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255 吐槽大會

1255 吐槽大會

    格拉漢姆瞬間捕捉到了藍禮眼底的狡黠。

    因為,藍禮其實只是做了一個動作而已,扣子根本就沒有解開,甚至就連表情都沒有太多變化,只是現場觀眾自己在瞎起哄、瞎起勁而已。

    事實上,從頭到尾,藍禮都保持著一貫以來的禮儀,稍稍放松的言語也沒有過多夸張的挑/逗/和暴露,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格拉漢姆的引導和觀眾的錯覺,卻在不經意間制造了節目錄制以來最火辣的爆點。

    到頭來,藍禮卻依舊片葉不沾身,臉上的優雅笑容始終如一。

    高明,著實高明!不動聲色之間,藍禮就適應了“諾頓秀”的節目氣氛,并且輕松自如地掌握了主動權,即使是格拉漢姆自己都不由臉紅心跳起來,這絕對是無比獨特的一次節目錄制經歷。如果不是節目還在錄制之中,格拉漢姆想要為藍禮送上掌聲。

    但這終究是格拉漢姆的主場,他也不是輕易被牽著鼻子走的主持人。

    “艾德,我是想要詢問,你想要解開那顆扣子嗎?”格拉漢姆信手拈來地調侃了一句,正面回應了藍禮剛才的動作,同時又順利地把焦點轉移到了艾德身上剛才他本來就是準備采訪艾德的,整個節目的推進行云如水。

    但這就苦了艾德。

    艾德手足無措起來,看了看藍禮,又看了看自己,似乎正在詢問著:解開誰的扣子?他的還是我的?我應該怎么回答?我應該怎么辦?

    最后,艾德慌亂地抱住了自己的腦袋,滿臉寫滿了懊惱和掙扎。

    如此反應,現場再次想起了一片喧鬧聲:歡笑聲、口哨聲、呼喊聲、加油聲,應有盡有。

    不過,格拉漢姆的談話節奏非常之快,沒有留下太過空間,笑點和爆點轉瞬即逝,緊接著就按照自己的步調延續了下去,“艾德,認真地,你曾經多次在不同的場合提起了你和藍禮的淵源,提醒我一下,你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在哪里?”

    安坐在旁邊,藍禮瞬間就明白了格拉漢姆的意圖,眼底浮現出了一抹無可奈何的笑容。

    艾德卻不明所以,愣愣地看了藍禮一眼,略帶遲疑地說道,“呃,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在洛杉磯的街頭,當時我正在街頭表演,然后,這個人就突然出現了……”

    “不,不,我的意思是,那個夜晚有什么重要活動?你的街頭表演時刻……”

    “哦,哦哦。”經過格拉漢姆的提醒,艾德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連連說道,“艾美獎,那是艾美獎舉辦的夜晚,我就在頒獎典禮的舉辦地外面,諾基亞劇院,進行表演。”

    格拉漢姆連連點頭,示意艾德繼續說下去,艾德再次瞥了藍禮一眼,似乎有些猶豫,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說出來,然后就看到藍禮輕輕抿了抿嘴角,無可奈何地說道,“艾德,再次重申,我不是萬磁王。”

    潛臺詞就是:我沒有在操控你的言行,你可以自由進行談話。

    全場集體爆笑。

    艾德自己也是哧哧地笑了起來,旁邊的丹尼爾立刻一臉體貼安慰的表情,補充說道,“放心,格拉漢姆也不是伏地魔。”

    這一次,就連藍禮和格拉漢姆兩個人也雙雙笑了起來,攝影棚現場更是失去了控制。

    爆笑聲之中,丹尼爾笑容滿面地解釋到,“我是說,我理解艾德。當初我第一次出演這一檔節目的時候,我也充滿了擔心:我到底應該說些什么?什么話才是合適的?我會不會破壞現場氣氛?格拉漢姆的笑話,我聽不懂,那怎么辦?”

    格拉漢姆攤開雙手,一臉無奈,然后迫切地說道,“我是多么可愛甜蜜的一個人,你怎么能夠害怕我呢?我可不是那個沒有鼻子的家伙。”在歡笑聲之中,格拉漢姆順勢就轉移了話題,“提起這件事,丹尼爾,我聽說,你在美國參演節目的時候,也遇到了不少趣事。”

    “是的。”顯然,這是提前打過招呼的話題,所以丹尼爾沒有慌張,直接開口說道,“那時候我才十一歲還是十二歲,為了宣傳’哈利-波特’,我必須出演一些節目,其中就包括了’今日秀’,就是在時代廣場錄制的那一個。”

    “哦,哦,魚缸演播室。”艾德連連附和。

    丹尼爾點頭表示了贊同,“對,就是那兒。當時,我站在旁邊,無比緊張,腦海亂成一團,焦急地思考著,我到底應該說些什么,因為根本沒有人告訴我,上節目之后應該談些什么,我總不能說倫敦的天氣吧?”

    一片低笑聲之中,丹尼爾接著說道,“和我一起出演同一期節目的還有另外一位,他叫做唐納德-***(donald-trump),他是一位美國的富豪,雖然我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成為了名人……”

    “噗”。

    坐在旁邊的藍禮差點就沒有控制住而失態了,這個名字……三年后,也就是216年,屆時的美國總統大選,他將成為一位創造歷史的人物。盡管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笑柄,但這也是創造歷史的一種,畢竟,這可是全美人民投票選舉出來的。

    幸好,藍禮內功深厚,這才沒有破功。

    丹尼爾順暢地講述著自己的故事,“然后,有人詢問他,嘿,你想不想認識一下飾演了哈利-波特的那個孩子。于是,他就點點頭地說,好,為什么不呢?然后,我們就見面了。”

    “我和他簡單地打了一個招呼,說了一些’很高興認識你’的客套話,緊接著他就詢問我,現在到底在想什么。我老老實實地告訴了他,他就告訴我,’你可以告訴主持人,你剛剛遇到了唐納德-***’。”丹尼爾說完,自己就忍不住撲哧一下笑了起來。

    現場觀眾更是拍掌大笑

    訪談過程中,不知道應該討論什么話題的時候,就談論“唐納德-***”。如果自戀和自大舉辦一個比賽,想必這位富豪應該可以輕松躋身前列。

    對于觀眾們來說,這只是一個茶余飯后的調劑話題;但對于藍禮來說,這就意味深長了。對比一下三年后的場景,丹尼爾的故事就更加有趣了,諷刺意味撲面而來。

    “哇哦,他應該是拿破侖-波拿巴(nepoleon-bonaparte)之后,最自我崇拜的人了。”格拉漢姆的調侃還是信手拈來,而后視線自然而然地落在了艾德身上,“就我所知,藍禮也沒有如此熱愛自己吧,艾德?”

    “當然。”艾德臉上的笑容還沒有消失,情緒似乎放松了許多,回答也變得輕快了些許,“剛才我們提到了艾美獎……”然后艾德就捕捉到了格拉漢姆認可的眼神,這意味著,艾德把話題重新繞回來的決定是正確的,這讓艾德增加了一些信心。

    “那個晚上,藍禮剛剛贏得了艾美獎獎杯。但他沒有參與那些名流派對,而是離開了宴會,和我在街道旁邊一起進行表演。即使是現在,回想起來依舊是不可思議的一段經歷,那時候,他創作了一曲’奧菲莉亞’,后來的個人演出之中,我每一次都會演唱這首曲目。”

    艾德終于把整個故事表述完整了。

    在格拉漢姆開口接話之前,藍禮卻不經意地插了一句,“你得到了版權許可嗎?”

    艾德眨了眨眼睛,一臉懵逼。

    在攝影棚之中第一百零一次的歡笑聲之中,格拉漢姆代替艾德做出了回答,“肯定沒有,所以,下一次你們見面的時候,應該就是在法庭之上了吧?”

    毫不留情的吐槽,一次性地完成了對藍禮和艾德的連擊,本來格拉漢姆準備一鼓作氣地繼續談話的,結果現場的笑聲和掌聲著實太過洶涌,硬生生地打斷了格拉漢姆的話語,就連藍禮和艾德兩個人也是歡笑不已。

    格拉漢姆得意洋洋地聳了聳肩,等待聲音稍稍平復了些許,這才緊接著說道,“艾美獎,那是藍禮少爺的第一座獎杯,擊敗了阿爾-帕西諾;而現在數年時間過去,藍禮少爺正式贏得了自己第一座奧利弗獎,橫跨了不同領域……”

    “啪啪啪!”

    全場爆發出了一陣驚天動地的掌聲,格拉漢姆這一次沒有阻止,而是扇動著觀眾,將現場氣氛推向了一個全新的高/潮,連連表示了贊同,“是的,是的,這著實太不可思議了!上帝,我完全無法想象,這到底是一種什么滋味,但……電視、電影、音樂、戲劇,藍禮,請告訴我,你還有什么不擅長的嗎?”

    “社交。”藍禮沒有任何遲疑地給出了答案。

    因為回答速度著實太快了,以至于格拉漢姆都被噎了噎,更重要的是,如此回答更是讓人吐槽無力:社交?這肯定是一個玩笑!

    在現場的一片愕然之中,藍禮接著說道,“看,這就是我的意思。”似乎在說,制造這種尷尬的場面就是他的長項,同時也是他不擅長社交的原因。但顯然,觀眾根本不買賬,又是掌聲又是起哄聲,現場的熱浪似乎就沒有停下來過。

    格拉漢姆再次接管了主動權,“所以,感覺如何?我的意思是,迎接來自業內專業人士的贊賞,每一座獎杯都是如此沉重,而且,你今年還未滿二十四歲,對吧?”

    “是,我知道。”藍禮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但事實上,我感覺頗為憂傷。因為我很確定,這應該就是我職業生涯的巔峰了,以后都無法超越了。是的,我才二十四歲,但我的人生就要開始走下坡路了,所以,不要提醒我這一點了,好嗎?我現在已經心情非常沉重了。”

    吐槽,這才是真正的自我吐槽!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