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三百三十一章又到春節(一)

第三百三十一章又到春節(一)

    過了一會,楊璉回了電話,道:“我跟建國聯系了。建國這一段時間有點忙,各項工作安排得緊緊的,確實抽不出時間。春節后,初四或是初五,他邀請我們一起到省城家里去做客,到時我來確定時間,你把時間留下來。”

    “好,到時我等楊老師電話。”王橋只是擔任代理鎮長,剛一接手就覺得諸事纏身。鄧建國作為市委副書記,肯定會更忙,能在春節抽出一天,專門邀請到家里作客,這實是看在了楊璉的面子之上。

    王橋又問道:“今年春節楊老師有安排嗎,到國外去嗎?”

    楊璉道:“他們不過春節,還得上班。我那里都不去,就在靜州自己過。”

    王橋對于楊璉這個狀態即熟悉又同情,他沒有多問這個讓楊璉傷感的話題,道:“楊老師,我到鄧書記家里去,總不能空著手吧,你看帶點什么東西合適。”

    楊璉沉吟道:“按照我們山南習慣,在春節進家門確實不能空手,這樣吧,到時你先到我家里來,我們給鄧建國弄點檀紙,這也是他喜歡的。”

    送點檀紙,高雅又大方,是山南文人傳統的方式,王橋也喜歡。他聽從了楊璉的安排,不自作主張。

    打完電話,王橋盤算著春節要到哪些家去拜年。

    初一肯定在家里,哪里都不去。

    初二要么就和楊洪兵或吳重斌等老朋友聚一聚。

    初三到宋鴻禮家去一趟,下午還得到與樂彬見個面。

    初四或是初五除了到鄧建國家里,還要到張大山家。

    初五以后,就要飛一趟廣州,這是與廣南王家定好的時間。

    除了這些具體安排之外,還得考慮市委組織部丁原家。另外還有吉之洲、華成耀、以及牛清揚、宮方平,都需要在春節前后見面。

    春節只有幾天時間,王橋想著這一串名字,不禁頭皮發麻。他想起邱家的聚會,不禁覺得邱家方法好。集中在一塊,一次性搞定,即不麻煩別人,又讓自己輕松。

    想起邱家。他霍然發現,自己在處理事情的思路上越來越與邱家接近。在昌東第一年春節時,自己對于拜年還有些許抵觸情緒,堅決不上牛清揚家。過了一年時間,就主動策劃要給牛清揚拜年。時間和實踐證明。邱家能成功走到今天,確實有一套屬于自己的生存之道。他和李寧詠接觸這一段時間,不知不覺中也受到了很多影響。

    王橋想了一陣,又給張大山的妻子吳立勤打去電話。在張家之時,王橋知道吳立勤是內當家,在張家有地位,又與自己談得來,因此,他決定先與吳立勤聯系,約一約時間。打通電話后。王橋道:“吳阿姨,我是王橋,春節要到了,先提前拜個早年。”

    吳立勤開玩笑道:“拜這個早年未免太早了吧。”

    王橋道:“吳阿姨,春節你們在家嗎,我想來看看張爺爺。”

    吳立勤道:“我爸那個身體不能遠行,春節氣溫又低,只能在家里呆著。你來之前打個電話,我要給你一個任務。”

    吳立勤親和力強,這讓王橋頗為輕松。笑道:“吳阿姨,保證完成任務。”

    吳立勤道:“什么任務都不知道,你怎么保證。”

    王橋道:“吳阿姨交待的任務肯定是在我能力范圍之內,這點都看不清楚。也枉為山南大學的畢業生了。”

    吳立勤是山南大學早期畢業生,聽到這句話也很是順耳,道:“我爸是想吃昌東酸菜尖頭魚。他不是昌東人,卻把昌東當成了第二故鄉,感情很深。你的手藝比大山的要好,后來大山給爸做過一次。我爸直接說不好吃了。”

    王橋道:“這個光榮任務我無論如何也得完成,上一次尖頭魚是從陽州弄來的,這一次我要想辦法弄一條真正地道的昌東尖頭魚,味道絕對更霸道。”

    放下電話,王橋摸出電話本,翻到以前舊鄉同事的電話,挨著名字找了一遍,居然發現沒有合適的能弄到尖頭魚的人。正在絞盡腦汁想辦法之時,趙梅走了進來。她一臉為難的表情,道:“王鎮,剛才我安排人清理了一下,情況不是很好。有的找不到合同,還有的就是債主的說法與我們查到的賬不一致。”

    王橋沒有想到城關鎮這種大鎮的財務管理居然如此混亂,他原本想問一問為什么會是這種狀況,又想起姚向輝剛調走,現在去翻舊賬難免會被人咬舌頭,就道:“我的觀點很明確,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我不想弄清楚欠的合不合理、該不該欠,也不想追問這些債務是如何形成的。債務是否合理、是否違規那是審計部門的事,我作為代理鎮長,只能按合同還錢。從臘月二十四日開始還錢,搞清楚一家算一家。你也要給債主們打打預防針,我們還的錢都是以私人名義搞來的,不可能全部還完,還錢的主要作用是大家吃顆花椒順口氣,有什么要求,春節過了再說。”

    王橋表態非常明確,沒有含糊的余地,反而讓趙梅覺得心頭穩當了。若是上面拍板的人沒有定數,左右搖擺,會讓執行者感到非常為難。

    趙梅離開辦公室,走到門口之時,王橋又將她叫住,問道:“農林特產稅是財政所在收取,我想問一個私人問題,有沒有辦法弄到兩三條尖頭魚。”

    趙梅當了多年財政所長,關系網寬得很,弄兩三條尖頭魚絕對沒有問題。她正在琢磨著如何與新來的年輕新銳鎮長處理好關系,接到這個私人任務,高興得很,當即滿口答應,道:“王鎮什么時候要尖頭魚?”

    王橋道:“春節放假的時候要,我有一個長輩在陽州,最喜歡尖頭魚。春節時我給他弄兩條。”

    趙梅甜甜地笑道:“放心吧,我們所里的老唐與各個魚塘熟悉得很,尖頭魚雖然稀罕,但是肯定找得到。”她走出去不久,又轉了過來,道:“王鎮,宋書記請你過去。”

    王橋走進宋書記辦公室。宋鴻禮對跟著進來的趙梅道:“把門關了。”

    關了門后。宋鴻禮將一個單子放在桌上。王橋定眼一看,恰恰是自己腦子里剛剛想到的事,單子里的人包括吉之洲、華成耀、牛清揚以及宮方平等領導。

    宋鴻禮道:“快過年了,領導們一年來都挺關心城關鎮。我們得表示感謝,這是人之常情。王鎮,沒有意見吧。”

    王橋道:“我沒有意見。我正想到這事,只是不知以前怎么操作的。”

    宋鴻禮指著名單和后面的數字,道:“四個主要領導我去送。其他領導就交給你去辦。”

    王橋看著一長串名單,道:“這么多人,時間有點緊張。”

    宋鴻禮道:“這種事情沒有辦法上班子會,也不能讓其他人去,只能由我們兩人操作。放假前,你抽出兩天時間,專程跑一跑,對以后有好處的。”他又對趙梅交待道:“趕緊把錢準備好,裝到信封上,寫上名字。交給王鎮。”

    商量完這事,宋鴻禮道:“明天再開個班子會,商量機關干部和村組干部工資。這些錢在春節前無論如何也得發下去。大家工資本來就不高,年底的蘿卜錢沒有拿到手,明年一整年都會有怪話。王鎮拿出個方案,我們兩人先議一議,然后明天開班子會,請同志們發表意見。”

    戴上代理鎮長這頂帽子以來,王橋腦子里、耳朵里全部充滿了“錢”字。他從工作角度進一步體會到那句老話“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萬萬不能”。一個單位的血脈就是錢,沒有錢,根本無法推動工作。錢,這是城關鎮新任鎮長必須要面對的事情。是真正的第一號任務。

    走回辦公室,剛打開房門,趙梅拿了表冊進門,道:“王鎮,我知道你要叫我過來,干脆主動過來報告。”

    王橋道:“你猜對了。我正準備叫你過來。把表冊拿給我,我先看一看,有什么想法我找你。你不能走,要隨叫隨到。”

    趙梅很適合王橋說話的方式,道:“王鎮,你想清靜看看表冊,還得到五樓去,否則肯定有人來找。”

    王橋道:“別人來找我,我躲也不是辦法,總得應招。”

    開了門以后,果然被趙梅說中,到辦公室談事情的人一個接著一個,談到五點半鐘,王橋手中表冊還沒有打開。他終于忍不住了,跑到五樓找個清靜辦公室,過了下班時間,才將表冊看完,理清了思路。

    回到三樓時,王橋見到郭達正在倒茶,便隨口問道:“宋書記還在不在辦公室。”郭達笑道:“宋書記還在,估計還有一會才走。”

    王橋沒有回到辦公室,徑直到了宋鴻禮辦公室,道:“宋書記,還不走啊。”宋鴻禮道:“回家也沒有意思,如果不喝酒,就是看電視,還不如在辦公室安逸。發錢的事,你有什么想法?”

    王橋道:“我認真盤了盤鎮里的錢,是這樣考慮的,先把必須用的錢拿出來,然后就是要發的錢。具體來說,首先是基本運轉的錢留出來,其次是春節剛開始時要留點錢,這兩塊除掉以后,才是工資、福利、集資款和外債。工資肯定不能截留,全發。福利與去年保持不變,只要不降低,大家就不會說二話。把這幾塊刨出來,集資款大約能還三分之一。最后就是外債,我建議拿個五十萬來兌付。”

    宋鴻禮對財政盤子一清二楚,不用思考,便點頭道:“我同意這個方案,集資款付五十萬。”他拿起計算機按了幾個數字,道:“五十萬,大約就是二十五分之一,以這個比例付款,會被罵了。你是新來的鎮長,與以前沒有瓜葛,就由你頂上了。”

    王橋是不怕事的人,更何況這本身就是鎮長的職責,也就沒有必要討價還價,道:“我先上吧,如果有刺頭搞不定,還要請書記出面。”

    離開辦公室,總算將一天要處理的事情處理完了,雖然繁忙,卻很是充實,與以前在檔案館賦閑時相比有著天壤之別。

    即將出門,郭達站在門口道:“明天,省委辦公廳的同志要來我們這里,準備看了一個村,宋書記叫你別走,到張氏臘排骨邊吃邊商量接待方案。”

    王橋奇怪地道:“省委辦公廳為什么到我們這里,八竿子打不著。”

    郭達道:“去年,省級各部門都要聯系一個村,省委辦公廳就聯系我們城關鎮大龍橋村。”

    (第三百三十一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山东十一选五360 欢乐生肖什么时候开盘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 新闻 重庆体彩百变王牌走势图 火牛网配资 心悦吉林麻将安装 快播日本av女优色情业 休闲安徽麻将下载 江苏11选5任七遗 金八号配资 韩国排球比分直播球探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