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200 日落大道

1200 日落大道

    格雷登-卡特掌管“名利場”主編的帥印足足二十年不曾動搖,就連被譽為迪士尼一代國王的邁克爾-艾斯納都盛極必衰地退下了歷史舞臺,但格雷登的位置還是穩穩當當,更重要的是,“名利場”的業內地位也始終在不斷穩步提升著。

    這一份功力和智慧,就非同小可。

    這一次,格雷登為了邀請藍禮出席奧斯卡之夜,前前后后花費了半年時間鋪墊和醞釀,仿佛只是真正地結交朋友而已,不曾透露出過自己的意圖,一直到奧斯卡提名名單正式揭曉之后,他才第三次向羅伊提及也是第一次向藍禮直接提及,詢問藍禮出席奧斯卡之夜的意向。

    “醉鄉民謠”殺青之后,格雷登本人親自抵達了紐約,將邀請函遞送給了羅伊。當時已經銷聲匿跡的藍禮,無人能夠尋找到他的蹤影,最后是馬修-鄧洛普代替藍禮,收下了邀請函因為羅伊無法改變藍禮的想法,但馬修可以。

    有趣的地方就在這里,格雷登早早地準備了一封邀請函,發送給了馬修。因為馬修是一名頂級律師,是一名世襲貴族,還是藍禮的至交好友,對于別人夢寐以求的邀請函,格雷登卻豪爽地準備了兩封。

    至于羅伊、內森和安迪,他們完全可以以藍禮的同行者身份,一起進入派對。

    后來馬修得知,伊頓-多默和安德烈-漢密爾頓也收到了邀請函。這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格雷登神通廣大,不僅將藍禮的朋友脈絡打聽了清楚,并且謹慎地掌握了分寸,僅僅邀請了那些與好萊塢有直接或間接聯系的對象,更重要的是,以朋友的聲勢旁敲側擊地推動藍禮出席的意愿。

    巧妙的是,格雷登從來不曾真正地表達要求,也不曾真正地鄭重要求,將一切線索和細節都鋪墊完畢之后,靜靜地等待效果發酵。換而言之,不是以工作的方式,而是以私交的方式,盡可能地淡化了奧斯卡之夜的強大影響力,仿佛只是邀請藍禮出席一個私人派對般,這才是真正高明的地方。

    如此行事風格,不僅僅是一個高明的公關人,而且是一個老道的上流階層人士。格雷登清楚地知道,貴族們是不會輕易妥協和點頭的,榮耀和尊貴是他們最重要的特質,矜持和內斂無疑是交流的常態,只有恰當合適的方式,才能夠贏得與他們平起平坐交談的權利。

    即使馬修不太喜歡格雷登因為這樣巧于鉆營的角色在倫敦也著實不少,但他還是不得不承認,格雷登十分聰明,而且十分睿智,“如果他和亞瑟見面的話,兩個人應該可以尋找到不少共同話題。”這是來自藍禮的點評。

    那么,藍禮是否會出席今晚的奧斯卡之夜呢?

    答案是肯定的。

    因為格雷登的誠意十足,因為安迪的誠懇要求,因為伊頓和安德烈的出席馬修對于奧斯卡之夜沒有任何興趣,更因為……亞瑟-霍爾的出席。

    嚴格來說,最后一個原因才是最主要的。

    之前,安德烈告訴藍禮,亞瑟和艾爾芙似乎產生了爭執,而后亞瑟就離開了倫敦,直接飛抵洛杉磯,并且在加利福尼亞州停留了將近兩周時間,只是始終沒有太過高調,更多還是在參加各個派對,仿佛只是純粹地享受一次度假而已,就和西西里島的那些日日夜夜沒有區別。

    但藍禮的腦海之中卻立刻浮現出了伊迪絲。

    圣誕節前后,伊迪絲在倫敦停留了將近一個月,而后渾身疲憊地離開了倫敦,回到了紐約。

    直覺告訴藍禮,這兩件事有著直接或者間接的聯系;甚至更進一步,與藍禮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但藍禮不想要太過自戀,也不想要妄加揣測,于是就暫時把所有的猜測都壓制在了心底。

    即使撇開其他紛紛擾擾的事情不說,在洛杉磯這座城市里,看到亞瑟,這也是一件有趣的事。藍禮相信,就如同安德烈一般,亞瑟也會喜歡洛杉磯以及加利福尼亞的,因為這里有派對,這里有美酒,這里有生活盡管那不是倫敦,但它依舊值得逗留。

    于是,藍禮決定出席奧斯卡之夜,以一種“愛麗絲夢游仙境”的心情。

    更何況,奧斯卡頒獎典禮之上,藍禮和史蒂文-斯皮爾伯格的短暫交流,還沒有能夠切入主題,這也讓他產生了一絲好奇,如果可以和史蒂文合作一部作品,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想法,僅僅在腦海之中想象一下,就足以讓人亢奮了。

    剛剛結束了佛羅里達州的短暫度假,重新躋身五光十色的名利場,欣賞人們的醉生夢死、紙醉金迷,這其實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離開了杜比劇院之后,私人轎車就一路沿著好萊塢大道行駛,緩緩地來到了好萊塢希爾頓酒店之中。

    這是為了出席奧斯卡之夜,卻也不僅僅是為了奧斯卡之夜,更為準確一點來說,這是為了洗漱和換裝。為了奧斯卡之夜的正式閃亮登場,各界名流們還需要更換另外一套衣服,洗去疲憊和塵埃,然后重新整理心情,再次登場。

    出席一場奧斯卡頒獎典禮的行程:紅地毯,頒獎典禮,后臺慶祝,酒店休息調整,奧斯卡之夜紅地毯,狂歡派對。

    在整個過程中,一位演員至少需要更換兩套衣服,而頂級演員甚至需要更換三套乃至四套,甚至可能還需要更換配套的妝容和發型包括了男演員和女演員。

    尤其是頒獎典禮結束之后的酒店休息調整時間,對于落敗者來說,這就是調整心情、恢復狀態,重新以全新姿態迎接奧斯卡之夜盛況的重要喘息空間;同時也是女演員們重新打扮妝容,驚艷全場的關鍵緩沖地帶,競爭之激烈,比起奧斯卡紅地毯來說有過之而無不及。

    “綜藝”雜志曾經做過一項不完全統計,一位女演員出席奧斯卡之夜的平均費用,從頭發到妝容,從指甲到服裝,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至少需要二十萬美元,這還并不包括珠寶首飾。而男演員的費用也只是稍稍低廉一些,因為袖口和手表等飾品的價格相對沒有那么昂貴。

    對于那些十八線小演員來說,假設邀請函是免費的,那么五萬美元則是最低標準。這是全美最盛大的派對,這也是他們閃耀全場的時刻,沒有人希望自己以無比寒酸的姿態登場,否則,即使是一個機遇遍地的場合,也可能空手而歸。

    為了參加一場派對而前往銀行貸款,乃至于傾家蕩產,這絕對不是開玩笑。

    所以,正式前往奧斯卡之夜派對之前,藍禮率先抵達了酒店,洗漱休息,更換服裝,略作調整,而后再次出發,出席派對。為了方便,藍禮選擇了好萊塢希爾頓酒店。

    這一間希爾頓酒店對于好萊塢人士來說也并不陌生,每一年的金球獎頒獎典禮就在這里舉行,前往奧斯卡之夜的舉辦地落日塔酒店,驅車僅僅不到十分鐘的車程。除了藍禮之外,還有諸多演員和業內人士都選擇了這里作為短暫的逗留之處。

    落日塔酒店,位于好萊塢大道的西側,離開杜比劇院之后,一路朝著西方直線前行,走完了好萊塢大道就進入了日落大道,繼續直行,而道路的盡頭就是落日塔酒店。

    在好萊塢的巔峰黃金時期,日落大道的兩側云集著數不勝數的豪華別墅,聚集著諸多頂級制片人、演員、導演、編劇以及制片公司老板,可謂是夢想的終極之地,后來這一繁華漸漸轉移到了比弗利山莊,而后又進一步轉移到了馬里布,日落大道也就漸漸衰敗了下來。

    1950年,一代大師自編自導的黑色電影“日落大道”,生動而真實地記載了好萊塢的興衰和日落大道的象征意義,即使是半個世紀之后的現在,依舊是不折不扣的影史經典。

    現在的日落大道,依舊寬敞依舊筆直依舊明亮,種植著棕櫚樹、充斥著陽光、洋溢著愜意,但比起黃金年代的輝煌來說,卻漸漸落敗了下來,逐漸演變成為旅游勝地,充斥著交織的游客和涌動的浮躁。

    坐落在日落大道西側盡頭的落日塔酒店,則見證了好萊塢商業化全面崛起、快速飆升的歷史進程,成為了這片名利場之上又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地標建筑,每一年的奧斯卡之夜都在這里舉行,更是成為了諸多新人演員的朝圣之地。

    離開好萊塢希爾頓酒店之后,沿著圣莫妮卡大道一路北行,僅僅出去不久,車子就不得不暫停下來,因為浩浩蕩蕩的車陣長龍順著陡峭的山坡一路延伸了下來,空曠而冷清的大道頓時變成了無數豪車的停車場,密密麻麻地延伸了超過半英里之遠,前來出席派對的名流們正在耐心地等候著。

    尚未抵達落日塔酒店,這條長龍就已經可以窺見那片五光十色的浮華了。

    約莫過了二十分鐘,這才順著路標的指引,緩緩地來到了落日塔酒店斜對面的山坡之上,身著統一制服的工作人員立刻迎了上來,確認了儀表盤之上的停車證,隨后還確認了車內的乘客,卻沒有要求出示邀請函,微笑地對著司機說道,“歡迎來到奧斯卡之夜。”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