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紈绔邪皇 > 正文 第735章 爪牙猙獰(本書完詳情看本章尾)

正文 第735章 爪牙猙獰(本書完詳情看本章尾)

    “怎會如此?”

    米朝天不禁心驚,心想那位武安王殿下,到底是在發什么瘋?

    需知那長生道,乃是朝廷在玄修界中的三大支柱之一,與白云觀及昆侖道同樣,被大秦奉為國教。而此時為大秦司天監效力,坐鎮于諸地郡城的玄天境修士,就有三十四人之多。

    除此之外,還有秦境之內各家貴胄,亦將其門下弟子,引為供奉客卿,實力可謂雄厚。那也是雄踞蜀中的地頭蛇,其本山所在,正是大秦掌控最薄弱的蜀南地域,這就更使朝廷投鼠忌器,更添幾分忌憚。

    奪取長生道的國教資格,這無疑是動搖國本,不就等同是要將此教逼反么?

    這次即便那長生道祭酒的一應所為,確是違逆了國法,也著實令人生怒。可殿下他,也無需使用如此激烈的手段?

    “彈劾長生道?”

    天圣帝亦微覺意外,可這位卻并未如米朝天與童貫想象的那般惱怒,反而是白眉微揚,眼透出了幾分好奇,且興致盎然的笑了下來:“把奏本遞過來,讓朕看看究竟!”

    這位竟迫不及待的,從童貫手中接過那些奏章,仔細看了片刻,天圣帝就已是精芒吐露:“倒是有理有據,且搜羅到了許多罪證。可將這些奏折發往政事堂,交由諸相與三法司議論。”

    米朝天見狀,不禁若有所思,心想天圣帝這模樣,可不像是單純的只想為嬴沖出氣。倒似是見到了意外的收獲,為此躍躍欲試。

    同一時間,城西裴府。一座裝飾簡陋的廳堂內,回京述職的賀州牧裴矩,正在將這兩天以來收集到的情報一一匯總,

    三年前,武安王兵變血洗咸陽,先是將裴相國府燒毀,隨后又攻伐東河與瀘州二郡,將裴氏數千年積累的基業,盡數摧毀。

    故而此時東河裴氏,雖已在咸陽城內重修了別府,可一切都是以節儉為要。這新建的樓宇雖顯大氣,卻并無多少裝飾。不但所有建材都是最便宜的,便連那些該有的雕紋也被省去。

    因如今裴氏族內,確實已無多少余財,每一分錢都需用于刀刃上。

    裴矩亦未高據于堂上,而是與裴寬裴元慶一眾裴氏精英,并席而座。可隨著這位裴家的新任家主,每在那紙張上書寫一個名字,這廳堂內的氣氛,就更冷凝一分。

    便是裴矩本人,面上也飽含苦澀之意。事后更是看著紙張上的這些人名,久久不能回神。

    半步開國—嬴月兒、嬴沖。

    上位偽開國—孔宣、婦好、九天玄女、昆不羈。

    中位偽開國—任約翰、贏小小、李道信、虞云仙、鄭和、獨孤九妹。

    下位偽開國—岳瑤、九觀、吳不悔。

    三大偽開國級道軍——鐵龍騎、虎羆軍、神羅騎。

    所謂的半步開國,是指擁有半步法域者,就如那‘始龍甲’。可裴矩這次,卻直接將嬴月兒與嬴沖,劃入到半步開國的層次!

    而在場諸人,亦無異議。

    “三大偽開國級道軍,十五位偽開國!”

    良久之后,裴寬才倒吸了口寒氣,打破了這堂中的沉寂。

    “這一戰,武安王府真可謂是爪牙畢露。實力之雄厚,真讓人不寒而栗。”

    “還有童淵王越那兩位,不計算在內么?”

    “此二位與武安王府雖有交情,不過畢竟是趙國人,未必愿過多扯入秦境糾紛。不過我聽說,武安王近年極力在拉攏劍絕王越,許以高官厚祿,那位已經意動。這位功名心重,畢竟不如童淵。”

    “那是以后!”

    裴寬微一搖頭,神情無奈,又含著幾分佩服道:“不過兄長果然判斷無誤,此時的武安王府,確不可力敵。多虧了兄長謹慎,使我東河裴氏避開了一劫。尤其那嬴月兒,在沒尋到克制此女的辦法之前,最好是不要與之正面交戰。”

    蘭若寺之戰,他是親眼目睹。只因裴矩事前準備周全,他是全程觀戰。眼看著那諸多偽開國,被那少女機傀,一一打爆!

    而此時這天下寥寥幾位戰力比肩半步開國者,即便能在實力上與嬴月兒抗衡,卻也很難牽制住這位。

    “便是那嬴沖,又何嘗好應付了?那位的箭術,實在驚人。有翻羽神駒在手,亦可在野戰中所向無敵。還有一個昆不羈,也頗為棘手,”

    此時出言者,乃是裴寂,在朝中擔任三品中書侍郎職。

    秦初之時秦始帝建三省六部轄制天下,可到大秦晚期,三省之制漸廢,功能被政事堂取代。

    所謂的中書侍郎,已徒具其名,只余下為皇帝制詔誥之責。不過裴寂另有二職,一是翰林院侍講學士,一是政事堂的吏曹主事。

    只由裴寂的官職,就可知天圣帝對這位的重視。而此時裴寂之位,也僅在裴寬之下。

    “我看那稷下學宮,只怕又得頭疼了吧?又是三年之期,到了稷下榜重定之時。”

    “此戰之后,權天榜與真仙榜如何排定我不知,可那世家榜,武安王府定可進入前三之列。”

    且是之前數十代人名位積累甚少的情況下,位列前三!

    裴寬心想這武安王府的實力,如是放在三年之前,那必可毫無懸念,成為當世第一世家。

    甚至就在此戰之后,就有人說出了‘天下第一武閥’之語。

    “我還記得四年前,那位武安王嬴沖自建‘安國’這一堂號的情景。當時滿堂朝臣勛貴,都莫不視為無知癲狂,事后整個咸陽城內,都在諷刺那位武安王不知天高天厚。可如今——”

    諸人聞言默然,如今之安國嬴氏,權遮北境,在朝中亦有一手遮天之勢,力可抗衡圣宗。

    隨后所有人都浮起了一個念頭,這樣的‘安國嬴氏’,該如何應對?

    裴矩倒是恢復了從容自若之態,神色淡然的吩咐著:“機關傀儡之術我不太懂,可傀儡既在上古之時被淘汰,就必定有其局限之處。裴寬你近日可注意打聽,當世之中,可有擅長此道之人?至于嬴沖,其箭術固然可懼,可只需宰掉他坐下的翻羽神駒,就可使其威脅大減。”

    這番話,使在場諸人心神微振,可這時裴矩卻又苦笑:“可那武安王的修為,沒可能一直停滯于玄天位。這次盤古斧落入其手,只怕他麾下的,又怕將多一位半步開國。”

    裴寬心中寂冷,心想這一戰之后,武安王府的實力,只怕還能再增三成。他卻心有不甘:“那么兄長之意,是此時我裴家,仍需避其鋒芒么?可我恐裴氏在繼續避讓下去,那武安王府會愈來愈強。”

    “有些事你不知。”

    裴矩聞言也不惱,只神色幽幽的看往咸陽宮:“有些人,看戲看得實在太久。我東河裴氏如太早入局,那些人怎肯輕易下場?”

    聞得此言,裴寬不禁劍眉微揚,心中頓生諸多猜測。

    ps:今天看了評論區,感覺很不舒服。平常我也不怎么搭理書評的,可今日可能因心情煩躁的原因,特別難受。

    有人說開荒就是一套裝逼打臉的套路,可開荒試問如今的網文,有不裝逼打臉的么?開荒能做的,只是盡力將這套路合理化,不突兀且翻陳出新。如果你們不愿看,認為開荒江郎才盡了,那以后請別看開荒的書。因為開荒這一生,就得把這套路寫到死!這就好像別人吐槽虎軀一震,苦笑這類的詞過多,可問題是漢語詞匯有限。你們倒是發明下新的詞匯,讓我們寫書的人用啊!

    又有人說這本書的主角,讓人非常不爽,沒法快意恩仇,仇人總無法徹底解決。這些人都是開荒的真粉絲,不像上面為黑而黑,開荒必須認真解釋下。

    寫《紈绔邪皇》這書,是開荒寫神煌時萌生的念頭,想寫一本更接地氣,更真實的玄幻類架空歷史。而政治,本來就是相互妥協的,只殺殺殺,那還怎么寫啊?還有本書的等級設定,是開荒考慮不周,寫到三十萬就發現不對,無法展現歷史名將的戰力,只能干脆一口氣提到頂級,以消除后面的障礙。

    最后才是正文,五點多開荒接到編輯通知,說這本書被人舉報。雖然還沒到屏蔽的程度,可最好還是別寫了。

    ******文代會說四個反對,第一條是觀念上,反對歷史虛無主義: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絕不做褻瀆祖先、褻瀆經典、褻瀆英雄的事情。不能用無端的想象去描寫歷史,更不能使歷史虛無化;

    開荒郁悶無比,也不想多說什么。總之這書結束了,估計半月后會在起點開新書。然后也不發大綱和編年遁了,開荒想以后有機會,不為生計所累的話,能將這本書真正完成。

    字數有限,就寫到這里,請大家關注開荒的微信公眾號‘作者開荒’,今天推送的內容是‘吳不悔’。此外以后有空的話,開荒也會發些本書番外在公眾號,以及新書書訊。



    《想看本書最新章節的書友們,百度搜索一下uc書盟,或手機訪問m.uctxt.com》

    |

    |

    |

    |

    |

    |
小说排行榜 上午夏天摆地摊卖什么最赚钱 fifa online3赚钱篇 男生寝室赚钱 农村妇女做什么最赚钱 苹果阅读自动刷视频赚钱的软件哪个好 网上赚钱真的很难 赶庙会可以可以赚钱吗 我朋友干很赚钱 学生团队怎么赚钱 抖音滚去赚钱图片壁纸 采购比会计赚钱吗 开二次元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