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二百七十章朋友(一)

第二百七十章朋友(一)

    在這種敏感時期,王橋沒有傻到會接受涂成功信封的地步,道:“涂總,我有個原則,不收這些。”

    “一點小意思。”

    “涂總,拿走。”

    涂成功見王橋態度堅決,無奈地道:“王主任,就是交個朋友。”

    王橋有意緩和氣氛,給了涂成功一個臺階,道:“我們本來就是朋友。”

    涂成功道:“改天請王主任吃飯。”

    王橋道:“吃飯沒有問題。”

    秘書章同國將涂三旺帶到包間以后,就退到大廳。他見涂成功地坐在王橋對面,兩人都沒有說話,便上前道:“涂總,你的客廳空空的,什么時候請王主任寫幅字,王主任是書法家。”

    涂成功與冷淡的王橋在一起之時,感覺無話可說,又必須要說話,弄得很是尷尬。當章同國到來之時,涂成功明顯就要輕松許多,道:“同國老弟,什么時間安排吃頓飯,王主任到府辦這么長時間了,我們還沒有在一起吃過飯。到時還得請王主任給我寫個條幅。”

    章同國道:“我的時間確定不了,要看老板的時間。”

    涂成功道:“我們吃飯,不一定請老板,老板事情多,不容易抽出時間來。”

    章同國望了王橋一眼,道:“回昌東吧,我聽王主任安排。”

    “回昌東再說吧。”王橋腦中一直想著上訪材料提到事情,憑直覺和經驗就知道自己不能與涂三旺和涂成功有什么瓜葛。另一方面,作為府辦副主任,又不能將所有人都拒之門外,得給自己多預留一點空間。

    涂三旺進去了接近兩個小時才出來。他與王橋點了點頭,帶著兒子匆匆離開了靜州煙廠賓館。

    王橋看了看表,對章同國道:“時間不早了,就在這里隨便吃了一點。”章同國道:“那我去請示老板。”

    涂成功和章同國都稱呼彭克為老板,這是王橋比較反感的稱呼。他還是一直堅持稱呼彭克為彭縣,用這種稱呼有效地確定了與彭克的距離。

    章同國進去一會。就和彭克一起走了出來。

    彭克神情間有隱隱的焦灼,手指是還夾著一枝煙。王橋迎上去,道:“彭縣,在這吃嗎?”彭克搖頭道:“不在這里吃。賓館里的飯菜太難吃,還貴,我們去吃劉家魚。”

    劉家魚是位于昌東郊區的一處公路店,并非是指某一家魚館,而是劉家鄉一系列魚館的總稱。以前從靜州到昌東是走老公路。時間比較長,貨車駕駛員就喜歡在公路邊吃飯,久而久之,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公路店。劉家魚就是一直未衰落的公路店,劉家魚的特點是以“麻、辣、燙、嫩”為主要特征,深受昌東和靜州兩地吃貨的喜愛。

    小車離開靜州,一路朝昌東開去。在行駛過程中,彭克背靠著皮椅,沒有說話,也沒有睡覺。與平常相比心思很重。

    彭克不說話,王橋、章同國和司機也就保持了沉默,幸好從靜州到昌東距離不遠,二十來分鐘就來到劉家魚老店。

    王橋對魚館有一種異乎尋常的愛好,來到劉家魚店,就不讓章同國挑魚,親自到了后廚,蹲在魚缸前,道:“老板,你沒有黑魚?”五大三粗的劉老板道:“黑魚倒是有。就是有點貴。”王橋道:“讓我看一看。”

    老板拉開另一個小缸子。小缸子有一根毛竹與后面小坡相連,山水順著剖開的毛竹直接流進缸子里。王橋贊道:“你這個辦法好,黑魚嬌氣,自來水養不活。”劉老板眼前一亮。道:“你是行家,懂得起黑魚。黑魚價格高,味道好,就是太他馬的嬌氣,養不活。我弄這套設備,最多也只能多養一個星期。我養一個星期,至少要瘦二兩。”

    缸里兩條黑魚顏色都還不錯,應該是出自沒有被污染的河段。王橋看著黑魚口水就直往下流,道:“兩條都要了,一條做酸菜黑魚,一條麻辣。”老板頗有點舍不得,道:“你只有三個人,只弄一條就行了,弄兩條太浪費了。”王橋道:“每條一斤多,兩條還不到三斤,我們吃得完,不會浪費。”老板道:“黑魚有點貴喲。”

    彭克心緒不佳,說不定弄點好吃能改善點情緒,王橋就道:“沒事,弄吧。”

    當酸菜尖頭魚弄好以后,擺在小雅間里,香味撲鼻。彭克原本沒有食欲,聞到誘人香味,總算有了點興趣,動了幾筷子,吃了大半碗飯。

    回到縣里,中午休息。

    下午由吉之洲組織召開了書記辦公會。

    書記辦公會是根據委員會工作條例(試行)的規定舉行的,一般情況下可根據工作需要召開。書記辦公會不是一級決策機構,不得決定重大問題。議事范圍包括醞釀需要提交常委會議討論決定的問題,對常委會決定事項的組織實施進行協調,交流日常工作情況。

    當前擴大黨內基層民主的呼聲漸高,理論界有個別聲提出要取消書記辦公會,否則常委會就會成擺設。在當前書記辦公會從政策上沒有取消的情況下,昌東縣的書記辦公會實際上演變成了極別很高的決策會議。凡是書記辦公會定下來的事情,罕有遇到阻力。

    本次臨時召開的書記辦公室只研究了一件事情:關于幾位工人到泥堂井口上訪之事。

    吉之洲書記在會上講得很明確:“盡管這次上訪被攔住,沒有將材料交給省委督導組,尚沒有對我縣造成不可挽回的政治影響。但是,這事給我們敲了警鐘。我建議由李書記牽頭,成立調查組,對此次上訪事件進行調查。如果有腐敗行為,堅決處理,如果沒有腐敗行為,也給涉及到的同志正名。這事的調查結果,還將匯報市委。”

    彭克等三位副書記都沒有意見。

    在忙碌中,很快到了下班時間。

    李寧詠打來了電話:“我媽算了我們兩人的八字,要到十一月才有好日子,還有等幾個月,時間太長了。”王橋開玩笑道:“我們有夫妻之實,等兩個月又有何妨。”李寧詠道:“還是不一樣的,沒有結婚總是兩家人,結婚了才能天天在一起。我好想你也能調到靜州來。”王橋道:“天天在一起會犯膩的,遠香近臭,距離產生美。”

    章同國出現在門口,見到王橋在打電話,便退到門外等待。

    王橋道:“不聊了,有人找我。”

    李寧詠嬌聲叮囑道:“星期五,下了班,你一定要盡快回來啊。”由于王橋是主持工作的府辦副主任,李寧詠又是新聞部記者,兩人受工作限制,在上班期間很難見面。就算是周末,也常常因為各種突然事件打斷休息,這是讓李寧詠最為不滿意。

    “章同國,有事嗎?”王橋放下電話,朝門外招呼道。

    章同國笑嬉嬉地進來,道:“剛才小涂總打電話過來,說是弄到幾條黑魚,想請你一起嘗嘗。”

    吃午飯時,王橋說過最喜歡吃黑魚,沒有料到晚餐涂總就安排了黑魚,當老板想接近一個人時,用心之周地往往出人預料。

    王橋想了想,道:“好吧,晚上一起吃飯。”

    下班前十來分鐘,章同國又來到王橋辦公室,道:“王主任,晚餐安排在霸道魚莊,那里的黑魚弄得最地道,比劉家魚還要好。”

    王橋在舊鄉之時當過魚販子,經常往霸道魚莊送魚,對這個餐館再熟悉不過,點頭同意。

    章同國殷勤地道:“王主任在辦公室稍等一會,我把老板送回家,再過來接你。”

    王橋道:“不用接,十來分鐘就可以走過去。我還得堅持步行,否則幾年時間肯定會長成一個大胖子。”

    下班后,沿著熟悉的街道朝霸道魚莊走去。依著王橋本意,不太想和涂成功在一起吃飯,在這個比較敏感的時刻,反而不能太過直接地拒絕吃飯的邀請。原因很簡單,涂家與彭克關系很密切,自己若是太過生硬,從另一個角度理解就是對彭克生硬。

    王橋想要保持與彭克的合理距離,這個距離感就很微妙,必須要有對人性的洞察以及體制的了解。王橋工齡雖不長,年齡不長,但是閱歷豐富,竭力讓這個距離感達到某種平衡,而不至于失衡。

    到了霸道魚莊最豪華的餐廳,王橋推門而入,居然見到屋里有兩個熟人,有楊明的老公朱柄勇,還有組織部辦公室主任陸軍。涂成功與朱柄勇和陸軍聊得非常開心,雙方頗為熟悉。

    “王主任來了。”涂成功迎上前來,將王橋引到主位。

    在上一次劉紅結婚之時,王橋已經是城管委副主任了,但是大家都沒有一致讓他坐在主位。今天在此聚餐,大家都認為王橋理所當然應該坐在主位,他若不坐在主位,其他人就無法落座。

    王橋滿臉笑容地道:“涂總,你怎么知道朱科和陸主任與我的關系。”

    涂成功見王橋不再是上午見面時冷冰冰的模樣,爽郎地笑道:“靜州只有屁股這么大一塊,大家都知根知底。我以前還以為王主任是外地調來的,后來才知道是舊鄉長大的,我以前還經常到舊鄉來,可惜沒有見過面。”

    王橋笑道:“這話有點假啊,牛清德和我之間那點事,你肯定早就知道。”

    涂成功豎起大拇指,道:“牛清德這人很渾,一般人弄不住。王主任當年就把他弄得沒有脾氣,真是牛啊。”

    涂成功選的陪客十分精準,朱柄勇和陸軍都和王橋有密切聯系。從這一點也說明了涂家在昌東形成的錯蹤復雜關系。

    (第二百七十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河北人人麻将怎么代理 好友麻将下载不了 黑龙江22选5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现场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北单比分购买技巧 湖北麻将麻将机怎么设置 日本黄色片网址 福建麻将怎么玩图解 3d图库图谜总汇 黑龙江36选7 北京麻将馆小游戏4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