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265 氣勢碾壓

265 氣勢碾壓

    范-迪塞爾憤怒了,徹徹底底地憤怒了,他可以看到那雙眼睛里的輕蔑、鄙夷和不屑,那種高高在上的審視和打量,仿佛可以穿透他的皮囊,肆無忌憚地嘲笑著他的狼狽和渺小。那種羞恥感從腳底竄到了頭頂,他幾乎就要失去控制。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男人,怒火開始熊熊燃燒起來,雙手緊握成拳頭,肌肉充滿了爆發力,以至于身體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似乎隨時都會沖上去,然后將對方打到血肉模糊,氣若游絲,卻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才是真正的折磨!

    霍布斯嘴角的笑容一點一點收斂了起來,臉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不見,肅穆而強勢,眼神頓時變得凌厲起來,那犀利的目光猶如利劍一般狠狠地刺向了多米尼克,瞬間的轉變讓氣氛陡然改變了節奏,情緒的收縮讓周圍旁觀者的呼吸不由自主地就放輕了下來,乃至停止。

    “現在轉身,將雙手放在背后。”霍布斯的聲音沒有任何波瀾地說道,但一字一頓之中的命令語氣卻有著不容反駁的堅定,猶如海浪一般鋪天蓋地地壓了下來。

    多米尼克緩緩轉過身,一步,再一步,每一步都重若千鈞,仿佛在不斷積累自己的氣勢,決定狠狠地給對方迎面一擊,話語幾乎是從齒縫之中擠了出來,“我不這樣認為!”

    可沒有想到,霍布斯卻一個大步往前走了上來,瞬間就將兩個人之間的所有距離歸零,氣勢騰騰的架勢讓多米尼克上前的步伐不由就停頓了片刻,顯然沒有預料到這樣的意外,眼神里的慌亂泄露了內心真實的情緒,他不得不渾身肌肉緊繃,竭盡全力控制,這才避免自己重心后仰的狼狽,但隨即滔天怒火就迸發了出來。

    可是,多米尼克的話語還沒有來得及說出來,霍布斯的責難劈頭蓋臉地就砸了下來,“你的錯誤就在于以為自己他/媽/地還有選擇,小男孩。”

    霍布斯的腳步沒有移動,但是上半身卻微微一挺,那居高臨下的狠厲直挺挺地砸在多米尼克的腦袋上,猶如一記悶棍;眼神里的犀利肆無忌憚地往下碾壓,仿佛在打量砧板上的魚肉一般,那絕對強勢的氣場將周圍的空氣牢牢凝固,沒有絲毫偏差地鎖定多米尼克的身影,哪怕只是一點點輕舉妄動,他都可以直接將對方捏得粉碎。

    全場,鴉雀無聲。

    范的腦袋剎那間進入了當機狀態,現實和虛幻之間的界限完全模糊,他甚至可以嗅到空氣里的血腥氣息,那種刀口舔血的殘酷和強勢毫無顧忌地傾斜下來,疾風驟雨般地讓人喘不過氣來,以至于他只能愣在原地,不要說反應了,就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敢移動,完完全全地被鎖定在原地,猶如被抽掉發條的木偶。

    賈斯汀站在旁邊,一臉著急的模樣。

    眼前的范看起來似乎是正常的至少眼睛里看到的是如此,范的渾身肌肉緊繃,雙手緊握成拳,目光直視著藍禮,那蓄勢待發的姿態著實是再完美不過了,但賈斯汀卻可以嗅到空氣中的火藥味,那一觸即發的緊繃和僵硬讓人心跳加速,隱隱之中,他感覺得到,藍禮正在占據上風,那節節攀升的氣勢著實駭人,讓人忍不住就屏住了呼吸。

    這是好事,這是天大的好事。

    霍布斯在前半部分咄咄逼人,接下來多米尼克毫不示弱地還擊,強強對碰的化學反應就是賈斯汀腦海里構思的完美場景。這樣的霍布斯,簡直不能更加完美了!

    可是,氣氛卻僵硬在了這里,就好像突然卡殼了。

    按照劇本走勢,接下來多米尼克要氣勢強大地提醒霍布斯,這里是巴西,而不是美國,多米尼克在這里才是占據了主場,然后所有的群眾演員們都要舉起手中的槍支道具槍,將霍布斯帶來的小部分團團包圍,氣勢瞬間完成轉換。霍布斯即使不甘心,但還是無奈退走。

    現在,范卻好像失去了意識一般,完全傻在原地,不要說臺詞了,就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就好像……就好像被藍禮的強大氣勢震懾到了,完全陷入當機狀態。

    賈斯汀內心深處有種不祥的預感:“難道,難道在這場氣勢之爭中,范輸了?”

    不可能!賈斯汀隨即就否定這種荒謬的想法,范不僅是制片人,而且是絕對主角,更不要說他對自己的絕對自信了,即使是在道恩面前,范也不會輕易示弱哪怕身材的差距如此懸殊。何況是藍禮呢。在身體對抗上,范有著絕對的自信。

    所以,在氣勢之爭上,范輸了?不可能!

    那么,眼前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霍布斯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多米尼克,那雙深邃的眼睛里閃爍著戲謔和嘲諷的光芒,仿佛在看一個落難的小丑一般,嘴角沒有任何的動作,卻仿佛帶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不屑和鄙夷的神態在不經意間透露出來,那絕對強勢的氣場牢牢地將全場主動掌控在手心里,多米尼克就好像是落入了巨人手掌里的螞蟻,任何的努力和掙扎都只是徒勞。

    賈斯汀覺得,這是自己的錯覺,但理智卻在告訴他,這是事實,所有一切都在真實地發生著,視線落在了范的身上,一秒,兩秒,三秒……范依舊保持了沉默,甚至是一動不動,仿佛一點點的掙扎都做不出來,徹徹底底地在原地死機。

    是的,死機。

    在這場氣勢之爭上,范不僅輸了,而且輸得沒有任何狡辯的余地,完完全全被碾壓。

    “卡!”意識到這一點之后,賈斯汀不得不中斷了拍攝,清脆的喊聲打斷了現場具有魔力的化學反應,令人窒息的空氣封鎖出現了一絲裂縫,涼爽的氧氣終于再次開始涌動起來。

    憤怒,怒火沖天,怒發沖冠,怒不可遏,勃然大怒!

    范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血液都開始熊熊燃燒起來,恥辱,奇恥大辱!他剛才居然……居然愣在了原地,被徹底壓制,就連手指頭都無法動彈,在他的演員生涯里,何曾遭受過如此羞辱!更何況還是身體的物理對抗!

    范握緊了拳頭,這才反應過來,他的拳頭從頭到尾都是緊握著的,肌肉緊繃到了極致之后開始分泌出大量乳酸,現在渾身都可以感覺到脫力的酸痛,他睚呲欲裂地揮舞起了拳頭,想要狠狠給藍禮一拳!他才不管什么劇組和諧,也不管什么降落傘,他只是想要發泄,好好地教訓藍禮一回!

    但,拳頭才揮舞起來,他渾身的肌肉就開始牽動,那持續太久的緊繃狀態突然就全線崩潰,肌肉甚至有些酥麻,不要說發力了,就連維持原樣都無比困難,他居然往后踉蹌了半步。

    不是往前,而是往后。

    如果往前的話,他就整個人撞到藍禮的懷里……還好,還好他是往后。可是,他往后了!他想要教訓藍禮一番,結果自己被自己絆倒,往后退了半步。上帝,他現在就可以直接割喉自殺,徹徹底底地退出好萊塢。如此奇恥大辱,將會永遠地跟隨著他,如影隨形!

    耳邊傳來了“卡”的聲音,但藍禮依舊沒有收手的打算,目光如影隨形地跟著范,渾身警惕,就好像敏捷而優雅的黑豹,隨時做好還擊的準備。可沒有想到,范居然抬了抬手,然后就一腳軟,往后踉蹌了半步,這讓藍禮不由愣了愣,完全沒有預料到事情居然會如此發展,這著實是……滑稽非常。

    藍禮強烈懷疑,范是不是故意做出如此丑態,緩解片場氣氛的。但,藍禮覺得,這種可能性太小了,他嘴角輕輕往上一扯,“嗤”地笑了一聲,而后也沒有多說什么,轉身就準備離開了。

    “藍禮!”突然,身后就傳來了保羅緊急的呼喊聲音。

    藍禮腦海里閃過了無數猜測,又閃過了無數方案,大腦卻在理智做出判斷之間,條件反射地轉過身,沒有退后,反而是往前迎了半步,果然就看到迎面沖了上來的范,可是范顯然再一次錯估了藍禮的反應,他必須急剎車,否則兩個人太過靠近的話,他的拳頭就不好發力。

    沒有想到,這一個急剎車,卻讓他所有的氣勢都停頓住了。

    藍禮順勢往前沖了半步,猶如猛虎下山,冷笑地說道,“下一場戲再來。”潛臺詞就是在說:剛才那場戲你簡直糟糕透頂了,下一場戲再好好表現吧。

    那尖銳的譏諷夾雜在強大的氣勢之中宣泄而下,范的重心根本還沒有來得及站穩,就面對著藍禮咄咄逼人的前進,他只覺得藍禮仿佛頂天巨人一般,那洶涌的聲勢死死地壓制住他,不要說反擊了,就連支撐著身體,避免摔倒,他都已經竭盡身體的每一絲力量。

    看到藍禮眼底那一片冰冷的鄙夷,范所有的怒火就仿佛迎面遭遇了西伯利亞的寒風,瞬間凍結成冰,整個人就愣在了原地,猶如隱藏在山洞里瑟瑟發抖的幼崽,惶恐不安,再也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藍禮轉身離開,那英挺筆直的背影猶如穿破蒼穹的利刃,犀利如斯。

    范膝蓋一軟,再次踉蹌了半步,這才避免直接跌坐在地上的慘狀。如此狼狽。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