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三百七十四章族譜

第三百七十四章族譜

    能收到王衛東短信,讓王橋還是有些感慨。

    很多人發達之后就變臉,這仿佛成為了常態。王衛東如今當上了成津********,從通俗意義上來說算是發達了,但是他沒有忘記曾經打過交道的老朋友。僅從這一點來看,王衛東年紀輕輕就走上了高位,確實是有其獨到之處。

    這次現場會參加的單位多,規格高,成津縣接待任務相當重。由于昌東縣與成津縣是友好縣,縣長蔣湘渝還是親自迎接了代縣長華成耀一行。

    將昌東幾人送至賓館以后,再由縣府辦一位同志專門為昌東縣參會同志服務。

    王衛東不時地摸出手機,查看短信和來電顯示,一直沒有王衛東的消息。等到了晚上九點鐘,終于來了一條短信,王衛東在短信里道:“王橋老弟,今天晚上確實抽不出時間,明天會議結束以后,王橋老弟可否留在成津一敘。衛東”

    這是一條非常誠懇的短信,王橋看著短信,不由得想起了當初王衛東率領導黨政代表團來到昌東的場景。當時他還在城管委工作,為了保持城區干凈整潔,站在街道上眼見著考斯特帶著一陣風從眼前走過。

    這一陣風,也說明了********和一位二級班子的差距。王衛東能夠再次發出邀約,說明真沒有忘記并沒有太多深交的老朋友。

    第二天上午十點,山南省礦山企業技改及整治非法采礦工作現場會正式召開。

    會議由沙州市市長劉兵主持,議程并不復雜,開得很簡潔。

    第一項議程是王衛東總結成津縣整治非法采礦工作;

    第二項議程是由省政府完成企業技改的單位頒獎,李東方、曾憲勇和前縣委辦趙主任三人獲得了技改先進獎;

    第三項議程是由副省長秦路講話。

    第四項議程是現場參觀完成第一期技改的鉛鋅礦企業。

    在中午一點鐘,會議流程全部結束。

    吃過午餐后,參會人員各自散去。王橋向代縣長華成耀請假:“華縣長,城關鎮沿礦企業比較多,今天只是走馬觀花地看了一眼,我想請一天假。留在成津繼續看一看。”

    華成耀以前一直從事黨務工作,對行政工作還有點陌生。他點了點頭,道:“我最近收到人大轉過來的人大代表建議批評和意見,里面就涉及到礦山企業。反映的問題復雜,你多留一段時間也是對的。”

    王橋道:“這一次省里文件很清楚,達不到技改要求和產量要求的小礦山一律要關掉,我想看一看如何關掉。”

    華成耀道:“那里有這么簡單,關掉一個國有礦山企業。就涉及到工人安置,關掉一個民營礦山,就涉及到尖銳的矛盾沖突。城關鎮既有國有礦山,又有民營礦山,事情復雜,一定要慎重。”

    得到了華縣長批準,王橋就留在了成津縣。

    王橋在縣政府辦公室工作時,曾經與成津縣紅星鎮黨委書記谷云峰在省黨校參加了十天短訓班,兩人恰好住在一個寢室。紅星鎮就是礦業秩序重災區,也是參觀點。送走了華成耀,王橋便打通了谷云峰的電話。

    谷云峰是八十年代的大學畢業生,這在當時還算少見。他是一個很有性格的干部,當成津縣干部稱之為狗娃性格,膽子大,愛記仇。他當過縣委辦副主任,此時是紅星鎮黨委書記,剛剛三十四歲,是成津縣最年輕的黨委書記。

    王橋則是昌東縣最年輕的鎮長,而且是城關鎮這種要害大鎮。

    兩人位置相當。年齡接近,在省黨校短訓時一見如故。

    谷云峰帶著王橋跑了鎮內四個有代表性的企業。這種“跑”法與現場會的“現場”又有所區別,是比較深入細致的現場調研。王橋特別留意尾礦庫的情況,現場看了一個經過技術改造過的尾礦庫。

    提起尾礦庫。谷云峰就是一幅后怕的神情。

    從現場回來以后,谷云峰讓企業辦送了一個卷宗到辦公室。卷宗封皮上寫著“923鑫陽礦潰敗事故”。

    事故經過很簡單:鑫陽礦潰敗事故發生在去年10月23日,上午9時,位于成津縣紅星鎮的鑫陽礦業有限公司發生潰敗事故,瀉出尾礦砂約6.9萬立方米,下方近百米河道被填滿。有四戶民房受損。

    谷云峰介紹道:“鑫陽礦年產量就三萬噸,這一次瀉出尾礦砂約7萬立方米,百余米寬的河道灌滿了尾礦砂,上面還有礦水流過。礦砂堆積了近半米,深的地方兩三米,尾礦砂沿著河道至少流了好幾公里遠。比較幸運的是河道是季節河,這時沒有多少水,否則絕對釀成重大環境事故。另一個幸運就是幾個民房位置都比較高,雖然有受損,但是沒有死人,否則我也不能在這里給老弟介紹情況。”

    王橋道:“我們城關鎮有一家老的鎮屬礦山企業,大鵬鉛鋅礦,產量很低了,沒有多少資源了,我正在考慮如何處理。”

    谷云峰斬釘截鐵地道:“如果沒有資源,就應該趁著省里開現場會的東風,關閉,砍了樹子免得老鴉叫。我們縣委王書記在這方面極為魄力,頂著壓力把抓大放小落實下去了,關停并轉四管齊下,為以后接任者解除了太多隱患。”

    王橋道:“接任者?王書記要調走?”

    谷云峰道:“王書記這種青年才俊,在成津最多就干個三四年,遲早要走的。最硬的骨頭被啃下來,誰來當王書記的接任者,會輕松很多。”他說到這里,想起了因為礦業秩序整頓而出車禍的原縣委章書記,不禁有點唏噓。

    他又接著講道:“發生事故的時候,我才從縣委辦調到紅星鎮,當時被嚇得腳都軟了,扶著墻才站得起來。回過神后,才到第一線去組織救災。我聽一位婦女講了事情經過。那婦女當時正在山坡上干活,聽見噼里啪啦的聲音,抬頭一看,是尾礦庫潰壩了,沖出的泥沙把高壓電線沖斷。伴隨著噼里啪啦的聲音,就象很多列火車同時開過來。以前村民都在礦上打工,縣里幾次想封這個上礦,村民都不支持。出了這事以后。鑫陽礦被徹底關掉了。”

    王橋仔細看了事故的相片,呈墨綠色的尾礦砂覆蓋了整個河道,將河道兩側的交通完全阻斷。他腦里浮現了大鵬鉛鋅礦如果潰壩有可能出現的畫面,其下游的近十戶人家就沒有這樣幸運,極有可能被埋在尾礦砂里。

    想起了這個畫面。他不寒而栗。

    王橋算是膽大包天的人,也不敢承受這種決策結果。

    作為一名領導者,決策能力是一個最要的能力,決策失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最大的失誤。

    王橋道:“谷書記,我有一個不情之情,能不能到現場去看一看。你不用陪我,找一個企業辦的同志陪我就行了。”

    谷云峰道:“老弟來了,我肯定要全程陪同。只是現場時間不早了,再跑一趟現場,回來就很晚了。明天我再陪你去現場。”

    王橋這才作罷。道:“谷書記,還有一件事,晚上不能喝得太多。”

    谷云峰挑了挑眉毛,道:“為什么?”

    王橋實話實說道:“我和王書記約了,在今天晚上要見面,到時他要給我發短信過來。”

    谷云峰有些疑惑,道:“你和王書記是親戚?”

    王橋道:“我考入山南大學前,曾經讀過中師。我中師畢業之時,作為中師畢業生代表參加全省教育系統表彰會,那時王書記作為大學生優秀學生干部也參加了表彰會。我們是在會上認識的。一晃就八年時間過去了。王書記進步得很快,讓我們那一批畢業生望塵莫及。”

    谷云峰笑道:“王老弟不到三十歲就當了城關鎮鎮長,雖然不能與王書記相比,也是人中龍鳳了。既然與我們大老板有約。晚上我就保護你。”

    正在吃晚飯時,王衛東打電話過來,道:“王老弟,你在哪里?”

    王橋道:“我正在和紅星鎮的谷書記在成津賓館吃晚飯,我們是省黨校短訓班的同寢室同學。”

    王衛東道:“有谷云峰陪你,那很好。我大約九點鐘才有空,到時派駕駛員來接你。”他又:“你把電話拿給谷云峰。”

    王橋將手機遞給谷云峰,低聲道:“王書記要和你通話。”

    谷云峰接到電話后,屁股立刻就抬離了椅子,道:“王書記,你好,我是谷云峰。”王衛東道:“我正在陪劉市長,走不開。王橋是我的老朋友,你就幫我接待好。晚上我要和他談事,你別把他弄醉了。”

    這個電話打來后,谷云峰看王橋態度又有些變化。他和王橋原本就對脾氣,接待很熱情,如今不僅熱情,而且非常細致周到。

    九點,王衛東的駕駛員準時將車開到了成津賓館,直接將王橋接到縣委招待所。

    縣委招待所后院被單獨隔成一個獨立院落,有民警在門口守衛。小車直接進入后院,秘書杜兵站在門口與王橋握了手,然后將王橋帶上了樓。

    王衛東臉色微紅,不過沒有酒意,一雙眼睛格外有神。他與王橋握了手以后,道:“上次我們談到族譜之事,我問過父親,祖上確實是從昌東那這遷到沙州。只是我們這一支沒有保留族譜,找不到原籍了,非常遺憾。”

    杜兵給王橋泡了茶后,沒有離開,而是坐在了一旁。

    王橋小心翼翼從提包里拿出了族譜,道:“這是王家傳出來的族譜,我父親謄寫了一份,王書記先看看。”

    王衛東雙手接過族譜,放在桌前,慢慢地讀。

    “王氏族譜:常思木本水源,人心所共有。仁孝、誠敬,子孫所宜存。倘不存孝敬,忘本于寸念,則代遠年湮,必致宗支錯亂,脈派顛倒,無所考證也……靜州府王氏派語:詩書傳萬代希賢智勇仁,儉勤忠信讓國衛風雨順家和百業興”

    王衛東點頭道:“我是正字輩,父親是國字輩,爺爺是讓字輩。我的下輩是風字輩,完全能對上。”

    王橋介紹道:“這一本族譜是我家這一支保留的,我查了一下,有一支信字輩的遷到沙州,叫王信宇,其妻是王蔡氏,他們在我家譜里有記載,沙州后面的族人我們也沒有記下來。”

    “信”字輩是王衛東祖父這一輩,王衛東印象不是太深刻,道:“我記得祖母姓蔡,這樣,我打電話回家問一問父親。”

    王衛東打通了家里電話,道:“爸,我的祖母,你的奶奶姓什么?你的爺爺叫什么名字?”

    王永貴道:“你怎么突然問這個問題?”

    王衛東道:“我認識一個昌東縣柳溪的王橋,他拿了一個族譜。他這本族譜記錄了有一個信字輩的長輩從昌東來到沙州。”

    王永貴哦了一聲,道:“你祖父叫王信宇,你祖母沒有名字,就叫王蔡氏。”

    王衛東看了一眼族譜,道:“爸,對上了。昌東的族譜記載了祖父和祖母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核實情況后,王衛東興致頗高地對王橋道:“那我們還真是親戚。”

    杜兵在一旁道:“王鎮長和王書記都是高挑身材,國字臉,鼻子很挺,更關鍵是氣質都很接近。”

    王橋道:“我理了理輩分,我們的曾祖父是親兄弟,祖父輩是堂兄弟。”

    王衛東接口道:“我們雖然是第五代,但是血脈未亂,是五服之內的兄弟。以后叫你一聲老弟,你得叫我一聲哥。”

    (第三百七十四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投注 上海市十一选五走势 河源百搭麻将邀请码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吉祥吉林麻将微信群 吉林快3 幸运飞艇吧 大赢家比分直播∨90 今天3d的试机号 cba比分结果中国赢了还是输了 3d牛彩网字谜图谜 世界杯体育彩票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