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502 行動支持

502 行動支持

    站在人群之中的蓋文-亨特,一臉錯愕地看著雙眼閃爍著明亮光芒的康奈爾-麥格雷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藍禮,請問下周你會前往電影院觀看’雷神’嗎?”

    過去幾個月時間里,“娛樂周刊”撰寫了幾篇關于藍禮的文章,整體風格犀利而尖銳,內容走勢也偏負面,那些文章都是由康奈爾執筆的。

    這一切蓋文都是知道的。對此,他有些不太舒服,因為他十分欣賞藍禮,這樣專業而投入的演員在好萊塢已經越來越少了,尤其是新生代,人人都懷抱著明星夢,卻沒有人愿意經受達到巔峰的磨礪。

    不過,蓋文也理解康奈爾的處境,估計還是因為“替身門”的關系,娜塔莉那里沒有突破口,他也只能找藍禮的麻煩了。更何況,好萊塢的娛樂新聞,不就是如此嗎?這并不會影響蓋文對康奈爾的看法。

    兩個人是至交好友,大學時候就認識彼此了,并且一起成為了娛樂記者,一個供職“娛樂周刊”,一個就職“美國周刊”,是對手,卻更是朋友,兩個人的友誼絲毫沒有影響,反而因為一起追逐新聞的革/命情誼,越發親厚起來。

    只是,這著實太過分了,在“速度與激/情5”的首映式上,而且還是在新聞都已經逐漸沉淀下來的情況下,康奈爾的如此提問,擺明了就是在挑釁。蓋文用肩膀用力撞了撞康奈爾,投去了質問的視線,“你瘋了?”

    康奈爾不為所動,雙眼依舊執著地盯著藍禮,似乎沒有回答就誓不罷休。

    現場的空氣瞬間凝固了起來,嗡嗡嗡的嘈雜聲在輕輕響動著,可是所有的歡呼、吶喊、嘶吼似乎都消失不見,記者們和旁觀影迷們的視線都紛紛朝著藍禮投射了過去。

    站在街道對面的觀眾們不明所以,歡樂的氣氛還在涌動著,劇院門口的溫度卻急轉直下地開始掉落,那種劇烈的反差讓人著實難以適應,一時間都茫然了,長大著嘴巴,互相朝著其他人投去視線,探詢著事情的真相。

    保羅和賈斯汀兩個人都太實誠了,滿臉錯愕根本無法掩飾。賈斯汀尷尬地轉過頭,假裝看向了其他地方,那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表情著實生澀;保羅則是滿眼擔憂地看著藍禮,然后視線凌厲地朝著記者群投射了過去,試圖尋找出罪魁禍首。

    反而是作為當事人的藍禮,忍俊不禁,噗嗤一下就笑了出來。這讓保羅和賈斯汀都轉過視線來,不解地看向了藍禮。

    藍禮輕輕擺了擺手,收斂了笑容,但是那雙明亮的眸子還是盛滿了笑意。所有人如臨大敵的表情,這真的太有喜感了,那種“空氣突然安靜的氛圍”更是將黑色幽默發揮到了極致。

    有人提起這個話題,并不稀奇;沒有人提起,這才奇怪。就好像房間里的大象一般,人人都看得到,人人卻假裝看不到,突然有人提起了,反而是把大家都嚇到了,這著實是讓人忍俊不禁。

    更何況,藍禮不認為這個問題多么尖銳,不過是詢問一部電影而已。

    “抱歉,原諒我的失禮,我不是針對這名記者的。”藍禮微笑地朝著康奈爾的方向點頭示意了一下,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明明是道歉,康奈爾卻覺得臉頰火辣辣的,奚落、調侃、戲謔、嘲諷的滋味在舌尖泛起來,真是羞愧難當,一口氣卡在喉嚨里,卻怎么都吐不出來。

    “至于下周的計劃,這要詢問我的約會對象,看看她會選擇什么電影了。”藍禮從容不迫地回答到,絲毫沒有把“雷神”特殊對待,仿佛只是在討論再正常不過的下周觀影計劃,“說實話,我倒是希望她會選擇’速度與激/情5’。”

    那淡淡的幽默隱藏在字里行間,記者們不由就輕笑了起來。不動聲色之間,既回答了問題,又回到了主題,這種舉重若輕的風格,輕易就將現場凝重的氣氛化解于無形,不要說記者們了,就連保羅和賈斯汀兩個人都忍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起來——只是,他們兩個人那種“劫后余生”的慶幸是不是太明顯了一點?

    蓋文沒有得到康奈爾的回應,深呼吸了一下,暫時將紛亂的思緒壓制了下來,見縫插針地問道,“藍禮,你現在有正在約會的對象嗎?那么,她今天為什么不一起出席首映式呢?”這順水推舟的問題,不僅巧妙,而且有趣,記者們頓時都眼睛發光起來——約會對象?藍禮的約會對象是誰?

    藍禮卻似乎早就已經有答案了,“說到魔鬼,魔鬼就到了。她不是正迎面走來嗎?”藍禮轉過頭去,朝著紅地毯的開端方向看了過去,所有記者們也都齊刷刷地看了過去,包括保羅和賈斯汀,好奇的視線紛紛聚集在了一起,但隨后,大家的視線都流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強忍著笑容,憋得著實有些辛苦。

    瑞恩-高斯林正在快速前進的腳步不由慢慢放緩了下來,所有人的視線都朝著他投射而來,那打量的、好奇的、戲謔的眼神猶如聚光燈一般,照射在肩膀上,灼熱得幾乎就要把他的衣服都點燃了,這讓他滿頭問號,完全不理解現場的狀況。

    瑞恩攤開了雙手,看了看四周,“怎么了?”但沒有人給予回答,他只能朝著藍禮投去了詢問的視線,一臉懵逼,“怎么了?”

    “噗。”不知道是誰,第一個笑出了聲,其他人就再也忍不住了,笑聲直接炸裂開來,眨眼之間,全場就變成了笑聲的海洋。

    看著笑得直不起腰的保羅,藍禮也是一臉無奈。

    他原本是想要賣弄一下小聰明的,剛才就看到了蓋爾-加朵的身影,通過這個話題,順勢把蓋爾引薦過來,然后把宣傳的重任交給蓋爾,他就可以退場到旁邊去休息休息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轉過頭去,看到的不是蓋爾,而是瑞恩。

    穿過瑞恩的肩膀,藍禮就看到了在紅地毯后半段停下來的蓋爾,她正在親切地和影迷們打著招呼,簽名、照相、擁抱,氣氛很是熱鬧。距離采訪區也就不到五、六步,就是這一點點時間差,于是就出現了這樣的狀況。

    藍禮嘴角的弧度也不由自主輕輕上揚了起來,迎面走了過去,伸出了右手。瑞恩還是不明所以,懵懵懂懂地握住了藍禮的右手,兩個人撞了撞肩膀,瑞恩還用左手攬住了藍禮的后背,輕輕抱了抱,但還是滿臉的困惑,“怎么了?怎么回事?”

    藍禮輕笑地說道,“他們以為我的約會對象到了。”

    瑞恩恍然大悟,然后拍了拍胸口,露出了慶幸的神情,“還好,我還以為他們不歡迎我的到來呢。”這……重點是這個嗎?為什么總覺得關注焦點怪怪的。

    然后瑞恩就靠近藍禮的耳朵,低聲詢問到,“今天你的朋友多不多?還有嘉賓票嗎?沒有的話,一會首映式結束,我可以先從后面離開。”

    簡單的一句話,卻在藍禮的心底流過一絲暖流。他知道,瑞恩今天出現在首映式,就是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表示對他的支持。

    其實,在首映式之前,安迪詢問過藍禮,每一名演員都有二十張邀請函,邀請自己的朋友出席當晚的儀式。可以是同行的朋友,演員或者導演等等;也可以是記者或者公關,亦或者是自己生活里的親朋好友,即使是白領職員也沒有關系。

    藍禮當時沒有太過在意,之后錄音工作又出現了一些波折,干脆就忘記了。現在看到瑞恩,內心的感動之余,還有些許內疚,他應該主動發出邀請的。

    “如果是和我一起偷溜去喝一杯的話,那是一個好主意,否則,你今天估計要堵塞在這里了,記者的火力需要你分散一下。”藍禮一本正經地說道,然后就看到瑞恩翻了一個白眼,毫不留情地吐槽到,“我看那些記者全部加起來,也拿你沒有辦法,你確定要把我推出去當犧牲品嗎?”

    談笑之間,藍禮和瑞恩就再次來到了采訪區。視線余光看到蓋爾也已經走了過來,藍禮十分沒有義氣地就把瑞恩孤零零地留在原地,然后和保羅、賈斯汀兩個人偷溜走了,然后瑞恩和蓋爾這兩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就以“情侶檔”的身份留下來接受采訪。

    現場的笑聲簡直停不下來。

    不過,藍禮的偷懶時光也沒有能夠持續太久,隨后塞斯-羅根和蘿絲-拜恩攜手出線在了紅地毯之上,然后是杰西卡-查斯坦專程趕來中/國劇院為藍禮應援,詹妮弗-勞倫斯的現身更是讓現場騷動了起來——之前媒體就在炒作著藍禮和詹妮弗這兩位新生代演員的默契,沒有想到,現實生活中,兩個人居然真的是朋友。

    作為主人的藍禮,不得不出面接待。

    但這還不是結束,菲麗希緹-瓊斯、拉米-馬雷克、詹姆斯-貝吉-戴爾等人的出現,更是讓現場熱鬧非凡,熙熙攘攘的首映式現場,因為這些接踵而至的朋友們,變得越發歡樂起來。

    記者們完全沒有預料到,資歷如此之淺的藍禮,居然可以吸引到如此多圈內的朋友抵達現場支持。回想一下,之前在“借用門”之中,克里斯暗示藍禮耍大牌而拒絕聯系,但現在看來,這估計也是言過其實的,這些朋友們正在以實際行動表達著對藍禮的支持。那么,這是不是也意味著:克里斯在說謊?

    當范-迪塞爾抵達現場時,看到了如此盛況,完全措手不及。

    完美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uc書盟),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