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893 紳士風度

1893 紳士風度

    科林到底是什么意思?

    布萊絲細細咀嚼了一番還是沒有能夠摸索出一個輪廓,剛剛的表演已經非常到位了,還需要如何調整呢?

    視線余光偷偷地瞥了藍禮一眼,她知道,如果詢問藍禮必然可以得到一個答案——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藍禮的權威性和專業性就已經根深蒂固地形成觀念了;但她卻遲疑了片刻,終究還是沒有開口詢問。

    自從緋聞事件爆發之后,布萊絲就與藍禮有意識地保持了距離,她不喜歡藍禮的處事方式,更加不喜歡有人干涉她的私事。雖然在工作方面,她敬佩藍禮的專業;但工作之外,她卻不想要和藍禮有太多交集。

    想了想,布萊絲還是沒有開口詢問,她決定按照自己的方式來重新演繹,摸索出科林所期待的表演方式。不管如何,演員的表演工作還是需要自己摸索,她不可能每次出現了問題都需要求助同劇演員,不是嗎?

    于是,布萊絲快速收回了視線,重新靜下心緒來,開始思考不同的詮釋方式。

    藍禮自然是注意到了布萊絲的打量余光,但他依舊穩如泰山地假裝什么都沒有發現,全神貫注地集中在自己的工作上。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是一個真理,許多時候自己置身其中,反而往往看不到事情的全局和真相。即使是藍禮自己也不例外,這也是他們需要觀看表演重放的原因,同時也是需要導演意見的原因。

    作為旁觀者,藍禮可以捕捉到布萊絲的表演瑕疵——還遠遠沒有到問題的程度,最多只能算是瑕疵,最主要的關鍵就在于分寸掌控。

    經過“明日邊緣”和“星際穿越”等多部商業電影的打磨,也經過“抗癌的我”那樣具有商業屬性的喜劇電影,藍禮漸漸摸索出了自己對商業電影的理解。

    現在,人們對于商業爆米花電影有著一種普遍的錯誤觀念,想當然地假設,爆米花電影觀眾更加注重視覺特效,對劇情、對人物、對情感都缺乏足夠的耐心細細咀嚼,這也使得商業電影的表演往往更加外放也更加直接,甚至是簡單粗暴地把所有情緒都擺放在臺面上——喜悅、悲傷、痛苦和難過等等,全部都是嘶吼咆哮式地直接甩出來,生怕觀眾不愿意花費時間去閱讀。

    歸根結底來說,其實如此想法不能說是錯誤的——商業電影的表演確實需要更加直接一些,否則很有可能就會淹沒在龐大的視覺特效里,年初剛剛殺青的“星際穿越”就是最好的范例;但如此想法卻很容易進入一個誤區,那就是過于簡單直白,甚至是浮夸,反而容易破壞作品的完整性。

    最簡單的對比案例就是,“蜘蛛俠:英雄歸來”之中湯姆-霍蘭德的表演顯得恰當而合適,但如果把湯姆-霍蘭德的表演放在“超凡蜘蛛俠”的氛圍之中,那就顯得格格不入了——而安德魯-加菲爾德的表演又顯得太過中規中矩了,缺少了一股人格魅力,沒有能夠讓他的彼得-帕克喚醒觀眾共鳴。

    這就是布萊絲所面臨的問題:

    布萊絲以舞臺劇的表演方式來呈現情緒,所有情感完全外放,簡單直接地擊中每一個劇情的起承轉合。

    準確嗎?準確。

    合適嗎?不合適。

    藍禮處理這場戲的方式就顯得老道成熟了許多,他把歐文的所有情感涌動全部都隱藏在了眼底深處,外放出來的是一種沉重與悲傷,甚至可以說是感同身受的哀傷,沒有過于直白地把所有情感全部一股腦地傾倒出來,也沒有過于隱晦地把情緒全部壓抑在心底——

    具體的區別在哪里呢?第一,抬眼和垂眼的差異,沒有把所有情緒都盛滿在眼底,反而是故意掐斷了眼神的接觸;第二,手部動作和說話方式的變化,一方面增加了手部動作來傳達情緒,甚至是有意地加大了動作,另一方面則是把說話內容減少,卻增加細節的填補。

    在外放與內斂之間,藍禮摸索出了一個平衡。

    當年出演“太平洋戰爭”的時候,初出茅廬的藍禮把每一場戲都扣得特別仔細,尤其是第九集里情緒升華的片段,在技巧控制與全情投入的模糊界限中,他確實是失去了自我,把所有情緒都完美地調動了起來;但放在現在來看,卻顯得發力過猛,反而是削弱了群戲——簡單來說,就是凸顯出了藍禮自己,卻讓整場戲變得不均衡起來,如果是現在,藍禮可以更加成熟也更加細膩地完成那場戲的處理。

    布萊絲的表演就是如此。

    太過外放、太過直白、也太過粗糙,呈現在鏡頭的流動畫面之中,布萊絲就太過搶戲了,反而打破了整體畫面的平衡。問題就在這里,如果布萊絲的表演質量足夠高,那么導演就應該挑剔藍禮的戲了——示意讓藍禮更加發力;而布萊絲的表演質量不夠,搶戲的時候反而顯得太過浮夸,節奏和重量都掌握在藍禮手中,于是導演就挑剔布萊絲的戲了。

    所以,問題到底在哪里?

    簡單總結,可以說是布萊絲的表演缺少了控制和雕琢,過于外放的表演反而顯得浮夸,拉低了整場戲的質量,進而破壞了整部電影的質感,即使是爆米花都顯得有些粗制濫造;還可以說是藍禮和布萊絲的溝通不足,兩個人的表演節奏和力道沒有能夠保持在同一個天平上,進而導致對手戲的平衡被打破,影響了觀感。

    溝通,仍然是對手戲最重要的環節,布萊絲的表演不夠出色,但同時,藍禮也需要承擔部分責任。

    只是,包括布萊絲自己在內的所有人,全部都先入為主地認為:藍禮是不可能犯錯的,那么就只能是布萊絲的錯了。

    其實,藍禮已經做好了溝通的準備,互相探討互相糾正互相進步,不管如何,他們都希望電影能夠取得成功,這是共識;但藍禮也知道,在專業問題之上的探討是需要勇氣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別人對自己的工作指手畫腳,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氣坦然面對指責,更何況,每個演員都有自己的表演方式,也有自己的理解方式,不見得演員之間的方法就可以互通。

    如果藍禮冒然提出意見,又怎么能夠確定不會冒犯布萊絲呢?

    即使是在“星際穿越”劇組拍攝期間,藍禮也只是以自己的方式來完成引導,只有當提莫西-查拉梅和麥肯芝-弗依兩個小家伙主動探討詢問了,藍禮才會分享自己的經驗和意見。

    現在,面對最近一段時間有意識保持距離的布萊絲,作為一名紳士,藍禮自然不會粗魯地指點江山,他還是保持了自己的禮貌,專注于自己的表演工作,假裝根本沒有察覺到布萊絲的打量。

    拍攝再次開始了。

    布萊絲和藍禮都敬業地再次投入角色,絲毫沒有受到現實生活里疏離關系的影響。

    許多人都忽略了布萊絲的扎實表演功底,撇開表演靈性或者天賦不說,布萊絲的基本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她在百老匯打滾多年的磨煉也都沒有白費,確確實實擁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只是沒有遇到合適的角色發光而已——調整表演方式、契合表演內容,這對布萊絲來說絕對不是什么難題。

    但現在的問題在于,布萊絲沒有能夠理解科林的要求,也沒有能夠理解問題的所在,自然也就沒有辦法尋找到合適的節奏,即使想要對癥下藥都沒有辦法,連續摸索卻依舊無法尋找到正確方向之后,心態和情緒就難免出現了波動,這也使得拍攝變得越來越磕磕絆絆,出錯次數也越來越多。

    前前后后拍攝了九次,所有的拍攝都沒有第一次來得順暢自然,連續出錯,甚至還出現了非常低級的卡殼失誤,倒背如流的臺詞似乎也出現了問題,以至于科林都有些崩潰了,想要解決問題卻把事情變得越來越糟,然后又不得不繼續重來,就這樣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之中,根本無法擺脫。

    最后還是藍禮提議,暫時休息調整一下,這對于整個劇組來說都是好事。

    科林同意了。

    藍禮和布萊絲步行著重新回到了劇組工作人員們的所在地,但藍禮沒有休息,而是主動走向了監視器,要求觀看回放;布萊絲也得到了啟迪,跟著走了過來,期待著能夠從回放之中尋找到問題所在。

    前后觀看了三條不同拍攝畫面之后,藍禮就心中有數了,整體情況與他的猜測差不多,現在就看布萊絲能否跳出窠臼,尋找到表演的節奏了。

    盡管如此,藍禮依舊沒有著急地提前離開,而是依舊站在監視器后面,陪伴著布萊絲和科林把所有出錯畫面全部都瀏覽完畢,確定沒有遺漏之后,這才轉身到旁邊不遠處休息,給布萊絲一些思考空間,也讓自己的情緒放松下來——

    剛剛這場戲,藍禮表面看起來輕松非常,但對于控制力的精神要求也并不輕松,他現在需要放松下來,清空大腦,休息片刻。

    視線之中就可以看到兩個身影有些遲疑地站在遠處,偷偷摸摸地打量著他,但動作太過明顯以至于沒有辦法忽略。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