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峨眉祖師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仙人世間 ? 過五關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仙人世間 ? 過五關

    亡門的主宰是誰啊?

    自然就是當年的太上亡何。

    他在這里苦等,等著自己的宿命,看著那些人一個又一個的走到那扇門里,他勸說天下接受宿命,但卻沒有勸住太上截天。

    佛祖來了,頂著滿頭的疙瘩來了,唱著天人慈悲來了,誦著大悲經文來了。

    仙祖有命,九天十地莫敢不從,佛祖自然也要來,也必須來。

    他確實是看到了一個佛子,石佛有大靈根,當渡之。

    但仙祖告訴他,石佛是人間的佛,不是耆阇崛山的佛。

    于是佛祖便不敢渡他了。

    只是心中大呼可惜了,但還是得來打這份白工。

    佛祖向前道:“請太上關門。”

    亡何道:“這是宿命,你殺了我,此門自關。”

    佛祖道:“那便只好顯明王手段。”

    大金光唱誦,諸天萬界諸圣降世,佛祖向周天請教,卻不是動用佛法,而是在搖人。

    那一束束目光向下看來。

    “請太上關門。”

    諸天萬圣盡降一道念頭,九天十地皆尊號令而至!

    太上亡何閉上了眼睛。

    那扇大門坍塌,仙祖在后面昂起下巴。

    “看,這就是太過敬天的下場。”

    天聽聞了,不敢語。

    亡何死去,再入輪回。

    佛陀稱道大善,而未曾照顧那兩位已經愣住許久的凡間強者。

    萬圣皆稱大善。

    九天十地溢滿雷音。

    一人來此請你入滅還不去,非要請萬圣齊來。

    這面子倒也大了去了。

    仙祖道:“不許給他輪回。”

    北斗天尊沒有言語,但確實是把亡何的力量封印了。

    太上亡何沒有輪回,他被阻擋在外,卻也不能回頭,他看著那來來往往的鬼魂,嘆息著道:“這也是宿命。”

    “你就不會說點別的?”

    仙祖從他的身后閃現出來,在他轉頭的一瞬間,踢了他一腳。

    亡何差點就被這一腳踢得魂飛魄散。

    他的形態崩潰,輪廓散開,精氣神明也被打的四下流離。

    北斗天尊默默的看著,什么也沒有說。

    只是一個念頭,仙祖又回到了舟船上。

    沒有了書生,沒有了老神,沒有了兵鬼,沒有了妖女,沒有了石佛。

    他們都各歸其位,有的笑有的哭有的魂歸故土有的再踏仙路。

    各有其歸宿,這便是最好的結局。

    他終究是喜歡善意的結局,不喜歡不幸的結局,而到了他這個地步,也就無所謂再與紅塵牽不牽絆了。

    小小的人間,哪里能束縛仙道的祖先?

    河海盡頭,巨大的黑影浮現,仙祖向那處看了一眼,便呵斥道:“偷偷摸摸的東西!”

    他罵了一聲,但后面又把聲音變得極其空靈。

    “但聽了五個故事,你也應該聽到了,怎么樣,滿足了嗎?”

    巨大的黑影用那雙慘白的眸子注視著仙祖,最后化為煙霧散去。

    那自然就是江沽大神。

    仙祖拍了拍舟船,忽然有些出神。

    “太繁雜了。”

    李辟塵轉過頭來,帶有疑惑的看向他:“怎么說呢?”

    仙祖道:“光陰是永遠不會停留的,金是人間貴重的東西,但它也買不來哪怕一寸的光陰,時間是無情的,渾淪憐愛世人,因為他永遠停留在過去,這就導致世間的美好都在后面,太易認為這阻礙了世間的發展,所以才打算把他趕走。”

    “但我眼中所見到的,是不斷向前的光芒,超越了宇世宙光,向前,向前....人間的故事,他們說的那些故事,在四百大衍之中,連一朵浪花都不算。”

    “一點也不壯闊,一點也不澎湃,連漣漪都比不上,僅僅是岸邊的石頭被沾濕了而已。”

    仙祖道:“太多了,太繁雜了,光陰是無暇理會這些事情的,也不會為這種事情駐足,如果駐足了,那就不再是光陰的本來。”

    李辟塵點了點頭:“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趣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于所遇,暫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系之矣。”

    仙祖看了他一眼:“少拿后人的話來忽悠我。”

    李辟塵莞爾一笑:“后人的話,難道不是極有道理的嗎?”

    “正是因為光陰向前不曾停止,你才能聽到這段話語啊。”

    李辟塵搖擺起舟船,原本的周河盡頭開始分叉,隨后舟船消失,那條白龍飛出河流,再度化為白鹿。

    重踏足大地之上,遙望遠方,天高原闊,不知身在何方。

    但卻也不必知道身在何方。

    “讓我向前去。”

    仙祖此時負手向前,而李辟塵牽起白鹿。

    一簇歲月的神火突然出現,在四周飄零,并且越來越多。

    仙祖看向遠方。

    “這是好事。”

    他心中念叨,或許正是自己的偏執看不到前方,看不到遙遠,所以神祖也永遠不見青石。

    但現在他見到了。這是好事情,自己已經入世,若要重新超世,便必須要在這里走一遭。

    神祖可以先走。

    那你又在懼怕什么呢?

    神火飄搖,零星如蝶,又像灰燼。

    他對世間不舍,但世間卻要推他離去。

    若是離去,從此之后,神,就真的只是神了。

    “我們都不知道遠方究竟有什么在等待,但路還是要走。”

    仙祖道:“或許我不會照見青石,我會看到另外的東西。”

    李辟塵道:“或許如此。”

    于是走了幾步。

    天地開始翻覆。

    這是哪里的神話?

    仙祖看向高天,這一次出現的,在那天空上隱隱約約閃過的燕雀中,有一只低下了頭。

    那是一只大雁,與燕雀格格不入。

    “長生大帝。”

    這些化身們總喜歡融入到天地萬物之中,江沽是神話中周河上的霧氣,紫薇是人間賣糖葫蘆的小販,而輪到了長生出現,他卻化為了一只大雁。

    大雁向溫暖的南方飛去,這預示著北地的人間將迎來大寒。

    遠方有一個高大的黑影出現,身上散發著可怕的魔氣,那是人間至惡至晦的力量,他啃噬著什么,坐在荒蕪的原野中,背對落日。

    仙祖上前去,發現自己走一步,那個黑影也遠一步,他停下來,隨后落日余暉下,又有一人走來。

    一人把大炬火,夜行于平地,去人十里,火光滅矣。

    非滅也,遠使然耳。今,日西轉不復見,是火滅之類也。

    拿著火把的人走過去,大魔王轉過身來,放下了一個棋盤。

    然后他們兩個人開始下棋。

    很快,拿火把的人就輸了。

    李辟塵看到那個拿著火把的人被大魔王吃掉了。

    隨后一刻,那枚火把就到了仙祖的手上。

    “傳火嗎老祖?”

    李辟塵忽然失笑說了一句,仙祖看了看火把,似乎有把它吹滅的沖動。

    “不要吹!”

    出乎意料,此時阻止仙祖的正是那個大魔王。

    “吹了火把,我就會變得很無聊,隨后我就會自殺,自殺之后的我,就不再是我了。”

    可以理解為失去了自我的意志,但是卻變得更加狂暴。

    仙祖心道我才不管你是誰,我打人從來不問他有多強,反正都沒有我強。

    但是出于對李辟塵與渾淪的尊重,對,不是出于對長生大帝,九化身中,除了天乙外,沒有人能讓仙祖正眼相看。

    “好吧,你說吧,你要做什么?”

    仙祖就去問,大魔王道:“你要和我下棋。”

    他搬來剛剛那個棋盤。

    “如果你輸了,我就要吃了你,如果你贏了,我就讓你走過去。”

    大魔王開口,仙祖頓時失笑。

    “我殺了你不一樣能過去?”

    李辟塵此時搖頭。

    仙祖疑惑,但再定睛一看,便了然了,著實是恍然大悟。

    但他又有些不滿。

    “這個魔頭是阻擋凡人探索真理的墻壁,他高大無限,廣闊無邊,力量有無窮窮大,只要人們沒有找到突破口,他就能掐死整片眾生。”

    “但那是凡人的工作,我為什么要幫凡人探索真理。”

    李辟塵道:“所謂的我道,其實是一樣的,難道不是么?”

    仙祖嘆了一聲:“好好好,你別說了,我下,我和他下。”

    說著狠狠瞪了一眼那個大魔王。

    大魔王憨厚一笑,顯得有些老實巴交。

    他搬來棋盤。

    仙祖看到上面的棋子,盡數是一些沒有見過的東西。

    這和黑白棋不太一樣。

    大魔王呵呵道:“來,我來告訴你這個怎么下,你是白棋,我是黑棋……這棋盤上只有西北與東南不能下子,子落在西北與東南就會消失,再也不會出來。”

    天傾西北,地陷東南。

    “這個叫中,這個叫衡,是衡量的意思,在它后面,可以接破,這個破是突破的意思,一般它是不能動的……還可以接算,算棋的路數就要長一點,有些繞,但是有個好處,可以不走尋常的棋道……”

    大魔王呵呵的笑,給仙祖仔細講解規則,那落日并不下沉,似乎永遠都在一個位置上。

    仙祖開始下棋了,但是大魔王又問:“你叫什么?”

    仙祖:“名字重要嗎?”

    大魔王道:“重要的,我叫蓋天,你叫什么?”

    仙祖道:“我叫太一。”

    大魔王揉了揉腹部:“好了,太一,我會吃了你的。”

    仙祖瞇起了眼睛。

    十二個時辰過去了。

    大魔王面色發白,冷汗不住向下流淌。

    仙祖推上了一個棋子。

    “破了。”

    他按照大魔王的說法,推上了一個棋子,那正是他之前所講的規則。

    “不行!不算!”

    大魔王大吼起來,有些驚恐,而仙祖輕蔑一笑。

    大魔王怒吼,想要悔棋,但是仙祖搖了搖頭。

    于是大魔王向仙祖撲過去。

    “我吃了你!”

    緊跟著被一腳踢了個形神俱滅!

    “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仙祖搖了搖頭,感覺真是寂寞,于是李辟塵笑著,和他一起向前走。

    很快,第二個大魔王出現了。

    “我叫渾天。”

    第二大魔王如此說。

    他說他布下了一個陣,要是仙祖解出來就能過去,如果解不出來就要他的命。

    “這是一個天球,地有四游……”

    李辟塵微笑看著他。

    仙祖搖了搖頭。

    于是他一腳就踢翻了那個大陣,看著嚇了一跳的大魔王,仙祖直接道:“剛剛下棋還有點意思,你這個著實無聊!”

    第二個大魔王很快就被撕碎了。

    隨后是第三個。

    此時天空中的落日開始降下。

    永夜的寒風吹了起來。

    “我叫宣夜。”

    第三個大魔王衍化萬數氣流,如瀑布一般降下,蔓延舒展。

    夫青非真色,而黑非有體也。日月眾星,自然浮生虛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須氣。

    “一氣有一世,一世有一規,一規有一律……”

    仙祖看著第三個大魔王,似乎終于明白了些什么。

    “環,世界的環,自己的環,環之外還有環……”

    日月星宿亦積氣中之有光耀者。【《列子?天瑞》】

    第三個大魔王也被殺掉了,隨后是第四個,第五個……

    李辟塵拍了拍仙祖,后者回頭。

    他看到無數眾生踏足在他所走過的軌跡上,兩側都是無量量黑暗。唯獨他走過的地方,后面有無量量光芒。

    眾生依附其中,靠著火苗照亮希望,勤懇的耕耘,同時他們著書立傳,書寫了屬于仙祖的古老故事。

    開天辟地,為眾生帶來火苗,從此黑暗的世間被照亮,有先賢們突破了物理學的荒蕪,突破了世間的桎梏,不斷向前,向前……

    人們跟著仙祖的步伐,雖然踉蹌,雖然遙遠,但是他們依舊在跟隨,并且不斷建立自己的文明。

    螻蟻亦敢撼天!

    “他們的名字已經無人知曉,但他們的精神將永遠流傳!”

    那是寫在傳記上的文字,仙祖看著前方,依舊是一片黑暗,黎明不會到來,而后面卻是一片光芒。

    李辟塵:“這也是人間,你被眾生視為先賢,帶領他們開拓,從精神到真實,這就是先賢存在的意義。”

    “持火把者們前赴后繼。”

    李辟塵笑了笑:“終于等來了你。”

    仙祖感覺內心深處似乎有什么被觸動了。

    “無名之君尋找出石蓮的時候,他的心情,也是一樣的嗎?”

    仙祖看著前面的黑暗。

    他持著火把,毅然決然的向前走去。

    


    
小说排行榜 为什么mba这么贵 持仓成本价越低越好 浙江快乐12 球探篮球比分 黑马股票推荐11月 北单比分开奖sp怎么得出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 浙江快乐彩 东京热tokyo hot n0861 四川时时彩 湖北11选5 股票交易费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