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887 人為誤差

887 人為誤差

    放眼望去,眼前洶涌的人群正在騷動著,看起來如此微不足道,僅僅只是滄海一粟而已;卻又看起來如此氣勢磅礴,僅僅憑借著他們就足以撬動整個地球。

    那一張張或熟悉或陌生的臉孔,眼神里閃爍著亢奮的光芒,連成一片,編織成為一道光幕,綻放出了炫彩奪目的天光,剎那間,其他所有一切都黯然失色,仿佛雙腳所在之地就是世界的中心。

    然后,藍禮舉起了右手,輕輕揮了揮,禮貌地打起了招呼,“嘿,我也聽見了。”

    “少爺”的呼喊聲,漸漸變得稀稀落落起來,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激動和亢奮,不知所措地交換著視線。顯然,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預期,他們也不確定,現在到底應該怎么辦:繼續呼喚下去,還是珍惜近距離交流的機會,亦或者是放聲尖叫更加簡單直接一些。

    在那一片茫然的視線之中,藍禮的笑容再次上揚了些許,細細地打量著這些臉孔,仿佛可以深深地烙印在腦海之中般,銘記下每一位堂吉訶德的面容,當視線看到了那個巨型應援橫幅時,噗嗤一下就笑了起來。

    一點點荒謬,一點點害羞,一點點生澀,一點點激動。這對于藍禮來說,也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藍禮的笑容似乎是一個積極的信號,大家終于回過神來了,“啊啊啊”的尖叫聲,混雜著“少爺”的呼喊聲,宣泄而下,整個場面都變得熱鬧起來,頒獎典禮似乎再次回到了原本的軌道之上。

    稍稍停頓了片刻,藍禮走了上前,主動向熟悉的老朋友們打起了招呼,霍普、威廉、格拉漢姆、泰莎、泰倫……然后,藍禮就看到了一個意外的臉孔,“勞倫?”

    勞倫-梅斯勒。“抗癌的我”首映式時,在林肯中心意外受傷的勞倫。在勞倫出院之后,藍禮通過內森聯系了她兩次,詢問了她后來的恢復情況,卻始終不曾再次碰頭;沒有想到,再次見面,居然是在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之上。

    “是的!”勞倫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今晚,祝愿好運!”

    簡單的話語,這讓藍禮微笑地點點頭,“的確,今晚我可以用得上一些運氣。”而后,藍禮的視線在四周搜尋著,“你們有紙和筆嗎?我不能在這里停留太久,我今晚還有一個派對要參加。”

    派對,顯然說的就是奧斯卡了,仿佛他們現在在機場或者馬里布一般,他必須盡快趕往柯達劇院,出席派對,渾然無視了全場的熱鬧和轟動。那詼諧的語氣,頓時讓所有人哄笑起來。

    霍普掏出了口袋里的碳素筆,卻一時之間找不到合適的紙張——普通的紙張,在沒有支撐的情況下,寫字著實太困難了。

    藍禮接過了碳素筆,而后接過了霍普手中的應援紙牌,看著上面那質樸的話語,不由莞爾;隨后,他翻到了背面,快速地揮筆寫著,轉眼就寫了兩行字,結束之后,重新將東西還給霍普,藍禮揮了揮手,“謝謝,今晚你們的出現,讓一切都變得完美了。現在,我需要前往參加派對了,如果你們有興趣的話,可以一起參加。”

    笑容滿面,話語輕快,顯示出藍禮的好心情,那雙明亮的眸子仿佛盛滿了星辰。

    霍普怔怔地目送著藍禮轉身離開的背影,心潮澎湃,難以言述:少爺聽到了,少爺聽到了!“少爺聽到了!”最后,干脆就直接將內心的想法呼喊出聲,亢奮地高舉起雙手,盡情地歡呼到,“少爺聽到了!”

    “霍普,霍普,少爺剛才寫了什么?”

    后面有人按捺不住好奇心,迫不及待地詢問到,此時,霍普這才反應過來,連忙翻過應援紙牌,上面赫然寫著,“誰會在乎又一道光芒熄滅,在漫天億萬繁星之下,它正在閃爍,不斷閃爍。是的,我在乎。藍禮-霍爾。”

    這是什么?一句詩歌?一句歌詞?一句箴言?還是一句感想?他們無從得知;但,在那瀟灑的字體之中,每個人都細細品味著,閱讀出了不同的意思。

    即使是漫天繁星,那也是一道一道光芒構成的,有黯淡的,有明亮的,有微不足道的,有耀眼奪目的,每一道光芒的存在,都是獨一無二的,這才構成了璀璨星空。那么,有誰愿意成為堂吉訶德世界里的一道光芒?

    “啊!”尖叫聲,脫口而出,澎湃而亢奮的心緒汩汩沸騰起來,每個人都高高地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應援紙牌,然后瘋狂地尖叫著吶喊著嘶吼著,僅僅只是沒有意義的聲音釋放,“啊啊啊”,但熱情而癲狂的呼喚卻將腦海里所有的情緒都呈現了出來。

    先是霍普、威廉等人,而后是五百名堂吉訶德們,最后是現場的所有人,尖叫聲匯聚在一起,迸發出了難以置信的巨大能量,即使是喬治-克魯尼,即使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即使是史蒂文-斯皮爾伯格,也沒有能夠得到如此待遇。

    那瘋狂而炙熱的喊聲,徹底點燃了天際邊的火燒云,熊熊燃燒起來,似乎整個世界都籠罩在了一片刺眼而奪目的紅色之中。奧斯卡,在這一刻,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不僅僅是今晚,即使是在歷史長河里,這一瞬間也深深地留下了自己的足跡。

    觀眾們在尖叫著,記者們在呼喊著,就連紅地毯之上的其他藝人們也紛紛投來了視線。整個好萊塢大道的焦點視線發生了嚴重的傾斜,一點一點地朝著藍禮聚集而去。

    恍惚之間,現場只有一個藍禮。人們全然忘記了,布拉德和安吉麗娜依舊在紅地毯上、依舊正在接受采訪,視線里、耳朵里、大腦里,全部都是“藍禮”,這才是真正的萬眾矚目,也才是真正的人氣巔峰。

    站在攝像機面前,布拉德的笑容微微有些僵硬。

    在好萊塢打滾了超過三十年,類似的頒獎典禮經歷過無數次了,他第一時間就可以感受到焦點的流失和視線的轉移,那種心不在焉的尷尬,簡直就是一種恥辱,猶如一記耳光,硬生生地甩在臉上。

    雪上加霜的是,那一聲接著一聲“少爺”的呼喊,那一浪高過一浪的尖叫,無處不在,整條好萊塢大道都充斥著撕心裂肺的喊叫,不要說觀眾和記者了,就連站在旁邊的羅賓-羅伯茨(robin-roberts)都已經開始注意力走神了。

    饒是見過了無數大風大浪,布拉德還是忍不住稍稍握了握拳頭。但,他沒有失去理智,他早就已經不是二十歲了。

    這不正常。毫無疑問,這里面肯定某個環節出錯了。布拉德攜手安吉麗娜登場,緊隨其后的絕對不可能是藍禮。對于主委會來說,對于布拉德方來說,對于藍禮方來說,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說,他們都不會犯如此愚蠢低級的錯誤。

    布拉德和藍禮,雙方都是今晚的焦點人物,而且人氣高漲;不僅因為,經歷了過去三周時間的跌宕起伏,今晚的藍禮絕對是火力集中點,還因為兩個人都是最佳男主角的有力爭奪者,刺刀見紅的對決。

    不要說一前一后了,兩個人同時出現在紅地毯之上,這都是一個冒險。

    但現實就是,這一切真實地發生了;而且更糟糕的是,布拉德成為了輸家,猶如當頭棒喝,面子和里子都輸光了——布拉德身邊還站著安吉麗娜,兩個好萊塢最大焦點的聯手登場,卻輸給了藍禮,還是徹徹底底,沒有還手之力。這,完全就是一場災難。

    此時,布拉德的胸腔里流淌著怒火,汩汩作響;不過,布拉德還是壓制住了沖動,冷靜思考。如此失誤,絕對是人為誤差,那么問題就在于,幕后黑手到底是誰?

    其實,如此答案并不難猜:哈維-韋恩斯坦。

    因為哈維和藍禮的私人恩怨,因為今晚最佳男主角的競爭格局,因為頒獎季的格局扭轉……可以想象,哈維原本是想要借助布拉德和安吉麗娜的聲勢,打壓藍禮;結果卻事與愿違,藍禮完成了對布拉德和安吉麗娜的全面碾壓。

    不過,哈維依舊沒有損失。惱羞成怒之下,布拉德和安吉麗娜將怒火宣泄在藍禮身上,那這一個梁子就沒有那么容易解決了。屆時,哈維完全可以坐山觀虎斗,穩賺不賠。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布拉德做出如此推斷的最大原因就是:讓-杜雅爾丹依舊沒有登場。顯然,藍禮和布拉德的碰撞,兩敗俱傷之后,這就將成為杜雅爾丹的舞臺。

    “草。”布拉德可以聽見安吉麗娜悶在嘴巴里的粗口,沒有說出來,但緊繃起來的手臂肌肉卻泄露了安吉麗娜的煩躁和憤怒,平靜的視線卻隱藏著鋒芒,朝著剛剛走上紅地毯的藍禮投射過去,猶如“x戰警”里的鐳射眼一般。

    正如哈維所愿,布拉德和安吉麗娜都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辱,他們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

    布拉德假裝摟住了安吉麗娜,談笑風生,然后在她耳邊悄悄地說道,“這是陷阱。”

    安吉麗娜只是脾氣火爆而已,卻不是笨蛋,立刻就明白了過來,抬起頭瞥了布拉德一眼,投去了詢問的視線。

    布拉德深呼吸了一口氣,平復了胸口涌動的心緒,朝著安吉麗娜眨了眨眼睛,然后對著紅地毯主持人羅賓-羅伯茨開口說道,“嘿,看看,我個人最喜歡的一名新生代演員登場了,怎么樣,讓我們邀請他過來,一起接受訪問?”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