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295 簡單篩選

1295 簡單篩選

    “親愛的安迪,

    郵件已經閱讀。(uc書盟最快更新)

    ’超能陸戰隊’和’星球大戰外傳’都沒有問題,可以納入考量范圍。還有,’灰姑娘’還是算了,如果選擇出演花瓶,我更加傾向于愛情浪漫喜劇,桑德拉-布洛克和瑞安-雷諾茲主演的’假結婚’就是一個不錯的參考樣本。

    另外,沒有喜劇項目嗎?’宿醉’那樣的喜劇也是可以嘗試看看的。

    對了,’爆裂鼓手’的劇本記得索要一份。還有,我需要報名學習架子鼓,零基礎。

    你的,藍禮。”

    沒有任何猶豫和遲疑,藍禮快速地回復了郵件。這不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決定。

    “罪惡之城2”是一部非常風格化的作品,但故事和角色完全一團亂,盡管齊聚了一票明星愛娃-格林(eva-green)、約瑟夫-高登-萊維特、布魯斯-威利斯、杰西卡-阿爾巴、米基-洛克、喬什-布洛林、嘎嘎小姐,但結果卻在口碑和票房雙方面遭遇了全線崩盤。

    就藍禮個人而言,對這部作品沒有絲毫的喜歡。

    “明日世界”則是一部典型的代表作紙面實力強勁、實際操作潰敗,故事太過簡單、內核太過淺薄、節奏太過糟糕、人物太過蒼白、表演太過做作,最重要的是,對于科幻爆米花電影來說,沒有高/潮,這基本就等于自廢武功。

    上一世,喬治-克魯尼出演了這部作品,卻再次證明了,一名魅力十足的優秀演員,他也可能完完全全徹底淹沒在一部糟糕透頂的作品之中。

    “灰姑娘”的話,絕對的女主作品,男主只是無用花瓶,觀影結束之后,對于男主留下的印象應該就是“貌美如花”了。暫時撇開這一點不說,藍禮個人對于飾演王子這件事沒有任何興趣,尤其是剛剛在倫敦經歷了所有一切,他就更加敬謝不敏了。(uc書盟最快更新)

    可惜了。上一世,凱特-布蘭切特最終出演了繼母這一個角色,藍禮個人非常希望能夠和凱特合作,只是,這一次的機會不太合適。

    簡單篩選過后,就只剩下“超能陸戰隊”和“星球大戰外傳”了。

    對于“超能陸戰隊”,藍禮個人非常喜歡這部動畫片,盡管成品質量不如“無敵破壞王”和“冰雪奇緣”,更不要說和皮克斯的一系列動畫片相比較了,但這無疑是一部溫暖而動人的作品,角色的飽滿和情感的充沛,在觀影之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藍禮不介意為動畫片配音。這是表演的另外一種嘗試,也許可以有意外收獲。

    至于“星球大戰外傳”

    相較于重啟之后的“星球大戰”,其實藍禮個人更加偏愛這部外傳“俠盜一號”。

    剝離了星戰本身的重要元素和念舊情懷之后,故事反而變得更加緊湊也更加專注,專心地講述了一個有志之士們為了同一個夢想共聚一堂、前仆后繼的故事。在提前知道既定結局的情況下,依舊熱血沸騰、悲壯慘烈,真正地迸發出了文本的魅力以及爆米花的快/感。

    包括安迪在內的所有人,對于藍禮始終抱有誤解,至少是部分誤解,認為藍禮對于爆米花電影無比挑剔,甚至是排斥的。

    但事實上,作為觀眾,藍禮十分享受觀看爆米花電影的過程,那種觀影體驗是與眾不同的;而作為演員,他也愿意接納不同的可能性,否則,當初也就不會出演“速度與激/情5”和“明日邊緣”兩部商業作品了。

    就漫威系列作品而言,藍禮個人最喜歡的是“蟻人”、“死侍”、“美國隊長2”、“復仇者聯盟”、“銀河護衛隊”、“x戰警:逆轉未來”等幾部作品;另外,星球大戰系列的“俠盜一號”也可以算在如此行列之中。uctxt.com

    有機會成為“星球大戰”系列的一員,這確實是非常獨特的體驗。

    藍禮真正排斥的是形象捆綁。小羅伯特-唐尼等于鋼鐵俠,克里斯-埃文斯等于美國隊長,克里斯-海姆斯沃斯等于雷神,這樣的捆綁也就束縛了演員的手腳,切斷了演員的其他可能,一心一意地為漫威影業和迪士尼服務工作。

    正是因為如此,藍禮對于“俠盜一號”的興趣直線上升:所有角色在電影結束時全軍覆沒,沒有復活,沒有重生,沒有后續,沒有外傳,就是徹徹底底地死透了。這意味著,只需要簽署一部作品的片約,這就足夠了。

    問題在于,迪士尼愿意嗎?即使所有角色都已經死透了,只要迪士尼愿意,他們依舊可以講述這些角色壯烈犧牲之前的故事,以前傳的方式出現,源源不斷地將星戰宇宙拓展下去。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就現在來說,藍禮確實對“俠盜一號”充滿了興趣。

    順帶一提,“俠盜一號”的導演加里斯-愛德華斯(gareth-edwards)是藍禮個人非常喜歡的一位英國導演。

    加里斯是一位大器晚成的導演,一直到自己三十五歲的時候才拍攝了處/女/作“怪獸”,2010年推出之后,在獨立電影圈子里掀起了一股熱議狂潮。

    這是一部風格化非常突出的作品,包括在災難電影外殼之下的是一個孤獨的故事,真正地呈現了末世之中的落寞和哀傷,以及外來者的無所適從。標題之中的“怪獸”更是一個被人們妖魔化的局外人。

    憑借著這部作品的成功,加里斯一舉進入了好萊塢六大電影公司的視線。2014年,他率先執導了“哥斯拉”,敘事節奏難以令人滿意,但詩意盎然的鏡頭廣受好評;2016年,他緊接著執導了“俠盜一號”,相同的特質也貫穿始終,在流水線制作過程中,加里斯還是小心翼翼地保留了自己的特點。

    換而言之,“超能陸戰隊”和“俠盜一號”不是矮個之中拔高個的選擇,而是藍禮個人真心實意感興趣的項目。任何一部作品能夠達成協議,藍禮都舉起雙手表示歡迎。

    不過,對于愛情浪漫電影和惡搞喜劇電影,藍禮還是有些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念想,既可以挑戰全新的作品類型,又可能拓寬表演的界限,何樂而不為呢?

    于是,最終就有了上述的這封郵件。

    不久之后,安迪第一時間回復了郵件,簡單大意如下:

    “……你確定嗎?你就這樣答應了?你就這樣簡單地答應了?關于星球大戰,你不是一直都不感興趣的嗎?現在又是怎么回事?到底發生了什么?不正常,你真的不太正常!這到底是開玩笑的還是認真的?藍禮,堅持自己的想法,不要因為我而改變決定。我是說真的。”

    如果郵件最開始的部分,安迪沒有激動得語無倫次、長篇大論,大長排的感嘆號簡直堪稱觸目驚心,遍布了整個屏幕,那么后面的這番話應該會更有說服力。

    可惜的是,這一次藍禮就忘記確認郵件了,完全遺忘了這件事,以至于后來馬修習慣性地為藍禮整理郵件的時候,然后就看到了這一封激動得忘乎所以的郵件,那滿屏的感嘆號著實辣眼睛,馬修默默地把這封郵件丟進了垃圾箱。

    ……

    五月十五日,“了不起的蓋茨比”作為開幕影片,正式拉開了第六十六屆戛納電影節的大幕。

    盡管這部作品并不進入主競賽單元,僅僅只是選擇了戛納作為首映之地,期待著能夠制造更多話題噱頭,但媒體記者和入場觀眾還是第一時間在推特以及其他社交網絡媒體之上發表了對于電影的看法。

    口碑呈現出兩極分化的格局,喜歡的人非常喜歡,討厭的人非常討厭,這讓人不由聯想起了導演巴茲-魯曼1997年執導的作品“羅密歐與朱麗葉”,巧合的是,這部作品正是巴茲與萊昂納多的上一次合作,最終,電影在柏林電影節為萊昂納多摘下了一座最佳男演員銀熊獎。

    所以,在電影節之上遭遇兩極口碑,這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接下來幾天,戛納小城成為了整個歐洲最為繁忙的地方,似乎所有的目光和焦點都集中在了這巴掌大小的方寸之地,每一天社交網絡之上都可以看到熙熙攘攘、沸沸揚揚的相關信息,無論是主競賽單元作品,還是其他單元作品,全部都成為了熱議焦點

    差評,那么到底差在哪里?是不是所有人都集體吐槽?

    好評,那么到底好在哪里?權威媒體的觀點到底如何?

    不怕好評也不怕差評,最怕的就是不溫不火,缺少話題熱點,也缺少關注視線,在戛納電影節的洶涌之中,一個浪頭接著一個浪頭,轉眼就消失在驚濤駭浪之中,甚至讓人產生一種錯覺:那部作品也曾經入圍了戛納?

    轉眼六天就過去了,電影節已經過半,“阿黛爾的生活”一騎絕塵,收獲了歐洲媒體眾口一致的狂熱贊譽,一馬當先地成為了今年金棕櫚最強種子選手;“絕美之城”和“過往”則緊隨其后,尤其是前者,在歐洲媒體和英美媒體口中,雙雙大熱。

    相較而言,“唯神能恕”的口碑則沒有能夠達到預期,顯得不溫不火;“花容月貌”倒是收獲了一波好評,卻沒有能夠像預期一般引發熱議狂潮,淹沒在了一眾爆款之中;“燭臺背后”也是如此,議論聲浪一波高過一波,但最終場刊評分也不高不低,沒有能夠出彩。

    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和瑞恩-高斯林兩位演員,在人氣方面贏得了整個戛納的歡呼和吶喊,但在作品方面卻稍稍顯得有些落寞;那么三駕馬車的最后一位呢,首次登上戛納舞臺,又將交出什么樣的成績單呢?

    五月二十一日,“醉鄉民謠”即將正式登陸盧米埃爾大廳,舉行全球首映,謎底,即將揭曉。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