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485 最后抵達

1485 最后抵達

    乘風破浪之中,私人游艇緩緩地停靠在了碼頭,在好友們的注視之下,藍禮離開了船艙,來到了甲板之上。

    漫天漫地的閃光燈與熊熊燃燒的夕陽交相輝映地灑落下來,清冷的銀色與鮮艷的橘色渾然天成地交融在一起,如同上帝的畫筆一般,徐徐地勾勒出了藍禮的修長身型——

    煙灰色豎條紋襯衫搭配藏藍色休閑西裝長褲,度假的悠閑之中又帶著一絲儒雅的尊貴;獵獵海風吹亂了那微卷的短發,眉毛和眼睛隱藏其中稍稍顯得有些朦朧起來,于是嘴角那輕輕上揚起來的弧度就吸引了所有視線。

    驚天動地的尖叫聲和呼喊聲如同海嘯一般浩浩蕩蕩地席卷而至,仿佛整座麗都島都感受到了藍禮的到來。

    游艇終于完全停靠穩當,藍禮這才邁開腳步,從海浪涌動的甲板來到了腳踏實地的碼頭,再次感受到了那股扎實的地心引力穩定感之后,沿著碼頭木板的指引方向朝著電影宮紅地毯方向走了過去。

    “藍禮,這兒,看看這兒!”

    “少爺,等等,等等。”

    “霍爾男爵!霍爾男爵!”

    整個碼頭都已經擠滿了人群,似乎每一個角落都已經塞滿了,甚至可以看到匪夷所思的特技動作,讓人大開眼界。每個人都試圖吸引藍禮的注意力,情急之下,各式各樣的稱呼五花八門,堪稱是無所不用其極,而所有的所有只是為了拍攝一張照片而已。

    事實上,藍禮的腳步并不快;恰恰相反,他總是喜歡這樣的場合。

    當然不是因為那些歡呼、吶喊和包圍,即使是現在,藍禮依舊更加傾向于保持一定距離,置身于密集人群之中的恐懼已經消失了,但為了避免出現任何意外,他還是不得不小心再小心;而是因為那股熱情、癲狂和專注,電影節最大的魅力不就在于此嗎?

    相較于戛納,藍禮還是更加喜歡柏林和威尼斯。不是因為戛納不好,只是柏林和威尼斯的電影氛圍還是更加純粹也更加簡單。更何況,這里是充滿回憶的威尼斯。

    藍禮踱著從容的腳步,微笑地朝著兩側的記者們點頭,突然就停下來,后退了兩步,揚聲提醒到,“小心。”

    記者們不明所以,藍禮不得不走了上前,用右手示意了一下人群身后的空檔,“注意,不要再退后了,否則,海岸警衛隊就要出動了。”

    話音還沒有來得及落下,腳步涌動之間,眼睜睜就可以看到有人的重心出現了偏差,藍禮只來得及伸出右手,驚呼了一聲,“當心!”然后下一秒,俊朗的眉宇就皺了起來,眼底流露出了一抹濃濃的笑意——

    噗通。噗通。

    盡管如此場景絕對不是什么好笑的時刻,但笑容還是忍俊不禁地上揚起來,連續三名四名記者如同下餃子一般掉落了碼頭,紛紛落入了大海之中。

    但笑容僅僅只是持續了片刻,隨即就開始驚慌起來,整個碼頭似乎都開始騷亂起來。

    為了第一時間搶拍藍禮登陸麗都島電影宮的獨家鏡頭,超過四十名記者擁擠在了碼頭附近的方寸之地上,平時哪怕是二十個人聚集在此就已經無比擁擠了,現在的情況就更加是人貼人、面貼面地尋找不到任何縫隙。

    然后,一點點慌亂就開始引發連鎖效應了,緊接著又有兩名記者跌落了下去。

    這算是……噩夢重現嗎?

    林肯中心為“抗癌的我”舉辦首映式的那場混亂,難道又要再次上演了?

    那些記憶碎片再次涌上心頭,藍禮的心臟就微微收縮了起來,連忙轉過頭,朝著站在不遠處的保安人員揮手示意,“有人落水了,快!”

    緊接著又轉頭看向了眼前的記者們,藍禮連連揮手,揚聲喊到,“冷靜!冷靜!”同時做出往內收的手勢,示意大家不要后退而是往里收。

    可是,視線放眼望去,卻發現記者們的騷動僅僅一閃而過,轉眼之間大家就冷靜了下來,彼此之間互相呼喊著,“前進。前進。”亂中有序的場景讓現場的混亂漸漸平復了下來,沒有想象之中的驚嚇和恐懼,反而是彌漫著一股歡快的氣氛。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藍禮回過頭打量了一下四周,另外一側的記者們都是笑容滿面,一個個開起了玩笑,氣氛不僅沒有緊張,而且還……和樂融融?就好像是喜劇大會現場一般?

    不僅如此,保安人員們也是不緊不慢地走了過來,淡定的表情就是一副習以為常的神態,其中一名工作人員主動走了上前,用意大利口音濃重的英語說道,“不用擔心。每一年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我們都已經提前做好了安排。”

    順著對方的視線重新望向海面,然后藍禮就看到了救生艇已經第一時間靠近,正在組織救援活動;而且,碼頭距離海面的高度并不嚇人,甚至還不到一層樓高,即使落海也沒有腦補中的那么恐怖。

    慌亂的心跳漸漸平復了下來,藍禮此時才意識到自己還是大驚小怪了,無可奈何地輕輕搖了搖頭,“所以,這是每年的固定套路?”

    “是的,每年。”工作人員堅定不移地點點頭表示了肯定,“只是,今年比預期中還早了。主競賽單元還沒有開始就出現了。事實上,我們還打賭了呢,看看今天是否會出現有人落水的情況。”工作人員朝著藍禮眨了眨眼睛,流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我贏了。”

    果然是意大利。

    藍禮緊繃的心情真正完全松懈了下來,回想一下自己剛才的舉動,反而是小題大做了。

    記者們似乎也察覺到了藍禮的表情,人群之中還有人高呼到,“藍禮,謝謝關心。剛剛掉落下去的那個幾個家伙,肯定要激動壞了。”

    然后還有人調侃到,“少爺,大家都說你和記者的關系不好,這肯定是謊言!現在終于可以澄清一下了。”旁邊頓時就響起了一片哄笑聲。

    北美大陸之上,記者們正在對藍禮進行冷處理,自從“爆裂鼓手”的意外事件之后,關于藍禮的新聞報道就已經銷聲匿跡了;但來到歐洲大陸之上,藍禮依舊是記者們的寵兒,因為他們對于八卦新聞并不關心,唯一期待的就是藍禮的專業表現。

    面對如此善意的調侃,藍禮也沒有做出反駁,而是坦然地接受了下來,甚至還點頭示意做出了一個謝禮的動作,仿佛剛剛就是一場表演一般。現場氣氛就越發歡快了起來。

    意外小插曲之后,藍禮依舊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停留在原地,確定六名落水記者全部救助起來之后,這才朝前邁步,但還是沒有完全提速起來。

    熱情友善的狂熱影迷們聚集在了碼頭兩側,一路浩浩蕩蕩地延續到了電影宮廣場的紅地毯兩側,僅僅只是用視線粗略估算,至少超過兩千名影迷觀眾抵達了現場,在電影節正式揭幕之前,專門為了“地心引力”和藍禮而前來表示支持。

    藍禮的腳步就這樣放緩了下來,簽名、握手、擁抱、拍照……乃至于簡單交談,本來不過五分鐘就能夠走完的一段距離,但藍禮卻在紅地毯之上足足逗留了將近四十分鐘,這才到達了道路盡頭的官方背景板拍照區。

    陸陸續續地,劇組相關成員以及受邀嘉賓們全部都出現在了紅地毯之上;同時,因為是“地心引力”全球首映式兼威尼斯電影節開幕式,各個單元的評審團評委們也集體亮相。

    之前就曾經說過,歐洲三大電影節之中,與亞洲電影圈關系最為親密的是威尼斯,尤其是中/國電影,在九十年代期間曾經擁有黃金十年,無數華語電影都在水城閃亮登場之后拓展世界范圍影響力。

    值得一提的是,威尼斯是三大電影節之中唯一一個出現了兩名華人導演先后兩次登頂最高獎項金獅獎的福地,張/藝/謀先后憑借著1992年的“秋菊打官司”和1999年的“一個都不能少”問鼎;還有李/安前后依靠著2005年的“斷背山”和2007年的“色,戒”力擒金獅。

    今年主競賽單元評審團的八位成員之中就出現了兩張亞洲面孔,來自中/國的姜/文和來自日本的坂本龍一。遺憾的是,近年來華語電影的整體質量都呈現出下滑的趨勢,今年能夠進入威尼斯主競賽單元的華語作品卻只有一部,蔡/明/亮的“郊游”。

    伴隨著嘉賓們的抵達現場,紅地毯漸漸開始變得喧鬧而嘈雜起來。因為主競賽單元還沒有正式開始,所有人的心情都相對放松,寒暄問候也就顯得自如了許多,整個廣場的氣氛呈現出一派和樂融融、輕松寫意。

    藍禮正在和澤維爾-多蘭、菲利普-加瑞爾(philippe-garrel)熱情地討論著,前者是加拿大天才導演,2009年憑借著一部“我殺了我媽媽”橫空出世,后者則是法國新浪潮與后新浪潮兩個時代之間的一名重要導演。

    三個人聚集在一起交換著自己對于電影的看法,不知不覺地,旁邊就聚集了一小簇人,成為了紅地毯之上的一道亮麗風景線。

    熙熙攘攘的喧鬧之中,藍禮就注意到了一個身影出現在了紅地毯之上,視線離開了澤維爾和菲利普,朝著那個嬌小的身影投射了過去:

    魯妮終究還是及時趕到了。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