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857 意外打斷

1857 意外打斷

    “你最好更換一件衣服,它們對味道十分敏感。”在即將轉身離開的時候,克萊爾也朝著歐文發起了反擊,用自己的方式吐槽到。

    歐文沒有再次嘴賤地開口反駁,視線溫柔而輕盈地落在了克萊爾轉身離開的背影上,眼底深處流露出了一抹溫柔的呵護,隱藏其中的深情讓眸子的光彩變得柔和起來,不需要更多言語,這就已經是最好的回答了。

    一個轉身離去,一個駐足不前,這似乎就是兩個人關系的最好寫照了,不需要過多闡述,僅僅是一個觀看就足以道盡一切了。

    “咔嚓”。

    一聲脆響打破了如此寧靜,不是科林呼喊“卡”的聲音,更像是腳步踩到了枯樹枝的斷裂聲,因為太過靠近也太過清脆,以至于片場大部分人都可以聽到,包括了藍禮和布萊絲,那種瞬間打破平衡的脆響,著實太過意外,導致了所有視線都朝著同一個方向聚集,然后整場戲的平衡就這樣被破壞了。

    此時就可以看出電影片場和戲劇舞臺的區別了:藍禮和布萊絲這兩位戲劇出身的演員都沒有遭受到任何打擾,依舊按照既定步調完成表演,因為在戲劇舞臺上,除非是舞臺崩塌,他們都要堅持叭演出結束,電影“亨德遜夫人敬獻”就呈現過這樣的場景,劇院之外戰爭已經打響但劇院之內表演依舊必須堅持下去。

    而其他電影劇組成員們雖然也在竭盡全力避免注意力的分散,但條件反射狀態下的驚詫和錯愕還是無法避免,整個節奏都受到了干擾,他們習慣了拍攝期間的安靜,卻也習慣了意外狀況發生之后的推倒重來——電影拍攝總是可以“再來一次”,他們就在不斷反復拍攝之中尋找到最完美的一個版本。

    如果僅僅只是如此,那也只是注意力走神而已,尚不足以打斷拍攝工作,更何況,這場戲本來就已經接近尾聲了。但科林,作為首次執導電影長片的導演,經驗不足以及緊張心情的短板就暴露了出來,他如同驚弓之鳥般跳了起來,“怎么回事!”

    這就宣告了這場戲的瑕疵出現了,雖然可能收尾階段重新修飾剪輯一下就可以解決問題了,但情緒的流暢性和完整度終究還是有了偏差,令人扼腕。

    科林自己也很是委屈,觀看著藍禮和布萊絲的表演,他的情緒始終處于一種飽滿而亢奮的極度狀態,花費了全身力氣才把自己的激動壓制下來,避免尖叫出聲,卻在最后時刻被意外事件打亂了節奏,這就好像足球比賽臨門一腳突然就射飛了一般,那種懊惱和憤怒簡直無法忍受,忍不住就嘶吼起來。

    但科林的性格也不是粗口連篇的那種,他兇狠地呵斥了一聲之后,緊接著就懊惱不已地抱著自己的腦袋,絮絮叨叨地開始抱怨著,“上帝,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剛剛這場戲真的太完美了,怎么就在最后時刻出差錯了!這種狀態還能夠延續下去嗎?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到底是怎么發生的?”

    藍禮和布萊絲的表演狀態也被打斷了,兩個人這才雙雙朝著聲音來源方向投射了過去。

    一個中年身影略顯尷尬而生澀地站在原地連連點頭道歉,臉上帶著拘謹的笑容,似乎真的不是故意的,完全就是一個意外。

    劇組的工作人員們都沒有多想,雖然這樣的意外人人都不希望發生,但這也是攝影棚之外實地拍攝所無法避免的狀況,每個人都可能犯錯,他們又何必太過苛刻呢?

    藍禮也是這樣想的,然后他的視線余光就捕捉到了不遠處的妮娜。

    其實藍禮只是瞥了那個中年男人一眼,根本沒有多想,緊接著就準備和布萊絲商量細節,看看剛才這一次表演的節奏和力道是否合適、再做調整,如果沒有看到妮娜的話,他也不會察覺到其中的異常。

    妮娜就站在那名中年男子的不遠處,神色焦急而局促,視線不斷掃描著對方,而后又偷偷摸摸地掃描著劇組其他工作人員,她竭盡全力地讓自己保持鎮定從容,但那種焦急還是隱隱滲透出來。

    有點奇怪,卻說不出所以然來。最主要的是,妮娜是負責演員聯系工作的,不是劇務,也不是場記,那么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藍禮的視線下意識地再次朝著那個中年男子身上投射了過去:還是沒有看出異常來,他看起來就好像是劇組無數工作人員之中的普通一員罷了,沒有任何獨特的特征。更何況,藍禮也不是福爾摩斯,沒有搜集線索窺探真相的能力。

    于是,藍禮就朝著人群之中搜尋了一番,立刻找到了內森,而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內森頓時就心領神會了。

    還記得當初內森剛剛成為藍禮助手的時候,笨手笨腳、缺少自信、容易自責,但事實上,經過這些年的調教與培訓,內森已經成為了一名合格的助理,最重要的是,他總是能夠解讀出藍禮的要求,并且快速給予執行,這一份細心和獨到,就已經是難能可貴了。所以,盡管他還是有著不少缺點,卻依舊在藍禮助理的位置上留到了現在。

    沒有再繼續理會那里的異常,藍禮收回了視線,看向布萊絲,“剛剛的表演節奏怎么樣?會不會太拖沓了?”

    其實,舉重若輕地在轉瞬即逝的剎那中傳遞出足夠的情緒和情感,對于藍禮來說不是一件困難的事,他的表演功底足夠深厚,且“侏羅紀世界”需要傳遞的信息也相對簡單,藍禮現在可以信手拈來地完成這些表演。

    但藍禮還是難免有些擔心自己發力過猛,比起“明日邊緣”和“地心引力”來說,“侏羅紀世界”輕盈了許多;但比起“速度與激情5”來說,“侏羅紀世界”又厚重了些許,為了避免當初“抗癌的我”的情況再次出現,藍禮現在也必須調整自己的表演節奏和力道。

    “沒問題,完全沒問題。”布萊絲連連擺手,滿腦子的驚嘆根本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如果說當初在“抗癌的我”拍攝期間的藍禮是一把鋒芒畢露的利劍,即使放在布袋里,鋒芒也不可避免地刺透出來;那么現在的藍禮就是一把渾然天成的重劍,看不出任何鋒芒,樸實無華,卻在悄然之間展現出自己的重量與力道,看似收斂實則張揚。

    如果不是自己親自與藍禮合作過兩部作品,布萊絲絕對不會相信,一名演員在表演層面上能夠展現出如此明顯的進步,甚至可以說是脫胎換骨地進入另外一個層面。當初的藍禮就讓她刮目相看了,而現在的藍禮已經是遙不可及。

    布萊絲遲疑了片刻,“剛剛那個背影,其實是歐文展現出自己真實內心的脆弱,對嗎?他不想要傷害克萊爾,準確來說,其實他始終希望克萊爾能夠回到自己身邊,卻又擔心自己再次傷害到克萊爾,那種矛盾的情緒正在苦苦掙扎,是這樣嗎?”

    說完之后,布萊絲又補充了一句,“這是我的理解,我需要確認一下?避免我接收到錯誤信號而出現差錯。”布萊絲自己都沒有發現,她在藍禮的面前緊張了些許,就好像學生面對教授一般——雖然如此形容不太準確,但確實有種如此感覺。

    “你的理解是正確的。”藍禮點點頭表示了肯定,“看,這就是我的意思。劇本之外的故事對于角色的性格脈絡以及情感走向都有著重要的支撐作用,觀眾可能不知道這些故事,但不至于完全一頭霧水。”

    好萊塢爆米花電影的劇本就存在著如此普遍問題,因為懶得為主角構建整個背景故事,“反正觀眾看的是視覺特效”“反正觀眾看的是人設”“反正電影情節不會出現相關內容”,于是就偷懶地把劇本之外的來龍去脈全部掐掉,這也導致電影的故事出現斷層,情感的起承轉合都是空洞乏味的,沒有任何情緒支撐點,這就嚴重破壞了觀影代入感和流暢性。

    事實上,不僅僅是電影行業,網絡時代的快餐文化下,所有事情都是能省則省,于是就導致了情感回饋與延伸變得越來越干煸無趣。

    但對于演員來說,是否擁有整個情節延伸,這也絕對了表演的起承轉合是否能夠尋找到立足點的支撐。

    布萊絲和藍禮花費了大量時間建立起了歐文克萊爾的過往,包括了他們如何結識、如何交往以及如何分手,這些工作太過龐大也太過繁雜,但全部全部都不會在電影里出現,以至于布萊絲自己都覺得他們在做無用功,只是因為對方是藍禮,布萊絲也就老老實實地閉嘴,按照對方的要求完成工作,更何況,工作過程也還算愉快。

    如果劇組工作人員們好奇藍禮和布萊斯到底在研究劇本的什么內容,那么他們就應該看看兩個人為角色撰寫的外傳,那已經可以拍攝成為一部三十分鐘的短片電影或者六十分鐘的哥倫比亞肥皂劇了。

    今天布萊絲終于知道那些番外劇情到底是什么作用了:僅僅只是看到一個背影,她就自然而然進入了那種情緒那種狀態,所有表演都水到渠成地展現出來,甚至不需要花費太多力氣來刻意精雕細琢,那種渾然天成的流暢感讓表演也變成了一種享受。

    /txt/73936/

    。_手機版閱讀網址:

    百度搜索【uc書盟】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