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六十四章多嘴

第六十四章多嘴

    包強見到劉建廠陰沉的眼光,心尖猛地緊了緊,急忙道:“建哥,沒有的事,我只是想找出幕后元兇。”他以前還是學生心態,覺得跟著劉建廠很是風光,從看守所出來以后,他的心態猛然發生了變化,覺得風光是假的,是害人的。

    劉建廠咬著牙道:“不用找了,高個子警察來捉人是他的應有之職,警察抓賊天經地義,我不恨他。王橋、吳重斌等人就要付出血的代價,特別是王橋,三番五次壞我好事,我要弄死他。你去辦兩件事情,一是到世安機械廠我的宿舍,我有一包錢在花盆里面,就是那個在陽臺上放假花的爛花盆;二是在技校附近租一間農房,租好以后你不要來找我,有事情我自然會來找你。”

    包強暗自叫苦不迭,又不敢推托,道:“建哥今天晚上住在哪里?”

    劉建廠埋頭吃肉,道:“今天晚上別管我,明天一定要把房子租好。到我房間去的時候,盡量選在上班時間,不要讓人發現。”吃完飯,他沿著小道朝城里走去,如一條陰暗的毒蛇,消失在叢林和黑暗之中。

    包強垂頭喪氣地回到技工校宿舍,心亂如麻,坐在教室外面的乒乓臺子上抽煙。他想起了看守所被逼吃下屎尿飯的情景,再想起麻臉等人必然被判刑的命運,頓時不寒而栗。

    每個人認識自己都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少年時總認為自己最優秀,青年時代還有著遠大夢想,可是夢想總會在現實的堅壁面前被砸得粉碎,這以后多數人才猛然夢醒,明白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包強的江湖夢剛發芽便受到看守所的摧殘,這讓他真正理解什么叫作江湖險惡,同時認清自己是多么的膽怯。

    在看守所的第一天,同監舍的管板大哥在自己的飯上撒了一泡尿,說是增加營養。在眾多光頭的脅迫下,包強將這碗尿飯吃了進去。吃了第一口便吐了出來,結果被兩人抓住,強行將吐出去的飯又重新塞了回去。

    包強出來以后,好幾次做夢都夢到這碗尿飯,他從此知道自己不是混社會的材料。

    靜州高中生普遍認為操社會是一件時髦的事情,他們為了逞能擺酷以及學業不佳等原因成為黑惡勢力的后備力量。多數人混過一段社會以后,明白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以后便會上岸;部分人則深陷其中,再也無力上岸,只能在黑色江湖中沉淪。在現代法制社會里,沉淪的最終結果就是被埋葬。

    如果劉建廠不出現,包強或許就能順利上岸,成為一個工資收入還算不錯的廚師。劉建廠再度現身,包強的人生命運出現無法預料的變數。

    十點,包強唉聲嘆氣地坐著公共汽車回到市區,又轉乘公共汽車回到世安機械廠。

    在青工樓劉建廠房間順利取到厚厚一包錢,放在外套口袋里。剛下樓,迎面看到母親謝安芬,他下意識就逃跑。

    謝安芬見到兒子從青工樓出來,勃然大怒,在地上撿了一塊磚頭,罵道:“不上課跑青工樓做什么?還想蹲監獄?老娘今天打死你,也算為民除害。”她一邊罵一邊舉著磚頭猛追包強,包強被迫朝廠區里逃竄。母子倆上演了貓捉老鼠的游戲。

    包強從小到大,三天兩頭就被母親追趕,廠區人見怪不怪。此時世安廠破了產,閑人變得越來越多,他們饒有興致地觀看著母子倆追逐,好事者還大聲叫好。

    包強在廠區里長大,每條小道都印在腦子里,熟得不能再熟,轉了幾個彎,便將身高體肥的老娘甩開。他正蹲在一幢樓角喘氣,聽到二樓有人招呼。包強抬頭見是許瑞,如見救星,急忙上樓躲進許瑞家中。

    進屋后,他從許瑞窗簾后面望出去,恰好看到暴怒的母親提著板磚從樓前走過。

    許瑞道:“怎么又把老娘惹了?”

    包強喘著粗氣,道:“沒有惹她,她最討厭我到青工樓。我今天剛從青工樓門口經過,被她撞見,不分青紅皂白就抓板磚。她狗日的是真要下手狠打,我只能逃跑。”

    許瑞捧腹笑了一陣,道:“你讀技工校,感覺如何?”

    包強看到桌上鋪著的數學試卷,上面有鮮紅的“67”分,感嘆道:“我終于不再做數學卷子,也不用聽老師們尖酸刻薄的話,算是徹底解放了。我一直想不通,9分這種成績還想參加高考,也不撒泡尿來照照自己。”

    許瑞的成績在世安機械廠屬于中等,有考上大學的可能,考大學這事就如嘴前吊著一根紅蘿卜的驢子,想吃紅蘿卜就得不停向前。他將試卷扔到一邊,道:“我現在都開始佩服9分了,期末考試差點及格。開學又考了一次,居然及格了,這要歸功于晏琳。哎,我怎么遇不上成績好、人又長得漂亮的女生。”

    包強道:“為什么要歸功于晏琳?”

    許瑞道:“晏琳和王橋在談戀愛,這事情大家都知道。現在王橋、晏琳、吳重斌幾個人都搬到紅旗廠辦事處。”他學著童話書的腔調道:“從此王子和公主過上了**的生活。”

    “他們這一對狗男女,忙著日×,能考上大學我手掌心煎蛋。”包強見過王橋和晏琳跳舞,知道此事不虛,只是在看守所被徹底嚇破了膽,他不愿意再去招惹王橋,只能過過嘴癮。

    聊了些閑話,包強偷偷摸摸地下樓,一溜煙地跑出廠門。

    回到半山,包強到附近農家轉悠。半山處風景不錯,距離城區又近,很多農家都開起農家樂,農家樂人來人往,顯然不適合劉建廠隱身。轉了一大圈,在“松鶴農家樂”背后一百多米的地方找到一處偏僻小院,小院是一對五十來歲的夫妻所有,他們平時不住小院,在兒子的農家樂里幫忙。夫妻倆看過包強的技工校學員證,痛快地將獨立的偏院租給包強。

    晚上8點鐘,包強隨著一群準廚師在看足球比賽,山南足球隊進攻軟弱無力,防線如篩子一般,贏得了無數“傻兒”“寶器”的罵聲。

    屋外一聲“包皮”的喊聲,將包強從無憂無慮的看球時光中生拉硬拽出來。

    “建哥,事情辦好了。”

    劉建廠衣領豎起,給人的感覺總是陰惻惻的,他見裝錢的信封沒有被動過,隨手放進兜里,道:“房子租了沒有?”

    包強道:“租好了,我們這就過去。”

    看罷農家小院,劉建廠感覺還算滿意,拍了拍包強肩膀,道:“你平時別到這邊來,有什么事情我來找你,過了這個坎,哥讓你發大財。”說到這,他憤怒地道:“我們把采砂場都搞定了,沒有料到會栽在手機這種屁事上,想起心里就不爽。”

    包強脫口道:“晏琳在和王橋談戀愛,在紅旗廠辦事處同居。晏琳假裝清純,其實很賤。”

    劉建廠臉色陰沉下去,道:“他們住在紅旗廠辦事處?”

    離開松鶴農家樂,包強想起劉建廠陰冷神情,“啪”地扇了自己一記耳光,道:“多嘴,我他媽的真多嘴!”

    站在技工校操場上,可以俯視小半個靜州城,包強在操場上抽了一支煙,將手中的煙屁股彈向天空,心道:“劉建廠是驚弓之鳥,應該不會亂來,如果我是他,這個時候就應該躲得遠遠的,他何必跑回來租一套房子。”

    包強反復琢磨劉建廠的動機和將來做出來的事,越想越覺得心驚,他望向紅旗廠辦事處大致的方向,心道:“王橋別太得意,一定要低調一點,惹毛了建哥不好玩。”

    (第六十四章)
小说排行榜 亿泰智投 浙江十一选五 友乐广西麻将app 沦陷在日本sm俱乐部续 大众麻将规则 澳洲幸运5计划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下载 外星大袭击 新浪北单比分直播 速报篮球比分 pk10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