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647 接管焦點

647 接管焦點

    縈繞在香檳杯內壁上的水霧,在掌心的溫度之中漸漸消散,杰西卡輕輕收著下頜,傾聽著布拉德和杰夫的交談,剛開始談起電影拍攝期間的話題時,她還可以插上話;但隨后聊起了高爾夫俱樂部、制片過程中的廣告植入等話題,她就只能作為聽眾了。

    耳邊傳來游泳池戲水的聲音,還有震耳欲聾的電子音樂聲,這里的交談讓杰西卡覺得有些無聊和煩悶,沒有什么趣聞,僅僅只是他們的自吹自擂;可以的話,她想要擺脫束縛,好好享受一下派對的氣氛,但四面八方聚集過來的視線如芒在背,這讓她不得不端著香檳酒杯,身著晚禮服,在一個泳池派對里進行社交談話。

    “我的威士忌剛好喝完了,我需要再來一杯,女士呢?”

    杰夫的聲音打斷了杰西卡的思緒,她展露了燦爛的笑容,正準備回應,然后就聽到了身后傳來的聲音。并不張揚,卻足夠清晰,優雅而沉穩,帶著淡淡的磁性,字里行間之中透露出來的身后底蘊,不僅不沉悶,反而引人入勝,不經意間的幽默更是讓人嘴角上揚。

    她認識這個聲音。

    轉過身,看到了那個側臉。果然,就是她腦海里猜想的那個人。他的談吐、他的舉止、他的儀態,有股渾然天成、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獨特氣質,輕而易舉地就可以在一顰一笑之間讓氣氛變得特別起來。

    “稍等,可以麻煩你給可以我一杯朗姆酒嗎?謝謝。”杰西卡仿佛可以品嘗到舌尖上那屬于朗姆酒的清甜香氣,不由自主地,她就想要親口品嘗品嘗,他看了過來,她眨了眨眼睛。沒有想到,兩個人的再次見面是在這樣的場合,以這樣的方式,“我想,我絕對不能錯過這杯朗姆酒。”

    紅發雪肌的杰西卡,并不美艷,可是笑起來卻有一股獨特的風情。這讓杰夫也流露出了笑容,輕笑地說道,“我從來不知道,朗姆酒還有這樣的典故。”一般來說,人們更加習慣于將朗姆用于調酒,而不是單獨飲用,“不過,比起朗姆酒,我更加好奇’午后之死’的味道。”而后,杰夫看向了兔女郎,“可以讓吧臺為我調制一杯嗎?”

    “兩杯。”大衛舉起了兩根手指,補充說明到。

    邁克爾-法斯賓德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上下兩排牙齒整齊地顯露出來,看起來就像鯊魚一般,“三杯。”然后他還轉頭看了看其他人,“你們難道不想要嘗試看看嗎?他剛才的描述可真是讓人充滿了遐想。事實上,除了死亡午后之外,可以再給我一杯朗姆酒嗎?”

    看著眼前的邁克爾,藍禮的嘴角忍不住輕輕翹了翹,戲謔的笑意在眼底漾了開來。

    在大屏幕之上,邁克爾總是扮演/禁/欲、嚴肅、深刻的形象,將德國人骨子里的清冷和刻板展現得淋漓盡致;但在現實生活里,邁克爾卻一點都不像德國人,而像愛爾蘭人歡快、粗魯、直率。

    從大屏幕進入生活中,形象的落差帶來的喜感,著實讓人忍俊不禁。

    不過,此時不是結交新朋友的最佳場合,藍禮帶著微笑的眼神落在了邁克爾身上,稍稍停頓,表示了感謝;而后看向了杰西卡,仿佛今天才是第一次見面般,“女士品嘗朗姆酒的時候,我推薦添加一點純水或者蔗糖。”

    杰西卡驚訝地微微張開了嘴巴,“看來,你是一位酒精愛好者。”

    “我以為你會說,我是一名文學愛好者。”藍禮出人意料的回答讓大家愣了愣,隨即才聯想到剛才的故事,恍然大悟之余,嘴角就不由上揚了起來,整個交談的氣氛在悄無聲息中變得輕快,似乎可以看到漂浮在空氣的氧氣因子都開始跳躍。

    那低低的輕笑聲之中,一個粗糲而滄桑的聲音響了起來,“威士忌,不加冰。”

    剎那間,所有人都順著聲音看了過去,說話的是布拉德-皮特。

    他左手放在褲子口袋里,右手拿著短口玻璃杯,杯子里還殘留著最后一些金褐色的威士忌,修剪整齊的胡須、干凈利落的短發,臉上帶著淺笑,沒有了年輕時的風/流/倜/儻和玩世不恭,成熟的氣質卻猶如百年的威士忌一般,越來越醇。

    即使是男人,也不得不承認,布拉德是一個魅力十足的男人,身上自然有一股瀟灑風/流的味道。僅僅只需要一句話,人們的焦點就從藍禮身上轉移到了布拉德身上。

    布拉德揚了揚眉尾,坦然地迎向了四面八風蜂擁過來的視線,絲毫沒有負擔,早就已經習慣了站在聚光燈之下,呵呵地輕笑了兩聲,然后攤開了雙手,似乎在表示自己的無奈,“作為一個老男人,我還是不太喜歡改變一些習慣。”

    那帶著淡淡笑意的調侃,似乎是在自我嘲諷;但隱藏其中的深意卻是在諷刺藍禮的花里胡哨,又是雞尾酒又是朗姆酒的,看起來花樣多多,事實上,只不過是搶奪眼球的把戲罷了。

    不是針對藍禮,僅僅只是下意識地自我防護機制。

    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在這小小的領域里,布拉德就是當之無愧的焦點核心。不管他是否喜歡這種焦點,有時候,他甚至會厭煩憎恨這種焦點所帶來的不便,但事實就是,在好萊塢這個名利場打滾了將近三十年之后,不可避免地還是養成了習慣,深入血液之中。

    所以,當現場出現另外一個氣場強大之人,搶奪焦點的時候,本/能地就開始別苗頭。這也算是職業病的一種分類。

    現場頓時響起了一片低低的輕笑聲和附和聲,無形之中,還有更多的視線余光朝著藍禮投射了過來,仿佛一根根牛毛般的尖刺,并不傷人,卻足夠清晰,讓人無法忽略,估計抱著看好戲心理的人著實不少。

    其中還包括了杰夫。

    藍禮可以選擇針鋒相對,他只需要嘲諷一句“就好像西部電影的老家伙一樣嗎”,這就足以挑起戰火了在美國,整個中部地區都是保守派的代表,而南方勢力更是保守中的保守,西部電影里所描繪的景象,大部分就是這些地區,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們,更是頑固保守派,依舊種族歧視、依舊抗議變革、依舊拒絕時代進程。

    更深層的意思是,布拉德來自俄克拉荷馬州,中部地區。進入好萊塢之后,布拉德多年來一直在淡化自己的“鄉巴佬”形象,肯定也不希望有人在此時提起。

    不過,藍禮沒有搶走布拉德風頭的打算,于是選擇了另外一個方式,“酸臭文人的毛病總是如此,讓人看不習慣。”說完,藍禮還無可奈何地攤開雙手,輕輕搖了搖頭,似乎自己也束手無策。

    這一自嘲,真正的暗示卻是:人們看不習慣,人們卻終究會模仿,因為文化底蘊和才學知識才是將暴發戶與真正貴族區分開來的標志。

    自嘲,還擊,嘲諷,戲謔,短短一句話,卻將所有情緒一氣呵成。

    “噗嗤。”第一個笑出來的是杰夫,他的肩膀輕輕聳動起來,笑得格外開心。

    保羅憋笑憋得十分辛苦,但他知道,此時不是笑的時候,所以強制性地忍住了,現在聽到了杰夫的笑聲,保羅就再也忍不住,直接笑了起來。杰西卡也是,邁克爾也是,然后是大衛-阿耶,然后是周圍的其他人,最后……布拉德也扯了扯嘴角,輕笑了起來。

    說話間,兔女郎再次回歸,端著眾人的朗姆酒;她的身后跟著一位同事,盤中擺放著香檳杯,只是那長杯之中盛滿的不是星星之酒,而是乳白色的輕盈液體,看起來就像是檸檬汽水一般,散發著午后的慵懶和輕快。

    “午后之死”,如此浪漫如此詩意的一個名字,但調制出來的雞尾酒卻看起來如此……“平庸。”在一片歡呼聲和感嘆聲之中,藍禮的聲音響了起來,眾人都不由愣了愣。

    沒有人敢說實話,只遵循著社交場合的客套表示了慣例的贊揚,可是現在,藍禮卻發話了這一杯“午后之死”背后的講述人,他毫無顧忌地吐槽到,“其實這不過是朗姆酒加香檳,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它唯一有名的原因,就是因為海明威在醉酒之后隨意地摻雜在了一起。如果讓我推薦的話,我寧愿直接喝朗姆。”

    安靜,安靜,然后所有人集體哄笑起來。這一次,就連布拉德都不例外,視線落在了那一杯杯乳白色的雞尾酒之上,忍俊不禁。

    杰夫端著自己的“午后之死”,細細地打量了起來,隨后視線就再次落在了藍禮身上。

    沒有任何跡象,沒有任何突兀,甚至沒有任何驚詫,不動聲色之間,藍禮不僅融入了他們的群體,而且還掌控了談話的節奏;布拉德依舊是人群的中心,但視線余光卻總是不由自主地飄向藍禮,即使沒有說話,也總是忍不住觀察藍禮的表情和反應。

    重點是,整個過程的變化都是悄無聲息完成地,就連杰夫都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常和突兀;更難能可貴的是,剛才布拉德和藍禮的短暫交鋒,藍禮那優雅卻又不失尖銳的處理,著實讓人眼前一亮。

    低頭抿了一口手中的“午后之死”,再聯想一下剛才藍禮的評價,杰夫不由就輕笑了起來。事實上,他還頗為喜歡這款雞尾酒,午后的陽光氣息讓口腔里的酒精都開始跳躍起來,“藍禮,本收藏了不少經典的酒款,我準備去參觀參觀。怎么樣,你有興趣加入我嗎?”

    顯然,這就是試鏡的邀請了,藍禮微笑地頷首,退后了小半步,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我的榮幸。”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