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357 時運不濟

1357 時運不濟

    又是藍禮-霍爾。

    兩個月前,藍禮憑借著阿爾梅達劇院“悲慘世界”的出色表現,摘下了自己第一座奧利弗獎。

    一個月前,藍禮在“醉鄉民謠”之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成功問鼎戛納電影節最佳男演員。

    現在,第六十七屆托尼獎即將在紐約的無線電城音樂廳揭開帷幕,藍禮能否延續強勢呢?

    藍禮-霍爾!藍禮-霍爾!藍禮-霍爾!還是藍禮-霍爾!

    老生常談、沒完沒了、如雷貫耳、煩不勝煩,反反復復地沒有任何新意,對于一部分觀眾來說,勢必感到厭煩,甚至是發自內心的排斥,仿佛整個世界就只剩下這一名演員一般,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時刻都可以看到這個名字和那張臉孔,確實太過煩人。

    但對于更多觀眾來說,他們卻正在見證一個時代和一段歷史。

    嚴格來說,藍禮不是那種人見人愛的演員,至少無法和小羅伯特-唐尼、約翰尼-德普相比,因為他所出演的商業電影著實太少太少了,在藝術作品里的表演往往很難贏得大范圍的觀眾認可;但沒有人可以否認藍禮的優秀和出色,特立獨行地闖蕩出了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在電影產業歷史上,曾經擁有屬于自己時刻乃至時期的演員數不勝數,但曾經留下屬于自己印記的演員卻寥寥無幾。

    人氣終究只是泡沫而已,除非能夠像瑪麗塔-海華絲(rita-hayworth)或者瑪麗蓮-夢露一般成為整個時代的性/感/符號,否則他們終將淹沒在漫長的時間長河之中,不復存在。

    真正衡量演員的因素還是作品,商業的也好藝術的也罷,那些經典作品經過大浪淘沙之后沉淀下來,成為了電影發展歷史之中不可磨滅的一部分,那才能夠被稱為名垂青史。

    現在,藍禮正走在這條道路之上,一步一個腳印,穩健而強勢。

    沒有人知道,他能否抵達巔峰,書寫奇跡;但可以確定的是,他現在朝著正確的方向持續邁步前進,這也恰恰是歷史最美妙的部分,只有等待時間沉淀下來之后,人們才能夠明白,自己到底經歷了什么又見證了什么,重新回味置身其中的歲月,那種感覺著實難以描述。

    今年的托尼獎,也許就是這樣的時刻。

    五月初,奧利弗獎結束之后不久,托尼獎就正式公布了今年的提名名單,“長靴妖姬”成為了提名階段的最大贏家。

    2005年,一部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英國電影“長靴妖姬”問世,在英國本土引起了不小矚目,隨后百老匯就展開了改編工作,因為題材劍走偏鋒,籌備工作和市場前景都不容樂觀,一直到2012年的十月,他們才在芝加哥舉行了試演,并且一步步地在北美其他城市巡回試演,累積了足夠的口碑之后,四月份才正式殺回了百老匯舞臺。

    沒有想到,一經上演,徹底引爆了劇評人的口碑,可謂是橫空出世。

    托尼獎的提名名單之中,“長靴妖姬”足足收獲了十三項提名,包括了最佳音樂劇、最佳音樂劇男主角、最佳音樂劇女配角、最佳音樂劇導演、最佳音樂劇劇本等全部重要獎項部門,風光無限、一時無兩。

    在這之外,兩部重排音樂劇也風頭正經,“瑪蒂爾達”和“丕平正傳”,分別收獲了十二項和十項提名。

    前者是根據過去十年最成功的倫敦西區同名音樂劇重排,在百老匯也同樣取得了巨大成功,繼2010年奧利弗獎之上橫掃了十座獎杯之后,現在在托尼獎之上也迎來了強勢登頂的良機,故事根據兒童文學改編,大量未成年的兒童演員得到了展示機會,他們也承載了戲劇的未來。

    后者是1972年的托尼獎得主經典劇目改編,聚焦于歷史真實人物丕平王子與查爾曼大帝不斷尋求人生價值的過程,當年贏得了十項提名和五座獎杯,2013年年初復排登場之后,創造了觀眾必須排隊的狂潮,甚至也達到了一票難求的高度,這也是“悲慘世界”之外,另外一部重新喚醒市場熱潮的優秀作品。

    當然,“悲慘世界”也絕對是今年不容小覷的一名選手。

    最佳復排音樂劇、最佳音樂劇男主角、最佳音樂劇女配角、最佳音樂劇男配角、最佳音樂劇導演、最佳音樂劇劇本、最佳音樂劇音效設計、最佳音樂劇舞美設計、最佳音樂劇燈光設計、最佳編舞等等。

    其中最佳音樂劇女配角贏得了兩個提名席位。疊加起來一共十一個提名,“悲慘世界”同時也是提名階段的最大贏家之一,這也進一步加劇了今年獎項的爭奪與走向。

    毫不夸張地說,與音樂劇部門比較起來,戲劇部門今年全面落于下風,無論是口碑還是人氣,無論是業內還是行外,所有的矚目焦點都集中在了音樂劇部門,尤其是重排音樂劇更是重新再現了黃金年代的巔峰——

    最佳復排音樂劇的四個提名席位之中,“丕平正傳”、“瑪蒂爾達”和“悲慘世界”之外,最后一部“羅杰斯與漢默斯坦的灰姑娘”同樣是大熱作品,足足斬獲了九項提名。

    提名名單出來之后,提名數量最多的前五名全部被音樂劇包攬,其中四部都是復排音樂劇,并且全部都贏得了最佳復排音樂劇提名,如此競爭,即使用刺刀見紅來形容也沒有任何問題。這也成為了今年托尼獎頒獎典禮之上的最大看點之一。

    當然,所有的焦點都比不上最佳音樂劇男主角的爭奪。即使是美國戲劇協會的成員們在私底下也多次表示,也許這是千禧年以來競爭最為激烈的一屆盛會了。

    換而言之,藍禮時運不濟。

    兩個月之前的奧利弗獎之上,盡管存在著懸念,但其實藍禮的整體表示還是非常強勢的,得獎幾率遠遠超過了其他幾位競爭對手——相較而言,當時的頒獎典禮之上,最佳戲劇男主角的競爭才是真正的白熱化。

    但托尼獎卻恰恰調換了一個位置。

    今年托尼獎最佳音樂劇男主角爭奪戰,激烈程度絲毫不遜色于最佳復排音樂劇,五位提名者實力相當、不分伯仲,就連提名者的參演作品也是分量十足、難分軒輊。

    “長靴妖姬”的比利-波特(billy-porter)和斯塔克-桑德斯,“瑪蒂爾達”的伯蒂-卡維爾(bertie-carvel),“羅杰斯與漢默斯坦的灰姑娘”的桑迪諾-方塔納(santino-fontana),還有“悲慘世界”的藍禮-霍爾。

    五名演員全部都來自于今年最備受矚目的最佳全新/復排音樂劇提名作品,競爭著實太過激烈,以至于“丕平正傳”的男主角帕提那-米勒(patina-miller)直接在提名階段出局。

    五位提名者之中,四位都是縱橫百老匯多年的名宿。

    比利-波特今年四十四歲,出演過“油脂”、“追夢女郎”、“天使在美國”等一系列經典作品,過去二十年時間里,百老匯和外百老匯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這是一名專業戲劇演員。

    斯塔克-桑斯雖然只有三十五歲,但“旅程終點”、“第十二夜”、“美國笨蛋”等作品都已經在百老匯贏得了無數好評,并且贏得了一座杰出新星的托尼獎,另外,他還出演了多部電影以及電視劇,包括了經典美劇“六尺之下”、“惡搞之家”、“整容室”等等。

    順帶一提,不久之前,他剛剛和藍禮合作出演了“醉鄉民謠”,他飾演了特洛伊-尼爾森,那位被阿爾伯特-格羅斯曼所看中的大兵歌手,同時還與吉姆、簡合唱了“五百英里”。

    伯蒂-卡維爾就是“瑪蒂爾達”倫敦西區原版的男主角,憑借通過這一個角色,去年贏得了奧利弗獎最佳音樂劇男主角;另外,他還出演了去年“悲慘世界”電影版之中,試圖污蔑并逮捕芳汀的警長角色。

    桑迪諾-方塔納是一位電影演員,“冰雪奇緣”的漢斯就是由他配音的,另外,“傲骨賢妻”、“欲/海醫心”之中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當然,舞臺劇依舊是他的長項,“舞出我天地”、“哈姆雷特”、“筋疲力盡”等作品都在百老匯贏得了無數贊譽。

    相較而言,藍禮無疑是資歷最淺的一位。

    有趣的是,這五位提名者都不曾贏得過托尼獎最佳音樂劇或者戲劇男主角獎,任何一個人勝出都將是自己的第一次。

    盡管如此,五位演員之間的競爭也依舊難以抉擇,每一位演員都在自己的作品之中奉獻了最為頂尖的演出,并且在百老匯收獲了眾口一致的稱贊,換而言之,這就是強強交手、巔峰對決,評委們必須在“最好”之中選擇出“更好”。

    無疑,這是一個難題,無比棘手又無比致命的難題。

    所有人都知道,現在只差一座托尼獎獎杯,藍禮就將成就egot,而且,今年“悲慘世界”的表現又如此強勢,似乎天時地利人和都已經完美契合在了一起。對于外行人來說,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選擇藍禮是理所當然的抉擇;但對于內行人來說,卻是一種殘忍的煎熬——

    他們可能創造一段歷史,也可能扼殺一段歷史。

    偏偏,藍禮的競爭對手們沒有讓這一次的選擇變得容易起來,五位提名者,任何一個人最終勝出都是沒有爭議的,那么,這也就意味著……全憑個人喜好?

    在一向推崇專業和權威的托尼獎之上,居然還是走到了個人喜好的這一步?這,不太好吧?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