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蒼穹龍騎 > 第1323節-年輕人的舞臺

第1323節-年輕人的舞臺

    隨著腎上腺素不斷分泌,使得與冥神共舞,行走于生死之間的狗斗仿佛變成了一場精彩熱烈的舞蹈,風羅侖三人全神貫注的投入進去,他們的身心與自己的構裝戰斗飛行器完全融為一體,簡練的說就是人機合一。

    這個時候已經沒人在乎是否看誰不順眼,并肩作戰的只有可以托付后背和死角的戰友,根據同一套空騎士教材培訓出來的“菜鳥”們自然而然地在戰斗中尋找到了互相配合的契合點。

    仿佛預先經過了上百次演練一般,三架“升龍-2”螺旋槳戰斗機將三機編隊的戰術演繹得淋漓盡致,長機位并不是固定的,或在風羅侖的位置,或在耶雷的位置,甚至會出現在貝齊克的位置,攻防切換節奏快得令人眼花繚亂,三人的配合隨著時間推移,變得越發默契與嫻熟。

    距離地面35000米,即使是羽族人的目力也難以企及的高度。

    外形猙獰的金系巨龍平平伸展開一對鱗翼,紋絲未動的懸浮在這個寒冷稀薄的高度,盡管熾炎之陽毫不吝嗇的將溫暖陽光灑下,但是周圍環境溫度依然維持在零下七十五攝氏度左右,真正的滴水成冰。

    如同標槍般穩穩踏足于巨龍后背的人族龍騎士安靜的俯瞰著下方,對自己所處的惡劣環境仿佛完全恍若未覺。

    將近三萬米以下,三架構裝飛行器保持著緊密隊形,不斷與一群飛蟲互相糾纏,不時有一只飛蟲被由于距離遙遠而變得微不可察的彈道掃中,隨即歪歪斜斜的墜落。

    “撒加利”兵種寄體飛蟲的數量正在不斷減少,盡管它們釋放的單個火球和火球雨能夠輕而易舉的摧毀這三架構裝戰斗飛行器,可是后者卻憑借著自身的速度和機動力,屢屢劍走偏鋒,有驚無險的穿梭于火球之間。

    即使偶有擦邊而過,機體表面的法術陣也會及時激活法術盾,輕而易舉的抵擋住火元素系能量爆發的余威。

    “三個菜鳥!有什么可看的?”

    金系巨龍看了半天。感到索然無味,這種規模的戰斗就和小孩子過家家沒什么區別,看得它直想打呵欠犯困。

    “看三個菜鳥的成長歷程,你不覺得有趣嗎?”

    林默搖了搖頭。真不知道這貨究竟是怎么跟自己簽下龍神契約的,兩者真的有相像的潛質嗎?!

    盡管看似放縱自由競爭不去管,甚至還有幾分慫恿的意味。

    林默對自己親手調教的三個年輕人并沒有真的置之不理,自從三架“升龍-2”螺旋槳戰斗機從達巴爾城內的空騎基地起飛那一刻開始,他與金系巨龍就一路悄悄暗中跟著。以避免發生意外情況,使這三個頗具潛力的年輕人在戰斗中意外夭折。

    “有趣?能吃么?”

    明顯心不在焉的金系巨龍琢磨著這個詞兒,在金系龍族的字典里,“有趣”一向很少出現。

    “唉!跟你說話,當真無趣的很!”

    林默搖了搖頭,手中一揚,出現一支電磁軌道步槍,裝填了一枚鋼芯彈頭,對準金幣的大腦袋直接就是一槍。

    咣當一聲大響,龍頭上面出現一個大洞。隨即迅速填滿回復。

    尋常老拳拿這身鋼筋鐵骨根本無可奈何,只有電磁軌道步槍抵近射擊,才能讓這家伙感到酸爽的滋味。

    搖了搖有些發暈的大腦袋,金幣漫不在乎的說道:“那就去找點有趣的事情做做,例如下去殺兩圈?”

    林默收起電磁軌道步槍,語氣毫無波瀾地說道:“下面是年輕人的舞臺,我們就沒必要去刷臉,混存在感了。”

    事實上些許兵種“撒加利”已經入不了他的眼,正好可以讓這三個“菜鳥”拿來練手,每一場戰斗都能夠讓他們得到長足的進步。越多磨礪一分,將來扛起大梁的可靠性就增加一分。

    “明明沒大了幾歲,說的自己好像老白菜邦子似的。”

    金系巨龍嘟囔著小聲吐槽。

    這一點金幣最有發言權,林默的年齡堪堪只有它的零頭。卻比自己還老氣橫秋。

    距離地面2000米至6000米高度區間的戰斗已經走向了尾聲,最終結果毫無懸念,散兵游勇一般的兵種寄體飛蟲根本不是完美默契配合的三架“升龍-2”螺旋槳戰斗機的對手,數量優勢迅速喪失,最終被打得落花流水,若非死戰不退的戰斗意志可圈可點。至于其他的卻乏善可陳,“撒加利”一族拿同族兵種當作炮灰和消耗品,只配送經驗這個評價依然還是高估了它們。

    貝齊克配合耶雷連續短點射,將最后一只兵種寄體飛蟲驅趕到風羅侖的正前方,HUD的瞄準十字心很鎖定了目標。

    輕輕一按操縱桿上的發射鍵,機體微微震顫,一條條飛竄出去的曳光彈道迅速將對方籠罩了進去,正在竭力搖擺規避的寄體飛蟲忽然一定,直直墜落下去。

    “耶雷,干的漂亮,貝齊克,干的漂亮!”

    酣暢淋漓的一擊為這場戰斗劃上了完美的句號,風羅侖毫不吝嗇地為兩位戰友點贊。

    經過一場實戰證明,配合默契的戰友完全能夠輕而易舉的發揮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戰斗力。

    “貝齊克,看不出來,你還有兩下子!”

    回想起方才另一架僚機巧妙到毫巔的精彩配合,性情梗直,愛憎分明的北地獵人子弟心底僅剩的一絲芥締與隔閡,徹底蕩然無存。

    “呵呵!這是我應該做的!”

    右側僚機駕駛艙內,羽族小男孩貝齊克傻呵呵笑著去摸自己的腦袋,最終卻只摸到了堅硬的頭盔。

    通過一場剛剛結束的實戰,他不僅證明了自己,也同樣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甚至能夠聽出來,兩位人族年輕空騎士話語中原本帶有的排斥態度已經徹底消失不見,而他成功融入到這個小集體里面,成為其中可以依賴的一員。

    “嘀嘀!~”

    雷達警報再次響起。

    風羅侖看了一眼雷達屏幕,一群數量不比方才少的“撒加利”兵種寄體飛蟲正在接近,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大聲說道:“咦?又來一大波‘撒加利’!怎么辦?”

    “揍它們!”

    左右側僚機位的耶雷和貝齊克不約而同的大聲回應。

    同時聽到這句話的林默無聲的笑了起來,這個結果正是他想要的。

    敢打,能打,這是成為一位合格空騎士的先決條件,三人的表現也不枉一番苦心培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通話接入申請出現在林默眼前的透明面罩顯示屏上。

    “喂!我是莫林……”

    -

    晨星洲大陸南方,安斯特拉瑟帝國百列行省迎來了難得的晴朗天氣。

    往日里盤桓不散的堆積云完全消散,圣炎陽光的金色光芒,灑在漫山遍野的植被上,還有波光粼粼的河流水面,使人心曠神宜。

    水系密布的河面上,船只川流不息,船夫們大聲唱起了船家獨有的歌謠,嘹亮的歌聲此起彼伏,連帶著船上的乘客和岸邊的人在一片歌聲中得到了份外的好心情。

    沒來由的一陣狂風卷過江面,波浪大作,隨波逐流的大小船只陷入顛簸中,船夫們的歌聲立刻少了許多,他們忙著控制住船體,以防發生傾覆和碰撞。

    天空莫名的陰沉了下來,一些人抬頭望向天空,正想罵一聲吝嗇的賊老天,卻張大了口,一言不發的死死盯著天空那一片朦朦朣朣的身影。

    我勒個大去!那究竟是什么?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根本數不過來。

    一個個交替撲扇著幾近透明的長翼,占據了大半個天空,源源不斷向北方的天空飛去。

    -

    -(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装修公司项目经理怎么靠增项赚钱 如何在红动中国上兼职赚钱 想赚钱想疯了怎么劝 拍抖音短视频是不是可以赚钱 食之契约 馒头 赚钱 肆玖原厂怎么赚钱 支付宝赚钱小游戏 梦幻西游吸附石不赚钱吗 去日本旅游做代购赚钱吗 想每天陪妈妈 还能赚钱怎么办 彩71可以赚钱吗 最赚钱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