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824 按部就班

1824 按部就班

    西西弗斯影業的動作頻頻著實引起了好萊塢的不少矚目,但事情似乎和想象的有些不同。作品挑選和發展方針都與預期軌跡稍稍有所偏差。

    不過,認真思考過后,事情還是可以尋找到一定規律的。

    “女間諜”的投資預算稍稍超出預期,但整體來說,依舊是中等規模的投資,而且是喜劇作品,與恐怖電影“它在身后”有著相似之處,它們都擁有特定影迷群體,往往能夠創造以小博大的奇跡,即使票房數字平平,依靠專屬影迷的支持,也不至于太過狼狽,這都是獨立電影公司成立之初的最佳選擇。

    “荒野獵人”則是打破規律打破猜測的一部作品,但它和“夜行者”一樣,擁有一個相似的模式:契合藍禮的藝術品位;另外,還有友情加成。

    “夜行者”是杰克-吉倫哈爾,而“荒野獵人”則是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同時,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還通過阿方索-卡隆完成了搭線,這都為說服藍禮進一步增添了籌碼。雖然“荒野獵人”的投資成本確實離譜,比“夜行者”足足高出了多個檔次,但這對于藍禮來說卻不是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荒野獵人”在西西弗斯影業只是正式立項,需要繼續討論的問題還有很多,目前只是在前期籌備中,亞利桑德羅正在挑選合適的拍攝場地——不同拍攝地的成本預算是不同的,這對于劇組的整體預算都有著重要影響。

    為什么諸多劇組都喜歡前往亞特蘭大和匹茲堡或者干脆前往加拿大進行拍攝,前者所在的州政/府出臺了影視劇組相關免稅政策,后者則是物價整體都稍低,不要小看這些小小的減免,對于劇組來說就是數百萬乃是上千萬的成本節約;而對于拍攝地所在州來說,則可以制造更多工作機會,并且通過旅游創收,這是一個雙贏策略。

    后來,加利福尼亞州也出臺了相關免稅政策,就是希望能夠把更多劇組繼續留下來,州政/府每年都會對候補電視劇項目進行抽簽,隨機挑選出可以免稅的項目。有些劇集,本來電視臺已經決定取消,但因為被抽中了免稅,成本可以大幅度下降,電視臺又決定續訂,再給劇集一次機會,這也讓不少劇集得以生存了下來。

    簡而言之,拍攝所在地對于成本預算來說是至關重要的組成部分。這也意味著,“荒野獵人”還是存在著不少變數,顯然,西西弗斯影業對于一億美元的投資成本也需要慎重行事,在正式投入拍攝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于是,事情就重新回到了業內人士的最初預測之上:西西弗斯影業的成立和存在,歸根結底就是為了藍禮可以自由選擇電影項目。

    盡管業內人士們都紛紛注意到了西西弗斯影業的頻頻動作,但因為藍禮的關系,所有人都先入為主地擁有了一種固定觀念,想當然地把西西弗斯影業等同于布拉德-皮特的a計劃影業、湯姆-克魯斯的湯姆-克魯斯影業,自然而然地,這也就導致了后續想法的偏差。

    如此一來,無論是“女間諜”和“它在身后”,還是“荒野獵人”和“夜行者”,它們都確實制造了不少波瀾,隱隱之間也引發了諸多討論,卻沒有能夠真正意義上地觸發電影公司的警覺,也沒有人能夠把此前圣丹斯電影節上的一系列舉動完全聯系起來。

    就連安德烈、安迪等人都沒有料想到藍禮的恢弘藍圖,以及無與倫比的執行力,其他業內人士們又怎么能夠輕易看透呢?

    但事實上,在“女間諜”、“荒野獵人”、“它在身后”等作品的掩護之下,西西弗斯影業暗地之中還有一些動作沒有被發現。

    首先是霍爾風投在硅谷的正式成立。在整個硅谷,風投基金數不勝數,幾乎每一天都有老玩家退出游戲也有新玩家加入游戲,在新玩家出手制造波瀾之前,很少人會密切投來關注視線。羅賓-赫爾澤正式走馬上任,開啟了前期工作。

    其次是在線播放平臺“裂紋”的改造。在過去兩個月時間里,亞瑟在北美大陸和歐洲大陸之間頻繁往來,悄無聲息地組建起了一支團隊,在西西弗斯影業旗下正式建立了在線播放平臺部門,開始了“堂吉訶德”頻道的重建和改造工作。

    這些動作都在好萊塢的眼皮子底下發生,但因為目前都處于前期籌備階段,所有動作都發生在幕后,暫時還沒有太多實質性的進展了,就連動靜都不太明顯,故而暫時還沒有能夠引起任何方面的注意。

    西西弗斯影業正在按部就班地進行籌備和布局,最為難得的是,盡管藍圖之恢弘之龐大之夸張已經遠遠超出了預期,但安德烈依舊沒有太過急躁,大步大步地試圖追趕進度,反而是冷靜下來之后,循序漸進地調整發展計劃,并且張弛有度地展開執行,與好萊塢主流印象中的“門外漢”、“人傻錢多”著實相去甚遠。

    事實上,經過安德烈和亞瑟當初的第一輪融資,又經過藍禮以及一眾好友的第二輪融資,包括了魯妮-瑪拉、杰西卡-查斯坦、瑞恩-高斯林、保羅-沃克、杰克-吉倫哈爾、拉米-馬雷克、羅伯特-雷德福、阿方索-卡隆、克里斯-埃文斯以及科恩兄弟等等等等,霍爾風投現有賬面上的資金已經超過了五億美元。

    換而言之,如果羅賓-赫爾澤同意,如果安德烈-漢密爾頓愿意,西西弗斯影業具備了甩開膀子全速前進的能力,不要說一部“荒野獵人”了,他們完全可以大刀闊斧地展開全面投資全面發展。

    但他們沒有。

    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藍禮的計劃到底多么龐大,現在根本就沒有必要急在一時。與其為了爭一時風光,不如腳踏實地地將前期基礎扎扎實實地打好,就如同萬丈高樓的地基一般,只有把地基扎好,未來的發展才能夠高速高效地全力推進。

    所以,除了正在拍攝的“夜行者”之外,目前只有“女間諜”一部作品投入了制作。“它在身后”和“荒野獵人”則暫時只是立項而已,并沒有著急地立刻進入制作環節。除此之外,西西弗斯影業影業還悄悄確定了另外幾個項目。

    電影方面,包括了“聚焦”、“橘色”、“帕特森”、“邊境殺手”、“卡羅爾”、“我和厄爾以及將死的女孩”、“酷斃了”以及“關燈后”等等。

    從數量層面來看,著實不少,但其實投資成本都不高,成本預算高于一千萬的,只有三個項目而已,“邊境殺手”、“聚焦”和“卡羅爾”,三部作品的預算結構都比較相似,第一是實地拍攝,第二是演員陣容,這才抬高了成本。其他項目的成本預算都低于五百萬,最低廉的“橘色”只要四十萬就可以了。

    電視劇方面,則包括了“怪奇物語”和“罪夜之奔”兩個項目。

    雖然只有區區兩個項目,但前期準備工作卻異常繁瑣,因為西西弗斯影業需要從零開始——他們沒有自己的攝影棚、沒有自己的拍攝團隊、沒有自己的選角渠道,所有一切都必須從頭開始慢慢著手建立。當然,一旦打開了局面,電視劇的后續拍攝就將輕車熟路地一路進行下去,事情就沒有那么繁瑣了。

    其中,“怪奇物語”的成本預算約莫在兩千萬左右,“罪夜之奔”的成本預算則控制在兩千五百萬到三千萬之間。區別就在于制作團隊,“罪夜之奔”的編劇陣容無比強大,包括了斯蒂文-澤里安和理查德-普萊斯(richard-press)兩位頂尖大牌,前者創作了“辛德勒的名單”,后者則參與了“火線”的編劇工作。

    但現在電視劇依舊處于紙上談兵的階段,預算成本只是一個估量值,隨時都可能發生改變。

    值得一提的是,“罪夜之奔”是亞瑟-霍爾親自出馬,從hbo手中虎口拔牙搶過來的項目,即使是打著藍禮的招牌,他們也不知道亞瑟到底是怎么完成的,只是隱隱聽說,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八個電影項目,兩個電視項目,所有項目現在都處于立項階段,但十個項目都正在有條不紊地往前推進著。在正式投入制作之前,乃至于正式挑選卡司陣容之前,可能都還有諸多工作需要慢慢完成,依舊存在著不少變數,但西西弗斯影業還是展現出了欣欣向榮的繁忙景象。

    不僅僅是奧斯卡落幕之后的三月份,其實,從一月到六月,整個2014年的上半年,西西弗斯影業的動作都著實不少。

    但是,因為先入為主的固定思考模式,好萊塢業內人士們投來了密切關注的視線,卻始終不曾真正警惕起來;另外,在六月份之前,西西弗斯影業只有“夜行者”、“女間諜”和“它在身后”三部作品投入了制作環節,傳聞之中已經立項的“荒野獵人”則遲遲沒有動靜,亞利桑德羅依舊在孜孜不倦地尋找合適拍攝地,這就越發讓業內人士們安心下來。

    于是,雖然備受關注,置身于整個好萊塢的眼皮子底下,但西西弗斯影業還是得以按照自己的步調開始了前期籌備工作。

    不過,這些事情似乎都與藍禮無關。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