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694 下巴脫臼

694 下巴脫臼

    “戰爭是偉大的救世主……噗嗤。”

    “戰爭是偉大的英雄,也是一個熔爐……”

    “戰爭是熔爐,它可以……”

    “戰爭是偉大的救贖,哈哈哈哈……”

    “戰爭,抱歉,我再重來一次。”

    ……

    “戰爭是偉大的救世主,也是一個熔爐,錘煉出真正的英雄。戰場上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無論你過來時是什么樣的廢物……我說完了,你為什么不接后面的臺詞?”

    “我沒有臺詞。我這里沒有臺詞!”

    “哈哈哈哈。”

    ……

    整個片場都已經笑瘋了,就好像觸動了某個開關一般,然后笑聲就再也停不下來了。藍禮一臉無辜地看著笑得直不起腰的亞歷山大,攤開雙手。這場戲的臺詞完全就是亞歷山大的獨角戲,結果亞歷山大卻偏偏要求他對戲,以至于忘記了后面的流程,導致了出錯,藍禮也是很無奈。

    工作人員們看著藍禮那“我很無辜”的表情,集體捧腹大笑,身為導演的保羅數次試圖控制一下場面,但顯然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場戲足足拍攝了十七次,準確來說,了十五次,笑場根本就停不下來,然后還有一次是亞歷山大的臺詞語氣沒有達到預期,最后,在第十七次才總算是拍攝完畢。

    可是“卡”的聲音才剛剛傳來,亞歷山大整個人就撲到了旁邊的床鋪之上,懊惱地不斷捶打床板,嘴里還在嚷嚷著,“藍禮,該死的家伙……”顯然剛才最后一個鏡頭,他又一次因為藍禮的眼神,險些破功,還好這次忍下來了,這才順利通過拍攝結束之后,他總算是可以酣暢淋漓地發泄出來了。

    身為被詛咒的對象,藍禮卻是一臉淡定,在人群之中尋找到了劇務艾比米爾斯,“艾比,下一場戲我們要拍攝什么內容?”

    艾比朝著藍禮比劃了一個“”的手勢,示意藍禮不用擔心,“這場戲你沒有臺詞,配合演出就好了。”然后艾比就朝著其他主要演員們拍了拍手,讓大家聚集過來,“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接下來這場戲,法瑞爾將凱奇介紹給小隊,同時將小隊介紹給凱奇不是傳統社交場合的那種。法瑞爾發現小隊正在玩撲克牌,賭博,這是他最不喜歡的,于是對小隊進行了懲罰。以這樣一種方式讓隊員閃亮登場。

    第一場戲不適宜太過臃腫,僅僅只是讓小隊成員粉墨登場即可。至于角色的塑造,則交給后面的劇情。

    小隊之中,卡雅斯考達里奧飾演南希,托尼魏飾演基梅爾,保羅沃克飾演格里夫,唐納德格洛沃飾演福特,拉米馬雷克飾演史基納,威爾保爾特飾演昆茲。

    在上一世的劇本之中,隊員的角色定位相對模糊,整體而言僅僅只是一個面具。這對于商業電影來說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凱奇和麗塔兩個主角的發展脈絡足夠清晰,足夠支撐起整個故事,這就可以了。但這一世,劇組希望可以稍作調整只是微調。

    南希負責挑釁,不斷和凱奇作對,因為她的女性身份,在軍隊之中需要更加強硬,才能贏得一席之地基梅爾負責搞笑,絕對不是歧視胖子,但不可否認,胖子確實適合發揮笑點福特負責暖男,他是黑人,作為少數族裔,為了改變刻板印象,他將串聯起整個小隊的情誼。

    格里夫和史基納負責擔任主力。格里夫在前期給予了凱奇最多幫助,并且是在戰場上第一個伸出援手、卻死于非命的戰友,這對于凱奇來說沖擊力是巨大的史基納英勇無畏,前期看不起凱奇,在戰場之上卻給予了凱奇火力支持,成為并肩作戰的隊友。

    至于昆茲。他負責沉默,充當小隊里野獸一般的狠角色。時時刻刻都在伺機而動,擦拭著自己的槍械和匕首,準備投入戰術。一言不發,卻在某一次回檔之中,為了拯救凱奇而壯烈犧牲。

    小隊之中的六名成員,整個角色相對是比較單線條的,沒有太過復雜,不過卻在不同程度上,根據演員自己的形象和特色,做出了調整和深化,這就足以讓角色變得生動立體起來,而且或多或少都與凱奇發生了互動,完善凱奇的性格發展之余,也繼續填充角色的特質。

    對于藝術電影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對于商業電影來說,這確實長足的進步。

    在正式開拍之前,導演和劇務將演員們召集到了一起,講述接下來這場戲的鏡頭移動以及拍攝流程,不過,之后涉及到角色的具體表演部分,保羅和艾比兩個人都愣住了,于是把編劇德里克和比利喊了過來,但兩個人也都不擅長角色分析,無可奈何之下,只能把藍禮喊了過來以執行制作人的身份,對每個角色進行了簡單的分析,讓演員們可以把握住要領。

    全部商議完畢之后,演員們就走到了鏡頭前,各就各位,準備這場戲的拍攝。群戲的難度不僅在于場面調度,還在于演員配合,諸多環節只要出錯了一個小地方,就可能導致全盤崩潰,必須重新開始,偏偏這場戲又是小隊的首次閃亮登場,至關重要,大家都或多或少有些緊張。

    “開拍!”

    法瑞爾往前邁開了腳步,凱奇緊隨其后,但腳步還是在眼前的隔間門口停了下來,打量著眼前的士兵們。法瑞爾走了進去,吹響了口哨,剎那間所有士兵都站了起來,右手邊的福特和基梅爾立刻站立了起來,用被子將床鋪上的撲克遮掩住橫躺在上鋪的南希也將自己手中的撲克塞到枕頭底下,一個骨碌就跳了下來。

    “分隊!”法瑞爾揚聲喊道,“這是二等兵凱奇。”走到了隔間的正中央,法瑞爾轉過身,面對著凱奇,“二等兵凱奇,這是小隊。”

    站在旁邊的格里夫滿不在乎地打量了一番凱奇,指指點點地說道,“這不是軍官制服嗎?”

    凱奇表情愣了愣,黯淡了下來,惆悵的表情琢磨不出他此刻的復雜心情,史基納從凱奇的身后走了出來,手里拿著毛巾,擦拭著額頭的汗水,看起來剛剛完成健身運動,扯了扯嘴角,不屑地笑了笑,“他正在向我們展示他的手銬呢。”那一張娃娃臉展現出如此冷漠而鄙夷的表情,著實有些格格不入,卻又有些反轉的喜感。

    凱奇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銬,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不過,法瑞爾也沒有理會的意思,轉過身,繼續訓話,“我看大家都度過了一個非常充實的早晨。”

    伴隨著他的腳步,福特藏起了他的棒球手套,格里夫偷偷地把“花花公子”雜志藏了起來,基梅爾和南希假裝什么事都沒有,只有站在最后面的昆茲默默地將手中的機關槍放到了床鋪上。

    法瑞爾假裝沒有看到這些小動作,意有所指地說道,“看著你們如此水準的士兵,明天將作為主力部隊登上戰場,我倍感自豪。長矛之尖,利劍之刃……屁股之刺。”最后一句不是搞笑,而是法瑞爾發現了基梅爾藏在被窩里的撲克牌。

    格里夫也就是保羅沃克,試圖保持自己的冷靜,但他的正前方就是藍禮。此時鏡頭已經越過了藍禮,也就是說,藍禮在畫面之外,但他依舊沒有離開,而是留下來為其他演員配戲,然后保羅就看到了藍禮此時的表情。

    準確來說,那不是表情,而是鬼臉。保羅強烈懷疑自己眼花了,因為他看到藍禮的眼珠子緩緩地、緩緩地朝著中間靠攏,變成了斗雞眼,整個過程是如此緩慢而清晰,不過藍禮的面部表情卻沒有任何變化,這使得違和感越發鮮明起來。

    這還不是全部。

    突然,藍禮的腦袋就往旁邊耷拉了一下,看起來就像是僵尸的腦袋“咔嚓”一下掉下來一般,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著實太過意外,以至于保羅完全沒有辦法保持專注,驚嚇地就叫了起來,“啊!”

    這一呼喊,頓時就打破了拍攝進度。保羅懊惱地捂住了嘴巴,他甚至沒有發現,他不是唯一一個尖叫的站在另一側的唐納德也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卡!”導演不得不終止了拍攝,在亞歷山大那句“屁股之刺”的位置上,然后所有人就看到亞歷山大滿頭霧水、一臉無辜的表情,攤開雙手,“我的屁股怎么了?”

    “哈哈哈!”所有演員集體笑噴,就連站在最后的威爾,一直試圖板著臉,結果還是失敗了,撓耳搔頭地笑了起來。

    亞歷山大又好氣又好笑,他不由看向了保羅,又看向了唐納德,“認真地,伙計們,怎么了?是不是我的屁股有問題?”

    保羅連連擺手,指了指藍禮,然后就發現藍禮的表情和動作都恢復了正常,笑瞇瞇地看著大家,不僅沒有任何異常,而且還投來了疑惑的視線,等待著保羅和唐納德的回答,似乎也在好奇著亞歷山大的問題,“怎么回事?”

    保羅簡直是瞠目結舌、下巴脫臼,看著如此的藍禮,愣是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對面的唐納德滿臉冤枉地說道,“剛才藍禮故意做鬼臉,我無意中看到了,所以就……”

    視線齊刷刷地朝著藍禮投射了過去,但藍禮卻攤開雙手,無辜地舉起了自己的雙手,展示那假戲真做的手銬,“我只是乖乖地站在這里配戲而已。”如此真誠的話語,讓人不由自主地就相信了。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