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一百八十一章焚燒爐上馬

第一百八十一章焚燒爐上馬

    王橋坐在小車里,緊張思索著當前遭遇的困局。同時提醒自己,就算傳說中的宮縣長罵人,也得忍著,小不忍則亂大謀。

    車行一半,樂彬道:“你對垃圾場觀察得細致到位,曹主任也說過垃圾場修建時存在天然缺陷,開會時你要大膽地把真實想法談出來,否則縣里就要將屁股打在我們身上。”

    王橋暗想道:“垃圾場存在先天不足,這是顯而易見之事,難道以前就沒有人提過。樂彬讓我在會上大膽講出來,這是什么意思,拿我當槍使嗎?”他隨即又想道:“拿我當槍使又怎么樣?我講的是事實,如果不敢講真話,一盆屎就要扣在城管委頭上。”

    小車有通行證,直接開進了縣政府。

    會議在政府一會議室召開。

    縣公安局、建委、環保局、陽和鎮、政府辦、法制辦等單位的負責人陸續走進會議室。樂彬和王橋從陽和垃圾場來到會議室,比諸人稍稍遲了些,坐下不久,身高體壯的副縣長宮方平走進會場。

    宮方平道:“老樂,你是老書記了,怎么也搞不定陽和垃圾處理場,具體情況怎么樣?”

    樂彬道:“小王主任一直在現場,等會由他來詳細匯報。”

    宮方平黑著臉道:“王橋才參加工作,沒有基層工作經驗,老樂不要把事情推到他身上。”

    這是一句真話,王橋聽得有些刺耳,因此這句話中有明顯的輕視。

    現場所有眼光都聚焦在王橋身上,打量著年輕得不象樣的新主任。王橋在這幾天時間被聚焦數次,已經習慣了,他鎮定自若地取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快速寫下幾個關鍵字,作為匯報提綱。

    宮方平還是點了將,道:“王橋既然一直在現場,你講一講具體情況。盡量簡明扼要,講重點。”

    王橋目視著分管副縣長,報告道:“我從三個方面作一個匯報,一是堵路基本情況;二是堵路村民的主要訴求。三是垃圾場產生問題的主要原因以及個人的一點建議。”他熟悉現場情況,匯報思路很清晰,而且能抓住要點。會議室很安靜,只有王橋不緩不急的聲音響起。

    “剛才匯報村民主要訴求和垃圾場現狀,我個人意見。解決村民堵場只是必要的臨時措施,真要解決問題必須要盡快整治垃圾場,從山頂修一條路下山,每天掩埋垃圾,這才能真正減少臭味。”

    宮方平沒有見過王橋之時,一直認為組織部把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放在承擔復雜任務的崗位上,是胡搞亂整。他認真聽完王橋的發言,對王橋的感觀一下就得到了改善,不知不覺點了頭,對建委主任道:“老丁。垃圾場是建委修的,你是什么意見?”

    樂彬原本以為說了實話的王橋會被急脾氣的宮方平責罵,沒有料到宮方平居然接受了王橋的真實匯報。

    丁勤奮是建委老主任,資格老,權威重,是一個摸不得屁股的老虎級人物。聽到王橋堅定地認為建委修的垃圾場有天然缺陷后,火氣頓時就上來了。他不愿意在宮縣長面前跟年輕人一般見識,壓住火氣,道:“垃圾場最初設計是焚燒方式來處理垃圾,現在只算完成了大半工程。再修一個焚燒爐才算完工。焚燒爐修好,新鮮垃圾都要焚燒,也就不存在臭味和蒼蠅。”

    王橋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書呆子,明白建委主任在縣級官員體系中的地位。可是聽到丁主任的發言后,就如卡了一根刺在喉嚨上,不吐不快,他基本上沒有作思考,直言道:“我咨詢過山大城市環境專業的博士,焚燒爐在燒掉垃圾同時會制造嚴重的大氣污染。最嚴重的是二惡英,大量二惡英分布在空中,是致癌物。焚燒爐是把看得見的污染變成看不見的污染。”

    丁勤奮沒有想到年輕主任居然再次拂了自己的面子,于是昂著頭,斜視了王橋一眼,道:“焚燒爐是靜州工程設計院所設計的,他們如果不能解決污染問題,怎么敢出正式圖紙,怎么能過環評。在陡坡上修一條路到溝底,至少兩百萬的費用,而且不一定能解決問題。而且,當時老垃圾場垮塌,造成嚴重污染,污水直沖稻田,村里鬧得兇,幾百人圍攻了縣政府,城區垃圾沒有辦法處理,縣政府這才在陽和垃圾場沒有完工情況下開場倒垃圾。現在看來還是應該按照設計方案把焚燒爐完成,新場才開場。”

    宮方平當時是了解情況的,數百村民圍攻了政府,這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垃圾場未完工就投入使用,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樂彬初來城管委,對垃圾場研究不深,談不上獨到的見地,因此沒有發言。

    宮方平又詢問道:“修了焚燒爐,到底能不能解決問題?”

    丁勤奮道:“我看過焚燒爐圖紙,排水系統和焚燒爐是配套使用的,當初設計是先用焚燒爐焚燒,剩下垃圾就很少了,基本上沒有有機質,污染可以忽略不計。”

    宮方平道:“環保局是什么意見?”

    環保局局長林樂華道:“垃圾場建設時期作過環評,既然環評通過了,應該問題不大。”

    宮方平聽到林樂華回答以后,便下定了決心,道:“能夠解決問題就立刻開始修。王橋所言也有道理,在焚燒時一定要考慮污染的問題。”

    他略為停頓,強調道:“村民的合理訴求要支持,我們要理解他們,因為他們為全縣的發展做出了貢獻。下午由樂主任牽頭,與環保局、公安局、陽和鎮的同志一起到村里開會,宣布立刻建設垃圾焚燒爐,定個建設時間表,讓老百姓相信,讓他們放心。陽和鎮一定要有大局意識,做好安撫工作。”

    建委、環保局和縣領導都同意修焚燒爐,王橋人微言輕,反對無效。他清楚地知道焚燒爐將會造成嚴重污染,心情變得十分沉重。

    散會以后,相關部門的同志陸續前往垃圾場,向堵路的村民宣傳縣政府的決定。

    王橋坐上了樂彬的小車后,樂彬表揚道:“今天小王主任發言不錯,有理有利有節,城管委應該講的話都講了,再出事就不是我們的責任。”

    王橋愁容滿面地道:“焚燒爐方案能解決一時的問題,后患無窮。二惡英飄在空中,無影無蹤,污染比臭味嚴重得多。”

    樂彬道:“縣里決定的事情,我們只能執行,其他的話不要再多說。而且,有臭味和蒼蠅,村民就會堵場。有二惡英,至少不會立即就堵場。堵場以后麻煩事情多啊。”

    從現實情況和部門自身利益來說,樂彬所言有理,王橋仍然覺得不能繞過心中的那個坎。

    四點鐘,參會部門都有人來到陽和垃圾處理場。

    按照宮方平副縣長的要求,各部門都要派副職及副職以上領導干部到陽和垃圾處理場做思想工作。由于垃圾場屬于城管委管理,出了事責任在樂彬頭上,環保局、公安局、建委的干部大部分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不約而同地派了中層干部到山上做思想工作。

    堵車地點位于陽和鎮,陽和鎮守土有責,派了副鎮長程嶺躍帶隊,是除了城管委以外唯一有副職領導參加的單位。

    來到了堵路現場之時,樂彬、王橋等城管委的人臉色嚴肅,而配合城管委參加行動的其他單位干部心情輕松,有說有笑。

    樂彬將小喇叭遞給王橋,道:“你先宣傳一遍,然后再做下面的工作。”

    王橋拿著喇叭來到人群前面,還未說話,就見到一塊拳頭大的黑影朝自己頭部飛了過來。

    (第一百八十一章)(未完待續。)

    PS:  群體性事件太難處理。
小说排行榜 大四喜国标麻将多少番 广东麻将十三幺怎么胡 京东智投 快乐彩十二选五浙江 武汉红中赖子杠手机版 腾讯大众麻将怎么玩 北单比分直播比分直播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 股票配资论坛是什么 福彩p62最新开奖 天水麻将下载 日本黄色片免费下载无需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