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98 拒絕約會

198 拒絕約會

    “我不喜歡那部電影。??”

    街邊傳來了一個大喊的聲音,打斷了藍禮等人熱火朝天的交談,大家齊齊轉頭看了過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個約莫三十歲出頭的男人面孔,穿著簡單的帽t搭配中褲,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不斷搖著頭。

    感受到了眾人的視線,他依舊繼續搖頭,再次喊道,“我不喜歡!耶穌基督,我真的無法喜歡那部電影。”

    面對指責,藍禮攤開雙手,揚聲回了一句,“至少你走進電影院了。”

    “但絕對沒有第二次了。”那個男人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頂了回來,說完之后他自己也覺得十分好笑,嘴角不由上揚了起來,嫌棄地擺了擺手,然后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了。

    沒有想到,街道這一側又傳來了一個聲音,“伙計,我也不喜歡那部電影。”順著聲音看起來,那赫然是一對黑人情侶,說話的是那個綁著臟辮的黑人,他懷抱里的女友哧哧地笑個不停,不斷拍打著男友的胸膛,但依舊沒有能夠阻止他,“誰讓電影男主角不是一個黑人,而且還那么帥?我痛恨這部電影,上帝,我誓!”

    簡單的一個對話,引得街道兩側的行人紛紛輕笑了起來,就連坐在咖啡屋外面的觀眾們也跟著呼應起來。

    這里就是特柳賴德,獨一無二的特柳賴德。

    每個人都可以表自己對一部電影的看法,觀影和藝術一樣,本來就是一件十分私人的事,有的電影贊譽如潮,但自己就是喜歡不起來,也有的電影被罵得體無完膚,但自己就偏偏看得很開心,所以,任何一位觀眾都有屬于自己的獨特觀影體驗。

    特柳賴德最為特別的地方不在于提供了一個公開表自己意見的平臺,也不在于提供了一個劇組和觀眾平等交流的場合,而在于每個人的心態都十分平和。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即使是批評也不需要傷害彼此的感情,藝術,與生俱來地擁有包容所有贊揚和批判的胸懷。

    回過頭來,藍禮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個看起來像是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一臉無辜的表情,“老實說,我也不會走進電影院觀看第二次。這簡直是一種折磨!”

    這評價讓藍禮暢快地笑了起來,“這是我聽到的最高贊賞。”

    討論過后,年輕人們又一次轟地一下散了開來,不同于多倫多電影節的圍堵和狂熱,在特柳賴德,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演員們,根本無需瘋狂,在這里,一切都關于電影,也只關于電影。

    和大家揮別之后,只有藍禮和魯妮依舊留在原地,藍禮對著魯妮露出了一個歉意的笑容,“這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在今天之前,我才是被忽略的那一個。”

    剛才大家都沒有認出魯妮比起藍禮來說,魯妮在好萊塢已經打滾了三年多將近四年,主演過兩部電影“坦納大廳”和“新猛鬼街”,客串過人氣美劇“急診室的故事”,但在知名度上卻始終沒有打開局面,即使是這一次的“社交網絡”,主要的戲份重量也在兩位男演員身上。

    在特柳賴德這樣平易近人的電影節上被團團包圍,卻沒有被認出來,這的確是頗為尷尬,而且頗為失落。所以,藍禮這才表示了歉意。

    不過,藍禮的語氣里帶著一絲絲自嘲、一絲絲調侃,輕松之間讓魯妮也露出了淺淺的笑容,“我猜,’社交網絡’映之后,我們的位置就會更換過來了。”自信之中帶著一絲俏皮,同時還不動聲色地還擊了一下,這讓藍禮啞然失笑起來,“不過,剛才大家討論過后,我現在可是對電影越來越期待了。期待值太高了之后,這可不是一個好的跡象。”

    藍禮坦然地攤開雙手,“我接受任何形式的批評。”

    魯妮眼睛微微一亮,看似沒有變化的表情卻閃過一絲靈動的狡黠,“這是一個小鎮,但卻有數萬名觀眾,過了今天下午之后,說不定我就再也遇不到你了。”

    特柳賴德電影節,每一年都可以號召過十萬名的觀眾前來,為這座小鎮帶來勃勃生機。雖然無法和歐洲三大電影節動則三十、四十萬的觀眾人數相比較,但那些愿意專程趕來特柳賴德的觀眾,無一不是忠貞虔誠的電影狂熱愛好者,意義自然不一樣。

    藍禮的眉尾輕輕一揚,眼底閃過一抹戲謔的光芒,“所以,你是在向我出約會的邀請嗎?”

    魯妮輕輕搖了搖下唇瓣,嘴角那無可奈何的笑容帶著一絲譏諷和玩味,轉瞬即逝,“當然不是,迷人王子。”那調侃的語氣著實再明顯不過了,“我只是在邀請你,和我一起觀看’活埋’。如果你對電影沒有信心的話,那就算了。”

    說話間,魯妮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揚起,細細地打量著藍禮,帶著一絲挑釁的刺激,擺明了使用激將法,卻又不怕藍禮識破。

    藍禮沒有著急著回答,慢條斯理地從口袋里拿出了一盒香煙,抽出一支之后,叼在了嘴角。但視線余光卻始終沒有離開魯妮,他可以察覺到魯妮眼底閃過的排斥在這里,因為大/麻合法化,再加上電影節的狂歡氣氛,幾乎每個人包里都會放著一包兩包大/麻,可是依舊有人不喜歡。

    藍禮輕輕咬著煙嘴,然后抬起了右手,將香煙夾在指尖,重新拿了下來,也沒有解釋的打算,而是反問到,“如果我和你一起觀看了’活埋’,那么是不是意味著,你將會和我一起觀看’社交網絡’?”

    魯妮沒有預料到這樣的情況,視線從香煙上轉移到了藍禮的臉龐上,驚詫的神情沒有掩飾,藍禮聳了聳肩,“這才公平,不是嗎?”

    魯妮瞥了那支香煙一眼,“所以,這算是一個約會嗎?”

    藍禮嘴角的笑容猶如穿過梧桐樹梢的春風,輕輕漾了開來,“當然不是,白雪公主。”

    魯妮咬住了下唇,但笑容還是忍不住上揚了起來,她不得不低下頭,整理一下自己的表情,然后點點頭,“好,沒有問題。但,我不吃爆米花。”

    藍禮舉起雙手做出了一個投降狀,“我正在減肥。”

    這一句話真正地讓魯妮笑了起來,輕溢出來的笑聲足以將冰雪融化,午后的陽光都變得明媚起來。

    “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去哪間劇院?”藍禮左右看了看,向魯妮出了紳士的邀請。

    在特柳賴德電影節里,保證每一位觀眾能夠看到自己喜歡的電影,這是組委會的最大目標。十一間電影院的所有屏幕,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不間斷地播放電影,每一部電影最少都會贏得三十場排場,確保有足夠的位置保證觀眾不會錯過自己心愛的作品。

    所以,即使需要排隊,即使觀影人數絡繹不絕,但幾乎每一位觀眾最終都能夠達成心愿。錯過了這一場,總是還有下一場安排,下一間院線。

    盡管如此,電影院門口的盛況依舊成為了小鎮一景,作為鎮子上歷史最悠久的電影院,謝里丹劇院無疑是最大熱門,上午安排了“社交網絡”的全球映,中午則是“127小時”與觀眾見面,下午又輪到了“國王的演講”,門口的排隊長龍始終不曾縮減。

    特柳賴德是各大電影節里最為特殊的一個,它是唯一一個能夠從各大電影節競賽單元里直接挑選作品的電影節。換而言之,只要特柳賴德看中了一部電影,不管是在柏林,還是在威尼斯,這部作品都必然會給特柳賴德面子,專門安排檔期在這里放映。

    得益于特柳賴德完全不評選任何獎項、甚至不布官方場刊的運營方式,將所有的選擇權和評論權全部交給觀眾,這里已經成為了全球最大的電影狂熱愛好者聚集地,就好像當年的伍德斯托克一般。所以,無論是各大電影節,還是電影制片公司、行公司,他們都十分樂見其成,并且強烈希望自己的電影能夠在這里上映。

    每一年能夠登上特柳賴德電影節的片單,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肯定,值得慶祝。

    所以,狂熱觀眾們源源不斷地跟到隊伍的尾巴,將謝里丹劇院圍堵得水泄不通,二十四小時的狂歡從不間斷,不需要挑選,哪一場電影還有位置就直接購票入場,因為每一場的放映都是精彩絕倫的作品,都是值得觀看的佳作。

    可即使是如此,藍禮和魯妮為了觀看“活埋”,也足足等待了兩場,電影院里購買“活埋”門票的觀眾數不勝數,他們兩點時僅僅只購買到了當天晚上六點的門票,而且還是在小鎮最邊緣的一家劇院。這一個細節就可以看得出來,經歷了多倫多電影節的酵,“活埋”炙手可熱的程度呈現出了喜人的上升曲線。

    傳聞,“活埋”現在已經和“127小時”并駕齊驅,成為特柳賴德電影節開幕第一天的熱門作品。

    至于“社交網絡”,那就更加不可思議了,正如藍禮所料,他們最后只買到了午夜的門票,在深夜十二點半走進電影院,坐在觀眾席里欣賞這部作品。等電影結束時,已經是凌晨時分,可即使如此,整座小鎮依舊燈火通明、徹夜不眠,那些電影愛好者們正在盡情地享受這場屬于他們的盛宴,狂歡到天明。8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