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手術直播間 > 正文 2276 變性手術后的麻煩事兒(盟主myeric加更5)

正文 2276 變性手術后的麻煩事兒(盟主myeric加更5)

    “嗯?你認識我?”鄭仁眼前一片馬賽克閃動,他對這名翟總毫無印象。

    “真的是您!”翟總開心的一下子撲了過來,伸出雙手,腰彎到了45°。

    “鄭老板,我前一陣子在帝都聽您講課來著,tips手術的新術式。”翟總賠笑說到。

    鄭仁反應也是極快,周春勇熟悉的那批主任們,是跟著第一批外國教授一起上課的。第二批,好像自己做了一次解剖,要是這樣的話,他們是第二批去的人。

    伸出一只手,和翟總握了握,鄭仁笑著說到:“回來開展新術式了么?”

    “開展了,開展了!”翟總樂呵呵的說到,“請周主任來做了兩次,我們自己已經做了3臺手術,成功率很高。”

    成功率……

    也是,不可能要求基層醫院醫生的水平達到帝都肝膽的那個層次。每一臺都成功,這不現實。

    能開展就好,最起碼大量肝硬化晚期的患者有一個治療的途徑。

    鄭仁笑了笑,隨即問道,“里面是什么患者?”

    翟總表情古怪,像是防賊一樣四周看了看,隨后小聲說道:“一個變性人,腸道代陰*,擦拭的時候衛生棉條掉進去了取不出來。”

    說完,他很八卦的說到,“鄭老板,那小伙子長的可好看了,我進門都沒看出來。”

    “什么小伙子,做完手術就是女孩兒。”鄭仁認真的糾正道。

    “嗯嗯,您說得對,女孩兒,女孩兒。”翟總也不反駁,順著鄭仁的話說到。

    他的表情里充滿了崇拜與仰慕,估計對鄭老板的態度比回家對媳婦都溫順。

    “那個,鄭老板,我先回去。”翟總道,“上面還有手術。”

    “行啊,你去忙吧。我遇到個患者,送來收入院也準備走了。”鄭仁笑了笑。

    是變性手術后的腸道異物,那沒什么好看的,鄭仁心里想到。(注1)

    一般來講,人造**是用患者的一部分結腸做成的。因為畢竟是腸腔,分泌物較多且有異味,最開始的一段時間需要經常用衛生棉條清理。

    這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情,不過隨著腸道上皮細胞中的分泌腺體萎縮,漸漸的也就好了。

    需要時間來撫平創傷。

    鄭仁對變性手術沒什么看法,只是上天給了性別,不是自己選擇的。

    想怎么選,自己拿主意唄,這也是另外一種模式的我命由我不由天。

    其實很多人都有某種心理情節。

    從小對自己的性別認知存在障礙。性別認同障礙是心理學者和醫師們使用的一種正式的診斷來形容那些經受嚴重性別煩躁的人們。

    這是一種精神病學的分類,它描述了與轉換性別身份和易裝癖有關的問題。

    它是一種診斷的分類,最經常應用于有異性轉化欲的人是一個由異性裝扮癖相關的情況。而性別認同障礙也是最常應用在變性人的醫學診斷上。

    直接去做手術的人,還是很有勇氣的,鄭仁雖然不理解,卻也沒什么看法,并不歧視。

    林淵好奇的咔吧著眼睛,想象不到那是一種什么情況。

    “翟總,你怎么還不走?”急診科的醫生見翟總一副孫賊樣,很是好奇的湊過來旁敲側擊。

    “這位是鄭老板。”翟總興奮不已的介紹到。

    “鄭老板?那位鄭老板?”

    “對,就是那位鄭老板。求著鄭老板幫忙看看,我先回去了!”翟總急匆匆的沖著鄭仁鞠了個躬,轉身離去。

    “鄭老板,您就是在杏林園開手術直播的鄭老板!”急診外科醫生興奮的說到。

    “呃……”鄭仁還沒習慣于被人認出來的這種模式,有些錯愕,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您做的手術,做的簡直太贊了!!”急診外科醫生由衷的說到。

    鄭仁是真心聽不了這個,他馬上問道,“里面的患者什么情況?衛生棉條取不出來么?”

    呃……急診外科醫生說話的思路被鄭仁一下子給打斷了,像是坐在一輛疾馳的車上,猛然一腳剎車,整個人都晃了一下。

    “哦,是這樣。”急診外科醫生迅速緩過勁兒來,解釋道,“衛生棉條落的比較深,婦產科的醫生說是腸道代替的,沒有子宮穹隆,不知道深淺,不敢硬取。就這樣,大家都為難住了。”

    “哦。”鄭仁開始琢磨具體的情況。

    急診外科醫生也是鄭仁的粉絲,他看鄭仁在思考問題,連忙小聲說到:“鄭老板,要不咱們換個地兒說?這里不太方便。”

    尊重患者的**,這一點相當重要。知道情況的醫生之間或許會說點有的沒的,但當著其他患者,都要謹慎的保守秘密。

    誰知道其他患者、患者家屬會不會對患者造成影像。

    鄭仁點了點頭,站起來。

    急診外科醫生開心的臉上笑開了一朵花,連忙小意說到:“我給您……二位找件白服去。”

    說著,他偷眼打量了一下林淵。

    看人家鄭老板的氣場,手術做得好不好暫且不說,身邊隨行的也是一等一的美女。不管是女朋友還是助手,看著就讓人羨慕。

    急診外科醫生心里亂糟糟的想著,帶鄭仁來到值班室,找了兩件嶄新的白服交給鄭仁和林淵。

    隨后領著兩人來到處置室。

    “患者10余年前開始長期使用雌激素,所以外觀比較女性化。今年4月,患者在泰國完成了變性手術。”路上,他小聲的說到。

    “嗯。”鄭仁點了點頭。

    剛做完手術不到2個月,難怪腸腔還有分泌,這也在意料之中。

    “手術截的腸道比較長,掉落的很深,婦產科的住院總試了試,取不出來,正和患者商量怎么弄出來。”急診外科醫生繼續說明現在的情況。

    鄭仁這回明白為什么接二連三的來醫生會診了。

    大家一起想辦法,怎么能無損的把衛生棉條給取出來。似乎有點麻煩,要是腸道的話。

    畢竟腸道的彈性還是有限,用力過猛的話,很容易直接破了。國內醫院接診變性手術的經驗極其匱乏,就算是修補也只能試探著來,相當棘手。

    ……

    ……

    注1:用腸道來代替吧,省得太多敏感詞。

    另,求比心,求月票。
小说排行榜 球探网足球比分 仙牛网配资 pk10牛牛 北京股票配资公司 最新a股市盈率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查股网 3d试机号 喜乐彩 股票指数期货种类 股票融资是什么 股票指数期货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