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四百三十章 定風波

第四百三十章 定風波

    王橋對這個細節記得很清楚。

    呂琪的信最初是放在復讀班寢室的皮箱里,劉建廠團伙為了尋找丟失的手機,潛入第一寢室,將王橋皮箱劃爛,不僅取走了錢,包強還在信上畫了一個大大的生。殖。器官。

    發生了這件事情以后,王橋覺得把珍貴的信件放在學校不安全,就將信件帶到了華榮小區姐姐家。姐姐家的柜子鎖壞掉了,王橋原本想換鎖,后來有事耽誤就沒有換鎖。晏琳與王橋在華榮小區約會后,無意中看到了這批信件。這些信件就成了埋在晏琳心頭的尖刺,而那夢中的呼喚則成為尖刺后的動力。

    王橋道:“你當時看見了這些信件?怎么不直接問我,反而藏在心里,這其實是耿耿于懷。”

    這是六年來兩人第一次完完全全地敞開心房,沒有遮掩地談起往事。

    晏琳道:“這是很遺憾的事情,那時我還是青春少女,少女的心思現在回想起來有點奇怪,很多事情都悶在心里,自己把自己感動得或悲傷、或憂郁,這都是少女病。如果換作現在的我,看到信件以后,恐怕第一時間就要向你詢問此事。當時,我如果向你求證此事,你會不會給我說實話。”

    王橋用力地點了點頭,道:“如果你向我求證,我肯定會如實地講以前那一段戀愛,隱瞞不是我的性格。”他本來還想說:“如果當時我們一起努力,就算我對呂琪還有好感,但那只是留在心底的美好感情,不會影響當下的感情。”但是想到這樣說會讓晏琳傷心,便沒有說起此事。

    晏琳道:“剛才聽你們之間的故事,如果我不是后來的當事人,肯定會覺得這是讓人感動的愛情故事,你再講,后來怎么樣?”

    在羊背砣制作簡易浴室的故事:

    大桶安放在二樓平臺上,由塑料管道連接二樓大桶和底樓浴室。塑料管道到了底樓浴室后,固定在一塊自制的三腳架上,尾端安了一個水龍頭,洗澡的人可以用這個水龍頭控制水量。浴室的原理非常簡單,王橋卻把此事當成一個大工程來做,每個細節都考慮得很周到,甚至還在浴室里掛了一面小鏡子。

    呂琪看著王橋手腳麻利地將浴室的最后設備安裝好,她愛煞了這個浴室,忍不住道:“蠻子,你能不能多燒點熱水?”她到底是年輕女子,說話時頗為羞澀。

    王橋端正面容,提高了聲音,嚴肅地宣布:“羊背砣浴室今天正式開張。”

    呂琪到廚房里捅燃灶火,特意交代道:“鐵鍋多洗兩遍,別浮油在水上面。”

    王橋仔細洗了一遍鐵鍋,直起腰,道:“行了,再洗,鐵鍋都要穿了,放心,平時我這里沒有吃幾回肉,鐵鍋里沒有多少油水。”

    呂琪道:“明天,我要去買一個大鐵鍋,專門燒洗澡水。”

    灶孔里火焰熊熊,鐵鍋里的水很快就冒起了水泡。水徹底燒開以后,王橋先裝開水瓶,然后將開水舀到桶里,飛快地提到了二樓,倒進大桶里。

    呂琪伸手量水溫,道:“蠻子,還要加點熱水。”

    王橋將鍋里剩下的水全部倒進大桶里,水溫又稍燙。

    呂琪有些不好意思,道:“再來一點冷水,一點就行了。”

    水溫調好以后,呂琪臉上現出些紅暈,道:“我要多洗一會兒,等會兒你幫著多加點水。”

    呂琪拿著毛巾、香皂進了浴室,提進來一張放衣服的椅子。放好物品,關門時她才發現,木門換上了新的鐵門栓,在木門的縫隙處還釘了些木條。

    試著打開水龍頭,一股熱水傾瀉而下,盡管比不了大學里的專業水龍頭,可是在新鄉這種偏僻鄉村,如此淋浴已經是高級享受了。脫掉外套以后,不知從何處鉆來的冷風,讓細嫩的肌膚起了不少雞皮疙瘩。呂琪脫掉內衣時,隱藏著的嬌艷頓時顯現出來。*并不太大但是很挺拔,****小巧精致,小腹平坦結實。

    在冷風中,她頗為自戀地打量了一會兒自己的身體,然后打開水龍頭,一股水流冒著熱氣從天而降,從皮膚上滑下,讓她舒服得差點呻吟起來。

    王橋站在廚房門口,看著從木門頂部冒出來的水汽,心里感覺有些異樣,一位漂亮女子在淋浴,若是沒有一點幻想,就不是好身體的正常男人。

    等到鐵鍋里的水冒水泡,他就將熱水舀進小桶,調好水溫,提到二樓,加在大桶里。每次大桶的水所剩不多時,他都能及時將熱水補上。

    洗澡出來,呂琪頭發披肩,膚色紅潤如脂。在美女映照下,羊背砣村小圍墻外的樹林變得綠色喜人,不再陰森恐怖。

    聽到王橋為戀人制作了一個簡易浴室,晏琳嘆道:“我嫉妒了,你沒有為我建造一個浴室。”

    王橋道:“那是沒有合適的條件,當年我們都在一心為了高考。”

    晏琳道:“那我還有一個疑問,就是你們當年關系這樣好,為什么要分手?現在還有沒有重新開始的可能性?”

    王橋道:“這個問題讓我很是無解,因為我和呂琪到現在都沒有談及分手之事,其實是不了了之。當時有個特殊情況,她到廈門,我進了看守所。”

    從看守所出來后發生的事情:

    下午在等待中度過,王橋接連打了七八個傳呼,在呂琪漢顯傳呼機上反復留話:“我才從山南看守所出來,在里面關了一百多天,見面細談。”

    “我進看守所是冤枉的,六月進去,今天出來。”

    “我很想你。“

    “請回傳呼。”

    一條條傳呼如泥牛入海,沒有得到回音。

    在等待中,他想起曾經說過十天不接傳呼就算分手的話,當時是玩笑話,此時覺得一點都不好笑。他到樓下為自己的數字傳呼機買了電池,安裝好小指姆大小的電池,沉寂一百天的數字傳呼機終于有了光亮。在上樓回家時,他希望數字傳呼機能激情響起,顯示的是呂琪的電話號碼。

    到了晚上吃飯時間,數字機沒有響起,家里電話也沒有響起。王橋此時心緒已亂,不想參加宴會。只是李家為了自己的事東奔西走,著實費心,不去見面著實有些不妥當。

    ……

    王曉又問,“你打了好幾個傳呼,是給女朋友打的吧?”

    王橋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道:“一直沒有回傳呼。”

    “她現在做什么,還在舊鄉嗎?”

    “應該到廈門大學讀研究生去了。”

    王橋正打算講一講呂琪的家世,王曉提出一個尖銳問題:“二娃,你現在的狀態,憑什么去娶一位研究生。生活環境變了,人的心就會變。你現在最應該考慮的是事業,不要在戀愛問題上陷得太深。”

    王橋悶悶地道:“就算要分手,我也想分得明明白白。”

    “你給她打了傳呼,她一直不肯回,這就是態度,你還不明白嗎?”

    王橋不愿意再聽,做了一個打住的手勢,道:“姐,你不用勸我,經歷過生死的人,還有什么看不開,我會正確處理。”

    王曉道:“不管發生什么事情,千萬別沖動。”青年人的男女之情也是一個沖突的導火索,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怕弟弟再沖動,又惹出新的禍端。

    這時,客廳電話鈴響起,王橋三步并兩步來到了客廳,拿起話筒聽到里面傳來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很是失落,禮貌地道:“您找王曉嗎,稍等。”

    姐姐接電話時,王橋站在窗前,欣賞著省城的街邊風景,心道:“難道一百天沒有聯系,呂琪真的就這樣走了?”

    ……

    經過山南公安分局東城分局時,王橋不由自主想起在看守所的一百天,一時之間百感交集。隨著時間流逝,看守所經歷的痛苦不僅沒有淡忘,反而越發清晰。另一方面,這段艱難歲月也開始發揮正面作用,不斷向他提供人生勇氣和智慧。

    從旁邊門洞走出一男一女兩人,盡管距離一百多米,他還是一眼就認出其中的女子是朝思暮想的呂琪。呂琪旁邊是一個身材健碩的年輕男子,身穿黑色皮夾克。兩人有說有笑,神態親密。呂琪伸出手打了一下男子的肩膀。那個男子躲了一下,又說了一句話,呂琪再打。

    王橋如中了魔咒,呆呆地不能動不能言語,如果說從楊紅兵嘴里得知呂琪有了在省政府工作的男朋友的事實如一把刀,狠狠地捅在身上,此時見到了呂琪與另一個男子的親密行為就如一把鐵錘,以泰山壓頂的力度砸在頭頂,筋斷骨折,再也無法復原。

    呂琪和男人在商店停住,過了一會兒,男子單手提著啤酒,呂琪抱著些煙花,肩并肩朝回走,在背影即將消逝時,男子伸出手拍了拍呂琪的肩膀和頭頂。

    “我真傻,還幻想著呂琪會等著我,她現在是研究生,前途似錦,我算什么東西,一個來自昌東農村的復讀班學生!”

    王橋腰間一直掛著那只傳呼機,雖然停機,卻沒有舍得丟掉。反復回想楊紅兵所言,腦中一遍一遍地浮現呂琪和男子的親密行為,他突然發了狂,將傳呼機從皮帶上取了下來,放在地上,舉拳猛擊,只聽得“啪”的一聲響,傳呼機碎掉,拳頭上冒出鮮血,滴滴答答地往下流。

    “這就是所有的故事,當時覺得是不同于世的愛情,現在想起來也很尋常。”王橋花了很久時間,在消毒水的味道中講出了與呂琪的愛情故事。

    晏琳有些失神,道:“你居然最后都沒有與呂琪見上一面?”

    王橋搖頭道:“我南下廣南時,兩人之間就有打十遍傳呼不回就意味著分手的說法,后來我進了看守所,成為無業游民,她是研究生,有一個在省政府工作的男友,后來還出了國,當時認為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晏琳道:“你如果現在遇到她,會不會重新開始?省政府這么大,在里面工作的人也可能混得很不如意,也有可能遠沒有你有發展前途。”

    王橋道:“生活不能去假設。就算沒有她,我也能好好生活。”

    晏琳終于解開了積壓在心里多年的一塊石頭,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遠處農家有狗叫聲,還有雄雞的鳴叫。

    王橋看了看時間,道:“不早了,今天夜談到此結束,我沒有想到,會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將以前的舊事講了出來。”

    晏琳雙手交錯著,用力絞著,慢慢又松開,道:“那我們,還可以重新開始嗎?”

    最初在植樹節那一次相遇,她是以省委辦公廳工作人員身份,坐在高大客車上,隔著玻璃窗,用俯視眼光看著在城關鎮工作的王橋。通過這一段時間密切接觸,她重新了解王橋,又被其無與倫比的男性魅力燃起了熊熊愛情之火,讓她不再考慮省委辦公廳與城關鎮的距離。

    王橋沒有明確回答這個問題。他伸長手,將桌邊的信箋和鋼筆拿了過來,略加思索,用硬筆寫了一首蘇東城的《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王橋的硬筆書法也很漂亮,在這幅小字上蓋上印章,便是一幅硬筆書法作品。

    晏琳拿過作品,細細品味一番。她明白了這首詞里面蘊含著的王橋復雜的情感和明確的答復,一行清淚流了下來。

    (第四百三十章)
小说排行榜 海南琼崖麻将精英版 河北麻将捉五魁啥牌 景盛配资 异域狂兽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即时比分 旺润配资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基本 澳篮即时比分 即时赔率指数 可以打好友房的麻将app 房地产股票指数 河北大唐麻将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