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破天錄 > 正文 第922章 虛妄好破心難測

正文 第922章 虛妄好破心難測

    “這就是千面妖?”四皇子趙烈先隔著老遠,遠遠的打量著被關在京郊一處皇莊別院中的蘇月涵。

    在他的印象中,千面妖是一個能夠千變萬化,青面獠牙,張牙舞爪的妖怪,可現在來看,眼前的蘇月涵與一個平常的鄰家女孩沒有什么區別。

    一襲明黃色的長衫,不長不短的秀發簡單的挽了一個發髻,她容貌極其清秀,一眼看去給人一種非常舒服,越看越想看的感覺。

    趙烈先身為皇子,自然是身邊美女如云,什么樣的美女他都見過,可清純如碧玉,秀美似青蓮的女子,他卻第一次見。

    尤其是雖然身為囚徒,可她沒有半點害怕甚至是驚慌,反而只是帶著那個漂亮的小娃娃,兩個人很安靜的坐在院子里面仰頭望著頭頂上的銀杏樹。

    這棵銀杏樹極大,像一把撐開的巨傘,又像一個巨大的涼亭,雖然是嚴冬,經霜的銀杏葉漸漸枯黃,一片片黃葉在北風中簌簌飄落,給地面鋪上了一層金色的地毯,但這依舊無損它的華麗與威嚴,它在院中挺身而立,四周鮮花全無,只有它截然孤傲,煢煢孑立。

    這兩人一樹,寒風一吹,樹上落下的黃葉與地上吹拂而起的落葉糾纏在一起,圍繞著兩人飛舞回旋,一時間竟然有落英繽紛,洋洋灑灑的美感。

    趙烈先狐疑的瞥了一眼旁邊的崇羋婧,只覺得這一片銀裝素裹,黃葉繽紛的世界里面,這位女真人的皮膚當真是白得耀眼反光,就像是一個剛剛從水里面撈出來拋光的瓷瓶似的,讓他竟然有些扎眼。

    趙烈先對李乘風都十分瞧不上眼,因為他天然的政治立場的緣故,這使得很多修行門派都向他靠攏,與他有著深厚的私交。

    其中星城門就是與四皇子走得最近的一個門派,兩邊歷代故交足有十余年,他認識崇羋婧也有十多年時間,他深知這個女子的性格和實力,可在看到蘇月涵以后,還是忍不住問出了這么一句話。

    因為……蘇月涵和她的“赫赫妖名”比起來,實在是相差太遠了!

    崇羋婧淡淡的說道:“殿下,你知道人為什么脆弱嗎?”

    趙烈先想了想,說道:“因為人會生老病死!”

    崇羋婧搖了搖頭,道:“不,因為人很容易被自己的雙眼所迷惑,被自己的雙耳所混淆。你看她是美貌女子,楚楚可憐,可我看她是紅粉白骨,人間魔頭!”

    趙烈先好漁色,但他也不是色中餓鬼,被蘇月涵的姿容驚了一下后,便立刻恢復了正常,他笑了笑,道:“只是想不到千面妖居然如此模樣……”

    崇羋婧接著說道:“殿下切勿靠近此院,我在此院布置了法陣,讓她無法施展幻術與妖術,可如果殿下進了法陣之中,那在下可就保不住殿下了。”

    趙烈先好奇的問道:“這千面妖除了會千變萬化,還有何厲害之處?”

    崇羋婧道:“此妖極善蠱惑人心,幻術造詣更是登峰造極,哪怕是大修行人也會在不經意間中招,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幻境之中,還是在真實之中,真真假假,難以分辨,最終心神被擊潰,輕則發瘋,重則入魔!”

    趙烈先打了個冷戰,感嘆道:“你們修士真的是太可怕了……”

    崇羋婧意味深長的瞥了趙烈先一眼,道:“不,真正可怕的是人心!修士為惡,固然為禍一方,可人心若是向惡,那除了他自己,無人可以阻止!”

    趙烈先仿佛沒聽出她這句話的深層意思一般,他感嘆道:“是啊,修士雖然強大,可他們為了變強就有**,有**,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有些人,高深莫測,捉摸不透,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是什么,他想要做的,想要取的,根本無從揣測呀……”

    崇羋婧愣了一下,她深深的看了趙烈先一眼,然后點了點頭,道:“那在下便先告辭了,殿下切記,切勿靠近此院!”

    說完,崇羋婧自己扭頭離開,她走過庭院時,忍不住微微回頭看了趙烈先一眼,見他負手而立,依舊居高臨下的站在假山涼亭上看著被軟禁在院中的蘇月涵。

    可再仔細看時,便發現他雖然在看著蘇月涵,但眉頭緊皺,眉宇間憂心忡忡,似乎有是那么無法化解的苦惱與煩處。

    崇羋婧心中暗道:莫非……不是他?

    崇羋婧可不傻,李乘風能推理出來的事情,她作為當事人,如何不能猜出一二?

    泰陽慘案的始作俑者最大嫌疑人,極有可能便是這位四皇子!

    崇羋婧雖然修煉得自己快要沒有了七情六欲,可是她是有善惡是非觀念的,因為這是她師父從小就灌輸教育她的東西。

    雖然她冷若冰霜,可是她也知俠義,懂是非,泰陽如此可怕的大屠殺,她心中雖然因為修煉了功法而無驚無喜,不悲不怒,但她知道這樣不對,她想要找出這件事情的真兇!

    抓千面妖蘇月涵,這只是順手而為,將最大嫌疑犯先抓回來。

    畢竟,她只能破妄,卻無法破案。

    懷揣著猜疑,崇羋婧在趙烈先這里試探了一番,可她敏銳的察覺到趙烈先所說似乎有感而發,可他有感而發的對象是誰呢?

    太子么?

    太子是這樣一個可怕的人么?

    又或者另有其人?

    泰陽大屠殺血案的幕后真兇如果不是趙烈先,那又會是誰呢?

    誰會做出這么可怕,人神共憤的事情?

    這樣做,對他又有什么好處呢?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和謎團如浪潮一樣撲來,幾乎將崇羋婧淹沒,她這時候多么希望自己這雙能看破一切虛妄的眼睛,能夠看破一切疑惑!

    而就在她離開后不久,趙烈先也隨后離開,等他離開后,在院落角落中的一名婢女悄無聲息的借著如廁往墻外扔出了一塊石頭。

    隨后從墻外經過的一隊巡邏衛兵很快經過,走在最后的衛兵不經意的落后了兩步,在飛快看了看左右后,他借著系鞋帶的動作將這石塊悄悄撿了起來塞到了自己的靴子之中。

    待他巡邏完到無人處后,他取出了石塊,在石塊縫隙總取出一張極小的紙條,上面寫著:泰陽血案證人與犯人皆落四皇子之手。

    這人看完后不動聲色,快步出門,將消息飛快的傳進了太子府之中。
小说排行榜 三级片在线观看 三分彩 亿融配资 6场半全场 股票涨跌怎么算幅度 股票配资怎么做 云天华成配资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av女优立花里子 一本道伦理快播影院 大赢家配资 点点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