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872 像模像樣

1872 像模像樣

    曾經有人詢問過,劇組氛圍到底是如何決定的呢?

    其他劇組可能不太確定,但藍禮所待的劇組卻是可以確定的:充滿了表演熱情,也充滿了藝術癲狂,一切的一切都是關于表演的,不僅僅是主角和配角們,還有群眾演員、替身演員、龍套演員等等都可以感受到表演的樂趣。

    當然,不可能每個人的想法都被采用。歸根結底,所有想法和所有創意還是需要凝聚到導演的風格之下,適當增加也適當減少,在恰當的取舍和衡量之中,尋找到最適合的表演方式以及呈現方法。但可以確定的是,關于表演的靈感總是能夠得到最好的土壤,在一次又一次頭腦風暴之中尋找到藝術創作的樂趣。

    這就是藍禮劇組的屬性特征。

    這是好事嗎?無法確定,對于演員們來說也許是好事,但對于導演、對于其他部門來說卻不一定就是積極的因素,一部電影從制作到成品過程中,演員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不過,劇組氛圍卻始終保持了歡快和投入,這卻是一個利好。

    飾演迅猛龍的四名替身演員是如此,而飾演巴瑞的奧馬也是如此,他們的角色都在討論之中發生了微妙的改變,不見得是戲份加重,但絕對是讓表演擁有更多挖掘的空間,這對于演員來說確實是難得機會。

    表演,它應該是讓人沉浸的讓人享受的讓人思考的,而絕對不僅僅是一項普通工作而已,就好像所有的藝術創作般。

    “藍禮,我是文森特。”藍禮和奧馬在交談中,站在旁邊的一位中年演員已經等待了許久,抓住了藍禮準備回頭的縫隙快速說道。

    “噓,邪惡角色現在是不是不應該偷聽秘密計劃?”藍禮以一句打趣讓文森特瞬間就進入了劇本的表演環境,兩個人交換了一個視線,雙雙輕笑了起來。

    文森特-多諾費奧(vincent-d’onofrio),這是縱橫好萊塢將近三十年的老戲骨了,名聲并不響亮,卻是典型的藍領演員,“全金屬外殼”是他作為配角的成名作,“刺殺肯尼迪”、“幕后玩家”、“艾德-伍德”、“黑衣人”等等作品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而今年,他還加盟了口碑大爆的電視劇“超膽俠”的演出。

    此類演員對于普羅大眾來說,可能不太熟悉;但對于業內人士來說,卻至關重要。尤其是對演員同行來說,藍禮格外尊重,因為在他們身上,總是可以學習到諸多表演的技巧或者領悟,這都是難得的交流機會。

    此時,不需要太多語言,一個眼神,藍禮就和文森特完成了交流,而后雙雙轉移了視線,投入了眼前的交流現場。

    顯然,以薩繆爾為首的四名替身演員也沒有預料到,自己原本只是想要為“迅猛龍”加戲的小小自私行為,現在卻正在演變成為一場風暴,簡單的交流漸漸演變成為具象化的表演,繼而形成了一個相對簡單卻完整的人格,賦予了每一只迅猛龍具體形象,而他們必須展現出迅猛龍的特點,特效團隊也將在后期制作中配合相關制作。

    薩繆爾有些緊張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偷偷地詢問著藍禮,“這……真的沒有問題嗎?我總覺得我們好像闖禍了。”

    簡簡單單的一場戲,現在卻正在演變得越來越復雜;更重要的是,這場戲的核心重點本來應該是歐文的,現在焦點卻似乎稍稍模糊了些許,事情有些不太對勁。

    商業電影都擁有一個固定套路,開篇總是有一個引子,以一個相對簡單的套路把男主角或者女主角正式介紹登場,精簡而豐富的橋段往往更加注重展示主角的獨特魅力,包括了性格最突出的特點和屬性,這也將成為整部電影主角的特色縮影。

    基本上,現在好萊塢電影產業里的成熟作品都是如此,不僅僅局限于商業電影,大部分電影都習慣了如此切入視角的套路。只有那些反套路敘事的獨立藝術電影則另當別論。

    就連不久之前的“地心引力”和“爆裂鼓手”也都是如此。

    “侏羅紀世界”的開篇就選擇了馴獸這場戲來呈現歐文的魅力——這場戲其實更加前面,劇組只是率先拍攝了歐文和克萊爾的重逢碰面而已;科林準備以這場戲來展現出歐文的性格特征,以及奠定整個角色的基調,但現在因為四只迅猛龍的“增加戲份”,情況卻發生了些許細微變化。

    看著薩繆爾充滿擔心的眼神,藍禮卻依舊是游刃有余的模樣,“即使這是闖禍,那也是一次美好的意外。”然后藍禮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站在旁邊躍躍欲試的皮特等人,“嘗試一些不同的表演方式,這總是一件有趣的事,還是說,你對動作捕捉技術的表演方式缺少自信?”

    “不,不是……”薩繆爾立刻就挺直了胸膛,自信滿滿地說道。

    藍禮點點頭,“那么就再好不過了。”

    薩繆爾看著輕描淡寫的藍禮,根本沒有絲毫擔心,他也只能暫時把自己的想法壓了下去,專心在自己的表演工作里,但很快,薩繆爾就會知道,他的擔憂確實是沒有必要的。

    誠然,所謂的搶戲,在電影作品里確實存在,而且還非常頻繁,搞笑戲份搶走正戲風采、彩蛋搶走主戲目光等等,此類情況長長出現。

    但搶戲的核心原因還是在于后者不夠好,這才給了前者在有效時間之內贏得更多矚目和掌聲的機會。配角搶走主角光環,也同樣如此。

    但有些“戲”,卻不是說搶就能夠搶的。對手戲對于藍禮來說,從來都不是需要擔心的部分,而是摩拳擦掌殷殷期待的場景。現在也是。

    熱熱鬧鬧的討論持續了將近十五分鐘,更多不是更改劇本或者調整方案,而是確認四只迅猛龍的一個表演基調——

    等于說整個拍攝框架依舊沒有變化,但填充內容卻需要作出些許調整,主要的改動還是發生在演員自己身上,在科林和藍禮的幫助下,四名演員相繼確定了自己的核心基調。然后,拍攝工作就可以正式開始了。

    藍禮站在了藍屏面前,輕輕跳躍著,同時還在活躍著四肢和腦袋,讓身體肌肉保持在一個活力狀態,然后對著站在眼前的四名演員揚聲說道,“你們需要把我當做一只猴子,明白嗎?簡單來說就是食物,嘿,嘿!我沒有在開玩笑。”

    一只猴子。

    皮特忍不住就笑了起來,“藍禮,我也沒有在開玩笑,看著大名鼎鼎的藍禮-霍爾,卻把你當做一只猴子?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這就是演員能夠做到的事。”藍禮挑了挑眉,打趣地說道,然后就看到眼前四名替身演員都有不同程度的出神,于是藍禮就補充了一句,“還是說,只有我一個人能做到?這就是我能夠拿高片酬的原因嗎?”

    果然是藍禮,如此……腹黑的吐槽,真的好嗎?

    “那如果我也可以做到,是不是有獎金?”薩繆爾第一個就高高舉起了右手,眼睛亮晶晶地表達了強烈愿望。

    “為什么不呢?”藍禮打了一個響指,干脆利落地說道,“我可以申請一下,在片頭或者片尾的字幕里,把你們的名字單獨列出來,前提是……前提是,”藍禮根本沒有辦法把后面的話語說完,四個演員都已經激動了起來——對于替身演員來說,在電影屏幕上留有姓名,這堪稱夢想,“前提是你們能夠完成自己的角色。”

    四名演員都眼睛明亮地注視著藍禮,注意力高度集中。

    藍禮也不由輕笑了起來,重新回到了正事上來,“這場戲需要有一個轉變過程,最開始,你們只是把我當做食物,明白嗎?盡情地展現出你們的攻擊力,可以把氣氛濃得緊張一些,你們可以投入一些,沒有問題,但后半段則需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具體過程我們來摸索摸索,漸漸就會明白過來了。”

    這場戲的內容是,一名剛剛加入侏羅紀公園的工作人員,為了抓住在獸籠里亂跑的小豬,避免迅猛龍的秩序混亂,卻沒有想到長長地捕獸杠沒有能夠及時套住小豬,反而被迅猛龍正面撞到了長桿,連帶著整個人也摔到了獸籠里,迅猛龍就把工作人員當做了獵物,準備捕獵,而歐文則為了拯救那個新手菜鳥,主動進入了獸籠里。

    “讓我們無視一個事實,他從三層樓的地方掉下來,結果脊梁沒有摔斷不說,還能生龍活虎地爬出去。這真的太違和了。但這是好萊塢電影,我們還能夠抱怨什么呢?”藍禮站在原地,毫不留情地吐槽到,“就好像我都能夠控制恐龍了,相較而言,三樓掉下來卻依舊能跑能跳,好像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了。”

    小小的調侃讓四名演員都歡笑了起來。

    藍禮卷起了自己的袖子,站在了藍屏的正前方,收斂起了笑容,“伙計們,看我的眼睛,你們的表演重點非常簡單,把我當做是獵物的時候,看到我腦袋;而改變節奏的時候,看我的眼睛,根據視線焦點的變化做出變化,還有,注意你們自己的角色特征,我會隨機應變的。”

    “怎么樣,做好準備了嗎?讓我們來完成一些演員的活計吧!”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