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戰而下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戰而下

    晏琳是第一次全過程參加基層政fǔ強制拆除違章建筑。

    以前在省里工作時,機關里的人議論起基層干部‘亂’搞的事情,都義憤填膺,恨不得立刻就執掌一方,將所有陋習全部掃掉。而到了基層以后,才發現基層面臨的情況異常復雜,遠非在辦公室坐而論道所能解決。

    基層干部肯定有相當多的不足,領導機關干部同樣有相當多的不足。這種俯視心態并非能力所造成,而是所處的位置。在基層干一輩子也往往還是小基層干部,在領導機關只要把握住機會,相對容易進入領導層。

    在班子會上,王橋提出了非常具體的強拆方案。

    “上午,各相關部‘門’又在縣政fǔ開了會。吉書記說得很清楚,誰想要耍滑頭看熱鬧,就讓他一輩子看熱鬧。所以,這一次各部‘門’都很重視,上午參會的都是負責拆遷分管領導,都拍了‘胸’膛,按照我們提供的方案執行。”

    王橋低頭看了一眼薄薄兩頁方案,目光炯炯地看著眾人,道:“雖然各部‘門’都在縣委要求下全力支持,其實主要推動者還是得我們在座的一幫子人,如果我們組織得好,各部‘門’才能發揮出作用,組織得不好,人越多,越是一盤散沙。”

    “下面,我來具體講任務。首先大家要明確參加強拆各部‘門’的職責,這是縣政fǔ明確的,要做到心中有數,不能當糊涂官。”

    “第一,我們要負責本轄區內歷史遺留形成事實或正在建設違章建筑及設施的調查取證、認定督辦、宣傳教育、動員自拆工作;負責拆違后信訪穩控工作,杜絕上省進京非正常上訪案件發生;負責拆違后建筑垃圾清運、恢復相鄰建筑物原貌、恢復原位置(人行道、市政設施或綠地)功能等工作。

    第二,縣政fǔ法制辦負責對拆違通告、規范‘性’文件等進行審核。這一塊法制辦做得很好,我們所有的文件都在他指導下發出,沒有任何問題。我要表揚一下紹杰同志,紹杰同志到鎮里掛職鍛煉,提高我鎮的法律水平。我們的文件拿到法制辦去,一次都沒有被打回來。”

    李紹杰受到了王橋表揚,表面上矜持,內心還是‘挺’開心的。

    王橋繼續道:“第三,縣城管委要負責拆除違章建筑專項行動的指導、協調、督查工作;受理關于各類違章建筑的舉報;對各鎮和相關單位拆違方案進行審定;組織全縣城管執法人員,對拒不自拆的違建房屋強制拆除;對全市拆違工作進行統計、匯總。

    大家注意一下,這是整違辦對各部‘門’總體職責劃分,不是單指這一次針對王家院子的拆除工作。這一次城管委很支持工作,調集了五十名執法隊員歸我們指揮,由李大隊長帶隊。”

    說到這里,他望了一眼武裝部長王大勇,道:“城管委執法隊員有一半是轉業軍人,素質很好,在行動時可以作為突擊力量。”

    王大勇頻頻點頭,‘挺’著‘胸’口。

    “第四,縣監察局、縣委組織部負責拆除違章建筑專項行動的監督、檢查……;第五,縣委宣傳部負責專項行動的宣傳報道工……為專項行動創造良好的輿論氛圍;第六,縣民政局負責……確保專項行動體現縣委、縣政fǔ對群眾的關懷;第七,縣公安局負責專項行動中打擊不法分子聚眾暴力抗法工作,為專項行動提供保障;負責對拆違非正常上訪人員依法處理工作;第八,縣城委……;第九,縣國土局……;第十,市信訪局負責對拆違信訪工作的協調、督辦工作;第十一,縣規劃局負責協助各區對房屋產權‘性’質進行認定。”

    王橋詳細講了一遍各部‘門’在拆除違章建筑中的責任,強調道:“我們要擅于學習文件,要徹底用好文件,熟知各部‘門’的職責,在辦事時爭取他們最大的配合,出了事情后也要知道找誰來擦屁股。”

    “除了正常執行工作外,我還要布置三項具體工作,第一項,就是明確拆遷時間,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二點半,是啃下王家大院的時候。”

    紀委書記楊建有些疑‘惑’地道:“王書記,為什么定在國慶前,在國慶節前鬧出事,可不好玩。”

    王橋道:“過了國慶,還有兩個月就是元旦。過了元旦,‘春’節就要來了。過了‘春’節,兩會就要召開,實際上沒有什么最好的日子。”

    大家想起每到重在節假日大家就會收到了無數要求重點防范的文件,都會心一笑。

    王橋道:“為什么選在國慶前,我也是有考慮的。我是基于什么來考慮的,就是盡量分散王家院子的人,不要讓他們的人聚集起來。所以,當自我拆除時間到了以后,就不能采取添油戰術,不能試探‘性’地地強拆,而是集中力量,用牛刀將這個瘤子割掉。下面來布置幾項特別任務。”

    “第一項任務‘交’給紹杰書記。根據前期‘摸’排,王家大院在年輕人中有三個骨干人物,最核心的人就是王二娃,王二娃的姐夫就是有點社會背景的綽號叫做許大馬‘棒’的人。這幾個人平時喜歡到一家茶館打牌,賭錢。在二十五日左右,就由紹杰書記與趙勁所長聯系,一定要把個窩點端掉,對現場賭博的人進行罰款和拘留,關鍵就是拘留,務必在二十七日那一天,讓王二娃這幾個人留在拘留所里。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現場抓賭、拘留都要有全程視頻,這也是以前我在城管委工作時得出的教訓。”

    李紹杰知道這次拘留表面是獨立事件,其實與拆除違章建筑密切相關,不能出一點差錯,否則就會在聚光燈下被挑剔。他點了點頭,詢問道:“趙勁知道這事嗎?”

    王橋道:“在縣委開會后,我專程去找了一次袁局長,給他商量了這事,他就把趙勁叫到了自己辦公室,當面‘交’待的。”

    “好好,既然袁局長當面‘交’待,那事情就好辦了。”李紹杰最初還對年輕人王橋能否執掌城關鎮有幾分疑慮,經過一段時間磨合,他發現王橋和宋鴻禮極為相似,都是強硬的‘性’格,很硬的工作方法。不同點在于王橋對各類資源的運用上更勝一籌。

    王橋又道:“晏書記,你要協調組織、宣傳部‘門’,做好正面引導。”

    晏琳有點驚訝,道:“這事要報道?”

    王橋道:“這種事情都是一傳十,十傳百,口口相傳。所以我們盡量不做報道,特別是不能有電視報道出來。我要提醒的是關注外來記者,他們有三種手法,一是斷章取義,只提強拆現場,不提以前持續做的工作;二是顛倒黑白,他們只提這是強拆,不提這是拆除違章建筑;三是演悲情,拍一些哭泣的畫面。”

    晏琳道:“明白了。”

    其實這件事情讓李寧詠來做是最合適的。她‘性’格更加潑辣和外向一些,又在本地有很深的關系。只不過那一夜之后,王橋盡量不讓她參加到鎮里的活動。另一方面,王橋讓晏琳出面也考慮到省委辦公廳常委辦這個背景,有這個背景出面,有結事情就好辦一些。

    王橋又道:“除了記者外,晏書記還有另一個任務,就是與文化局聯系,在上周村搞一場國慶節送歡樂活動,時間在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搭臺,下午唱戲。文化局接受了這個任務,將組織全縣最好的隊伍到上周村演出。”

    晏琳臉上閃出一絲疑慮,隨即反應過來,明白這是將王家院子人員最大規械‘抽’空的策略。她來到城關鎮的時間并不長,可是已經很客觀地承認了王橋的領導能力。她經常將王橋與常委辦主任相比,無論從學歷到工作能力,王橋都遠超。只可惜,王橋工作在最基層,發展始終受限。

    王橋道:“前期要宣傳好,就好象歌星來要城關鎮一樣,大力宣傳,特別是嶺劇,最受老年人喜歡,一定要多演幾場,縣里名角要請出來。”

    “除了演出外,楊鎮要聯系衛生局,還在村委會辦公室搞一次義診,免費給村民普及健康知識,發放健康資料,還要領取板藍根等保健‘藥’。演出和免費義診,宣傳單都要到各大院子,特別是張家院子和王家院子,必須能在最醒目的地方見到。”

    最后,王橋點到了武裝部長王大勇,道:“最后重頭戲就‘交’給王部長,現場執行‘交’給你,如何組織力量,如何強拆,你給大家講一講。”

    此時,王橋已經知道縣委即將起用王大勇,將他調到柳陽鎮當鎮長。這是王大勇當鎮長前在城關鎮的關鍵一役。

    在會前幾天,王橋專‘門’找王大勇談一次話,道:“這一次行動現場指揮就由你負責。有一件事情你應該知道,我給吉書記匯報現場指揮人員是搶救向陽壩武裝部長王大勇時,吉書主說了一句,這個同志有組織能力,可以委以重任,整個拆違工作就你全盤把握,現場指揮可以‘交’給王大勇。”

    特到了********首肯,王大勇自然很有些興奮。

    王橋又透了點風,道:“柳陽鎮一直沒有定盤子,據我得到的消息,你已經納入了縣里的目光,這一次再加把勁,燒把火,應該能成功。”

    一番‘交’底,王大勇渾身就充滿了勇氣。他這幾天多次悄悄來到王家院子,觀察地形和虛實。他根據現場情況以及‘抽’調出來強拆人員和設備情況,制定了強遷方案。強遷方案與王橋和李紹杰討論了三次,這才最終定下來。

    王大勇拿著一幅掛圖到臺上,詳細講了規劃、市政、公安、城關鎮各支力量的使用情況,什么時間進入、用什么方式拆違、遇到突發事件處理、戰場掃尾工作。

    王大勇站在了會議室前,‘挺’直了‘胸’,侃侃而談,就如即將領軍出征的將軍。

    方案出來以后,照例就由各位班子成員進行補充。

    由于總體方案都是經過反復推演,班子成員想了一會,沒有人提出異議和意見。

    布置完工作,王橋特意強調:“強拆方案必須保密,離開了這間房子,大家各自準備,但是不準在任何公共場所談起,也不要和家里人談起。”

    會議后,各位班子成員按照各自任務,開始去作準備。

    晏琳有了具體工作,慢慢融入到城關鎮這個集體當中。她與王橋始終保持著同事之間的關系,沒有進一步接觸。她經常暗自觀察王橋:王橋在忙碌的工作中,給自己建了一個殼,讓外人很能進入其內心世界。

    九月二十五日,王二娃等人一直沒有去茶館打牌。

    九月二十六日,王家大院有四個年青人和王二娃一起,到茶館打牌。他們去這么多人的原因是上一次王二娃發現有外人來打假牌,準備報復。

    公安局便衣通過內線‘摸’到這一情況,專等王二娃這一伙人來鬧事。當王二娃與外來一伙人打起來的時候,埋伏在周圍的公安如神兵天降,將打架的雙方一起帶到了派出所,全部治安拘留。

    王橋手里有個表格,完成一項,就打了一個勾。得知王家大院有五個年輕人被拘留之時,就重重地在表上打了一個粗勾。

    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文化局演出隊來到了上周村,搭舞臺,調音箱,傳統嶺劇演員化妝出現,引起喜歡嶺劇村民大聲喝采。對于文化局演出隊來說,這是一次極為正常的送文化下鄉,因為臨近國慶,這類活動是免不了的。因此,高高興興與村民們‘交’流。

    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一點鐘,縣衛生局組織的義診也開始,由于有免費‘藥’發放,來了不少人。

    二點鐘,隊伍在城關鎮一處廢棄工廠集結完畢。工廠所在地距離王家院子不遠,十分鐘就能到,平時工廠鐵‘門’緊鎖,很少有人關注。

    王橋坐在廢棄工廠的臨時辦公室,接到前方報告,得知王家院子沒剩下幾個人時,便對王大勇道:“王部長,行動吧。”

    城關鎮、縣建委、規劃、市政、國土、公安等多部‘門’工作人員出現在王家院子,按照既定方案,拆違工作正式開始。

    二點半鐘,參與執行人員到達執行現場后,按照界定的位置和范圍,由負責警戒的工作人員對執行點布置警戒線,進行清場;

    聯合執法人員開始進場違章建將少量物品搬運到指定位置,登記,拍照。

    七臺挖機出現在現場,分頭開始對違章建筑進行拆除。

    由于事發突然,王家大院少量留守人員根本來不及反應,被攔在警戒線外。有罵人的,有哭的、有試圖沖擊警戒線的,由于力量太弱,無法阻擋住拆違人員的行動。有人家開始打電話,結果發現座機電話通通打不通。

    整個拆違現場,聯合執法人員分工合作,各負其責,拆除工作安全有序。

    三點十一分,王家院子所有違章建筑全部被拆除,搶建的房子變成瓦礫堆。

    等到反應過來的王家院子村民回到院子,拆違人員已經全部離開。

    這是一次極為漂亮的拆違成功案例,王橋得到消息以后,當場表態道:“晚上就在伙食團安排伙食,參加人員全部聚餐。”這頓飯喝了不少酒,唯一遺憾的是王橋滴酒不沾,不免有些無趣。

    吉之洲得到消息以后,說了一句話:“事上無難事,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這是以后搞大型拆違行動的教科書。”

    將房子拆掉后,風‘波’沒有完全平靜。

    第二天上午,王家大院來了近百人,聚在城關鎮政fǔ,討要說法。

    此時房子已經被完全徹底地被拆除,主動權就掌握在城關鎮手里,不管要什么說法,都是一句話:你說我拆錯了,把房屋的手續拿出來看。

    鬧了下午,王橋出面與王家大院對話,仍然無果。

    第三天,王家大院百人前往縣政fǔ。

    第四天,《山南都市報》發了一篇文章:《十年打工血汗錢,強拆后血本無歸》

    這些事情都是王橋預料之中的。由于違章建筑全部被拆掉,打口水官司已經不能影響全局,‘交’由晏琳去處理。第五天,城關鎮召開了全鎮機關干部和村社干部大會,總結表彰了拆違工作,放映了拆違時的錄相,將城關鎮政fǔ拆違決心傳達到每個村社。

    國慶節以后,王二娃從拘留所出來。得知發財夢破碎,就紅著眼,提著菜刀,在城關鎮政fǔ辦公室對面坐等王橋。

    他手里拿著一張登有王橋相片的《昌東日報》,只要這人出現,立刻就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王橋沒有意識到外面的危險,與晏琳在一起研究了山南都市報的事情。王橋道:“山南都市報是成心的,上次吃了個啞巴虧,這是要找場子。”晏琳道:“我去找了省委宣傳部的林姐,由她出面,約一約山南都市報的人。”王橋道:“林姐,是不是林玥?”晏琳道:“是林玥,她在省委宣傳部很有影響力,聽說要外放提拔。她只要出面,問題應該不大。”

    (第四百一十一章)
小说排行榜 甘肃麻将有多少个打法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时 好运经纪人 即时篮球比分球探 1z电竞比分网 14场胜负 宁夏体育彩票11选5 游玩广西麻将软件 500万完场即时比分 快乐10分 女足世界杯比分体彩 500wan 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