇,這個世界里的海洋居民們可不是那些體型龐大也只能天天被捕鯨船追著獵殺的鯨魚,而是擁有著集體行動時可以反過來進攻,甚至于在人類反應不過來的時候,就將沿海城市給摧毀破壞能力的神奇精靈們。

    關于兩個文明矛盾沖突加劇時,最終會不會打起來,梧桐只是瞎想了一下,轉到了另一個念頭。

    如果有可能的話,他一定要在各大洋的海底都逛一圈,看看能不能幸運的見一面真正的海之神殿,見識一下文明化的精靈聚居地的生活狀態是怎么樣的,滿足他現在旺盛的好奇心。

    很快,在中午的時候,他回到了平安島。

    第一件事情,就是帶著精靈們精靈中心仔細的全面檢查治療了一遍,這是每一次的大行動后必然會做的第一件事情。

    其次,是開始準備回去合眾的事情,包括先回旅館整理這次的收獲,然后在超凡者聯盟的內部網上掛勾出售這次弄到的精靈和道具,但在這之前,要把整理好的收獲一部分,挑出來做為“特色禮物”,送給部分關系較好且需要主動維持的朋友。

    比如合眾以前的戰隊成員,愛蓮和阿浩與杰羅夫等,這些人的圈子層次比較有質量,為人品德也不錯,是值得結交的。

    而在離開這里之前,他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該收網了……”

    等到天黑下來,梧桐出發了,前往島的另一邊。

    ……

    今天晚上,織秀又做夢了。

    這幾天都一樣。

    只是今天的夢,不知道為什么感覺異樣的真實。

    同時,很罕有的,有個聲音在輕輕的呢喃,像是她心底里的一些想法,終于浮上了水面。

    【如果現在不是夢境,是現實,你會怎么樣做?】

    【這種力量,即使是在現實里,你也擁有著可以像天下突然劈下雷電般的能力,你會怎么樣做?】

    【當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想想,那些毀了你的人,一個電話斷絕你冠軍夢想的癱瘓酒鬼父親,一份工作讓你……不再純真的那個人,你難道還能繼續忍受嗎?】

    明明睡著的她,出現在了工作的精靈飼育屋里,她的老板被五八大綁的縛在椅子上,嘴里喊著她的名字,說著一些讓她厭惡無比的下流話。

    他以為她會就這樣屈服,以為征服一個少女的身體,不斷的打罵和侮辱,就能讓丟掉了自尊的她變成玩物奴隸。

    然而,現在,這幾天的夢境,一些偏激的心聲,在誘導著她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這真的是現實嗎?

    可是連續幾天夢境下來,已經麻痹了她。

    不知道什么時候,手里已經出現了鋒利的武器,她皺了皺眉頭,然后它消失了。

    【我才不想臟了我的手,就算是在夢里……這樣也許行,讓你也嘗嘗痛苦的滋味!】

    鋒利的武器仿佛隨她心意消失了,然后出現的是一只風速狗,不知道為什么,她覺得這只風速狗挺眼熟。

    一口火花,控制著力度,把這個渾身肥肉的人給現場烤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么,聽著這個因為渾身油脂極多而被烤出肉香的火把的凄慘嚎叫,織秀已經不再像開頭幾天那樣同情,見過了多種死狀后,現在她看著對方受到這種痛苦,心里反而產生了幾分不可控制的快意,身體也因此在顫栗著。

    先是這里,然后是精神一個恍惚,又回到了家中。

    這一次,她不需要動手,再度看到了各種的意外,天上落下雷電,不知道哪來的爆炸,爐子燒穿了鍋然后點燃了廚房連著整間屋子,死于心臟病發,最終一幕是酒喝多了中毒口吐白沫抽搐著,最后一動不動。

    ……

    直到第二天清晨,她睡得很好,但想到還要工作,不由不在六點整的時候,就趕緊爬起來。

    然而,當她走到離家不是很遠的工作的那條街道時,就聽到了吵雜的聲音。

    還有很多人,有君莎,也有喬伊,還有很多看熱鬧的人。

    【太奇怪了,也許我該先打聽一下發生了什么?】

    腦海里,有個聲音在這樣輕輕提醒。

    織秀覺得有道理,于是沒有貿然走過去,而是在拉著一個從幾十米外的那邊熱鬧人群中離開的人,問這位蹬著三輪車大早起來賣菜的大叔。

    “是織秀丫頭啊!這下可好了,你店里的那個八老板啊,昨天半夜不知道怎么的被活活燒死啦!詭異的是燒的時候沒有人知道,聽說是凌晨快五點的時候,家里人發現后,才趕緊報的警,這下可真……哎呀!我得先走了,這幾天菜都不太好賣,我得早點去開檔了。”

    賣菜大叔走得匆忙,并沒有發覺聽完他話的女孩,渾身如墜冰窖的僵住了。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