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927 綜評登場

1927 綜評登場

    “播放列表”,二十五分,“我們都在期待著一部堪比’2001太空漫游’式的當代科幻神諭,呈現出太空的神秘和人性的復雜;但’星際穿越’卻如同一個騙子般,展現出了一個看似從來不曾欣賞過的星際旅行過程,深想過后卻是似曾相識的電影畫面和惡俗老套的情感共鳴,類似的電影我們已經看過太多太多太多了。

    更重要的是,我們都知道藍禮-霍爾是一名優秀的演員,但我們不需要在短短六個月時間里,連續看到’地心引力’和’星際穿越’兩部同質性如此之高的作品,霍爾的表演出色嗎?毋庸置疑;但霍爾突破了自己嗎?顯然沒有。老實說,我不明白這部電影有拍攝出來的必要,諾蘭兄弟的腦子里到底在想著什么東西?”

    火力全開!

    “播放列表”雜志完完全全沒有掩飾自己的厭惡和憎恨,言辭之間更是沒有嘴軟的意思,以犀利而直接的方式把整部電影批判得一無是處,就連藍禮都遭殃挨批了,劈頭蓋臉地就把矛頭指向了“不思進取”的藍禮,這應該是藍禮有史以來第一次在表演方面遭遇到批評——即使是當初毀譽參半的“超脫”也沒有如此。

    上述只是短評而已,在完整長評之中,“播放列表”的專業影評人詹姆斯-羅切(jams-rocchi)更加完整地表述了自己的觀點。

    藍禮的出色和優秀是毋庸置疑的,但經歷了連續四年提名奧斯卡、完成egot壯舉以及上映作品保持不敗的層層考驗之后,詹姆斯-羅切認為,人們對于藍禮的要求、以及藍禮對于自己的要求都應該更上一個臺階,因為藍禮現在就是整個好萊塢當之無愧的領軍人物,即使無法每一部作品都取得突破,但至少不應該重復自己。

    “如果本-阿弗萊克或者杰拉德-巴特勒或者亞當-桑德勒,他們在不斷重復自己,有人在乎嗎?當然沒有!因為他們喜歡重復自己,也習慣重復自己,以至于就連觀眾都習慣了。但藍禮-霍爾不應該這樣!”

    詹姆斯-羅切表示了自己的強烈觀點,他認為“地心引力”和“星際穿越”的同質性太過接近,藍禮的表演擁有層次和深度,卻還是沒有能夠擺脫相似相近的套路,這對藍禮來說無疑是一次退步,他認為藍禮正在開始變得“懶惰”。

    無疑,這是一次非常有趣也非常特別的批評,不僅是藍禮職業生涯的第一次,同時也是頒獎季負面浪潮以來首次出現真正言之有物的批評——人們可以不同意,也可以反駁,甚至可以嗤之以鼻地不屑一顧,但詹姆斯-羅切卻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真正地說出了自己的觀點,并且具有內容支持。

    這就無比難得了!

    當然,他同樣也沒有掩飾自己對“星際穿越”這部作品的厭惡,他甚至用“劣質肥皂劇”這樣激烈的形容詞做出了注腳,涇渭分明地表示了自己的立場,強調這是“諾蘭目前為止導演職業生涯最糟糕的一部作品”,并且認為這是一次大倒退,諾蘭需要好好地檢討自己,“你到底想要拍攝出一部什么樣的作品,而不是僅僅滿足于對斯坦利-庫布里克膚淺而表面的偶像崇拜”。

    徹頭徹尾的差評,沒有留下任何情面,“播放列表”就這樣旗幟鮮明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場,為“星際穿越”送上了第一個刺眼的紅色差評,浩浩蕩蕩地拉開了媒體綜評的序幕。

    客觀來說,在商業電影的媒體綜評里,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景象了,即使是收獲了無數鐵桿影迷支持的“盜夢空間”也同樣遭遇了差評待遇;而“綜評”之所以成為綜評,重要意義就在于統計多家專業媒體之后得出一個整體結論,對電影的質量做出判斷。

    “播放列表”的差評只是媒體綜評的其中一家而已,更為準確來說,唯一一家。

    洛杉磯和紐約首映式相繼落幕之后,媒體綜評正式放出,足足四十九家專業媒體第一時間給出了評論,這也輕松超越了“美國隊長2”,一馬當先地成為了今年暑期檔揭幕以來,媒體影評數量最多的一部作品,一目了然地看出“星際穿越”的矚目程度。

    即使經歷了提檔風波,宣傳期被大大縮短;即使內部試映的反饋模棱兩可,為電影質量蒙上了不確定性,它也依舊是2014年全年之內最受矚目的作品之一,人人都在好奇著藍禮和諾蘭之間到底可以碰撞出什么火花,專業媒體的影評人們也不例外。

    四十九家媒體,足足四十九家!

    一個差評。

    十個中評。

    三十八個好評。

    僅僅從數據對比就可以看得出來,媒體綜評延續了此前內部試映會模棱兩可的態度,“星際穿越”沒有能夠如同“地心引力”一般贏得影評人們一面倒的支持。

    不過,“地心引力”本來就是走電影節路線的藝術電影——華納兄弟此前在頒獎季的戰術選擇階段出現了猶豫,就是最好證明,而后來商業票房的爆發完全可以算是意外驚喜;而“星際穿越”則是瞄準了票房的商業電影——無論是感恩節還是暑期檔,票房都是華納兄弟的主要目標,媒體口碑的參差不齊也就見怪不怪了,甚至是可以接受的。

    “洛杉磯時報”,四十分,“諾蘭對于’2001太空漫游’的致敬和解讀無疑是我對這部電影的全部期待所在,但遺憾的是,諾蘭完全丟失了科幻作品對于未知、對于人性的探討,也完全丟掉了太空史詩的恢弘與深奧,最終只是塞滿了一堆又一堆的情感羈絆,落腳于人類自我感動的窠臼,這無疑是令人失望的。

    客觀來說,視覺特效、音響特效以及電影剪輯等部分都表現非常出色,而霍爾、查斯坦和海瑟薇為首的演員也都奉獻了精彩演出,但所有的所有全部都落腳于’父女親情’,這對科幻電影來說絕對是無法忍受的墮落。諾蘭的表現應該高于如此水平——不得不說,霍爾在劇本挑選方面,第一次丟掉了他的敏銳。”

    “舊金山紀事報”,五十分,“電影的大部分時間里,諾蘭再次展現出了他的勇氣,完全不畏懼用一部投資一億六千五百萬美元的超大型制作來講述一個關于人性自我犧牲以及小我大我取舍的磅礴主題;一直到諾蘭讓兩位主角毅然決然地選擇回到地球時,整部電影的主題核心就開始崩塌,最后淪為了一出親情肥皂劇。龐大的主題沒有能夠升華,反而是出現了回落,這對于科幻電影來說無疑是一次退步。

    如果討論電影的出色部分,那么我會選擇藍禮-霍爾。雖然這部電影沒有能夠在科幻層面上取得突破,但霍爾的表演卻賦予了角色和故事更多討論的可能——盡管這些討論也不是我所期待的那些內容。”

    “衛報”,五十分,“視效磅礴的史詩,卻是內容淺薄的鬧劇。劇本缺少了足夠的鋪墊來給予角色和故事更多發展空間,這也使得后續的劇情轉折都變得輕佻起來,它試圖展現出人類在時間長河面前的渺小與卑微,卻在’愛能戰勝時間和空間’的發展曲線上,把所有的深刻都丟掉,變成了一部廉價的煽情作品。

    在表演層面上,諾蘭再次展現出了自己對調/教演員的怯意——海瑟薇、查斯坦、達蒙以及凱恩等演員的表演全部都顯得發力過猛,特寫鏡頭的情感迸發把表演的細膩和雕琢全部都丟掉,最終呈現出來的只是哥倫比亞肥皂劇式的咆哮演出。幸好,霍爾拯救了這一切,內斂而細膩、簡單而深刻的表演鎮住了場面,否則電影將會成為一場大型車禍,不敢想象那到底會多么糟糕;但即使是霍爾的表演也被劇本浪費了。”

    “村之聲”,六十分,“不管諾蘭的強項與優點到底是什么,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缺少了人性的觸碰。他的所有電影作品都缺少了真正的’性/感’——我不是說什么為愛鼓掌的場面又或者是脫掉衣服的畫面,事實上,那些畫面其實從來都不是真正的’性/感’,只是純粹感官刺激而已;在諾蘭的所有作品里,人性的連接都只是一個’神圣的想法’,就如同教科書——‘圣經’——之上的一個概念或者一個名詞,它無法捕捉到人類皮囊之下的血肉之軀。

    ‘星際穿越’之中試圖通過親情的羈絆來打破時空的束縛,但角色細節的欠缺讓劇本看起來更像是好學生為了拼湊出一個化學方程式而填補了一系列元素,卻沒有真正的靈魂。

    藍禮-霍爾在首映式映后問答中提到了’湯姆’的角色缺失,這也恰恰證明了,霍爾對于劇本對于角色的人性捕捉依舊是正確的——事實上,霍爾的表演很大程度上彌補了諾蘭的短板,但諾蘭的導演控制太過強大,即使是霍爾,身為一名演員,他能夠做出的補救也非常有限。

    觀看電影結束之后,細細地思考一番,答案就出來了:所有的反思所有的震撼以及所有的感動都是來自于霍爾的表演,來自于霍爾賦予角色的靈性,而不是關于電影的。如果沒有霍爾,那么這就是一部沒有靈魂的爆米花電影,我不認為它比’變形金剛’更好。”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