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二百九十二章終結(一)

第二百九十二章終結(一)

    陳強看到老廖的模樣,道:“這么晚,又生了什么事?”

    老廖生氣道:“今天鋪的水管被人敲了兩個大洞,肯定是那個老農民干的,那人是一根筋,估計我們沒有理睬他,便想出來敲我們水管的笨主意。⊥∥網.┼.”

    陳強是老工地,對這些事情太熟悉不過,道:“笨主意?我最怕這種不計成本的笨主意。糾正一下,他沒有成本,我們成本高得很。到底有多大的洞,有幾個洞,涉及到幾根水管?”

    老廖道:“應該有幾根水管,我是得到報告,也沒有去看。現在有幾個人在管道那里守著,害怕那人又來砸水管。”

    陳強聽到這些事情便心煩,揉了揉太陽穴,道:“你去找幾支強光手電,我們到現場去看看。”

    老廖急匆匆去找手電。

    王橋道:“這事在工地應該很常見。”

    “沒有辦法,這種事情無法避免。”陳強又道:“我們接著剛才的話題繼續聊,我離開勞改隊以后,又重新適應這個社會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社會角色。很久都沒有定下后半輩子以什么為生。如果不是你來邀約,我或許永遠就離開這個行業了,以新身份重新做工程,也覺得日子蠻好。”

    說到這里,陳強眼睛濕潤了。≧⊥?≦.╳╈.┼com

    王橋端起酒,與陳強碰了一杯。

    陳強道:“最初被雙規之時,我只覺得山崩地裂、日月無光,生活完全陷入黑暗之中,仿佛世界末日到了,經過了震驚、彷徨、崩潰、適應的過程,現在回想當初的日子,又覺得沒有那么可怕。”

    王橋知道陳強是想用他的人生經歷來安慰自己,很領這個情,也敞開心扉,談起自己的經歷,道:“我當初考大學是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夢想。考上大學以后,也曾經有過徘徊,當時我有兩種想法,一種是從政。另一種是經商。在現在的體制下,從政只能有一次機會,過了大學畢業的時機幾乎就無法入政界。經商沒有時間地點限制,隨時都可以進去。所以我當時選擇了從政,試一試這一條路。我在學校還算順利,加入學生會,入黨,成為省委組織部的選調生,在分配時受了點挫折,但是也分到了城管委副主任出任縣府辦副主任,這是很多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高度。”

    陳強在等著老廖拿手電,抬手看了看時間,五分鐘過去,老廖還沒有找到強光手電。

    王橋繼續道:“現在社會和以前不一樣了。為人們提供了多元化選擇,這是一個巨大的社會進步。我對從政是一顆紅心兩手準備,如果實在不能從梁強案的陰影中脫身,還真有可能轉而經商,這是很現實的人生選擇。并非賭氣而為。”

    “憑你的能力,真要經商絕對會混得風聲水起。網.┭.”

    “每個行業都有難度,沒有進入前誰都不敢說狠話。”

    陳強望著王橋頭上的傷疤,道:“你剛才有一句說得很好,我很贊同,現在的人們能夠有多元化的選擇。真是社會的巨大進步。我們那一代往往無法選擇自己的人生,成為官員是一種很有尊嚴的活法,能得到周圍人的尊敬,我當年成為階下囚。最痛苦的是覺得人生價值被完全摧毀。如果不是意外改變我的人生,我仍然以當官為最正統的選擇,就如兩千年所有知識分子的選擇一樣。”

    講到此,他陷入了當時的情境之中,忘記了老廖和強光手電,道:“在這次人生磨難中。我最感謝的是我的妻子。她陪我走過了漫長的苦難,這是我人生中最幸運的事情。現在我最重要的人生目標就是作自己的新事業,回報妻子和女兒。”

    王橋嘆了一口氣,道:“相對你而言,我的人生目標很含混。”他猶豫了一下,道:“除了父母以外,誰又值得我終生回報?”

    陳強道:“小李不行嗎?”

    王橋道:“我現在的遭遇就是對我們關系的考驗,雖然我最討厭拷問人性。因為人性是經不起考驗的,任何考驗人性的做法都是非常愚蠢的,但是目前狀況下卻不得不如此。∥⊥≡≦∧網∈?≦.┭.”

    老廖帶著三根強光手電來到了房間,結束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來到現場,老廖和工地安保人員帶著陳強和王橋來到被損壞的管道處。一位安保人員介紹道:“應該是用二錘敲的,洞口足有十來公分,有兩個洞。今天是我值班,聽到響聲就過來,看見一個朝那邊跑了。”

    陳強在工地上就很有專業精神,容不得差錯和馬虎,對破壞工地的行為深惡痛絕,朝著遠方的燈火罵了一句:“他馬的,不得好死。”

    此時工地已經開始安裝管道。這條管道是為了保障昌東城區用水的重要干線,從瀘東水庫直達昌東縣城,如果縣城面臨干旱時,這條水道就是最為重要的補充水源。

    最初是商定由縣水務部門安裝這條管理,預算出來以后,又覺得價格太貴,就交由各標段負責,作為工地的附屬部分,用這種辦法既能完成管道安裝,又能節約錢。

    這是保障城區用水的管道,交由各工地做,但是質量要求非常高,由水務部門專門成立檢查組,天天在各工地上巡視。

    老廖用手點指著管道補充道:“我還沒有睡覺,聽到響聲就朝這邊跑,值班安保已經到現場了。”

    被敲出來的洞雖然不大,水管也就報廢了。≥∥⊥≡≠⊥∈≮≠網≧∈.╬╇.╳com還要重新挖起來,換上新管道,從材料到人工花費著實不小。費用是一回事兒,關鍵是耽誤事。

    陳強安排道:“老廖,還是老辦法,先組織學習工地安全保衛制度,看我們有沒有按規程操作;其次,多加幾個人在沿線守著,以后不要留死角。”

    老廖叫苦道:“標段這么長,管道沒有驗收,始終暴露在外面,全線守著要加派多少人手?守到什么時候?”

    陳強道:“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明天必須要守,直到我們找到解決辦法。”

    從工地回來,陳強和王喬繼續喝酒,剛開始時他們只是談人生,現在就聊起具體問題。

    陳強道:“明天還是報警,你和王亞平所長認識,找他出個面,幫助解決。”

    王橋道:“報警沒有什么意義,解決不了問題,瀘東派出所根本沒有精力和技術能力解決這種事,就算他們有能力解決也會睜只眼閉只眼。但是我們還必須報警,報警的作用就是提供了一個記錄。”

    陳強道:“我們增派人手在晚上守工地,要增加不少開支,但是不一定守得住。與其如此,不少直接把錢給那個老村民,給他提條件,花錢消災。”他隨即否定道:“如果花這一點錢能解決問題,那就好辦了,我最擔心形成示范效應,給了錢,說不定這種事情越來越多。”

    一般來說,解決此類問題有三種辦法,一是報警,由警察作為社會治安案件處理;二是由鎮政府和村兩委出面協調;三是直接找當事人談條件。

    王橋想著三種辦法解決問題的可能性,突然問道:“如果換作姚建軍,他會怎么去處理此事。”

    陳強道:“威脅村民,這也就是涉黑的前奏了,我不想采用這個辦法。”

    王橋打了個哈欠,道:“今天不管明天事,明天我們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第二天天明,工地報了警。派出所派了一個民警到工地看了現場,道:“就是兩根水管,報什么警。”

    老廖將搶修單子遞給民警,民警匆匆看了一眼,道:“那就按程序走,能不能破案,我可沒有保證。”

    老廖從派出所回來以后,講了報案結果。

    陳強早就料到這個結果,對王橋道:“如你所言,差不多就是一個記錄。”王橋主動道:“我去會一會那人,老廖帶路。”

    老廖建議道:“陳總,我們還是給一點錢吧,花錢免災。”

    王橋否定道:“這是一個原則問題,隨意給錢,以后肯定有麻煩。”

    老廖又道:“那我們學姚總,用黑社會嚇一嚇他。”

    陳強立刻否定道:“不行,這也是原則問題。”

    老廖就只能苦笑了,道:“這個社會亂了套,我們正正規規做生意,反而寸步難行,姚總那種亂章法,反而如魚得水,風平浪靜。”

    王橋道:“怪話不必說,我們出吧。”

    王橋、老廖和安全員離開工地,一起朝老農民家時走去。

    剛走出工地,王橋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縣紀委打來的電話。得知又要到縣紀委接受談話,王橋無奈地道:“談了無數次了,所有的事早就被挖得干干凈凈,還要談什么?”縣紀委打電話的同志倒是好脾氣,道:“是市紀委來人,核實一些事情,請王主任配合一下。”王橋道:“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有什么辦法,肯定要配合。”紀委同志安慰道:“談清楚了,也是對王主任的保護,請王主任理解。”

    王橋沒有聽出打電話的是誰,但是對其態度還是讓他覺得舒服,道:“謝謝你,我能理解,估計還有半個小時就過來。”

    光頭王橋騎著車回縣城,接受談話。

    老廖和安全員去找老村民擺談,尋求解決之道。

    天空陽光明媚,天空飄著朵朵白云,真是一個好天氣!

    (第二百九十二章)

    ...
小说排行榜 吉林麻将在线玩 黑龙江22选5福彩 球探比分app旧版 ios 江苏11选5开奖结 二人麻将技巧 浙江20选5 中国竞彩比分网 日本女优裸体写真图片 八闽福建麻将攻略 pk10app 东北麻将软件 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