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857 聲勢滔天

857 聲勢滔天

    第五十四屆格萊美頒獎典禮落下了帷幕,毋庸置疑,阿黛爾成為了最大贏家,一夜之間躋身為新生代歌姬的代表人物;而藍禮則成為了最大受益者。

    不僅僅是三座留聲機獎杯而已,“堂吉訶德”的專輯銷量和單曲熱度都在直線攀升,取得了一系列不可思議的成績,公告牌榜單的刷屏僅僅只是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一種而已;網絡論壇之上,民謠的討論熱度重新回暖,甚至還出現了一批全新的年輕歌迷。

    更重要的是,以紐約、納什維爾、孟菲斯為首的音樂城市,酒吧表演之中的民謠比例,呈現出了井噴式的上升。

    僅僅依靠藍禮一個人的力量,試圖扭轉整個產業的頹勢,這是不可能的;格萊美的嘉獎和頒獎典禮的感言,卻在整個北美大陸播撒下了種子,靜靜等待著生根發芽。

    熱熱鬧鬧,熙熙攘攘,轟轟烈烈,一個頒獎典禮結束了,接下來還有無數個頒獎典禮,這就是頒獎季!格萊美的熱潮還沒有來得及完全沉淀消化,但所有的娛樂記者們就再次開始忙碌起來。

    本周美國演員工會獎將會舉行頒獎典禮,這也是奧斯卡之前,最重要的風向標之一,對于最佳影片和演員四大部門的獎項走勢都可以提供重要的判斷依據。

    在這一片繁忙喧鬧的景象之中,“娛樂周刊”不聲不響地再次拋出了重磅炸彈,康奈爾-麥格雷戈撰寫了一篇專題報道,洋洋灑灑地足足有四頁,驚悚的標題就強勢地宣告了他們的存在感:

    “藍禮-霍爾:那個欺騙了全世界的男人!”

    “2012年的當下,藍禮-霍爾這個名字儼然已經成為了一種現象:對藝術、對創作、對夢想、對自由、對自我的堅持,鮮活生動的形象不僅僅代表了美國夢,也代表了藝術夢,凝聚了每一位藝術家對商業與藝術平衡的追求,也凝聚了每一位普通民眾對夢想的憧憬。

    在過去短短一個月時間之內,這位y世代領軍人物屢屢創造了奇跡:

    柏林電影節最佳男演員銀熊獎、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格萊美三座留聲機獎杯。在這之外,’一個人的演唱會’在麥迪遜廣場花園上演,座無虛席;’堂吉訶德’進入大眾視線,銷量爆發;還有’愛瘋了’和’抗癌的我’,連續兩部作品的北美票房破億。

    有誰可以和他相媲美嗎?有誰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嗎?

    顯然,沒有。這個男人,代表了紳士和風度,代表了藝術和專業,也代表了未來和夢想。但,隱藏在這幅皮囊之下,卻是一個彌天大謊,一個驚天騙局。他,欺騙了全世界。他是另外一個小弗蘭克-威廉-阿巴內爾(frank-william-abagnale-)。”

    小弗蘭克-威廉-阿巴內爾,fbi歷史上最年輕的通緝犯,后來他的個人經歷改編成為電影“逍遙法外”,由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聯手湯姆-漢克斯主演。簡單來說:他是有史以來最帥的詐騙犯。

    文章的開篇,康奈爾一一羅列了藍禮在過去一段時間所取得的輝煌成就,并且將媒體的贊譽和肯定都列舉了出來,但隨后一個轉折,就以駭人聽聞的方式,強勢而猛烈地將藍禮釘在了恥辱柱上,用弗蘭科-阿巴內爾作為類別,簡單卻有效,直接將藍禮套入了角色形象之中。

    “炒作”,這就是康奈爾的指責罪名,他譴責藍禮惡意炒作,以一系列手段進行自我包裝,打造出了一個大眾渴望看到的形象,并且取得了一系列不可思議的成功,甚至為了炒作而不折手段。撰寫這篇文章,康奈爾就是為了揭開事情的真相。

    文章的切入點是“一個人的演唱會”。

    康奈爾再一次地提出了對演唱會的質疑和批判,選擇如此敏感特殊的時間點,舉辦演唱會,這本來就令人起疑;更瘋狂的是,短短四天時間里,居然預約到了麥迪遜廣場花園這樣頂級之中的頂級場所,如果不是提前半年乃至一年計劃,這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紐約時報”提及的海瑟-克羅斯,康奈爾也進行了詳細的調查。

    在演唱會之前,藍禮和海瑟根本沒有任何交集,臉書、推特、照片墻等社交網絡之上,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痕跡,顯示兩個人曾經是朋友;更進一步,就連藍禮和西奈山醫院的聯系都找不到。

    對于一名公眾人物來說,致力于慈善事業,這是值得大書特書的絕佳機會,但過去三年時間里,卻沒有任何消息傳出,藍禮正在西奈山醫院擔任志愿者。這是絕對不正常的。

    “經歷了’速度與激/情5’和’愛瘋了’兩部作品之后,怎么可能沒有人認出藍禮來呢?如果他真的經常前往西奈山醫院的話。”這是康奈爾的原話,不僅對海瑟提出了質疑,甚至對西奈山醫院的相關事情也提出了拷問,箭頭直指“紐約時報”。

    隨后,康奈爾又提出了一個“假設”,假設“一個人的演唱會”的確是為了海瑟而召開的,這場演唱會的確具有特殊意義。

    如此假設是成立的。現實生活中,不僅是藝人,每一位慈善的參與者都是如此,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生活,他們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堅守在那些需要幫助對象的身邊;更多時候,是這些對象發出求救信號,慈善參與者們則積極主動地提供幫助,力所能及地幫助更多人。

    所以,康奈爾認為,藍禮和海瑟從來不認識,但得知海瑟的情況和危機,他同意了演唱會的請求,實現海瑟的夢想。這是說得通的。但問題就在于——

    “海瑟-克羅斯于東岸時間二月二十日,周一,正式下葬。但樂于助人的主人公,藍禮-霍爾卻留在了洛杉磯,與兩名小朋友前往了環球影城。不僅沒有出席葬禮,甚至還在肆意狂歡。那么,藍禮和海瑟之間的聯系,真的存在嗎?”

    康奈爾指出,如果藍禮和海瑟的關系真的那么緊密,以藍禮的個性,那是絕對不會錯過葬禮的。畢竟,去年三月,藍禮因為身體健康的緣故,就連奧斯卡都缺席了,更何況僅僅只是跨界玩票的格萊美呢?

    緊接著,康奈爾表示,缺席葬禮,這不是十惡不赦的動作。但問題就在于,“一個人的演唱會”漏洞百出,根本站不住腳,關于海瑟、關于西奈山醫院、關于演唱會,藍禮謊話連篇。現在,是時候提出疑問了:為什么?為什么要說謊呢?

    娛樂圈里類似的慈善活動數不勝數,藝人們前往醫院,探望病重的孩子,帶來溫暖,實現愿望。后來,孩子離開人世,藝人根本沒有必要出席葬禮,只需要在推特或者臉書之上表示哀悼,這就已經足夠了。

    但,藍禮卻選擇了聲勢浩大的演唱會。為什么?

    康奈爾沒有做出解答,而是再次列舉了一系列數據,“演唱會結束之后,格萊美,年度專輯、年度新人、最佳另類專輯;公告牌專輯榜,’堂吉訶德’冠軍;公告牌單曲榜,’野獸’第四名。接下來,美國演員工會獎,還有……奧斯卡。”

    不需要多余的解釋,讀者們就可以自行完成聯想:惡意炒作,學院公關。

    之后康奈爾還補充了兩個細節:

    第一,藍禮選擇了安妮和艾利克斯作為格萊美的紅地毯搭檔,而在此之前,藍禮的紅地毯從未選擇過搭檔,這兩個小朋友也都得到了證實,他們是西奈山醫院的病患。取代了海瑟,成為了子虛烏有的“慈善活動”的最好擋箭牌。

    第二,海瑟-克羅斯去世當晚,藍禮先后參加了兩場公關活動。一場是伍迪-艾倫,一場則是斯科特-魯丁和布拉德-皮特。

    條理清晰、層層推進、抽絲剝繭,康奈爾的這篇報道可謂是有備而來,在“紐約時報”的基礎上,也在自己上一篇文章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將“真相”展現在每一位讀者面前,而且,面面俱到。

    但,這還不是結束。

    在文章的后半段,康奈爾再次列舉了過去一年時間里,藍禮疑似惡意炒作、制造形象的事件。

    “速度與激/情”續集的談判事宜,開端是藍禮要求更高的片酬,結尾是藍禮選擇了華納兄弟的作品,而“速度與激/情”的續集籌備暫時擱置,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下一步動向。

    奧斯卡缺席事件,開端是“抗癌的我”的宣傳,結尾是學院表示了寬宏大量、影迷表示了欽佩體諒,而“抗癌的我”的北美票房也成功破億。

    “抗癌的我”首映事件。開端是一部沒有舉辦盛大首映式的小成本作品,結尾卻成就了藍禮與影迷之間的溫情互動,而電影票房也取得了輝煌。

    娜塔莉-波特曼事件,開端是藍禮和娜塔莉的緋聞,結尾是娜塔莉收獲奧斯卡小金人,卻依舊被媒體纏身,而藍禮則一鼓作氣打響了名號。

    最后的最后,康奈爾提出了一個疑問,又或者說假設。

    從“太平洋戰爭”以來,關于藍禮-霍爾身家背景的討論就不曾中斷過,卻也不曾尋覓到真相過。這到底是巧合,還是安排?

    如果藍禮真的是籍籍無名的普通家庭,那么他為什么拒絕公開?而且過去兩年時間里的發展軌跡還如此順利,幾乎是一路順風順水,沒有看到太多的努力,也沒有看到太多的波折,一鼓作氣就登上了巔峰?

    “沒有人應該忘記,去年十一月,他才剛滿二十二歲而已。”

    簡短有力、意味深長的結語,康奈爾為這片干貨十足的報道,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點。然后,等待炸裂。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