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一百四十二章請客

第一百四十二章請客

    到了火車站,王橋在停車場將摩托車停好,提著行李送呂一帆進站。

    此時大部分同學都已經回家,車站上應該沒有其他學生。

    分手之際,呂一帆飛快地用冰冷地嘴唇親吻了王橋同樣冰冷的臉頰,然后提著行李就朝火車走去。進入密集的人流,呂一帆暗自想道:“蠻哥是個好男人,能做事,對女人也好。我們算是什么關系,比一般朋友肯定要親密許多,親。吻。過,擁。抱。過,可是兩人又和一般戀人不一樣,始終沒有明確確定戀愛關系。換句話說,兩人都沒有明確地給對方以承諾。”

    “我真傻,為什么不能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這次回家解決自己以后工作地點問題,然后回來以后就勇敢地說出我愛你三個字,不管王橋說不說出來,反正我要說。”呂一帆在離開王橋的短短時間里,下定了決心,同時還用手朝空中揮了一下,顯示自己的決心。

    王橋雙手插在口袋里,看著呂一帆背影融入密密麻麻的人流之中。人群中的呂一帆突然朝空中揮了拳頭,但是并沒有回過頭來。

    回到老味道餐館,停車時,王橋聽到一串來自東城方向的自行車鈴聲。

    在鈴聲方向,陳剛頂著寒風,彎著腰,用力地蹬著自行車。

    在這個時間點,從東城方向而來,百分之一百是砂。舞剛回來。年青男人身上充滿著**,去砂舞場所是解決問題的一個渠道,這和靠看黃。片解決生理**相類似。雖然在道德上不被承認,王橋本人能夠理解。

    這是王橋經過的第二個寒假,相較于第一個寒假,他的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至少不會為經濟而發愁。

    送走呂一帆的第二天,王橋照例拜訪姐姐的老人公。李家人對侯氏姐弟極好,特意安排在省交通廳賓館吃晚餐。晚宴結束,王曉悄悄對弟弟道:“明天你又來找我。我們請李澄吃頓飯,表示謝意。”

    王橋經常為姐姐當擋箭牌,心領神會地道:“中午還是晚上?”

    “李澄晚上有應酬。中午,我們到遠一點的地方去。干脆就在老味道土菜館。”

    王橋忍不住道:“姐,你沒有必要一直住在李家,沒有自由,活得壓抑,你總得有自己獨立于張家的生活。”

    王曉道:“我知道。等安健大一些再說。”

    孫子李安健是李家夫妻的心肝寶貝和精神寄托,兩位老人家絕對不會同意李安健離開李家。王曉又舍不得將兒子單獨留在爺爺家里。王曉要離開李家,兒子李安健必然是雙方爭奪的焦點。

    王橋換位思考亦覺得這個問題是一團亂麻,剪不斷,理還亂。分手后,他試著和久不見面的孟輝聯系。與孟輝聯系也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主要是即將放假,與在山南的老朋友見個面,喝喝酒。他對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有著深刻的認識,當初要不是孟輝出面。要擺平靜州黑社會發出的追殺令還真是一件難事。

    電話里,孟輝的聲音透著股高興勁:“蠻哥,在大學樂不思蜀吧,都不找老哥聊聊。”

    “我怕打擾你的生活。”

    “我重回陽光下,不怕你來打擾了,有時還真想跟你聊一聊。”孟輝由黑暗世界重回光明,現在的生活與他的部分歷史完全割裂,王橋是他愿意接觸且又聯系著過去的人。

    王橋道:“我和廣南第三看守所還是很有淵源,陳強的女兒陳秀雅跟我在一個班,看守所李澄所長明天還要跟我和我姐吃飯。”

    “我知道李澄從廣南調到東城分局了。一直沒有機會和他見過面,可否過來蹭頓飯。”孟輝不愿意跟黑暗世界的人再有任何來往,李澄是刑警,見面無妨。

    王橋直言道:“稍等。我得先和我姐聯系,看是否方便,五分鐘回話。”

    得到大姐肯定回答后,他隨即給孟輝回了電話。

    由于兩位客人都比較特殊,王橋特意和艾敏商量如何配菜。艾敏作為餐館老板之一,自然知道公安朋友的價值。連忙安排采購黑魚,力爭讓兩位公安朋友吃得滿意。

    采購一大早就出去,到了十點鐘,依然一無所獲。王橋騎著摩托車到西城太平農貿市場找老李,結果也是空手而回。

    艾敏很感慨地道:“如果黑魚能夠人工飼養,飼養人就發大財了。等有錢了,我去找山大搞這方面專業的人,和他們聯合搞黑魚人工飼養項目。”

    王橋又道:“山南大學生物學院有專門搞魚類研究的,我們養不了黑魚,說不定專家們有辦法。”

    艾敏道:“如果真能人工飼養,那肯定會賺大錢。”

    王橋道:“那我就聯系聯系。”他隨即給書法協會里生物學院的朋友打電話,委托他幫忙聯系相關專家教授。

    等到王橋放下電話,艾敏感慨地道:“我知道蠻哥為什么要考大學了。大學里好多專家教授,而且你們這些畢業生出來就會在各行各業掌權,象蠻哥這種會交際的人,以后在山南橫著走都行。”她一邊說著,還一邊嘖嘖有聲。

    王橋道:“那有這么簡單的事情,以后大學都是基礎教育了,雙向選擇意味著出校門就得找工作。我們比較幸運,大學畢業還有一份工作。”

    艾敏道:“其他大學或許會存在分配工作的困難,山南大學不會,畢竟是全省第一的大學。”

    十二點,孟輝第一個來到老味道。他一身便裝,腳蹬一雙布鞋,顯得輕松隨意。

    十二點半,王曉開車接李澄過來。李澄是從單位直接出來,身上還穿著警服。當他剛進雅間,孟輝主動招呼道:‘李所長,我曾經是你關押的犯罪嫌疑人。”

    李澄遲疑道:“你是?”

    孟輝道:“我是孟輝。”

    在刑警系統,只有高層警官才知道孟輝這個傳奇人物。李澄曾經是看守所所長,后來又調任東城分局刑警大隊長,因緣巧合下,他知道孟輝。不料今天能在這里見面,出于對警界英雄的警重,李澄莊重地敬禮。

    在私底場合。王氏兄妹很少看到警察之間正式敬禮,都有些愣神。

    孟輝回了禮,伸手相握,道:“李所。你別客氣。當初你在看守所威名赫赫,凡是你當值的那一天,所有監舍全部都規規矩矩。你對犯罪嫌疑人的人性化措施也搞得不錯,我先后進過六個看守所,廣南第三看守所名不虛傳。”

    王曉道:“你們別站著敘舊。快請坐,坐下再聊。”

    冷盤熱菜一樣樣傳了上來,四人開了一瓶紅酒,喝一口紅酒,品一塊雞肉,土洋結合,另有一番滋味。三人正談論著廣南第三看守所種種趣事和惡心事,房門被推開,校保衛處老楊和陳剛端著酒杯走了過來。

    “李支隊,怎么有空到山大。到了山大不跟我打招呼。”老楊是保衛處老人,與東城區公安分局頗為熟悉,他從包間門口經過時,無意中瞧見房里的李澄,便帶著小老鄉陳剛一起過來敬酒。

    李澄開玩笑道:“楊處長,這里不在山大范圍內,是我的轄區。我是主人,應該我過來敬酒。”

    李澄和老楊寒暄之時,王橋向姐姐隆重介紹了陳剛。王曉與弟弟心意相通,從其眼神便知道這是個關鍵人物。熱情地道:“陳老師,我是王橋的姐姐王曉,這一段時間比較忙,一直沒有來拜訪你。”

    陳剛的瞇瞇眼睛黏在漂亮的王曉身上有幾秒鐘。然后客氣地道:“王橋很能干,是優秀的學生會干部。”

    互相敬酒之后,王橋主動來到老楊那一桌,輪番給另外幾個老師敬了酒。陳剛瞇著小眼睛,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王橋,你上次說了請我們吃黑魚。到底什么時候請啊。”

    王橋實話實說道:“今天沒有買到,幾個菜市場都沒有。明天還要讓采購去搜,如果買到肯定給陳老師留著。”

    陳剛道:“此話,當真。”

    王橋道:“肯定。”

    酒足飯飽后,李澄乘坐孟輝的小車回刑警支隊。

    王曉來到弟弟所在的三樓閣間,進門以后夸道:“我還以為會聞到一股汗臭味,沒有想到清清爽爽。我上次看到一位勤工儉學的女生,模樣還不錯,身材也好,是不是她上來幫你收拾的屋子。”

    王橋知道姐姐想問什么,開玩笑道:“你弟弟在山大很受歡迎啊,真要談戀愛,早就將女朋友帶回家了。”

    王曉道:“我是過來人,那個女孩子看你的眼神不一樣,肯定是有意思的。”

    王橋沒有再開玩笑,道:“那個女孩叫呂一帆,我們關系是不錯。我覺得自己未老先衰了,最初談戀愛時是死去活來。”

    王曉道:“是那個姓楊的女孩?”

    王橋道:“不是,是后來在廣南認識的那一位,她還在舊鄉住過一段時間,種花椒那里。本來打算和你們見面,陰差陽錯就沒有見成。現在回想起來,與呂琪在一起應該是最有激情的時候。看來我老了,沒有少年時的激情。”說到這里,他猛然意識到呂一帆也姓呂,難怪聽到這個名字便覺得親近。

    “你才多大年齡,就裝得這么老氣橫秋。你終究會遇到一個讓你激情四射的人,這一點我是深信不疑的。”王曉不再糾纏這個問題,又道:“你和輔導員關系不太對勁,是不是?”

    王橋道:“陳剛以前是學生會干部,今年畢業后留校。我和他不太投緣,從學生會時代就尿不到一壺。”

    王曉知道上一個畢業季發生的誣告信事件,道:“憑我的直覺,那些誣告信肯定和他有關,他就是一個小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從早到晚,你千萬要小心,不要得罪他,也別靠得太近。”

    “這兩天我天天轉菜市場,爭取收幾條黑魚,請陳剛吃了飯我再走。”

    “請他吃飯的時候,記得給一個紅包。”

    “我是學生,給老師送錢,他敢要嗎?”

    “對付小人和君子的方法不同,君子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小人則只需要誘之以利就行了。你是闖過社會的人,不會向真正的學生那樣純潔吧。”畢業幾年,見慣社會上的風風雨雨,王曉不再是那位喜歡彈吉他的小姑娘,而成為一位很現實的單身母親。

    王橋道:“我考慮一下,請吃飯我沒有心理負擔,讓我送錢就有點超出底線了。”

    送走姐姐,王橋立刻行動起來,騎著摩托車來到西城太平農貿市場找老李,空手而回。到各大菜市轉了一圈,也沒有貨。

    第三天,西城老李終于弄到一條黑魚。

    從老李處拿到黑魚后,王橋到青教樓請陳剛吃晚飯。陳剛道:“兩個人吃飯沒有意思,我約幾個老鄉一起吃飯,沒有問題吧。”王橋爽快地道:“沒有問題,晚上六點,我在大包等著。”

    六點,陳剛和他的同鄉陸續來到老味道土菜館。陳剛是吳州人,吳州是山南第二大城市,經濟水平僅次于山南市,教育水平亦高,在山大工作的吳州籍教師人數不少,今天到座的就有十一人,坐了滿滿一桌。

    王橋估計只有三四客人,沒有料到來了十一人,趕緊吩咐廚房加菜,好在廚房備貨充足,熱菜很快就源源不斷地送了上去。他見人多,提了四瓶瀘州老窖特曲到包間。

    酸菜黑魚端上桌以后,客人們贊不絕口。新教師陳剛只覺得臉上有光,道:“王橋,我給你介紹一下今天的客人,都是在山大工作的前輩們。”

    陳剛介紹一個人,王橋就碰一杯酒,一圈下來,喝了十一杯。雖然不至于當場醉酒,腸胃已經熱辣辣地起了反應,王橋趕緊喝了一碗酸菜湯,腸胃這才舒服起來。緊接著,吳州老鄉們互相敬酒,王橋此時已經由主人變成了無關緊要的陪客,他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聽吳州同鄉們臧否校內人物,暢談國家大事。倒是聽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第一百四十二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500万即时比分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 浙江快乐彩十一选五 北京十一选五最新开 巨款大冲击 福彩29选7 fivb排球比分 1112赛季英超比分 6月20日比分推荐 股票行情今天查询 上海快3 老11选五5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