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六十二章社會舞廳

第六十二章社會舞廳

    早上起床,大家都到食堂吃早餐。

    晏琳拿來了家里的泡豇豆炒肉末,放在桌中間。泡豇豆炒肉末是靜州最家常的菜,但是每家味道都略有不同,晏家味道公認很霸道。說實話,晏琳挺舍不得將這一罐泡豇豆炒肉末拿出來分享,現在能拿出來,主要是想讓王橋多吃兩口。

    吳重斌將饅頭掰開一個口子,將泡豇豆炒肉末塞進去。簡易三明治味道實在好極了,讓他覺得胃口大開,接連吃了三個一兩的饅頭。

    晏琳見玻璃瓶少了小半,很有些痛心,道:“王橋,你也象吳重斌那樣將肉末夾在饅頭里,很好吃。”看到王橋依葫蘆畫瓢吃起土法三明治,晏琳很開心。

    吳重斌又喝了一碗稀飯,打了個飽嗝,道:“下學以后,我去問問許大馬棒,包強到底是怎么回事?”

    晏琳膽子大,對包強回來并不是太在意。劉滬卻是緊張得很,道:“學校剛剛重新讀了五不準禁令,你不要再和包強那一伙人打架了。”

    吳重斌道:“我只是問一問情況,免得被動,但是絕對不會打架,你放心吧。”

    劉滬又道:“王橋,你們不能打架啊。”

    王橋點頭道:“我們從來沒有想到過要打架,只是防守反擊。我們不想惹事,但是要學會保護自己,每天上學和放學,大家一起走,不要落單。”

    來到復讀班,吳重斌找到許瑞,問起包強之事。許瑞道:“包強從看守所出來以后,他媽沒有動手打人,只是坐在床上哭。一哭就停不下來,最終把包強哭得崩潰了,答應到世安技工校學廚師。”他想起如此強悍的女勞模守著不爭氣兒子痛哭的情景,不停地搖頭。

    世安技工校以前隸屬于世安機械廠,專為機械廠培養技術工人。機械廠破產以后,世安技工校變成大雜燴,有鉗工、車工等傳統技藝,也有廚師、電腦、旅游等新鮮科目。

    得知包強到技校學廚師,王橋心里的顧忌少了一分。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到了星期六。

    吳重斌端著茶水坐在客廳,喊道:“今天周末,大家有什么建議?毛主席說要嚴肅緊張團結活潑,刻苦攻讀一個星期,我們必須要休息,否則大腦過度疲勞,要運轉失靈。”

    這是一句大實話,誰也無法長期高度緊張,復讀班學習還是習慣性地在周六放松,但是除了周六晚上,其他時間則全部投入到學習中。

    在上學期,每個周末的晚上,王橋總是獨自一人到錄像廳去看兩部錄像,從七點鐘看到十一點,回來睡一個大覺。星期天便能精力煥發。搬進紅旗廠辦事處后,他準備參加集體活動,不再做獨行俠。

    田峰道:“我們去打臺球。”

    晏琳反對道:“你們打臺球,我和劉滬就只能坐在旁邊看,沒有意思。”

    田峰道:“那看電影。”

    劉滬道:“國產電影難看死了,干脆我們去跳舞。”

    田峰和蔡鉗工一起搖頭,田峰道:“你們成雙成對,我和鉗工不去湊熱鬧。大家不要互相勉強,我和鉗工去打臺球,你們跳舞。”

    距離辦事處不到500米的地方以前有一家靜州劇場,八十年代輝煌過,九一年劇團解散,劇場變成舞廳,目前是靜州市區音響效果最好的一家。

    商定晚上活動以后,晏琳回寢室打扮,出現在客廳時,肩上披了一條圍巾,化了淡妝,清純面容中帶點時尚。王橋夸道:“今天真漂亮。”這是王橋第一次贊揚自己的容貌,晏琳如六月天喝了冷飲,渾身舒暢。她調皮地道:“難道我以前就不漂亮嗎?”

    “以前也漂亮,今天更漂亮。”

    “我覺得你說的是假話,但是假話我也愛聽,以后得經常說,如果偷工減料我會生氣。”

    聊了一會兒,吳重斌依然在劉滬寢室里沒有出現。又等十來分鐘,吳重斌出來在客廳,臉上有兩朵紅暈的劉滬跟在身后。

    靜州劇場的舞廳門票分為兩個等級,男士兩元,女士一元。舞廳老板用票價的差異吸引女士入場,只要有足夠女賓,舞廳生意就會興旺。

    社會上以營利為目的的舞廳與紅旗廠內部舞廳是兩種氛圍,最明顯的地方是燈光,前者曖昧得多,安裝了紫光燈晃來射去,加上震天響的樂隊聲音,給人一種喧囂和光怪陸離之感。而且社會舞廳基本不跳動作幅度大的華爾茲,而只是抱在一起的慢舞。

    自從下定決心“忘記呂琪”,王橋便以全新姿態面對新的生活,他對晏琳的態度積極了許多。當“冬季到臺北來看雨……”的舒緩歌聲響起,他握著晏琳的手走進舞池。晏琳微微抬起頭,凝視著男友棱角分明的消瘦臉龐,隨著音樂緩緩移動。

    第三曲是快歌,不少時髦青年來到舞池中央,排成一排,隨著節奏開始向前、向后、向左、向右移動,越來越多的人來到舞池,加入到舞動的人群中。晏琳解釋道:“這是二十四步,靜州最流行的舞步,我們也去跳。”王橋道:“我不會。”晏琳拉著王橋朝舞池走,道:“非常簡單,前進一步,停頓一下,再后退一步,你跟著我就行。”

    兩人來到舞池中間,隨著音樂節奏向前進——停頓——向后退,很快就融入到舞動群體中。在靜州劇場里,上百人甚至更多人一起跳二十四步,舞步節奏明快,人群隨著音樂瘋狂地舞動,互相影響,陷入到集體狂歡之中。

    曲罷,人們身體發熱,腦袋開始冒汗,情緒不斷上揚。

    二十四步舞曲之后,又是一首慢曲。

    晏琳微微出汗,淡淡的少女體香隨著香水的味道浸入王橋鼻端,將沉睡的雄性荷爾蒙調動起來,他親吻晏琳的光潔額頭,再將其緊緊抱在懷里。晏琳把頭靠在男友懷里,幸福的小星星如煙花般絢爛。

    在春節前,兩人交往時晏琳更加主動一些,王橋大多數時候是被動回應。春節回來以后,王橋努力地融入到六人集體之中,對晏琳的態度明顯轉變。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一個巴掌叫作單相思,單相思者多半要承受失落和痛苦。戀愛雙方互相愛著對方時,火一般的戀情才會讓雙方都如飲甘泉。

    晏琳正陶醉于舞曲之中。偶爾感到腹部會被硬物抵到,她最初沒有想到硬物是何物,甚至下意識晃了晃身體。兩三秒之后,她頭腦中閃過少女時代偷看過的色小說《**》,明白硬物為何,頓時滿臉臊紅。她越想避開此物,全身感覺越是集中在腹部,能夠清晰地感受到硬物的大小和強度。她猛然明白為什么很多跳舞男子要采用“上身前傾,屁股朝后”這種奇怪又難看的姿勢。

    休息時,晏琳羞得不敢直視王橋。

    在中場休息之前慣例是柔情十分鐘,全場燈光熄得只剩下微弱的點點星光,很多男子尋找舞伴時要借用打火機的火光。所有舞者都站在原地,隨著音樂慢慢地搖晃。晏琳享受著親密的擁抱,心道:“難怪劉滬讀高中時就要逃課去跳舞,跳舞的感覺真好,要是天天都能到舞廳來就好了。”

    王橋低頭看了一眼在燈光下更加漂亮的晏琳,低頭吻了下去。

    晏琳正在胡思亂想時,熱情洋溢的嘴唇吻了上來。她沒有想到這一次親吻如此霸道熱烈,笨拙地回應著,香舌努力地與侵入者糾纏不清。

    深吻是如此用力,導致氧氣吸入嚴重不足,讓她腦子有昏眩感。幾分鐘后,嘴唇分開,晏琳深吸幾口氣,腦子清醒過來,在王橋耳邊道:“你膽子好大,是不是很有經驗?”話音未落,王橋作出了另一件更加膽大妄為之事,他的手在腰間摩挲一會兒,直接探進外衣,在光滑的后背上游走。

    晏琳身體驟然僵硬,她從內心渴望男友的撫摸,另一方面又覺得似乎應該矜持一些。內心正在掙扎時,燈光不合時宜地亮了起來,經歷了柔情十分鐘,舞廳里原先并不明亮的燈光變得刺眼。晏琳趕緊握住那只富有侵略性的大手,如受驚的小鳥一般左顧右盼。舞廳中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人注意到王橋的侵略行為。她還看到一個男人的手仍然還放在女子衣服里,不停撫摸。女人如鴕鳥一般完全沒有反應,把臉伏在男人懷里。

    舞廳是紙醉金迷的世界,里面有炫目的燈光、激情的樂隊,更有充斥著情欲的男男女女。靜州夜生活單調沒有趣味,青年男女都有性的需要,舞廳就是一個輕度宣泄情欲的合法場所。

    舞會結束時,燈光大亮,光怪陸離的場景迅速消失,人們恢復了平日循規蹈矩的正經模樣。

    (第六十二章)
小说排行榜 26号股票推荐 3d预测号码今天最准 排球比分多少 贵州麻将七对子如何做 腾讯qq麻将下载 浙江11选5的开奖 吉林麻将新手简单讲解 内蒙古快三 天津时彩 上海百搭麻将多少张牌 浙江快乐彩基本走势 捷报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