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回陽州

第四百一十四章 回陽州

    本來昨夜想寫,結果醉酒(真希望象王橋一樣戒酒),早上起來寫了兩千字,繼續接客中。

    …………

    按照吉書記‘交’待,撥除王家大院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以后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現實也的確如此,創彩集團落地肯定還要發生很多事情。當前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與山南都市報再次聯系,免得山南都市報用‘春’秋筆法來描寫強拆違章建之事,以免造成不良影響。

    離開縣委招待所后,副檢察長陳樹先離開,只剩下王橋和晏琳。

    縣委招待所位于縣城中心位置,距離天然氣公司和電力局家屬院都不太遠。但是由于才發生了王二娃砍人之事,王橋堅持讓老趙送自己和晏琳回家。其實他并不怕地痞,只是不想讓晏琳有什么意外。

    在車上,王橋和晏琳都坐在最后一排。

    王橋道:“我們還得解決山南都市報的事情。山南都市報平時沒有啥用,可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如果發一些煽動‘性’文章,就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們現在已經將拆除違章建筑引導到強拆,下面很可能繼續點‘陰’火。”

    晏琳同意這個觀點,道:“看他們的筆法,極有可能。”

    王橋道:“你平時跟宣傳部‘門’有接觸嗎?有沒有能夠直接與陳兆順對話的、或者管得住他的朋友。”

    晏琳道:“讓我想想。平時我和宣傳部‘門’有接觸,但是都是和省委宣傳部領導,讓大領導管這種小事,得想想如何切入。”她想了一會,突然道:“我有一個好人選。”

    她隨即撥打了電話,道:“林姐,我是晏琳。”

    林玥在處理人事關系上很有一套。她和晏琳是在參加省‘婦’聯組織的一次活動中認識的,認識以后,迅速發展出了‘私’人友誼。她接到晏琳電話后,道:“小琳,在昌東工作還愉快嗎?我一直說到昌東來一趟,結果一直沒有‘抽’出時間。我有一個朋友在昌東工作,叫王橋,發展得不錯。我在昌東來,讓你們認識一下。”

    晏琳沒有料到被稱為省委宣傳部‘女’俠“寧中則”的林玥居然認識王橋,還直稱是朋友。她就用眼睛望了坐在身邊的王橋一眼,道:“王橋是昌東城關鎮鎮長,我就是掛職在城關鎮,現在他就在我身邊。”

    林玥道:“還有這么巧的事情。”

    “事實上真實的情況比口里講述的情況要離奇十部。”晏琳腦中閃過這一句話,又道:“林姐,我有事找你,是城關鎮的事情。”

    聽說是這事,林玥豪爽地道:“我和陳兆順關系還不錯,這樣吧,我先和他聯系,安排一頓晚餐,大家喝喝酒,以前的事情就算了。”

    晏琳道:“王橋在我身邊,林姐,和不和他說兩句?”得到同意后,晏琳將手機遞給了王橋。

    王橋在電話里簡單聊了聊自己的近況,又談了姐姐和林海的事情。

    林玥道:“你姐姐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了不起了。我前幾天見過李叔,他們雖然心里有些舍不得你姐離開這個家庭,但是最終還是會理解的。”

    王橋道:“有安健這個紐帶,她永遠都不會脫離李家,只是她也需要自己的新生活,畢竟還年輕。”

    林玥道:“這是當然的,我也是這樣勸李叔的。”

    掛斷電話,王橋就和晏琳對視。

    王橋先笑了笑,道:“我怎么一直沒有想起林玥在省委宣傳部工作,有好幾次協調關系,都是找的省委宣傳部的雷成。”

    晏琳有點好奇地道:“你很早就認識林玥?”

    王橋道:“我在讀大學前就認識她。她和我姐夫家里是世‘交’。后來接觸不多,所以總是沒要想起她。”

    “我和林姐認識時間不長,但是關系不錯,每個月都要在一起吃頓飯。”晏琳一邊說,一邊暗自想道:“山南也有好幾千萬人口,怎么轉來轉去都與王橋有牽連,我和他到底是有緣分還是沒有緣分。”

    林玥辦事向來都很利索,幾分鐘后,回了電話,道:“我和陳總聯系了,明天晚餐就在‘交’通賓館,你和王橋一起過來吧。”

    第二天中午,王橋和晏琳坐著老趙的車就前往省城陽州。

    到了陽州已經是三點多鐘,王橋先到姐姐所住的華榮小區。華榮小區距離省‘交’通賓館很近,步行不到十分鐘。

    老趙就送晏琳回工業園區的家。

    陳明秀接到‘女’兒電話,與辦公室同志打了個招呼,匆匆回到家里。削好水果后,站在窗臺望著小院‘門’口,等著寶貝‘女’兒。

    當看到一輛靜州牌的小車開過來,她便立刻下樓,去接‘女’兒。

    晏琳提著一口空箱子下車,然后低頭對老趙道:“趙師傅,到家里來坐一坐。”

    老趙笑容滿面地道:“不用了,我找個地方洗車。我們地方上的車到省城得洗干凈點,否則被城管逮著又要罰款。晏書記出發前,給我打電話,我就在院‘門’外接你。”

    陳明秀下樓時,恰好看見小車開出院子。她接過‘女’兒提著的箱子,道:“是空箱子?晚上在不在家里吃飯?什么時候走?到省城來辦事嗎?”

    寶貝‘女’兒到昌東工作,這讓陳明秀很有些牽掛,見到‘女’兒,一口氣便問出許多問題。

    晏琳笑道:“媽,你讓我先回答哪一個問題?”

    陳明秀道:“先回答,你什么時候走?”

    晏琳道:“我是和王橋一起到陽州辦事,明天早上走。”

    陳明秀道:“你不回單位去看一看?我建議中午再走,明天上午到單位,給領導匯報掛職期間的工作。你的主場還是在省委辦公廳,掛職不過是過程,你要分得清重點。”

    “嗯,我知道,是應該回單位一趟。”晏琳走進客廳,看見削好的蘋果,就去用洗手液洗手,洗了兩遍以后,再回客廳拿起蘋果,邊吃邊道:“還是家里舒服啊。”

    陳明秀跟在‘女’兒身后,道:“你和王橋到省里來辦什么事情?”

    晏琳不想給母親談及強拆違章建筑和王二娃行兇之事,怕讓母親擔心,敷衍道:“是單位上的事情。”

    陳明秀道:“可惜了,如果王橋在省里面工作,我就勸你們兩人重新開始。現在他在昌東,太麻煩了。不過這人倒是‘挺’優秀的,學歷也還行。”

    晏琳道:“媽,我們都是從靜州走出來的。你到陽州也就是幾年,怎么有這么強的優越感。”

    “我有優越感嗎,沒有吧!我就是實事求是。”陳明秀神情溫柔地看著‘女’兒,道:“如果‘女’兒真喜歡他,可以請大偉叔叔幫個忙,直接調到陽州。大偉叔叔是個熱心人,肯定會幫忙的,而且可以安排進陽州市最好的機關。關鍵看你的態度!”

    晏琳想起王橋堅毅的神情和強大的內心,道:“這就是優越感。王橋能力非凡,怎么會聽任別人擺布和挑選。”

    (第四百一十四章)q
小说排行榜 球探足球手机比分 11选5安徽开奖结 腾讯河北麻将下载 彩票大赢家比分直播 幸运龙宝贝 奥客竞彩比分直播 天天av影院 职业棒球比分 银川十一选五走势图 即时比分99822 球探体育比分手机版 一比分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