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二百八十六章工地生活(六)

第二百八十六章工地生活(六)

    王橋看了一眼老廖,走到一邊,繼續與李寧詠通話。

    王橋很平靜地道:“楊漣的學生只是和楊漣有關系,和我就只能算是轉彎關系,所以這只是一條線,不能寄予所有希望。”

    李寧詠的父親本身就是市領導,對這一點認識得更清楚,道:“多一條路算一條路,反正死馬當成活馬醫。你趕緊回來,別在工地上打架斗毆,不符合你的身份,傳出去讓人笑掉大牙。”

    王橋苦笑道:“我現在是什么身份?就是檔案局的副主任科員,到工地跑一跑,學一點技術,說不定以后還成為安身立命之術。”

    李寧詠道:“別說這么喪氣的話。還沒有到那一步。”

    王橋道:“其實到工地并不掉價,說句官方語言,這才是社會主義建設生力軍。”

    李寧詠道:“就這樣吧,我掛了。”

    打完這個電話。李寧詠坐在屋里半天沒有說話。她覺得現在的王橋和最初見到的王橋完全不一樣了,前者健康陽光充慢活力,后者居然混到了工地上打架,完全是一幅社會失敗者的做派。悶坐了一會,她才想起自己沒有問受傷是否嚴重,想再打電話,拿起手機,又放回桌上。

    王橋心里同樣不太舒服,自己受了傷,女友不關心傷勢,只是關心自己的官職。他清醒地認識到在李寧詠的心目中,官位是一個男人是否成功的標志,沒有了職務的男人就會歸入失敗者行列。他是那種具有強烈獨立意識的男子,外人很難干擾其思想,不想用討好別人換取接納,也不想按著別人的指揮棒轉。

    在這次事件中,兩人的心漸漸變得遠了,一條無影無蹤又實實在在的鴻溝出現在兩人之間。

    陳強見王橋在打電話,便走到門口,等著姚建軍。老廖略顯緊張地道:“姚總過來想做什么?難道又要找麻煩?”

    陳強道:“真要找麻煩,就不該由老總出面。和騰飛姚總見面也好,免得底下人啰嗦不清。”

    騰飛姚建軍也就30來出頭的年齡,斯斯文文,舉止頗為精干。他與陳強打個招呼:“陳總技術太好了。比我這種野路子出身強得太多,你們的工地做得真漂亮,以后教我兩手。”

    陳強見姚建軍這個態度,放下心來,道:“我們都是皮毛技術。大家一看就會,關鍵是能不能認真執行。”

    姚建軍豎起大拇指,道:“這話說得有水平,難怪我們怎么弄都是亂七八糟的。”他看到一個頭上受傷的長大漢子打完電話,就走了過去,很江湖比抱了抱拳:“以前不知道蠻哥在這里,得罪啊!”

    這句話一說出來,信息量很大,王橋打量姚建軍兩眼,直言道:“叫我蠻哥的都是老朋友。請問姚總怎么知道我的綽號”

    姚建軍道:“我和寧勇局長是好朋友,今天聽說手下沒長眼,把你打傷了,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

    王橋依然搖頭道:“不對,二哥不知道我的這個綽號。”

    姚建軍神秘地笑道:“我對蠻哥可是久仰大名,神交已久,我和斧頭是老交情。”

    斧頭是楊洪兵在舊鄉時的綽號,知道的人不多。姚建軍知道“蠻哥”和“斧頭”,說明確實與與楊洪兵關系不錯。他神情輕松下來。道:“你的手下不知輕重,要給你惹事。”

    姚建軍道:“今天傷了蠻哥,還是要有交代的。韓風他們三個被治安拘留了,這也是給他們一個教訓。免得以后做事不長眼。這是1萬塊錢,算是給蠻哥賠個禮。”

    王橋看都沒有看一萬塊錢,道:“治安拘留是公安的事,我管不了。這一萬塊錢就不要拿出來臭擺了。既然姚總都說大水沖了龍王廟,拿這個錢也太小看了我。”

    姚建軍沒有啰嗦,把錢收了回去。道:“今晚喝大酒,到靜州去喝,蠻哥要給個面子。”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這個姚建軍與楊洪兵有著不淺的關系。王橋與陳強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王橋便對姚建軍道:“走吧,晚上喝一個,得把斧頭叫上。”

    姚建軍隨即又與楊洪兵聯系,在小鐘燒烤定了包房。

    走出鋁制板屋,姚建軍指了指工地邊上停著一輛寶馬車,道:“坐我的車。”

    陳強指了指遠處的一輛皮卡,道:“我還是坐皮卡,吃完飯各走各家,方便一些。”

    姚建軍歪著腦袋對陳強道:“陳總,你也去弄的好車啊。開著這輛破車,以后工程都不好弄。”

    這句話倒是實話,做工程的人都要講究包裝,就算經濟再緊張,也得弄輛好車裝點門面。這是用豪車來顯示實力,讓甲方放心。任何甲方都不希望與實力不行的公司打交道,公司實力不行,意味著在施工過程中會發生很多意外情況。

    每個銀行的門臉都非常豪華,從理論上與建筑老板總開豪車有類似之處。

    陳強明白這個道理,無奈實力有限,買不起好車。用這個皮卡車符合當前經濟狀況,約濟又實惠。他沒有在姚建軍面前暴露公司真正實力,淡淡地道:“這是以前我在交通廳工作時留下的壞習慣,以前在交通廳工作的時候,廳里配了小車,我從來不坐,只坐皮卡車,在山南做交通工程的十個有九個都知道我這個習慣。現在讓我做小車跑工地,還真不習慣。”

    這一段話很委婉地點出自己在工程領域有廣泛關系,用不著豪車來撐門面。這話不軟不硬,很有高級領導人的風格。

    王朝在心里暗暗贊了一下。

    姚建軍哈哈笑兩聲,道:“那我就上車,在前面帶路。”

    兩輛小車風馳電掣地駛向靜州,直奔最熱鬧的大排檔一條街。

    “蠻哥,剛才你們說斧頭,那是誰?”在皮卡車上,陳強回想著姚建軍態度轉變的原因,問道。

    王橋道:“小鐘燒烤的老板是我在舊鄉時的好友,現在在靜州刑警支隊工作。我之所以愿意起來吃飯,就是這個原因。”

    陳強道:“經過今天這頓飯,我們和騰飛算是和解了,他們不應該再挑事。”

    王橋同意這個看法,道:“姚建軍是一個聰明人,八面玲瓏,見風使舵,以后說不定還有合作的機會。工程上的事可以合作,但是其他事情一慨不要參與。”

    陳強道:“我聽說他涉黑,不知道他在靜州的江湖勢力怎么樣?”

    王橋搖搖頭,道:“我這些年遠離了江湖,對他們不了解,真不知道姚建軍的底細。”

    陳強原本是想安安靜靜地做技術,可是真正把隊伍拉起來以后,才發現自己這種想法太天真。社會是復雜的,凡有大利益的地方就有無數黑手,要想做好工程,難免要和三教九流打交道,否則將會寸步難行,這就是當前現實。

    如果王橋能夠在公司里面,他專心做技術,由王橋應付江湖事,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王橋管江湖事,自己管技術、趙海管投資,有這個鐵三角組合,輝煌集團絕對能夠實現真正的輝煌。對這一點他深有信心,甚至比王橋本人還有信心。

    小鐘燒烤二樓的服務員認識姚建軍,輕車熟路地將姚建軍帶到二樓最好的包房。進了房間姚建軍就開始給楊洪兵打電話。

    過了一會兒,楊紅兵就出現在房間外面。他看見王橋的模樣,稍稍愣了愣,隨即哈哈大笑:“蠻哥,你剪光頭發型很酷啊!更像帶頭大哥,不像政府官員。”

    王橋摸了摸大光頭,道:“帶頭大哥都沒有好下場的,算了,還是不做帶頭大哥。”

    兩人幾乎同時說了一句共同的臺詞:“阿SIR,我不做大哥很久了。”這是《英雄本色》中宋子豪的臺詞,充滿了很多無奈與滄桑,是當年王橋和楊洪兵的最受。

    楊洪兵又對姚建軍道:“你的屁勁很大呀!連蠻哥都敢揍,他是我們朋友里戰斗力最強的。”

    姚建軍笑道:“我早就領教過了。我們公司有8個人和輝煌那邊打架。當時以多打少,想圍攻陳總。那時還不認識陳總,別見怪啊,大水沖了龍王廟。”

    陳強道:“不打不相識,以后還請姚總多多關照。”

    姚建軍繼續道:“原本是想人多占便宜,沒有蠻哥和陳總在一起,結果占便宜的人被蠻哥打得落荒而逃。斧頭認識韓風,那家伙打架還算厲害,平時牛皮哄哄的,結果鼻梁被打折,掉了一顆牙齒。韓風是個死心眼,打架從來不留手,他和蠻哥是面對面交手,沒有任何花招,憑實力說話,輸得心服品服。”

    楊洪兵道:“能把蠻哥的腦袋打破,說明韓風打架還算可以,掉顆牙齒也算值。”

    姚建軍道:“我問得很清楚,蠻哥受傷是意外,啤酒瓶砸在桌上的碗,碗被打爛了,碎片跳起了傷了蠻哥。韓風和蠻哥交手時根本沒有還手之力,這一點,他是認帳的。”

    王橋道:“別說這些爛事了,上酒。”

    啤酒上桌,大家剛喝了幾杯。王橋聽到走道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姚建軍聽到這個聲音,臉色變了變,下意識站了起來。

    (第二百八十六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体彩p5 美国股票指数比中国股票指数高 秒速牛牛怎么老输 广东麻将怎么打才必赢 甘肃11选5开奖结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什么是足球即时比分即时指数 澳洲体彩5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 二人麻将牌型图解 广东十一选五开走势 豌豆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