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954 停不下來

1954 停不下來

    笑聲真的完全停不下來,吉米不得不揉了揉自己發僵的臉部肌肉,然后無奈又激動地對著鏡頭說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們已經錯過廣告時間了,導演正站在鏡頭后面跳腳呢,我們現在先進一段廣告,等回來之后,再和藍禮繼續討論一下他正在上映的這部作品。”

    攝影棚里的拍攝暫停了下來。

    吉米轉頭看向了藍禮,笑容依舊沒有能夠收斂下來,“抱歉,藍禮,我是認真的。按照原來的計劃,我們的節目現在就應該錄制結束了,但今天的錄制效果真的太好了,我們現在都還沒有能夠正式切入電影的部分,如果你愿意的話,我們可以稍稍把錄制時間延長一些嗎?我知道我知道,這不是事先說好的情況,我也非常抱歉,但節目效果如此好,我真的希望觀眾們能夠好好地感受一下你的幽默。”

    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堆,但吉米始終沒有能夠得到任何回應,這讓他的情緒不由就稍稍緊張起來——關于藍禮的傳聞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吉米也難以分辨,歸根結底,還是需要實打實地正面相遇才能夠知曉。現在,首次見面的工作場合,就出現了這樣的意外,吉米也心里沒底,藍禮的沉默更是讓他焦慮起來。

    正當吉米準備開口說說玩笑插科打諢的時候,“好!”藍禮卻點點頭,給出了肯定的答案,因為太過干脆利落以至于吉米有些錯愕,腦筋轉不過來,他不得不又追問了一句,“你確定嗎?如果你不愿意的話,我們可以現在就終止。”

    “真的嗎?”藍禮興致勃勃地反問了一句,然后吉米就直接愣住了,肯定也不是就否定也不是,卡在了一個尷尬的地方。

    隨即,吉米就看到藍禮的眼底浮現出了一抹笑容,這才明白自己被捉弄了,他敢怒不敢言地看著藍禮,欲言又止,忍了又忍,還是沒有忍住,直接就笑了起來,“所以,這是報復嗎?”針對剛才的惡作劇。

    藍禮眉尾輕輕一揚,“你小瞧我了。”

    就這一個小小的調侃?根本就不能算是報復,距離真正的報復差遠了。

    吉米細細地打量了藍禮兩眼,這才終于明白了藍禮的幽默節奏,認真回想一下,然后就再次哧哧地笑了起來,連連搖頭,“賈斯汀警告過我,必須小心,現在看來,他的警告還是不夠具體,你比想象中危險多了,我上當了。”

    “這是你的節目,你是船長,隨時想要下船,都沒有問題。”藍禮眼底涌動著笑意,打趣地說道。

    吉米往后靠了靠椅背,“正是因為我是船長,我才沒有辦法放棄舵盤,不是嗎?我現在就和你一起困在了這里。”

    藍禮抿了抿嘴角,完全認真地詢問到,“需要我現在離開嗎?”

    答案不是明擺的嗎?

    吉米攤開雙手表示了自己的無奈,但沒有來得及繼續吐槽下去,現場導演就已經在提示,休息時間結束,可以準備再次錄制了,于是,話題也就在這里被截斷了,即使只是休息間隙的簡短閑聊而已,兩個人的默契也正在慢慢完成磨合。

    “觀眾朋友們,歡迎回來,今天的第二位嘉賓,依舊是藍禮-霍爾。”吉米以最簡潔的方式快速切入了主題,緊接著就轉身看向了藍禮,“廣告之前,我們談到了’哈利-波特’系列,我們都知道這是一部英國電影,其中所有演員全部都必須使用英音說話,目前為止,你還從來不曾在電影里展示過自己的英音吧?”

    藍禮卻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微微抬起下巴,興趣盎然地看向了吉米。

    吉米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怎么了?難道是剛剛化妝師補粉補多了?”現在吉米也放松了下來,幽默包袱終于恢復正常水準。

    在一片輕笑聲之中,藍禮微笑地說道,“不,我只是沒有預料到,你居然會提起這個話題,我以為美國的晚間脫口秀應該不會感興趣。”

    關于表演口音,其實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以及英國都有自己的口音,但美國的口音卻相對沒有那么復雜——區別是客觀存在的,只是沒有那么鮮明,再加上北美的人口總是處于持續流動的狀態,除非是西部電影,否則演員在表演過程中,口音都不是重點。

    在歐洲電影里,無論是本土語言的地區口音,還是非母音的英語發音,細節區別就是表演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因此,在英國脫口秀里,主持人常常提起英音,尤其是美國演員前往英國宣傳的時候,出場頻率就更是高得離譜。

    事實上,即使是英國人自己,他們也非常非常喜歡吐槽英音,不要說利物浦、紐卡斯爾、蘇格蘭高地等等的發音了,即使是在倫敦,不同區域的發音也有著區別,把每個人的出身和階級全部都透露出來。

    吉米則是笑容滿面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事實上,我覺得這是非常有趣的一個發現,在你的宣傳期里,所有口音都依舊是標準的英音;但電影里卻是另外一種發音,進一步把角色與現實區分開來,我不由就開始產生好奇,那么,如果使用英音表演的話,那到底是一種什么感覺?”

    “我猜,你沒有觀看’悲慘世界’的舞臺劇。”藍禮意味深長地說道——在這套戲劇里,藍禮采用的是英音表演,雖然原著是來自法國,但改編之后,所有演員都統一使用了英音。不過,不是標準的貴族發音,而是龍蛇混雜的原始發音,貼合時代,也貼合階級。

    吉米微微張開了嘴巴,正準備狡辯了一番,但最后還是以不同的方式作出了回應,“現在是準備繼續攻擊我了嗎?”

    藍禮抿嘴輕笑了起來,“是的,目前為止,我還沒有出演過任何一部英國電影,你知道最有趣的一件事是什么嗎?在’愛瘋了’這部作品里,我飾演一名美國男孩,而菲麗希緹則飾演前來美國留學的英國女孩——來自倫敦,但事實上,菲麗希緹是來自伯明翰,而我才是來自倫敦,當我們在調整口音的時候,那真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

    “所以……伯明翰和倫敦口音是不同的?”吉米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著,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問題,卻如同掃雷游戲一般,唯恐自己踩到了地雷。

    “哈,是的。”藍禮點頭給予了肯定,“事實上,即使是在倫敦,東倫敦和西倫敦的口音也都是不同的。”

    “哇哦,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曼哈頓和布魯克林的口音也不同?而到了新澤西,那就是另外一個世界了?”吉米立刻就抓住了亮點。

    藍禮也沒有回答,而是順勢就說道,“呦,伙計,你確定這樣說沒關系嗎?”這是布魯克林的街頭口音,準確來說,發音沒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更多是節奏和詞匯的區別,更加街頭,“我不認為新澤西的口音就多么多么不同了,至少,我們可沒有生活在加拿大。”這是新澤西口音,發音方面確實可以察覺到差異,“但,我們沒有歧視任何人的打算,你知道,我們只是在陳述客觀事實。”最后則是紐約口音,從語音語調開始,到遣詞造句,所有的所有都是不同的,最重要的還是神態,擁有一種“我是世界中心”的驕傲卻假裝休閑從容。

    簡短一句話之中就包含了三種不同口音,全場觀眾都開始吹起了口哨,吉米更是狂笑不止,這一份能力真的不是普通人能夠達到的。

    北美大陸東岸不同地區之間的口音確實存在區別,但比起倫敦地區來說,那種“區別”就只能算是小兒科而已。

    吉米在狂笑之中,不得不控制自己的表情,接著說道,“那么倫敦音呢?等等,等等!我提前做了一點點小調查,即使是倫敦音,也同樣有所不同,就好像女王現在的發音,我是說,除了詞匯之外,發音本身也是不同的。”

    “吉米,你確定要在脫口秀之上聊這件事嗎?我覺得現在觀眾們已經開始轉臺了,這可不是太美妙,不然,我們先聊聊’星際穿越’,然后再回來聊這些事情?”藍禮直接無視了興致勃勃的吉米,以另外的方式做出了回應。

    現場觀眾就立刻起哄起來。

    吉米也攤開了雙手,“拜托,我們什么時候還能夠邀請到一位貴族來為我們講解演示呢?”

    世襲貴族?正當所有人都已經忘記這件事的時候,吉米居然又拋了出來,而且效果著實不錯。

    藍禮恍然大悟地看向了吉米,“你是不是一直都正在準備說這個梗?”

    吉米連連點頭表示了承認,如同惡作劇得逞的頑童一般,“我今天一直都在尋找機會,哈哈!”

    藍禮攤開雙手,“我猜,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暫時還沒有安排出演節目的行程咯?”

    “本尼迪克特也是標準倫敦音嗎?”吉米好奇地詢問到,“我只知道,科林-費斯是標準的,畢竟他可是贏得了奧斯卡,不是嗎?”

    本尼迪克特的情況比較特殊,他在西薩塞克斯長大,中學就讀于哈羅學院,大學則前往了曼徹斯特,他的口音比較復雜,最主要還是受到了西薩塞克斯影響。不過,他在倫敦西區打磨多年,口音也漸漸調整了過來。

    “是的,他可以算是倫敦音;但科林-費斯是漢普郡出身,當然,他的倫敦音也非常出色,在’國王的演講’里,沒有破綻。”藍禮給出了肯定的答復。

    吉米卻是下巴幾乎要脫臼了,“你是說,科林-費斯不是標準的倫敦音?”那種全世界都開始崩潰的表情,讓人忍俊不禁。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