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047 社交網絡

1047 社交網絡

    “一千萬?這還是不足以擊敗一種絕癥,你說呢?”

    藍禮不是專業人士,他不知道也無法預測,肌萎縮側索硬化癥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真正地尋找到有效的抑制方法,乃至治愈的可能。()至少,在上一世重生之前,藍禮依舊沒有聽到相關消息;但現在,藍禮只能竭盡全力,希望這一天能夠早日到來。

    這是海瑟的愿望,也是藍禮的承諾。

    他不是救世主,也沒有資格成為救世主,他沒有想要改變一群人的命運,沒有想要拯救一群人的生命,更沒有想要憑借一己之力治愈肌萎縮側索硬化癥;但至少,在推動社會進步、改變社會現狀的道路之上,他可以盡一份力。

    一千萬,對于一種無人問津的絕癥來說,杯水車薪。

    無論是研究病癥本身、研究有效藥物;還是資助窮困病患、資助貧困家庭,這都是遠遠不夠的。更重要的,還是需要擴大社會影響力,真正地讓越來越多人加入到病癥的研究、關懷和矚目之中,一種絕癥才可能被攻克。

    那輕描淡寫的話語,卻讓安迪的鼻頭微微泛酸,“藍禮,你沒有必要背負這個包袱,你知道,那不是任何人的錯。”

    “我知道。”藍禮輕笑出了聲,他可以感受到來自安迪的關懷,“我沒有背負著這個包袱,我僅僅只是在力所能及范圍之內出一份力罷了,然后祈禱著,終究有一天,有人可以撬動整個世界。即使不是我,這也是好的。”

    短短的傷感過后,藍禮就轉換了話題,積極主動地說道,“你說,還有什么辦法,進一步擴大影響力,進一步募集資金呢?”慈善基金會之所以需要募捐,就是因為個人的力量太過微弱,歸根結底還是需要集結整個社會的力量,乃至于官方的支持。

    “你不知道嗎?高中畢業之后,我大腦之中的創意靈感就已經枯竭了。uctxt.com”安迪自我調侃了一句,“老實說,’今日秀’的點子簡直不能更贊了,我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辦法了。不過,現在年輕人都關注社交網絡,也許,我們可以從臉書或者油管入手,拍攝一些真正病患的視頻,讓人們意識到病癥的恐懼……”

    “這太老套了。”藍禮打斷了安迪的建議,“對于年輕人來說,他們需要的是好奇心,而不是奧普拉-溫弗瑞式的煽情故事和老套說教。社交網絡不是這樣運轉的。”

    安迪卻不介意,聳聳肩,“我說過,我的創意靈感已經死亡很久很久了。”隨即,安迪就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我還以為,你對社交網絡沒有任何興趣,也沒有任何了解。”

    至今為止,藍禮依舊沒有任何社交網絡賬號,一點都不像是1989年出生的年輕人。

    “沒有賬號,不代表著不了解。難道你沒有想過,可能正是因為太過了解,所以拒絕融入其中嗎?”藍禮似是而非地轉移了話題。

    作為一名重生者,藍禮清楚地知道社交網絡的強大力量;但事實上,藍禮確實不曾擁有社交網絡的賬號。

    上一世,他的人生完全被困在了病床之上,就連吃飯喝水都需要幫忙,根本沒有辦法生活自理,更不要說登陸社交賬號了,所有的了解都是通過新聞、電影、音樂等媒介完成的,當然,還有病房里的其他病人、家屬、護士等等。置身于一個社交網絡的時代,想要一無所知,這也是不可能的。

    這一世,出于貴族家庭的教育,也出于個人的保護,藍禮也不曾注冊任何一個社交網絡。對于他個人而言,其實影響不是很大,但對于當代年輕人和記者來說,這卻是無比荒謬的決定。

    關于社交網絡最有趣的一個案例就是克里斯蒂安-貝爾,這位剛剛卸下蝙蝠俠套裝的男演員,猶豫了再猶豫,在經紀公司和支持影迷的再三催促之下,終于開通了個人推特,以一個簡單的招呼,宣告了自己的首個社交網絡平臺。(最快更新)

    但開通之后僅僅不到三十分鐘,克里斯蒂安就發布了第二條推特,大致內容為:我覺得,我還是不適合推特,在此宣布徹底退出。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現在,藍禮也第一次正式思考,他是否應該開設首個社交網絡賬號。內心年齡已經是五十四歲的中年男子,但社交網絡方面卻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菜鳥新手。

    結束了社交網絡的話題,安迪又重新回到了“地心引力”女主角的焦點之上,詢問藍禮的個人意見,對于合作對象是否有傾向。

    雖然藍禮不會以制作人的身份,直接參與到選角決策之中;但毋庸置疑的是,藍禮的意見是無比重要的參考對象,無論是阿方索-卡隆,還是劇組制作人,都是如此。所以,安迪需要有所了解,然后進一步提出要求。

    不過,藍禮沒有給出直接的答案,而是開放了可能性。發自內心地說,這三位女演員都是藍禮希望合作的對象,不同的合作勢必將摩擦出不同的火花,無論最后脫穎而出的是哪一位女演員,這一次的合作都將是全新體驗,又給了藍禮另外一個期待開拍的理由。

    絮絮叨叨地討論了一番之后,這才掛斷了電話。

    隨手將手機丟在了桌上,端起咖啡,感受著那裊裊咖啡香氣,視線卻落在了手機之上,久久沒有移開。猶豫了片刻,藍禮還是再次拿起了手機,決定開設一個社交網絡賬號。

    坦然承認,藍禮其實對于社交網絡,有些期待,又有些排斥。

    一方面,他不想要泄露太多個人,更多還是希望以演員的身份,得到更多認可。

    而且,內心深處,他是懷抱擔心的,沉溺在社交網絡之上無法自拔的案例,他著實見過太多太多了,還有網絡之上風光無限、現實生活之中孤獨抑郁的案例,也著實不少,他擔心自己也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網絡中毒,社交網絡上/癮,這應該是二十一世紀大部分現代都市人都需要面臨的問題。即使藍禮是重生者,在這方面也沒有太多優勢。

    另一方面,置身于社交網絡時代,撇開信息大爆炸不說,藝人和影迷之間互動模式的變化,這使得藝人們變得更加真實,同時也可以面對更多意見和批評當然,還有伴隨而來的網絡暴力,這對于藝人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模式。

    藍禮見證過太多社交網絡的新聞,好的壞的,積極的消極的,但他自己卻從來不曾嘗試過。即使兩世為人,好奇心還是在所難免。

    但現在,時機來了,沒有必要猶豫,那么就選擇一個社交網絡,嘗試運營一下。如果不喜歡,他隨時都可以選擇關閉,就好像克里斯蒂安-貝爾一樣。

    在2012年的當下,社交網絡已經無比蓬勃。臉書,油管,推特,微博,微信,照片墻,色拉布(snapchat)等等……每一個網路都擁有自己的龐大群體,并且漸漸形成了樹大根深的網絡社區,構建起了一個恢弘的網絡世界。

    對于大部分人來說,他們可以選擇所有的社交網絡,每一個平臺都注冊一個賬號,然后伸展自己的觸角,探索未知的世界;但藍禮卻不想要如此繁瑣,經過深思熟慮,他選擇了照片墻作為自己的第一個社交網絡平臺。

    臉書,需要填寫教育、住所等個人信息,更多是一個以大學為基礎建立起來的網絡,為了避免泄露更多的個人信息,第一個排除在外。

    油管,完全以視頻原創和視頻分享為基礎建立起來的社交平臺,但這意味著創作者需要花費更多時間在視頻編輯、視頻創作之上,對此,藍禮沒有打算花費太多時間,于是也排除在外。

    微博和微信,2012年的時候,主要還是在中文世界之中廣泛運用,在世界平臺之上的市場份額還是太少。

    最后,藍禮的視線落在了推特和照片墻之上。

    兩款應用軟件的共性都在于,適應快餐文化的時代特性,信息量濃縮到了最少,推特以一百四十字的短文和三十秒的短視頻進行交流,而照片墻更是簡單粗暴地直接以照片完成交流。

    如果藍禮沒有記錯的話,在2017年的時候,推特和照片墻漸漸開始成為市場的主流,而照片墻更是呈現出火箭躥升的模式,雖然用戶基數無法和油管、臉書相比較,但活躍用戶數量卻正在趕超。

    選擇推特和照片墻,這就意味著藍禮可以盡可能濃縮自己花費在社交網絡平臺之上的時間至少藍禮是如此認為的。

    另外,藍禮現在腦海之中有一個想法,來自上一世經歷的想法,關于海瑟-克羅斯基金會的一個想法,需要以視頻的方式呈現。所以,推特和照片墻成為了最佳選擇。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藍禮就坐在原地,開始慢慢地鼓搗起來,等回過神來時,這才意識到了時間的流逝。

    難怪人們總是不由自主地沉浸于社交網絡之上,端著手機,往下刷,刷著刷著,時間的流逝就失去了意義,第一次正式接觸社交網絡的世界,藍禮也迷花了眼睛。

    更多有趣的是,藍禮發現,在推特和照片墻之上搜索“藍禮-霍爾”,前前后后居然出現了一百多個用戶,各式各樣的用戶名,讓人眼花繚亂,甚至還有人信誓旦旦地聲稱,自己就是真實的“藍禮-霍爾”,這著實是讓人哭笑不得。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