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簡單的三角關系

第四百五十四章 簡單的三角關系

    王橋看到濕轆轆的胖墩杜建國絲毫不覺得驚訝。胖墩是省報記者,在暴雨天出來采訪也算是正常事。

    讓他驚訝的是跟在后面的女子——正在讀研究生的張曉婭。

    王橋看著張曉婭,道:“曉婭,你怎么跟著胖墩?”

    張曉婭道:“蠻哥,我在省報實習,胖墩師兄是我的老師。”

    王橋、杜建國和張曉婭都畢業于山南大學中文系,王橋認識張曉婭非常正常,可是,這一聲音稱呼極不尋常。杜建國驚訝地道:“蠻子,你為什么稱呼曉婭?從常理上來說,稱呼一聲小師妹,或者張曉婭,為什么把姓去掉。”

    王橋道:“我們兩家是世交。”

    “不可能啊,我們和張曉婭在一起讀過書,當時從來沒有聽你談到過張曉婭。”杜建國又問張曉婭,道:“對了,你跟著我實習,這么多天了,也沒有聽你談起過蠻子。”

    張曉婭微微一笑,道:“我們確實是世交啊,其實,我讀初中時就認識蠻哥,那時蠻哥還在讀中師。至于為什么要談起蠻子,這個簡單,我們在一起沒有談起的師兄師弟很多啊。”

    杜建國的鼻子還是敏銳的,一聲“曉婭”讓他嗅到了異常的味道。對于王橋和張曉婭的說辭很有些懷疑。

    王橋道:“我找干衣服給你們換。”

    呂琪聽到響動,在屋內稍加整理,走了出來,正站在門邊看著客廳。

    杜建國望著臥室又驚訝得閉不了嘴巴。

    張曉婭則用手抹掉猶自從額頭往下流的水,用好奇眼光打量呂琪,目光中還有一絲挑剔。

    “這位是胖墩杜建國,我大學同寢室的,這位是張曉婭,正在讀研究生的小師妹。”介紹完來者,王橋又鄭重地介紹呂琪:“這是呂琪,才從國外回來。”

    王橋如此介紹呂琪也是經過思考的,說是以前的同事,可是兩人明顯住在一起。說是現在的戀人,呂琪從失憶到現在,一直還在適應此事。所以,介紹的時候極端省略,留白無數。

    呂琪落落大方地道:“剛才又是雷又是雨,很危險。你們都要去洗熱水澡,否則要生病。張曉婭先去。現在外面下著雨,還沒有24小時營業的商店,買不到新衣服。我有干凈外套,多是這種運動衫,純棉的。不知有什么忌諱沒有?”

    張曉婭看了一眼呂琪,道:“謝謝呂姐,我沒有什么忌諱,就穿你的。”

    杜建國看著呂琪,在心里罵了一句:“我。操,蠻哥從來不主動追女生,但是,曖昧的呂一帆,談崩了的李寧詠,還有眼前這位,個個都那么出彩。”

    呂琪是個細心敏感的人。在三兩句對話中,她發現張曉婭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有些特別。她是失憶之人,以前的人和事都忘記了,記不起張曉婭很正常。只是,在筆記本中根本沒有張曉婭顯現出來,這就有點不正常。

    等到呂琪進去拿換洗衣服,張曉婭悄悄指了指臥室,道:“呂琪,比我想象事還有味道。”在暴雨中,她渾身被淋得濕透了,淺色襯衣貼在身上,很有些透。

    王橋與張曉婭目光有短暫交流,他很隱晦地道:“呂琪出國多年了,正在回憶以前生活過的地方。她曾經和我是舊鄉學校的同事,我們明天還要和舊鄉老師吃飯。”

    張曉婭道:“我和曉姐姐見過面,她給我講過呂琪。”

    杜建國的目光就在王橋、張曉婭和臥室之間打轉,猜測著自己居然不知道的三角關系。

    呂琪很快拿了自己的衣服出來,以及一張新毛巾。這張新毛巾是呂琪準備給自己用的,結果來到了電力家屬院時才發現王橋準備全套用品,這條新毛巾就用不上,就由張曉婭來使用。

    趁著呂琪去泡茶的短暫時間,杜建國壓低聲音道:“這是我的新嫂子?”

    王橋道:“我正在努力讓這個結果出現。”杜建國道:“你哄誰啊,都住在一起,還能是努力讓這個結果出現?”

    杜建國道:“張曉婭是怎么回事,你們兩人在學校從來沒有接觸過,怎么見面就是如些稱呼。”

    王橋笑道:“我們是世交啊。”

    杜建國還想說些什么,呂琪端著飄著清香的茶水走了過來。

    王橋問道:“你怎么到了昌東?”

    杜建國微微欠身,接過了呂琪遞過的茶水,道:“省政府發出了暴雨黃色預警,報社按照慣例,派出十幾個小組,我和張曉婭到了靜州,又到了昌東。基本完全了采訪任務,就想到你這里來混吃混喝。蠻子,等會給我和師妹下碗面啊。如果有尖頭魚,那就太棒了。”

    王橋道:“有面條吃就不錯了,還想尖頭魚,做夢吧。如果明天你們不走,我和呂琪請你和小師妹去吃魚。”

    今天看到小師妹張曉婭的態度,王橋感到很欣慰。因此,如果呂琪沒有回來,他極有可能與張曉婭開始交往了。

    這是一段發生在不久前的事情。當時吳立勤和冉萍兩位長輩都覺得王和張是珠聯璧合的一對,有意撮合兩人。她們分別跟兩位當事人說起過此事,交流時,張、王兩人都沒有明確拒絕對方。

    在兩位長輩看來,牽線就成功,以后如何發展,就看兩位當事人了。

    只不過,牽線之事到了這個程度便沒有了進度,甚至兩位主人公沒有再見過面。主要原因是兩人恰好都處于最忙的時間段,王橋恰好執掌城關鎮,主要精力全部投在工作上。張曉婭又要讀研究生,也是全力以赴。

    兩家長輩都以后忙過了這一段時間,兩個年輕人就可以交往。

    恰在這時,呂琪回國了。王橋做出了自己的人生選擇。

    王橋向冉萍當面解釋了自己的選擇,沒有任何隱瞞。

    至于吳立勤處,則是由姐姐王曉出面。吳立勤名義上是王曉長輩,實際上兩人已經成了無話不談的閏蜜。最初王橋準備直接給吳立勤講清楚此事,先被冉萍攔了一下,冉萍主動提出給吳立勤打電話。隨后王曉親自來到張家,與吳立勤見面之后,原原本本講述了王橋和呂琪戀情的來龍去脈。

    當年靜州涉黑案子很有名,在靜州工作的吳立勤聽說過此案以及案中主角呂忠勇。她完完沒有想到王橋和呂忠勇的女兒居然是一對有著坎坷經歷的戀人,聽完兩人故事,不禁一陣唏噓,最后感嘆道:“王橋和我爸倒是有些相似,都是情種啊。當年我爸為了我媽,實際上放棄了官位,在文。革還受到了嚴重沖擊,是一個情種。王橋一直念念不忘呂琪,就算失憶也毫不猶豫地做出了選擇,也算是情種。這種男人無論在哪一個時代是稀罕品種,可惜了。”

    兩人最擔心還是張曉婭的態度,商量一陣后,還是將女兒張曉婭叫回了家。

    聽罷跨度達到十年以上的戀情故事,張曉婭對于王曉鄭重道歉反而不以為意,灑脫地道:“王姐,你用不著給我道歉。我和王橋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就好比是意向性合同,雙方都沒有付出行動,其實不算什么。”

    王曉親切地拉著張曉婭的手,道:“曉婭妹妹,我們兩家人本來沒有任何隔閡,我和王橋不想因為這事鬧出不愉快。”

    張曉婭倒有些不好意思,道:“如果我和王橋談過戀愛,付出了時間和感情,出現這種情況,那肯定會很受傷。現在的關鍵我們還沒有開始就結束了,只能說是沒有緣分吧。”

    王曉道:“我弟弟這人和我爸一樣,有些執拗,認死理。他也是滿三十的人了,就是由于心里裝著初戀的呂琪,影響了后來的感情生活。大學四年,我一直勸他談戀愛,他完全沒有這個想法。后來工作以后,才開始談起戀愛,還是沒有成功。”

    張曉婭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道:“我終于明白了王橋為什么根本不接受楚小昭,連機會沒有給她。”

    昊立勤好奇地問道:“楚小昭和王橋有什么關系?”

    張曉婭道:“楚小昭讀大學時一直暗戀王橋,算是單相思吧。王橋從來沒有給小昭以機會,這讓楚小昭非常難過,甚至懷疑自己的個人魅力。我要把王橋和呂琪的故事講給楚小昭,撥掉刺在她心里的釘子。”她又笑道:“幸好呂琪回來了。如果我和王橋能交往,他心里還裝著一個呂琪,我豈不是成了替代品。”

    王曉道:“我弟弟是重諾之人,如果與你開始交往,那將是另外一回事情,就沒有呂琪什么事情了。”

    張曉婭道:“現在呂琪根本不認識王橋,王橋怎么辦?”

    王曉道:“這也是最麻煩的地方,我弟弟是做好了鴛夢重溫的準備。我也希望是電影鴛夢重溫的結局。”

    張曉婭道:“我希望他們能重歸于好,畢竟十年戀情不容易。”

    張曉婭在王曉面前說得瀟灑,其實心中還是有若隱若無的失意。當初沒有否決冉萍阿姨,說明她對大師兄王橋還是很有好感。

    為了呂琪之事,張曉婭還是郁悶了一陣子。她還特意找來王曉提到過的一九四二年的黑白片子,看完后落了眼睛。

    她很快就從郁悶中解脫開去。既然不屬于自己,那自己就去追求更好的人。

    而楚小昭聽聞此事以后,多年單相思的痛苦果然如張曉婭所料減輕了許多。并非自己沒有魅力,實在是有人捷足相登,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到王橋人品的優秀,不枉自己單相思多年。

    在浴室里,張曉婭仰頭迎接著熱水,腦子里閃現出與王橋認識的一系列畫面。最后腦海里總是浮現了呂琪美麗的形象,她在頭腦中用了“美麗”而不是“漂亮”,美麗還帶著一種氣度,漂亮往往是單指容貌。

    呂琪很美麗,這讓她有些小小地嫉妒。

    (第四百五十四章)
小说排行榜 贵州11选5开奖结 广东36选7走势图 排3走势图带连线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今 棒球比分雪缘mlb 辽宁十一选五 黄金工厂 球探比分007个 浙江快乐彩走势 河北麻将全集 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