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戲骨 > 1188 點頭之交

1188 點頭之交

    影迷的歡呼、記者的采訪、電視臺的直播……藍禮的登場輕而易舉地點燃了全場熱情,成就了紅地毯上半場的最大亮點,整條好萊塢大道都陷入了癲狂之中。盡管今年頒獎季之中始終保持低調,但毋庸置疑,藍禮就是2012年最閃耀的頂級巨星。

    一而再、再而三,藍禮試圖轉身離開的腳步都被狂熱的記者們挽留了下來,拖拖拉拉地逗留了七分鐘、八分鐘之久,缺席了整個頒獎季之后,記者們的熱情全部都在今天爆發了出來,“最后一個問題,藍禮,最后一個!”

    “這已經是第四次最后一個了。”藍禮毫不留情地吐槽到,記者們不由莞爾,但那位記者還是沒有放棄,不管不顧地追問到,“今晚,你最期待的是什么呢?許多人都表示,憑借著這一次’超脫’的出色表演,你有希望蟬聯影帝,你覺得呢?”

    “所以,你的問題就是,我對得獎十分抱有期待,對吧?”藍禮面帶微笑地做出了解讀,然后旁邊的記者們都流露出了一種“瞎說大實話”的眼神,氣氛始終保持著輕快和愉悅,“不,我不期待,今晚我最期待的是頒獎嘉賓的時刻。”

    如此中規中矩的回答著實太過無聊,讓記者們大呼坑爹。

    但藍禮卻沒有給他們繼續追問的機會,轉身就徑直離開了,將這片紅色地毯的矚目瞬間留給后面陸陸續續抵達現場的其他同僚們,這場盛會,共襄盛舉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注視著藍禮的背影,隨即記者們這才反應過來:剛才的回答絕對是意味深長!

    今晚,藍禮將作為最佳女主角的頒獎嘉賓;今年,五位提名者之中詹妮弗-勞倫斯和杰西卡-查斯坦是最大熱門,兩個人纏斗到了最后一刻,而兩個人都是藍禮的朋友……

    “藍禮,今晚最佳女主角,你到底選擇支持哪一位?”

    反應迅速的記者第一時間就揚聲呼喊到,但這一次藍禮卻沒有妥協,仿佛根本沒有聽見一般,持續前進著,這讓在場的記者們都紛紛表示扼腕,最重要的一個爆點居然就這樣錯過了!而現在他們永遠不知道藍禮的回答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記者們都紛紛懊惱地開始扶額:該死的藍禮。

    離開記者采訪區之后,藍禮的腳步依舊維持著同樣的頻率,注意到了杜比劇院入口處的影迷,藍禮有些意外。

    去年走紅地毯的時候,因為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的關系,他不曾注意到這個角落里的影迷,于是,他好奇地走了上前,和他們閑聊了起來:站在這里是不是什么特殊位置?需要提前抵達現場嗎?選擇這里和選擇外面有什么特別要求嗎?

    諸如此類。

    現場媒體就一臉錯愕地看著藍禮:他就這樣拋棄了記者,然后選擇了和一群影迷聊天?

    蘇拉-沙瑪拘謹地站在不遠處,耐心地等待著,時不時就偷偷地打量一番藍禮,但隨即又擔心自己的動作太過冒失,于是慌慌張張地閃躲開來,假裝正在打量著杜比劇院一樓的廊柱,上面鑲嵌著每一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海報。

    等了一小會,視線余光就捕捉到了藍禮的身影,一個沖動,就主動迎了上前,但站在了藍禮面前時,話語卻又卡在了喉嚨里,直接就愣在了原地,然后蘇拉就看到藍禮嘴角的笑容輕輕上揚起來,禮貌地詢問到,“怎么樣,一起前往宴會大會?”

    蘇拉連連點頭,然后就和藍禮一起并肩而行,朝著二樓的宴會大廳走去。

    難以想象,藍禮僅僅比自己年長四歲而已,那沉穩而優雅的氣質卻著實讓人挪不開眼睛,蘇拉意識到,自己的視線似乎太過灼熱,以至于藍禮都察覺到了不對勁,他懊惱地捏了捏拳頭,連忙解釋到,“我非常非常喜歡’愛瘋了’,還有’超脫’,尤其是眼神的表演,真的太精彩了!”

    藍禮輕輕收了收下頜,微笑地說道,“謝謝。那么這就意味著,作為一名演員,我的工作完成得不錯。”

    “不錯?何止是不錯?簡直是……是……不可思議!”蘇拉激動之余,試圖尋找到自己的聲音,但詞匯著實太過有限,最后只是憋出了一個“不可思議”而已,然后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居然正在微微顫抖著。

    “我的榮幸。”藍禮真誠地表示了感謝,“不久前,我也觀看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你的表演淳樸而自然,顯然,你和李的合作應該非常愉快,這著實是無比難得的機會。”

    “你觀看過我的電影?”蘇拉的聲音稍稍有些尖銳,幾乎無法控制住自己的亢奮。

    藍禮歡快地大笑了起來,“當然,我非常喜歡。”

    說話之間,腳步就已經進入了宴會大廳,酒紅色和深褐色交錯的裝飾顯得厚重而華貴,淡淡的馨香混雜在一股熱氣之中,撲面而來,視線所及之處著實太多焦點,一個接著一個,目不暇接,根本忙不過來,只是在一片浮光掠影之中慌亂地移動著。

    “哦,上帝,那是羅伯特-德尼羅嗎?”

    “還有莎莉-菲爾德!天哪!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阿甘正傳’!”

    蘇拉壓低了聲音,息息索索地發出一聲接著一聲的驚嘆,有點忐忑、有點激動,完全一副小影迷的模樣,在全場頂級巨星面前,顯得有些語無倫次,尤其是那印度口音的英語,更是顯得可愛非常。他今年也才不過十九歲而已。

    藍禮回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出席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時候,同樣如此,當那些新聞和電影之中才能看到的巨星們一個個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那種亢奮和激動是難以抑制的,只是想要握緊拳頭,放聲尖叫。

    掃視過去,然后藍禮就注意到了不遠處的詹妮弗-勞倫斯,她正在和埃里克-費爾納(eric-fellner)交談著。

    埃里克-費爾納是英國最頂尖的制片人之一,“真愛至上”、“僵尸肖恩”、“海盜電臺”、“傲慢與偏見”、“bj單身日記”、“諾丁山”、“贖罪”等等都是他的作品,今年憑借著“悲慘世界”第四次提名了奧斯卡最佳影片。

    值得一提的是,埃里克和科恩兄弟也是熟悉合作伙伴,“閱后即焚”、“嚴肅的男人”、“逃獄三王”等等都是他們合作的作品;另外,埃里克還和保羅-格林格拉斯合作了“顫栗航班93”。不過,陰差陽錯之下,藍禮和埃里克至今沒有合作過,僅僅只是在交談之中聽聞過彼此的名字。

    不經意間,埃里克的視線就和藍禮交匯在了一起,他露出了一抹得體的笑容,禮貌地點點頭打了一個招呼。

    詹妮弗注意到了埃里克的動作,也轉過頭,順著埃里克的視線看了過來。

    今晚的詹妮弗看起來美艷不可方物,一襲介于米白和淡粉之間的迪奧抹胸長裙,蓬松而嬌/嫩的裙擺宛若春天傲然綻放的花朵,青春洋溢之余卻又帶著一抹嬌/艷/華貴,一舉一動都流露出了些許女孩成長為女人之后的楚楚動人,在奶黃色的燈光之中,閃閃發光。

    回眸瞬間,巧笑嫣兮。

    然后,詹妮弗和藍禮就看到了彼此。

    遠遠地,可以看到詹妮弗的笑容微微一頓,隱藏在陰影底下的眼神卻看不清楚,但隨即,嘴角就再次上揚起來,燦爛而得體,卻終究不再是那種熟稔和肆意、爽朗和明快,某個瞬間有種長大成人的穩重一閃而過,而后微微收了收下頜,表示問候。

    客套地保持禮儀,優雅地保持距離,所有一切都依舊保持了熟悉的友好,卻也僅此而已。

    藍禮也禮貌地頜首,抿了抿嘴角,微笑地給予了回應,幽深的視線波瀾不驚、平靜如水,完美的紳士禮儀無可挑剔,優雅而從容,仿佛僅僅只是社交場合之上偶遇的客套與寒暄,淡淡的疏離卻又不會感到冒犯。

    視線交錯之間,詹妮弗微微有些愣神,但轉瞬即逝,微垂的眼簾完美地掩飾住了自己情緒的翻涌,眼神僅僅只是在空中稍稍停留片刻,沒有多余的深意,僅僅只是客套的招呼,而后就轉過頭,結束了點頭之交的問候。

    回過頭來,詹妮弗再次看向了埃里克,下意識地喝了一口手中的香檳,但香檳卻因為掌心的溫度而漸漸變得溫熱起來,失去了口感,這讓詹妮弗不由微蹙起了眉頭,思緒稍稍有些出神。

    微微渙散的焦點變得模糊起來,腦海之中沒有任何思緒,只是一片空白,似乎出現了短暫的短片,愣愣地走神,那種莫名的唏噓和哀傷讓眼神停頓了下來,然后耳邊就出現了一個聲音,由遠及近地回蕩起來,“詹妮弗?你還好嗎?”

    焦點和焦距快速重新聚集,詹妮弗就看到了埃里克那擔憂的表情,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走神了。

    “抱歉。我想我應該喝多了香檳,現在腦袋有些微微發熱。”詹妮弗得體地表示了歉意,沒有莽撞,沒有沖動,也沒有慌亂,處理這樣的小意外已經變得得心應手起來,然后舉了舉手中的香檳酒杯,還做了一個自我吐槽的鬼臉,將大女孩的古靈精怪展現得淋漓極致。

    埃里克體諒地輕笑了起來,“沒有,我只是詢問,你和藍禮應該是朋友,對吧?難道不需要上前打一個招呼嗎?”

    又一次地,詹妮弗的眼神微微愣住了。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