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448 煥然一新

448 煥然一新

    喬納森憋笑憋得十分辛苦。塞斯是一個活寶,這件事他知道,整部電影的大部分笑點也都是來自塞斯的;但他卻不知道,藍禮的冷幽默居然如此出色。

    那些翻白眼、抿嘴角、歪腦袋、聳肩膀的小動作,猶如芝麻一般穿插在整個表演之中,卻輕而易舉地點亮了整個表演,將那種“吐槽無力”的感覺詮釋得淋漓盡致。搭配整場戲的內容,浮現出一種奇妙的荒誕感,著實讓人忍俊不禁。

    不要說是喬納森了,身后的所有工作人員都是如此,憋笑憋得腹肌都要出來了。大家幾乎都忘記了這場戲的意義。可是下一秒,就看到藍禮直接開始剃頭了,全場驚呆。

    沒有任何緩沖,沒有任何遲疑,沒有任何停頓,干脆利落,手起刀落,仿佛這僅僅只是在梳頭而已,不是在剃頭。那怡然自得、鎮定自若的神態,讓笑容直接就消失在了嘴角,整個表情都陷入了當機狀態,集體呆若木雞。

    凱爾在齜著牙,眉頭緊緊地糾纏在一起,聽到電動推剪“滋滋滋”的響聲,他的表情就越發糾結起來,五官全部都朝著中間擠了過去,三層下巴也變得無比明顯,“好的!好的!好的!好的!”他將下巴收了起來,恐懼地看著亞當的背影,就好像眼前不是在剃頭,而是在砍頭一般——而且要砍的那一方不是亞當,而是他。

    “好的……”凱爾的聲音突然就卡在了喉嚨里,完全被嚇住了,因為亞當居然直接就開始剃頭了,以至于他后面的聲音變形地開始往上升,幾乎就要演變成為尖叫了,來不及思考,他就再次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雙眼,不忍心再繼續看下去。

    亞當抬起了左手,對準發際線,直接就開始往后面推,“滋啦滋啦”,好像有一個馬達在腦門震動般,瑣碎的毛發開始往下掉,落在手臂上,癢癢的,推到頭頂上的時候,他有些猶豫,是不是要繼續往下推了,沿著整個腦門,一直推到最后面,還是先推到頭頂正上方,后半部分之后再推?

    這一猶豫,流暢感就失去了,而且推頭似乎堆積了一大堆頭發,沒有辦法再繼續推下去了,于是,他將電動推剪拿了下來,仔細地看了看剛才推過去的那一道,有點奇怪,有點尷尬,不過好像還有一點短短的雜毛,推得不是很干凈。

    嘴角不由輕輕往上揚了揚,自己都覺得有種喜感。

    然后,他抿了抿嘴角,再次拿起電動推剪,把靠近耳朵那一排殘留的頭發全部都推掉。“滋啦滋啦”的響聲在耳膜上回蕩著,有點點電擊的酥麻感,這種感覺就好像在剝柚子,一層一層皮往外扯,撕拉,撕拉,有種莫名的快/感。

    “噢!草!伙計!”塞斯-羅根小心翼翼地張開了手指,透過指縫看了過去,呻/吟的哀嚎忍不住就從唇齒之間溢了出來,他將雙手放下,探過頭去,仔細地看了看鏡子里的正面模樣,視線根本離不開藍禮的腦袋,那模樣真的太詭異了,任何形容詞都變得蒼白無力。

    藍禮是一個帥哥嗎?也許根據每個人的審美不同,答案也就有所不同;但毋庸置疑,藍禮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他身上的氣質總是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此時此刻,藍禮身上的魅力依舊存在著,只是突然就變得滑稽起來,左上角的頭發被推掉了一大塊,卻又沒有完全推干凈,一大堆雜亂的金褐色卷發堆積在耳朵上、手背上和肩膀上,看起來就像是搞行為藝術的流浪漢。

    這畫面真是……塞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時,電影和現實之間的界限已經徹底消失,他瞪圓了眼睛,匪夷所思地看著藍禮的動作,尤其是那一臉認真研究的表情,全神貫注的模樣,不可阻擋的動作,這讓塞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和聲音。

    “狗/屎!”塞斯嘴角用力地往下壓著,眼睛和鼻子都往眉宇之間靠,擠出來的皺紋密密麻麻,眼珠子惶恐不安地移動著,強烈否認著雙眼所接收的一切畫面,那表情,就好像正在剃光頭的人是他,而不是藍禮一般。

    可是,越看就覺得越荒唐,他不由再次抬手捂住了眼睛,耳邊那“滋啦滋啦”的聲音還在持續不斷,好奇心讓他幾乎無法呼吸,他只能再次放下雙手,一臉便秘的表情看著藍禮那一個陰陽頭——左半邊已經沒有頭發了,右半邊依舊頭發茂盛……這形象真是生動詮釋了什么叫做非主流。

    “噢!草!真是見鬼了!我的天哪!上帝!”粗話一句接著一句,塞斯根本停不下來。準確來說,他的大腦、他的舌頭、他的肢體現在都已經失去控制了,不歸他管了,所有的行為和話語都只是下意識的條件反射,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這絕對是他見過最詭異的畫面!

    亞當輕輕咬著舌尖,嘴角上揚起來,眼神綻放出熠熠的光芒,注意力完全集中,根本忽略了旁邊那個大呼小叫的家伙,剃掉了半邊腦袋之后,他像搖滾歌手一般甩了甩腦袋,然后把左邊臉轉向了鏡子,仔細確認腦袋上還有殘留的雜毛沒有,緊接著又用電動推剪把它也消滅到,這才輪到了右邊。

    “耶穌基督!”耳朵旁邊的聲音還是停不下來,絮絮叨叨的就好像麻雀一般,不過,一連串的粗話之后,總算是稍稍適應了下來,凱爾也湊了上前,靠在亞當的右耳旁邊,通過鏡子細細地打量著剃頭的過程,“把那塊也清理一下,嗯,那里。”

    想要繼續忽略這大家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亞當瞥了一眼,主動將電動推剪遞了過去,“你要不要也嘗試看看?”

    “我可以嗎?”凱爾的表情立刻變得明亮起來,整張臉都在綻放著光芒,興奮地接過了電動推剪,小碎步地走了上前,然后就開始推了起來,“啊!”這感覺好奇怪,“噢!”這感覺真的太奇怪了。“啊!”這感覺絕對太奇怪了!

    看著凱爾那吃了臭豆腐一樣的表情,亞當嘴角的笑容不由就上揚了起來,就連那疲憊而虛弱的眉宇都沾染上了些許輕快,整張臉都變得明亮不少,他挑了挑眉毛,似乎在對凱爾說,“怎么樣?感覺不錯吧?”

    可是凱爾卻不這樣認為。

    凱爾直接就在原地跳腳起來,仿佛渾身上下都起了雞皮疙瘩一般,不斷扭動著,用力抖動著,他快速把電動推剪遞給了亞當,“我不想要再繼續做下去了。”那種渾身爬滿了螞蟻的感覺是怎么回事?將電動推剪遞交出去之后,凱爾整個人就在后面痙攣起來,就好像正在將身上的螞蟻拍掉一般。

    亞當卻依舊專心致志地繼續自己的工作,把右邊剩下的頭發也推掉。

    凱爾總算是回過神來了之后,他站到了亞當的后面,惡作劇的心理就冒了起來,他把那些碎發都拿掉,認真地整理起亞當后腦勺那還沒有剃掉的頭發,“你這樣看起來就像克林貢人一樣。”說完自己還哧哧地笑了起來,對于自己的聯想再得意不過了。

    克林貢人,“星際迷航”之中的外太空種族。簡單來說,就是外星人。

    “你可以直接去演’星際迷航’里的沃夫了。”凱爾的腦洞大開,簡直停不下來。

    亞當狠狠地皺起了眉頭,然后將眼睛弄成一條細縫,故意縮起了腦袋,“是這樣嗎?”那夸張的鬼臉,配合著凱爾的腦洞,居然真的開始表演了起來。

    凱爾不由哈哈大笑起來,“嘴巴,還有嘴巴,張大一點。你這是小丑的嘴巴,不是沃夫!”兩個人已經完全玩開了。

    等亞當把腦門上的碎發都推干凈之后,他把電動推剪交給了凱爾,讓他把后腦勺的頭發全部都剃光——他看不到自己的背面,自己動手著實有些困難。

    凱爾現在也逐漸適應了下來,快速地推著推剪,然后不斷點著頭表示肯定,“完全好樣的!”

    “完全不平!”亞當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抱怨到。

    凱爾卻根本沒有心思理會亞當,只是回到,“完全正常!”他試圖把那一簇踢下來的頭發掃掉,卻發現抓不起來,不由湊進去看了一眼,“這是剃下來的嗎?”結果一下就那一把頭發抓了起來,凱爾愣在了原地,就好像自己徒手把亞當的頭發抓掉一般。

    看到這一幕,亞當突然就半蹲了下來,做了一個蹲下起立的動作。

    凱爾完全一頭霧水,“你……你在干什么?耶穌基督!”

    “拔蘿卜,你把蘿卜葉拔斷了。”亞當抿了抿嘴角,認真地解釋到,然后就看到了凱爾那一臉嫌棄的表情,似乎在說: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好嗎?真的是太冷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說出如此不好笑的笑話,羞恥,真是羞恥!

    亞當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誤”,點點頭,連忙轉移了話題,“快,快點,把剩下的都推掉。”

    凱爾點點頭,繼續把剩下的工作都做完,兩個人吵吵鬧鬧地總算是完成了剃頭的所有步驟。

    亞當抬起下巴,上下左右地打量著自己的腦袋,光禿禿的,涼颼颼的,總覺得少了點什么,整個人都好像煥然一新了,覺得認不出自己了。鏡子里的那個影響看起來著實太陌生,仿佛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這個家伙,而這個家伙,就是他現在的造型。

    這……感覺有點怪異。

    完美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uc書盟),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