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至尊特工 > 第一百三十章 嘉賓?

第一百三十章 嘉賓?

    “還行吧,曲目啊什么的,都準備得差不多了,現在就是在想邀請誰當嘉賓……”

    江離對開演唱會的事情自然也是門清,通常明星看演唱會,都會邀請一些重量級嘉賓,一方面吸引更多的觀眾,一方面彰顯自己人氣地位,也讓演唱會更熱鬧。

    只不過演唱會邀請嘉賓也是很有講究的,你請太牛逼的吧,人家未必會答應,畢竟這是你的演唱會,是你的主場,來給你站個臺,當你的綠葉,別人未必愿意,請不牛逼的吧,又沒有什么用,觀眾不買賬。

    所以一般來說,開演唱會請嘉賓吧,通常都是請自己的圈內好友,幫朋友站臺,相互幫襯,也就無所謂綠葉紅花了。

    社會無處不人情,站臺這樣的事情,也是一樣的。

    “你現在有邀請到誰啊?”

    苗莎臉上露出兩分苦笑:“有點慘,我原本在圈里夠份量的好友就很少,我問過兩個人,他們行程和我演唱會時間沖突看,沒時間來幫忙站臺的。”

    江離皺了皺眉頭:“那怎么辦,赤膊上陣?”

    “嗯,沒辦法的話,只有這樣了。”

    江離擔心的說道:“可是沒有嘉賓幫忙緩沖時間,那中間就幾乎沒有休息時間,你就得一直唱,你的身體頂得住嗎?”

    苗莎聳聳肩膀,蠻不在乎的說道:“出來混,總得要拼那么幾次命的,更何況這還是我第一次舉行個人演唱會,總不能因為沒嘉賓便泄氣吧,放心吧,我是元氣少女,元氣滿滿,一定沒問題的。”

    江離雖然擔心苗莎,但是在這樣的事情上可幫不了苗莎忙,唯有同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吧,看在你這么可憐的份上,到時候我去幫你扎場子!”

    苗莎嗯了一聲:“任何人都可以不去,你必須去啊,不然我回來肯定收拾你!”

    江離眼光瞟了一眼臺上彈奏的秦陽,岔開了話題:“秦陽雖然年紀不大,但是這琴倒是談得很有水準,恐怕同齡人中稍有對手吧,而且他的心態很穩,年紀輕輕便有沉穩大氣的范兒,也不知道他怎么養成的……”

    苗莎也盯著臺上的秦陽,抄起了雙手:“張老師可是挑選弟子挑花了眼,如今總算找到,自然肯定是非常出色的。”

    苗莎聲音停頓,轉頭看著江離:“我忽然有個大膽的想法……你聽他彈琴彈得多,他會的曲子多嗎,彈得如何?”

    江離腦海里下意識的回憶著最近秦陽的彈奏,肯定的點頭:“他會得很多,他在鋼琴方面有很高的天賦,我好像就沒見到有難住他的曲子。”

    江離對苗莎這個閨蜜好友自然是無比熟悉的,聽到她這般一說,已經猜到了某個可能的想法,睜大了眼睛:“你該不會是想請秦陽當你的演奏嘉賓吧,我記得你的有好幾首歌都是鋼琴主打的……”

    苗莎眨眨眼,笑瞇瞇的說道:“我有這個想法,你看他表演時多專注多有魅力,如果到時候我唱歌,他就在臺上給我伴奏,帥哥美女,那豈不是很搭配?”

    江離苦笑道:“我知道你一向膽子很大,可是秦陽就是個大一學生,他可沒有這樣大的舞臺表演經驗,這個演唱會對你如此重要,要是搞砸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苗莎卻顯然是個膽子很大,而且很有主見的女人,笑瞇瞇的接了一句:“音樂,原本就是用來玩的,這沒毛病啊。”

    江離還想再勸,苗莎已經笑呵呵的說道:“張老師當初幫過我啊,如果不是他幫我推薦導師引路,我也沒有今天的成就,秦陽是他的關門弟子,我幫助一下他,這也算是報答張老師對我的幫助,再說了,他的琴確實彈得很好,以后肯定也會出人頭地,就當我提前結個善緣……”

    苗莎自己這么一說著,越發覺得這個事情可行:“好,我去打電話,問問張老師,如果張老師說可行的話,那這事就這么定下來了!”

    苗莎興匆匆的跑到江離的辦公室打電話去了,江離看著苗莎的背影,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這女人,從來都是這樣,想著啥就是啥……

    正好有服務生找江離,江離停下來說了幾句,等到江離再回到辦公室時,發現苗莎正好放下手機,一臉的驚喜意外。

    “怎么了,這副表情?”

    苗莎睜大眼睛:“你知道張老師怎么對我說的嗎?”

    江離也頗為好奇:“怎么說的,夸了秦陽?他是秦陽的老師,夸一下自己的學生,應該很正常的吧?”

    苗莎興奮的說道:“張老師說秦陽是鋼琴天才,他的琴技已經超一流,就連世界公認最難彈奏的十大難曲,他全部都能彈!”

    江離頓時嚇了一跳,睜大了眼睛,她也是音樂學院畢業的,也懂鋼琴,當然知道這十大難曲的難度,秦陽竟然全部難彈?

    這是唬人的吧?

    “他有這么猛?不大可能吧,他才二十歲吧,那些曲子就連很多鋼琴家都彈奏不下來啊……”

    苗莎振奮的說道:“張老師說過他親眼見秦陽在他面前彈奏鬼火,他說秦陽有個師傅,琴藝很高,也正是見秦陽彈奏了鬼火,他才不惜名分的堅持收秦陽為弟子的……”

    “鬼火?”

    江離眼睛一亮:“這么說他真的能彈?”

    苗莎眼睛發亮,一臉興奮的嘿嘿笑道:“如果我演唱會上我換裝休息的時候,他在臺上來一曲鬼火,或者一支煙,甚至是第三鋼琴協奏曲,那多么的驚人?”

    江離想想那個場面,也覺得這是可行的,出于穩重的考慮,她提議道:“那晚些你可以考核一下他,如果確實他有這本事,那確實是可行的,如果他沒這本事,那自然這事就算了,畢竟是你的第一次演唱會,必須慎重,可不能搞砸了。”

    “行!

    十一點,秦陽優雅向臺下鞠躬,引起熱烈掌聲連綿不斷,苗莎眼見神情淡定氣質過人的秦陽,眼睛越發的亮了。

    鋼琴家就得有這個范兒!

    秦陽走下舞臺,很快來到了兩人面前,掃了一眼帶著帽子的苗莎,眼光落在江離臉上,微笑道:“離姐,我先回去了!”

    “等等!”

    苗莎開口叫住秦陽,微笑著主動開口自我介紹道:“我是苗莎,我們之前通過電話……”
小说排行榜 电竞比分网实时 体彩快中彩开奖记录 188比分直播手机版 篮球即时比分直播球探世界杯 河内5分彩 辽宁十一选五 攒劲甘肃麻将下载安装 3d历史开奖号码查 3d测试号专家预测 内蒙古十一选五今天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 辽宁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