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一百九十八章皮蛋瘦肉粥

第一百九十八章皮蛋瘦肉粥

    王橋不要小林攙扶,強撐著走回宴席。

    這是一場驚心動魄的酒仗,在座之人很久都沒有見到過,很是過癮。他們見面色蒼白的王橋還能走回來,皆驚嘆其超凡酒量。

    樂彬關心地問道:“橋主任,有問題沒有,下午別上班了,回去睡覺。”

    王橋身體出現了強烈的酒精中毒癥狀,不敢強撐,道:“那我先走了。”

    樂彬交待小林道:“一定要把橋主任送回家,不要送到門口,送進門。”

    前不久,曾經發生過一位女干部喝醉酒,但是護送人不負責任,沒有將女干部送回家,因而醉酒的女干部被街邊的乞丐侮辱的事件。小林不點頭,道:“一定送到。”

    小林趕緊讓司機開車在餐廳外等著,攙扶王橋下樓。

    到了電力局診所,王橋在失去意識前說了一句,道:“小林,我就這里輸水,你別管我了。”說完就沉沉睡去。

    小林問診所醫生,“他沒有問題吧。”

    麻臉老醫生毫不在意地道:“喝醉酒的人多得很,輸水就好,有啥問題。”得到肯定的答復以后,小林坐了一會,實在無聊,這才返回辦公室。

    參會的電視臺記者親眼目睹了王橋和牛清德打酒仗的過程,下午回到辦公室以后,繪聲繪色地向同事們講述這一場大戰。

    李寧詠嚇了一跳,道:“喝了幾杯?”

    記者伸出巴掌,在空中晃動著,道:“賭酒喝了三杯,聽說王主任在拼酒前還喝了六七兩酒,他雖然最后沖進廁所了,酒量至少在一斤半以上。”

    李寧詠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打通王橋手機,手機無人接聽,她趕緊給城管委辦公室打電話。

    小林恰好接到電話,道:“橋主任有事。不在辦公室,你改天找他。”

    李寧詠急道:“我是他的朋友,知道他喝醉了,他到底是回家還是到醫院去了。”

    小林慢條斯理地哦了一聲。道:“他在電力局家屬院外面的診所輸水。”

    李寧詠開著車來到診所,遠遠見到掛著吊瓶睡在診所小床上的王橋。王橋面色蒼白、孤立無援地睡在床上,讓李寧詠的母性一下子就迸發了出來,道:“醫生,他的情況怎么樣?”

    麻臉醫生訓道:“你們這些年輕人仗著身體好。胡吃海喝,遲早要出問題。”

    李寧詠想二哥曾經喝得胃出血,道:“胃出血沒有?”

    麻臉醫生道:“輸了水就好了,沒事,年輕人身體棒。”

    李寧詠坐在床旁,目不轉睛地看著王橋。熟睡的王橋除了偶爾會咬著牙齒以外,大部分時間就如嬰兒一般平靜。她看到王橋脖子露出一段奇怪的鐵質項鏈,拉出來一看,居然是一節光滑的鐵絲做成的項鏈。

    “這肯定是有一段特殊經歷的鐵絲,說不定和前女友有關。”李寧詠坐在床前胡思亂想。“他到底有沒有女朋友,按理說,以他的條件,應該有女朋友。可是從谷麗那里得到了情報,他確實又沒有女朋友。”

    李寧詠又想道:“不管有沒有女朋友,反正現在和我交往,就是我的菜。”

    晚上六點,王橋終于睜開眼睛,見到床邊坐著打哈欠的李寧詠,一時沒有想到眼前這人是誰。自己身處何方。

    “醒了?”

    “你怎么在這里?”

    “你現在出名了,電視臺的人都知道城管委副主任能喝一斤半。辦公室小林說你在這里輸水,我就過來看看。”

    “你什么時候來的?”

    “下午三點。你以后少喝點,別跟人賭酒。”

    王橋揉著太陽穴。苦笑道:“誰都不想賭酒,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說話時,他的肚子里一陣咕咕亂叫,中午只顧著喝酒,吃得很少,僅有的飯菜還全部吐了出去。

    李寧詠調侃道:“今天你喝了這么多酒。是有功之臣,想吃點什么?”

    王橋道:“想喝稀飯,菜稀飯。”

    李寧詠道:“現在這個時間點,沒有什么地方可以喝菜稀飯。”

    王橋朝電力家屬院指了指,道:“回家煮,我住在里面。你也沒有吃飯吧,一起吃。”

    李寧詠好奇地打量著樓房,道:“你住在里?這是電力家屬院。”

    王橋隨手將項鏈塞回衣領,道:“我租的房子,這里距辦公室最近。”

    李寧詠指了指項鏈,道:“你這個項鏈好特別,有什么意義?”

    這是來自廣南第三看守所的鐵絲,王橋在絕望的時候,原本是想吞鐵絲而住醫院,在醫院想辦法逃脫。此時與李寧詠的關系還沒有到談此事的地步,道:“個人的一點惡趣味。”

    李寧詠試探道:“應該與女友有關?”

    王橋笑道:“和一大堆臭男人有關,與任何女人都沒有關系。”

    上了出租樓,李寧詠站在門口打量屋里陳設。王橋道:“進來啊,別在門口當門神。”李寧詠道:“比我想象中要整潔得多。在我的印象中,男生寢室都是亂糟糟臭哄哄的。”

    王橋人年輕身體好,輸液以后基本無事。進屋后給李寧詠倒了一杯水,然后從冰箱里拿出一塊瘦肉、兩個皮蛋,一塊姜和兩根小蔥,道:“今天晚上用電飯煲煮皮蛋瘦肉粥。”

    “你會做這么復雜的粥?”李寧詠是家中幺女,從小被精心呵護,基本上沒有進過廚房。

    “從小就喜歡做飯。”王橋麻利地開始動手,道:“做這道粥有些訣竅,大米洗干凈后,倒點香油攪勻后泡30分鐘,吃起來更香。瘦肉要碼味,起鍋后再放蔥碎。”

    李寧詠一直不喜歡進廚房,站在王橋身邊看他做飯,覺得做飯都這么有意思。

    電飯堡煮粥時,王橋又炒了份酸菜肉絲。

    一番忙碌之后,香噴噴的皮蛋瘦肉粥端到桌上。李寧詠嘗了一口,由衷地贊美著,“哇,好香,你的手藝抵得上一個大廚。”

    王橋道:“以后若是失業,我當廚師也能養活自己。”他說這話是有底氣的,大學期間成功地運作了老味道土菜館,以后真要重新做另一個餐館,他有再次成功的自信。

    兩人坐在由壓縮板做成的廉價四方桌前,喝皮蛋瘦肉粥,吃酸菜肉絲,說閑話。

    九點多鐘,李寧詠離開家屬院,問跟在身邊的王橋道:“你明天不會再喝酒吧,我請你看《諾丁山》,晚上七點半的,我有兩張票。”王橋道:“縣電視臺福利這么好,還發電影票。”李寧詠道:“朋友送的票,縣里電視臺沒有什么意思,自辦節目沒有幾個,福利更談不上。”

    王橋將李寧詠送到縣電視臺門口,兩人這才揮手告別。

    王橋獨自一人走在昌東大街上,想著如何處理與李寧詠的關系。李寧詠的言行己經將其心意表達得相當清楚,是繼續交往,還是將其拒之門外,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我不欠誰的情債,既然不反感李寧詠,為什么不可以交往下去。”丟失呂琪足有六年多,與晏琳分手也超過四年,呂一帆在兩年前嫁作商人婦。王橋孤身回到家鄉,為前途打拼。他清晰地感受到體內不斷膨脹的菏爾蒙,讓他難以擺脫對美女的渴望,漂亮時尚的李寧詠完全符合其審美觀,有著極強吸引力。

    “那就順其自然,繼續交往下去。如果交往中發現不適合,大不了分手就是。我為人還是要自我一些,不要老是憂國憂民憂社會。”王橋做出了這個決定。

    在街上散步時,王橋眼睛不停地東瞧西看,觀察著環衛工人的作業情況。

    來到一家小餐廳前,小餐廳老板娘模樣的人將一大堆餐廚垃圾倒在街上,發出陣陣臭味。

    王橋上前道:“你怎么能把垃圾倒在街上,前面就有一個環衛的大垃圾桶。”

    老板娘瞅了王橋一眼,道:“你是太平洋的警察,閑事管理寬。”

    (第一百九十八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北单 单机北京麻将下载 东北麻将单机免费下载 为什么有些股票涨跌幅20 浙江快乐12彩走势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 贵州麻将多少张牌 球探比分足球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棒球比分7m体育 体彩p5 龙江体彩11选五 广西双彩开奖走势图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