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一百四十六章要做強者

第一百四十六章要做強者

    錄像散場后,王橋又獨自一人將周星馳《國產零零漆》看完,大呼過癮。此時已是深夜兩點,趙波霸著小床呼呼大睡,他只能回寢室。

    走過香樟林,經過籃球場附近,迎面走來一位瘦高女子,路燈光線恰好被樹葉遮住,看不清女子容貌。女子不像在趕路,反而像是在散步。只是凌晨兩點在校園散步,讓人詫異。

    走到近處,王橋驚奇地發現來者是呂一帆。

    呂一帆同樣驚奇:“蠻哥,你怎么當起了夜游神?這么晚還不睡覺。”

    “我到錄像廳看了錄像,才結束。你怎么回事,這么晚還在外面閑逛,不怕遇到壞人劫色。”

    “和寢室同學們在半島唱了歌,興奮過頭,現在睡不著,在外面走走。校園內有什么危險,安全得很,我們要相信保衛處。相請不如偶遇,既然在這么晚都能遇到,就陪我走一走。”

    王橋被他的同學從籃球場上叫走,讓呂一帆很有些失望。她沒有想到會在這里意外地遇到蠻哥,很有些高興。

    王橋作為追求進步的有想法的學生會干部,如果在夜深人靜的校園遇到保衛處的人就是黃泥巴掉進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誰都不會相信兩個沒有談戀愛的青年男女會在深夜隨意走一走。但是,他知道呂一帆現在還在校園內散步,心情應該非常糟糕,作為朋友必須要陪。而且,他內心深處也有著與呂一帆在黑夜散步的渴望。

    足球場面積大,且沒有燈光,能見度很低,是談心的好場所。呂一帆幽幽地道:“你沒有問我為什么不肯留在山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不提起,我怕主動詢問會讓你不好過。”

    “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呂一帆重復了這一句話,想起在寒假發生的事情,百感交集。

    王橋道:“你家里遇到了難事?”

    冷風吹來,呂一帆縮著脖子。用平淡的口吻道:“我這次回家相親了。對方三十多歲,離過婚,很有錢,是我們那邊的企業家。關系網深,能解決家里的問題。”

    王橋沒有想到居然是這么一回事情,停下了腳步,沉默了一會,道:“憑著我對你的了解。應該是遇到了困難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

    呂一帆挽著王橋的胳膊,道:“看來這是我的命。我回家時,原本想給家里人說我要留在山南。結果回家才知道,我大哥呂一飛、他的幾個工廠朋友和當地黑社會老大的弟弟打架,把對方打成重傷,我哥被抓進派出所,當地黑社會的老大要弄死我哥。我相親的那人在當地關系網很深,由他出面,擺場子道歉。又賠了錢,把事情抹平了。”

    王橋經歷過類似的事情,聽到呂一帆敘述,突然覺得一股壓抑不住的怒氣涌了上來,他抬腳踢在大樹下,發出呯的一聲響。

    “別踢,等會保衛科的人要來。”呂一帆用力拉著王橋。

    王橋強壓著內心的憤怒,道:“那人本身條件如何?”

    “還行,比想象中的土豪惡霸形象要好一些。我相親是為了結婚,結婚是為了解決問題。不是談戀愛,也就這么回事。”呂一帆用滿不在意的口氣道。

    王橋心里涌出莫名憤怒,道:“現在是什么世道,認真生活的人處處受傷。而有些人橫行社會,無所不為,無所不能。”

    他心里清楚,如果只是牽涉到幾萬塊錢,以目前的能力,絕對沒有問題。現在牽涉到當地的司法和黑惡勢力。他作為一個學生。就算個人再能打,也抵不過這些黑惡勢力。這也是他最為憤恨之事,不僅僅恨那些壞人,也恨自己無能為力。

    呂一帆反而勸慰,道:“你也別生氣,這是我的命數。我問過杜姐,開這樣一個店需要十幾萬的前期投入,我以后會當大老板,免得再受人欺負。”

    王橋道:“我沒有到過北三省,是以紅星廠的來推測你們那邊的情況,早知如此,就勸你早點過來。我來支持你們家,絕對能夠立足。”

    “謝謝你,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你可以幫助我一個人,但是絕對幫不了我家里的所有人。”

    呂一帆情緒慢慢激動起來,道:“我們那邊情況比你想象中還要糟糕,整個廠區完全破敗了。無數下崗工人出來擺個小攤子,一群窮光蛋,你把東西賣給我,我又把東西賣給你,能有什么賺頭。我這樣做確實是走捷徑,為了大哥以及爸爸媽媽,走捷徑又有什么。”

    她見王橋還想說什么,道:“你別打斷我,讓我說完。我知道你肯定要鄙視我,但是我不怕。相親以后,至少那人會幫助大哥解了燃眉之急,會將爸媽的醫療費用解決了,甚至我回去的工作也有了很好的著落,能到我們那里的國稅局,這些都是很現實的事情,你讓我如何選擇。”

    王橋想起了開礦的牛清德,把肥蠢的牛清德和清麗的呂一帆重疊在一起的影像實在讓人不快。

    呂一帆繼續道:“我也想要幸福,可是現實卻是首先要生存,不是我一個人的生存,是全家人的生存。嫁人就是嫁給一個家庭,我擇偶的第一條件就是家庭條件好,其他都放在后面。”

    說到這里,她情緒突然失控,嗚嗚哭出聲來,聲音還蠻大。王橋嚇了一跳,道:“小聲點。”

    呂一帆一直以大大咧咧的態度對待著日漸艱難的生活,內心深處壓力重如泰山,壓抑的情緒爆發以后,一發不可收拾,她將頭埋在王橋肩頭上,哭得稀里嘩啦,無意中還咬住王橋的衣服。

    生活中總有許多無奈的事情,每個人都必須獨自承擔。王橋不再勸慰,任憑呂一帆痛哭流涕。哭了十來分鐘,呂一帆抬起頭,取出紙巾擦掉眼淚,道:“哭了一通,舒服多了。”王橋想起自己曾經的艱苦歲月,由衷地感嘆道:“以后隨時過來找我,我這里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呂一帆道:“蠻哥,不準再說真心話,否則我又要哭。”

    在遠處有三枝電筒的燈光,這是學校保衛處每天的例行巡查。那三枝手電光走下青石梯子,來到足球場內。王橋拉著呂一帆躲到更黑暗的小平臺下方。小平臺遮住了所有光線,比較隱蔽。

    三枝手電在足球場上四處照射,然后走上青石梯子,離開了足球場。

    王橋道:“他們走了,嚇了我一跳。”此時他還牽著呂一帆的手,沒有松開。早春三月的夜晚依然十分寒冷,呂一帆縮著脖子,輕聲打了個噴嚏。

    在靜靜的黑夜里,兩個青年男女牽著手、身體靠在了一起。呂一帆一顆心似乎要從胸腔里蹦出來,她轉過身,與王橋面對面而站,雙手抱。著王橋的脖子。

    兩人用抱在一起,熱烈地……

    過了良久,呂一帆抬起頭來,道:“遇到你,我大學生涯才有值得回憶的內容。”

    王橋不愿意多說往事,碰了碰呂一帆的額頭,道:“不說往事,說點高興的事情。”

    呂一帆安靜地接受王橋的碰觸,道:“最后一學期,你能還做我的男友嗎?我知道你是學生會干部,就悄悄地做我的男友,好嗎?免得我因為在大學沒有一場戀愛而遺憾。”

    除掉短暫的砂舞,王橋有近兩年沒有與異性親密接觸,他對呂一帆的感情頗為復雜,既同情其境遇,又欣賞其樂觀的態度,更喜歡這個人。聽到呂一帆這個要求,心中很是難受,道:“好。”

    呂一帆雙手環著王橋的腰,頭俯在其胸前,道:“讓我安靜地靠一會。”

    ……

    天邊出現魚肚白以后,呂一帆整理凌亂的頭發,道:“我走了。”她昂著頭,走得飛快,不一會兒就消失在薄薄晨霧里。

    由于接近做早操的時間,王橋沒有離開,來到師母店里,呼哧地吃著面條,腦子里有一個聲音越來越響亮:

    一個聲音道:“我一定要在現實社會里做一個真正的強者,不是身體的強壯,而是能掌握社會資源、能改變命運的強者。”

    同學們陸續來到操場,不少人開始跑圈,王橋將所有負面情緒拋掉,加入到滾滾人群之中,變成一個不起眼的小點。

    陳剛睡眼惺忪地站在中文系班級前面,把秦真高和王橋叫到身邊,道:“這個月要開學生支部大會,要討論預備黨員,95級就是你們兩人。山大學生黨員控制得很嚴,每個年級到畢業時也就七八個。你們兩個要給系里好好干,別辜負系里的希望。開支部大會的時候,你們不能念稿子,必須把入黨志愿書背誦下來。如今社會上入黨搞得稀松平常,互相抄入黨志愿書,連字都要念錯。你們都是精英,精英就要嚴格要求自己,不能像社會上那樣。”

    想到厚厚十頁入黨申請書,王橋在回到隊列時忍不住想扇自己的耳光,道:“誰叫你的入黨志愿書抄這么多,五六頁就行了,非要寫十二頁,這下要背得死去活來。”

    (第一百四十六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极速11选5-首页 东北麻将飘胡是什么意思 股神配资 富时全球股票指数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斯诺克比分网即时比分一一 188比分直播旧版篮球 快速赛车云播系统 徐州麻将作弊器 118及时比分 今天快乐双彩开奖 吉林省心悦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