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989 一氣呵成

989 一氣呵成

    笑聲不斷的放映廳漸漸沉默了下來,看著大屏幕之上,又一次在新兵訓練包之上清醒過來的凱奇,那雙深褐色的眼睛充滿了悲傷和落寞,淡淡的苦澀在眉宇之間緩緩蔓延開來。

    他慢慢地、慢慢地坐了起來,緩慢的動作重若千鈞,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疲倦,即使面對同樣的咒罵,“站起來,廢物”,他也沒有反應,那雙哀傷的眼睛平靜而悠遠的注視著鏡頭,猶如墨藍色的湖泊,深不可測,寧靜致遠。

    所有的情緒,戛然而止。

    蓋文的鼻頭不由微微泛酸,難以言喻的唏噓在胸口悶悶地翻涌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一次又一次的訓練,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一次又一次的磨煉,凱奇漸漸成長了起來,如同電視新聞之中的“凡爾登天使”一般,經過“十幾天的訓練”就成長為超級戰士,同時也看到了歐米伽所在地的幻象,確定了進攻目標;但只有真正經歷過之后,凱奇才明白,麗塔到底經歷了什么樣的烈火淬煉。

    盡管如此,他們依舊無法靠近歐米伽。

    在第一階段,凱奇和麗塔甚至沒有辦法通過沙灘區域。死亡,對于凱奇來說已經成為了家常便飯;但同時,他還必須親眼目睹自己的戰友一次又一次的犧牲。

    有人因為他的愚蠢而死亡,有人為了拯救他而死亡,有人因為他的拖累而死亡,有人則為了挽救隊友而死亡,但他們卻從來不曾放棄過戰斗,即使面臨著殲滅性的屠殺,他們也英勇無畏地持續前進。

    沙灘,成為了真正的屠宰場。凱奇在進步的同時,歐米伽也在進化,沒有給人類留下任何機會。

    又一次地,凱奇為了拯救福特,卻暴露出了背部,格里夫為他擋槍,壯烈犧牲;而福特則為了拯救史基納而與敵人同歸于盡;隨后,同時出現了十幾只外星人,一鼓作氣地將j小隊全部殲滅,包括了麗塔。

    看著氣息全無的麗塔,凱奇放下了雙手的武器,站在原地,等待著敵人的吞噬,然后再次蘇醒。這一次,重新站在麗塔面前,凱奇終究沒有能夠鼓起勇氣,他選擇了逃避,偷偷摸摸地離開了軍營,在酒吧之中借酒消愁。

    結局就是,整個倫敦都淪陷了,世界末日來臨。

    凱奇終于意識到,所謂的“拯救世界”,不是一個玩笑,他的肩膀之上,背負著太多太多的生命,還有整個j小隊的命運。于是,凱奇重新振作了起來,花費了更多的精力投入訓練。那些油嘴滑舌、那些吊兒郎當、那些風/流/倜儻全部都消失不見,成長為一個目光堅毅、鐵血作風的戰士。

    再次走上戰場之后,凱奇化身成為戰無不勝的戰神,帶領著j小隊和麗塔突飛猛進,終于突破了沙灘,進入了第二階段。

    在與外星人的激烈追逐之中,凱奇和麗塔來到了一個農家小舍,汽車沒有了汽油,裝甲沒有了電池,兩個人不得不在農舍之中停下了腳步,尋找著全新的交通工具,但凱奇卻百般推辭,堅持著麗塔留下,乃至于回去,剩下的道路由他自己完成。

    正當所有觀眾都以為是膽小鬼的故態復萌時,麗塔卻察覺出了異樣,拆穿了真相:這不是他們第一次抵達農舍。

    事實上,他們已經來到了農舍無數次,嘗試過一次又一次,不同的方法、不同的策略,但所有結局都是一樣的。麗塔死亡,凱奇前進。

    凱奇清楚地意識到,如果他繼續前進,消滅了歐米伽,這就意味著,麗塔將永遠地死去,再也無法復活。這對于凱奇來說,太過沉重,也太過殘酷,他無法接受,也不愿意接受,所以他堅持要求麗塔留下來。

    但麗塔拒絕了。于是,歷史再次重演。

    看著奄奄一息的麗塔,凱奇的腳步猶豫了,膽怯而惶恐地停在原地,猶如行尸走肉一般走了上前,握住了麗塔的左手,眼神一片茫然。

    麗塔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聲音在微微顫抖著,似乎承受著難以表述的痛苦,“我的中間名是……蘿絲。”說完之后,麗塔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凱奇就這樣愣愣地跪在地上,一動不動,那雙眼睛失去了所有色彩,只有一片灰暗,甚至就連悲傷都沒有,麻木而僵硬的神色在眼底深處緩緩暈開,卻透露出一股沉沉的絕望,拖拽著腳踝迅速下沉。

    外星人來了,凱奇沒有抵抗。于是,就出現了剛才的那一幕:凱奇再次清醒了過來,卻茫然若失、舉步維艱。

    整個放映廳之中都陷入了沉默。不僅僅是蓋文。

    對于觀眾來說,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在戲謔而歡快的剪輯之中,始終沒有真實感,就好像一場電子游戲般,可以不斷存檔不斷重來,沒有任何負擔;但伴隨著鏡頭的推進,他們卻認識了j小隊的每一位成員,善良的格里夫、嘴賤的福特、鐵血的南希、笨拙的基梅爾、暴躁的史基納,還有彪悍的昆茲。

    他們需要見證著這些熟悉的角色,一次又一次的死亡,為了戰友,也為了勝利。

    此時此刻,他們終于明白了麗塔那句話的意思,當凱奇提起麗塔在凡爾納的男友時,她輕描淡寫地說道,“他在我眼前死了三百多次”,所以她開始漸漸變得麻木起來,將自己嚴嚴實實地包裹起來,成為了冰山美人。

    此時此刻,他們也終于明白了凱奇那句話的意思,“我真希望我沒有認識過你。”

    不是因為痛恨,而是因為熱愛。所以痛苦才如此得強烈,啃心蝕骨,以至于蓋文不由鼻頭發酸,沉悶地說不出話來。

    “蘿絲”,這是麗塔的中間名,僅僅只是一個名字的介紹,卻如此動人,又如此凄美。放映廳的沉默和靜謐之中,隱隱地傳來了吸鼻子和擦眼淚的息息索索聲響,難以言喻的感動和酸楚在人群之中彌漫著。

    不知不覺之中,時間的流逝已經失去了意義,每一位觀眾都進入了凱奇的世界,跟隨著他陷入了無止境的輪回之中,每一次死亡、每一次重生,他們都在經歷了越來越多的煎熬,真正地感受到殺戮輪回的折磨和痛苦。

    如果可以,蓋文不得不為保羅-格林格拉斯鼓掌。

    行云流水的敘事,快慢結合、跌宕起伏,整個起承轉合完全一氣呵成,不僅僅是一絲一毫的走神時間都沒有留下,而且多余的廢鏡頭徹底消失

    現在蓋文終于明白了第一次見面時,j小隊的敘事鏡頭為什么那么完整、那么飽滿了,幾乎是當做“復仇者聯盟”的角色登場來拍攝。正是因為如此,j小隊的每一個角色都與觀眾建立起了聯系,削弱了藍禮的戲份,卻增加了觀眾的代入感。

    最后,所有的敘事重點再次落在藍禮的肩膀之上,由藍禮的表演來完成電影核心的重量和深度。剛才幾場戲之中,凱奇的掙扎、痛苦、煎熬和折磨,還有凱奇的悲傷、絕望、苦澀和麻木,在藍禮舉重若輕的表演之中,瞬間就讓電影提升了一個檔次。

    死亡,從來沒有那么簡單;殺戮,也從來沒有那么輕松。

    “你的頭盔呢?”

    “我不打算戴,太礙事了。”再次走上戰場,凱奇沒有和麗塔匯合,也沒有和j小隊同行,他選擇了獨自一個人單打獨斗,那雙堅毅而暴戾的眼神,迸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嗜血氣息,還有一股一去不復返的決然和果斷。

    不僅僅是放映廳里的觀眾,站在凱奇面前的格里夫也是滿頭問號,“你喝酒了嗎?”緊繃的氣氛之中,觀眾們再次輕笑了起來,但嘴角的弧度卻無法上揚,轉瞬即逝。

    “再給我三個556的彈夾;八枚手榴彈和一塊電池。”這是凱奇的回答。

    獨自一人,浴血奮戰,凱奇展現出了見神殺神、遇佛斬佛的強勢霸氣,一路摧枯拉朽地抵達了幻象透露出來的歐米伽所在地,那是一個廢棄的大壩,從來不曾有人抵達過這里。

    但隨后凱奇就意識到,這是一個陷阱。歐米伽不在那兒,而是阿爾法在等待著他。外星人沒有殺死凱奇,而是試圖放干凱奇的血液,掐斷凱奇的時間重置能力。孑然一身的凱奇沒有機會,于是選擇了自我了斷,重新回檔。

    無奈之下,凱奇再次通過麗塔找到了卡特,說明了情況,但三個人都束手無策。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卡特開發出來的轉換器為此他丟掉了自己的工作,被認為是神經病,所謂的轉換器,就是放置在阿爾法的身體里,然后通過阿爾法與歐米伽的溝通波段,以此來尋找到歐米伽。

    但因為設備不足,他們沒有辦法進一步測試和實驗設備全部都留在了白宮之內;而且,轉發器還需要一只阿爾法才能工作。

    不過,他們不需要阿爾法,因為凱奇就相當于一只阿爾法。

    于是,凱奇和麗塔重新來到了倫敦的作戰部,找到了將軍顯然,兩個人也不止一次嘗試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之后,兩個人模擬出了閃避士兵和人群的方法,成功地進入了將軍的辦公室,得到了面對面交談的機會。

    更有趣的是,凱奇和將軍也不是第一次交談了。

    “將軍,這不是我們第一次進行如此對話了,因為你非常頑固。你拒絕相信我的話語,因為卡特博士是正確的,敵人可以隨意控制時間,我們注定會失敗。無論你送上多少人,他們都會犧牲,贏得這場戰爭的唯一辦法就是,找到他們的核心能量,然后消滅它。而現在,找到它的關鍵就在那個保險箱里。

    無論我們進行了這場對話多少次,你都拒絕相信,相信倫敦明天就會淪陷,我們一敗涂地,而且,一無所有。”

    這一次,他們成功了。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