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五十七章遠望

第五十七章遠望

    白樓所有房間的格局都一樣,兩室一廳一衛。在晏琳的臥室里張貼了不少明星畫像,一位演過妖怪的人高腿長女明星的張貼畫占據了房間的主要位置,這和吳重斌房間風格截然不同。

    晏琳從屋外端了一碗雞湯進屋,道:“別傻站著,坐啊。這是新燉的雞湯,喝一碗,解酒。”

    晏家燉雞并不放多余調料,只是拍兩塊老姜而已。燉出的雞湯外觀如清水,入口極為鮮美,與王橋擅長的白水煮魚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好喝嗎?好喝,再來一碗。”晏琳眼巴巴地看著王橋,得到肯定答復以后,又準備再來一碗。

    王橋忙道:“不用了,中午吃得多,再吃得撐著,能不能泡杯茶?”

    晏琳從小柜子里找出父親最喜歡的竹葉青,泡好后端進屋。王橋端著茶杯,見茶葉根根在水中豎立,舒展以后能看到是兩葉嫩尖,道:“這是什么茶?在水中能完全豎起來,香味醇厚。”

    “這是峨眉特產竹葉青,我爸最喜歡,每年都要托成都朋友帶兩三斤過來。”

    坐在晏琳閨房,品嘗竹葉青,聽著錄音機里放出的流行音樂,王橋感到久違的幸福寧靜。

    晏琳拿出一本厚厚相冊,道:“這是我的相冊,前面兩頁不許看,不要問原因,反正不許看。”

    這是晏琳的個人相冊,到了第三頁已是讀幼兒園的照片,從幼兒園開始,晏琳幾乎每個月都有一張照片,詳細記錄了她的成長過程。依此推斷,前兩頁是晏琳更小時候的照片,不許看的原因很簡單,應該是有暴露面比較大的照片。

    王橋翻看著照片,道:“當時紅星廠那邊沒有照相館,家里經濟條件又不好,我的照片不多,幾張黑白照片都是在昌東縣照相館照的。”

    晏琳道:“爸爸喜歡攝影,很多照片都是他的作品,他還在報紙上發表過幾張攝影作品。我從小是他的專職模特。這兩年他太忙,才照得少。”

    看了一會照片,兩人眼中都帶出了情愫,小屋氣氛尷尬中帶著曖昧。晏琳感覺到王橋眼神發生著讓自己喜歡的變化,她低著頭,眼睛看著腳尖,心如鹿撞。當有魔力的大手扶在腰間時,她將頭靠在寬厚肩膀上,手指放在王橋唇間,提出要求:“不準親我的嘴巴,酒味好大。”

    王橋沒有親吻,直接將手從女友衣服里探了進去,隔著最里層的絨衣在背上撫摸。

    晏琳身體僵了僵,沒有阻止。

    她的肌膚仿佛久旱的土地,充滿著對甘霖的渴望。身體熱量不斷上升,腦子漸漸開始迷糊,失掉了思維能力。正在沉醉時,屋外傳來汽車喇叭聲,讓她心驚肉跳,睜開了緊閉的眼睛。

    如果親密行為被父母撞見,她將無地自容,后果嚴重得不敢想。

    她想推開王橋,可是又無力抗拒那只手,既沉迷又焦慮。

    “與晏琳的親熱便意味著對呂琪的背叛”,王橋腦子里始終有著激烈交戰,最終體內雄性激素飆升,懷里的溫柔融化了心里隱藏的寒冰。

    兩人感情溫度急劇上升時,響起了“咚、咚”的敲門聲。

    晏琳第一個反應就是父母回來,嚇得花容色變,隨即反應過來,如果外面是父親或母親,不會敲門,而是直接用鑰匙開門。

    “晏琳,在不在?”門外傳來劉滬的聲音。

    晏琳拍著胸膛,道:“這個丫頭嚇死我了,還以為是爸媽回來。”

    王橋聽到劉滬聲音后,亦暗自松了一口氣,他理了理衣服,坐在小椅子上喝茶。兩人親熱時,相冊的第一頁無意中被打開,里面有幾張小小的黑白照片,主角皆是裸體嬰兒。

    晏琳與劉滬走到臥室門口,她一眼就瞧見相冊第一頁,大羞,嚷道:“不準看,說了不準看,你耍賴。”她飛快地跑過去,將相冊關上,臉上浮起一朵靚麗的紅云。

    劉滬一直對打架兇狠且沉默寡言的王橋暗自抱著幾分警惕,多次提醒晏琳。愛情總是在不經意時發生,不可理喻,防不勝防,她只能眼睜睜看著晏琳深深地墜入無邊情網。

    晏琳關了相冊后,回頭對劉滬道:“吳重斌喝醉了,還在呼呼大睡。”

    劉滬道:“跟著段哥喝酒,豈有不喝醉的道理?我上樓看他。”

    打開房門,鼾聲清晰傳入耳中。在睡夢中,吳重斌臉上猶帶著紅暈,嘴巴不時咂巴著。劉滬給吳重斌牽了被角,心疼地道:“怎么喝成這個樣子,原本計劃一起爬山,現在只能在這里守著。晏琳,你們出去玩,我守著他就行了。”

    晏琳剛剛品嘗到愛情的甜蜜,一門心思想著與男友獨處,在家里面臨著父親隨時回家的危險,爬山則避免了這一尷尬,道:“后山風景不錯,我們去爬山。”

    王橋欣然同意,如果在家里親熱而被家長撞見,不僅晏琳會尷尬,他亦會難堪。在山上既能看風景又能親密一下,是一舉兩得的事。想到這里,呂琪身影不合時宜又迸了出來,他恨自己貪戀女色,意志不堅強,舉著手掌扇了自己半個耳光。

    “你打自己做什么?”

    “沒打自己,一只蚊子。”

    “冬天哪里有蚊子?”

    “或許是蒼蠅。”

    晏琳沒有計較到底是蒼蠅還是蚊子,歡天喜地下樓,準備好運動鞋以及水果、零食、旅行水瓶。

    廠區里熟人多,晏琳不敢與王橋并排而行。她在前,王橋在后,兩人相距一百來米,猶如接頭的地下黨員。他們沿著香樟大道出了廠區后門。

    后門外,筆直的水泥路變成了林間小道,香樟樹變成了高矮不齊的雜樹。

    一墻之隔便是兩個世界,墻內聚集著大量的中高級知識分子,制造的是能進入國際市場的產品。但是墻內產業鏈、技術卻沒有輻射到墻外,墻外始終是技術水平低下的自然農村。墻內墻外的最大交集在菜市場,也難怪靜州市領導們對于墻內搬遷并不是太積極。

    曾經有來視察的領導說過:“周邊村民是距離紅旗廠最近,但是距離紅旗廠代表的先進科技最遠。”這個說法真實地反映了三線廠與地方的關系。

    兩人沒有沿著現有小道上山,直接從亂樹叢中朝上爬。王橋成長于山水之間,爬山是小菜一碟,晏琳身體素質在女子中算得上優秀,沉醉在愛情之中的她并不懼山路之險。兩人一鼓作氣沿著陡坡向上,順利到達山頂。

    山頂并不是想象中的險峰,是一大塊平地,上面有田有土有狗有農舍,村民在其間耕種,悠然自得,如世外桃源。

    在一處背風且視線良好的地方,晏琳將零食一一擺出,遞了一塊巧克力給正在喝水的王橋。

    王橋撕開圓粒巧克力的外包裝,又重新看了包裝盒子,道:“這就是巧克力?”

    晏琳吃驚地道:“你沒有吃過巧克力?”

    “說來慚愧,還真沒有吃過。”

    “你還到廣南去過。”

    “男人誰去買這些糖果。”

    在晏琳心目中,王橋除了數學不好以外沒有什么事不好,字寫得如書法,在籃球場上是萬軍叢中取上將首級,此時聽聞其居然沒有吃過巧克力,驚訝得嘴巴半天合不攏,道:“怎么會沒有吃過巧克力?這是最尋常的食品啊。”

    “每個家庭吃食物習慣不一樣,我家屬于傳統保守型。所以,我會做魚,會寫毛筆字。但是,在吳重斌家里看了許多《艦船知識》、《兵器知識》,覺得還是要改變知識結構。”

    “那你嘗嘗,不要嚼,放在嘴里含著。”晏琳興致勃勃地看著男友第一次吃巧克力,又道,“你的經歷挺豐富,現在要原原本本講給我聽。”

    “經歷談不上豐富,就是一個反復折騰的歷史。”王橋說著話,覺得只舔不嚼不過癮,開始嚼起巧克力。

    “別大口嚼,讓巧克力在口里慢慢融化。”晏琳以前覺得王橋過于嚴肅,此時他嚼巧克力的模樣孩子氣十足,這讓她越發喜歡。爸爸晏定康在憂國憂民之余,在不經意間時常露出一絲童趣。她相信心有孩子氣的大男人才是真男人。

    站在山頂上能看到廠區全貌,在晏琳的介紹下,王橋基本了解了紅旗廠的布局。作為紅星廠子弟,對紅旗廠有著天然的親近,道:“讓技術先進的大廠離開靜州是靜州領導者的重大失誤,失去后將不可挽回。紅旗廠有一條無形的線與外面的世界連接著,這條線獨立于靜州,用得好,將給靜州帶來不可估量的價值。我若是領導者,會想盡辦法讓紅旗廠留在靜州,并且還要將紅旗廠的精華與靜州結合起來。”

    “你的理想是什么?聽你剛才侃侃而談,想從政嗎?”

    “我的夢想都很現實,以前是為了離開紅星廠,走進大城市。當前的夢想就是考上大學,至于下一步是從政還是經商,我沒有想透。”

    王橋所言皆是內心真實想法,但是沒有涉及感情。女人的思維與男人思維明顯不同,晏琳心思主要集中在感情上,追問道:“除了事業,在生活上在感情上有什么理想?”

    王橋在心靈最隱秘的部位一直深藏著呂琪,他不愿意將呂琪之事講給另外的女人聽,又不忍讓晏琳傷心,道:“所有夢想都得一步一步實現,否則就是空中樓閣。我以前不懂這一點,好高騖遠,因此才有血的教訓。具體來說,我讀書時瘋狂地癡迷打籃球,天天泡在球場上,學業有所荒廢,對前途籌劃得更少,這是我在復讀班不摸籃球的原因。出來以后,我有些放縱自己,以后要引以為戒。”

    “在感情上有什么打算?”

    “在復讀班認真攻讀,有個好前程,這就是對感情最好的尊重。”

    “你是避重就輕,我們倆的感情將來會發展到什么程度?”

    “要想將來過得好,必須考上大學。”

    “你怎么又把話題繞到考大學,難道考不上大學,就不能談感情?”

    站在山頂,極目遠眺,小河在群山中穿出,蜿蜒向前。小河旁邊長著茂盛的竹林,形成一條碧綠的帶子。工廠被大片香樟樹林遮蓋,只能看到無數房頂。

    面對如畫的風景,兩人擁抱在一起,忘情地親吻。

    一聲炸雷從天而降:“舉起手來,不許動。”

    (第五十七章)
小说排行榜 杭州麻将白板财神技巧 欢乐湖北麻将 足球比分捷报比分即是 配资利息一般是多少 江苏十一选五奖结果 常来湖南麻将棋牌下载 即时赔率球探指数 旭胜配资 五分十一选五走势图分析技巧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排列三 八闽福建麻将俱乐部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