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194 頒獎嘉賓

1194 頒獎嘉賓

    這是藍禮和安妮的第一次見面。

    藍禮禮貌地將雙手背在了身后,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抓緊了,擔心小偷。”

    微微帶著打趣和戲謔的口吻,卻沒有犀利的攻擊性,更多是一種善意的揶揄,只有真正經歷過那種“站在云霄之巔卻又忍不住開始患得患失”的人,才能品味出這一句輕巧話語里的深意和錯雜,不經意間的默契就建立起了橋梁。

    安妮的目光微微閃動,垂下眼簾,扯出了一抹淺笑,再次抬起眼睛的時候,眼神之中就增添了一抹真誠,沒有掩飾自己的亢奮和激動,甚至可以隱約感受到輕輕顫抖的肩膀,“在經驗者面前,總算不用偽裝了。”坦然的話語帶著一絲俏皮,然后還眨了眨眼睛。

    而后,安妮輕輕地舉了舉手中的小金人,如同青蔥般的手指再次用力收緊,隱隱可以看到泛白的指尖,“放心,我會好好珍藏的。”說完,安妮那淡粉色的唇瓣上揚了起來,綻放出一抹肆意的風采和光芒,這是得獎之后,她第一次真正地釋放出內心深處的喜悅和幸福。

    2005年,一部“斷背山”名揚四海,并且撼動了整個奧斯卡的格局,甚至可以說是改變了同性戀電影的歷史進程。

    彼時,四大主演希斯萊杰、杰克吉倫哈爾、米歇爾威廉姆斯和安妮海瑟薇都受到了專業影評人的一片贊譽,但整個頒獎季之中,其他三大主角都紛紛收獲了諸多提名和贊賞,橫掃千軍,唯獨安妮成為了那個掉隊者,幾乎被徹底遺忘。

    個中滋味,只有自己了解。她開始懷疑自己,她不是一名優秀的演員,甚至可能不是一名合格的演員,也許這不是適合她的道路。但,一步一個腳印,她終究還是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

    安妮再次用手中的小金人朝著藍禮示意了一下,“今晚好運。”

    這是在預祝藍禮稍后的最佳男主角爭奪戰好運。

    藍禮抿了抿嘴角,眉眼輕輕一挑,“那么,我可能需要很多很多好運。”畢竟,丹尼爾戴劉易斯才是最大熱門。

    一句自我調侃,成功地讓氣氛再次變得輕快起來。

    再一次地,兩個人互相點頭示意了一下,不需要過多言語,安妮就離開了待機室,而藍禮則進入了待機室。

    隨后的工作就變得緊湊繁忙起來,工作人員前來與藍禮溝通,確認藍禮的頒獎演講稿,如果有,他們需要潤色;如果沒有,他們可以提供,并且對整個頒獎流程進行講解,在這期間,身邊斷斷續續有人經過,主動和藍禮打招呼,但藍禮卻沒有時間和精力社交,只能點頭問候。

    所有工作準備就緒之后,站在待機室稍稍等候了五分鐘,工作人員就引導著藍禮來到了側臺。

    這是一個相對狹窄而昏暗的空間,只有一盞奶黃色的臺燈支撐起小小的光暈,視野著實有限。

    左手邊擺放著一張碩大的會議桌,上面整齊地擺放著還沒有完成刻字的小金人獎杯,此時已經清空了大半,只剩下最后孤零零的十幾座,這也預示著頒獎典禮接近了尾聲。

    會議桌的旁邊站著一位工作人員,帶著耳麥,與現場導演隨時溝通,她頭望了一眼,壓低聲音說道,“藍禮霍爾,就位;藍禮霍爾,就位。”剛才引導藍禮前來側臺的工作人員低聲應了一句,“準備就緒。”

    右手邊一位工作人員禮貌地拍了拍藍禮的手臂,“你好,我是化妝師,請問你需要最后補妝一下嗎?”

    在如此狹窄的空間里,昏暗而悶熱,一不小心就容易出汗。對于女演員來說,可能需要及時補妝;而對于男演員來說,油光滿面地登臺也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于是,組委會在側臺就安排了最后補妝的工作人員。

    “在這兒?”藍禮輕笑了起來,表示了自己的質疑,然后化妝師就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輕輕晃動了一下,打開了小手電,隨后又關閉,示意自己有小工具的幫忙,即使在黑暗之中也能夠完成補妝工作,這讓藍禮輕笑了起來,“果然聰明。”

    化妝師低低地輕笑起來,但還是追問了一句,“補妝?”

    藍禮擺了擺手,紳士地說道,“不用,謝謝。”

    然后就可以看到化妝師讓開了位置,示意藍禮前進,“小心腳底下,這里有許多電線。”

    話音還沒有落下,化妝師就自己絆了一下,踉蹌了兩步,還好藍禮及時抓住了她的手臂,這才避免了一場災難,然后就可以聽到藍禮沉聲說道,“謝謝提醒,”一句打趣讓化妝師的臉頰不由微微發燙起來,饒是身經百戰,此時也不由垂下了眼睛,不敢直視藍禮的眼睛。

    還好,黑暗是最好的掩護,這才沒有暴露自己的窘迫。

    藍禮確定化妝師站定之后,紳士地松開了雙手,禮貌地點頭示意了一下,而后這才繞了一個小弧線,持續前行,然后就可以看到酒紅色幕布右手邊的兩位審計員,一位男士和一位女士,盛裝打扮,雍容華貴。

    那位男士正在津津有味地翻閱著自己的手機,時不時透過幕布朝著舞臺之上投去目光;而那位女士則主動迎了上前,微笑地打起了招呼,”晚上好,我是普華永道的瑪莎魯茲(martharuiz)。”

    “晚上好。”藍禮也點點頭表示了問候。

    瑪莎隨即就將手中的金黃色信封交給了藍禮,“這就是最佳女主角的得獎信封。”

    “你確定?”藍禮惡作劇式地追問了一句。

    瑪莎的表情頓時愣了愣,完全不理解藍禮這句話的意思,“你說什么?”

    藍禮輕笑了一聲,搖了搖頭,“沒有,我只是太緊張了。擔心自己出錯,所以確認一遍而已。這就是最佳女主角得獎者的信封,對吧?”

    瑪莎滿臉都寫滿了怪異和錯愕,仿佛正在打量一個外星人一般:原來,縱橫整個好萊塢的頂級巨星,實際上居然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小屁孩?就好像“小鬼當家”的凱文一樣?

    本來,瑪莎還有些好奇和激動,畢竟圍繞在藍禮身上的神秘光環著實太多太多了,于是她專門和自己的搭檔布萊恩庫里南(braincullinan)商量,將遞交信封的這份差事攬了下來,但現在看來,卻是大失所望。

    果然,好萊塢的盛名之下都是一個個令人失望的空虛花瓶。

    于是,瑪莎頓時就偃旗息鼓了,意興闌珊地點點頭,“是的,就是這個。那么,祝愿好運。”

    目送著瑪莎轉身離開的背影,藍禮的嘴角卻是愉悅的上揚了起來。

    2017年二月二十六日,第八十九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之上,恰逢劃時代意義的“雌雄大盜”上映五十周年,于是主委會邀請了兩位主演沃倫比蒂和費唐娜薇,擔任最佳影片的頒獎嘉賓。

    揭曉得獎者的時候,沃倫打開了信封,抽出了卡片,但隨后就流露出了詫異的神情,因為卡片拿錯了,這是最佳女主角的得獎卡片,而不是最佳影片的得獎卡片,沃倫也不明所以,甚至覺得荒誕不羈,于是將卡片遞給了自己的搭檔,詢問到底是怎么一事。

    結果唐娜薇卻誤解了沃倫的意思,以為對方是將宣布得獎者的權利禮貌地讓給了自己,于是,她低頭看了一眼,而后就宣布了得獎者,“愛樂之城”。

    全場歡呼,恭喜“愛樂之城”橫掃整個頒獎典禮。

    但隨后沃倫和唐娜薇卻來到了側臺,進一步詢問確定之后,這才意識到,他們真的拿錯得獎信封了,更換了正確的信封之后,“愛樂之城”劇組的得獎感言都已經說完了,然后就出現了歷史上最大烏龍的一幕

    “愛樂之城”的制作人喬丹霍洛維茨(jordanhoroitz)高高地舉起了正確的卡片,糾正了錯誤,宣布了正確的得獎者,“月光男孩”。

    所有的錯誤就來自于現在藍禮眼前的這兩位審計員:瑪莎魯茲和布萊恩庫里南。

    每一年,奧斯卡的選票統計工作都是交給普華永道會計事務所完成,八位審計員參與計票,最終只有兩位審計員知道結果,并且在頒獎典禮當晚負責運送得獎名單,參與整個晚會,在過去八十多年時間里,整個統計流程都是如此,不曾改變過,也不曾出錯過。

    一直以來,普華永道為了避免出現錯誤或者失誤的情況,他們都會準備兩個信封,由最后兩位知道結果的審計員攜帶,在頒獎典禮之中,每宣布一個獎項,就由兩名審計員遞交一個信封,并且留下另一個信封,確保結果無誤。

    自2010年以來,這份工作就交由瑪莎和布萊恩完成。

    但在2017年的那個夜晚,瑪莎和布萊恩忙碌著刷手機之上的社交網絡信息,不亦樂乎,最后重要瞬間遞交信封的時候,他們將最佳女主角的另外一個信封交給了沃倫和唐娜薇之前宣布最佳女主角的那個信封始終在艾瑪斯通的手中。

    于是,影史之上最大的烏龍就這樣誕生了。

    得獎結果修正之后,可以好好計算一下“愛樂之城”導演達米恩查澤雷(damienchazelle)的心理陰影面積。

    如此近距離地親眼見到瑪莎和布萊恩,藍禮也難免促狹了一下,調侃了一句,但顯然,他的笑話沒有人能夠聽懂,現在藍禮也不由有些好奇,歷史現在已經改變了許多軌跡,那么2017年的烏龍還是會出現嗎?

    思考之間,舞臺之上正在進行的得獎感言已經結束了。

    記住手機版網址:

    1194頒獎嘉賓(第1/1頁)

    加入簽,方便閱讀

    百度搜索【uc書盟】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