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三十四章木頭

第三十四章木頭

    進入省會城市,璀璨的燈光撲面而來,王橋腦中如放電影一般,閃現出這幾年的痛苦的流浪經歷,往事歷歷在目,現實變得模糊,如在夢中。在姐姐樓下時,他不由得回想起跳樓自殺的姐夫張湘銀栩栩如生的音容笑貌,更是感慨萬分。

    大姐房間,客廳里陳設井然有序,桌面上蒙著一層薄灰,正面墻上有大幅照片的隱約痕跡。

    推開幾個房間的窗,帶著寒意的空氣穿透房間,不一會兒,陳腐之氣被新鮮空氣所替代,屋內氣息活潑起來。

    王橋將帶來的信件放進小柜子,又從柜子里取出自己存留的小包,取了一千元現金出來。說實話,在廣南作醫藥代表時,他雖然日子過得很流離,但是沒有感到太大的經濟壓力。如今回到山南讀復讀班,經濟來源枯竭,只能是坐吃山空,現金越來越少,讓他再次感到了經濟壓力。

    將小包放回小柜子后,他覺得有些不安全。

    現金放在柜子里,有無鎖無所謂,可是與呂琪的珍貴情書放在柜子里,最好還是能上一把鎖。在屋里沒有找到鎖,他暗道:“明天一定要記著買把鎖,將小柜子鎖上,免得被姐姐看見呂琪的信件。”

    在客廳里轉了一會兒,他開始焦慮自己的經濟狀況:“我這兩年積攢的錢還能支撐復讀班,但是讀大學怎么辦,難道要向父母或是姐姐伸手要錢?”按照靜州傳統,讀大學時向父母伸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王橋有著特殊經歷,想法與普通學生不一樣,傾向于自力更生。想了一會兒,他調整了心態:“車到山前必有路,活人難道能被尿憋死?現在專心考大學,不要想這些沒用的事情。”

    他用座機給家里打了電話,接電話的人是母親杜宗芬,“媽,我是二娃,到姐姐這里來看看。”

    杜宗芬站在電話機前,將話筒緊緊貼在耳根,抱怨道:“張家把你姐守得緊,我這當媽的想去看看都不得行。”

    王橋聽出母親口里的怨氣,勸慰道:“張家那邊情況特殊,他們特別看重這個孩子,這點你要理解。說實在話,張家人對姐姐很不錯,關心備至,比你還要細心。而且我在看守所的時候,張家人東奔西走,出了不少力氣。”

    杜宗芬道:“你們父子倆穿一條褲子,都幫著別人說話。”

    王橋道:“我們說的是老實話,媽其實能理解,只是心里不太舒服。”

    與兒子說了心里話,杜宗芬心情舒暢起來,笑道:“還是二娃最懂事。你的學習怎么樣,不要經常熬夜,熬夜對身體不好。”

    王橋道:“我想熬夜都沒有時間,學校十二點準時熄燈。”

    聊了幾句,杜宗芬催促道:“不講了,長途電話費很貴,你姐公司的生意不好,這事都怪那個楊燕,關鍵時刻下爛藥,虧得你姐手把手教會她做事,真是應了那句古話,教會徒弟餓死師傅。我不打電話了,春節早點回家,別在外面玩。”

    楊燕是同一個院子的鄰居,也算是大姐王曉的徒弟。在姐夫自殺后,王曉無心經營公司,公司主要業務便交由楊燕。誰知,楊燕趁亂另起了爐灶,將公司業務帶到自己的新公司。

    為了此事,杜宗芬對從小看著長大的楊燕有了很大的看法。

    隔著上百公里,王橋仍然能感受到母親想與兒子聊天又心疼電話費的矛盾心理,心里有陣陣溫暖。

    與母親通了電話以后,他又打了姐姐的傳呼,在等待回話時,王橋想起呂琪的身影,莫名的惆悵涌向心頭。他提起話筒,撥打了那個異常熟悉而又漸漸陌生的傳呼號,留言道:“我是王橋,收到信息請回話。”

    不到一分鐘,電話鈴聲驟然響起。在鈴聲刺激下,王橋一顆心差點從胸腔中迸將出來,提起話筒時,手不禁發抖。

    “你是哪個,找我啥子事?”話筒里傳來了一個粗豪的男聲。

    王橋一顆心又如從火爐里掉到冰窖,道:“我是王橋,給呂琪打的傳呼,請問你是誰?”核對傳呼號以后,粗豪男聲道:“我不是呂琪,這是新辦的傳呼號,你是不是搞錯了?”

    拿著電話,王橋失魂落魄地想著一個事:“呂琪放棄了傳呼,她是徹底想與我決裂。我真的失去了她。”

    粗豪男聲素質倒是不低,聽到對方沒有言語,掛斷了電話。

    王橋就如一只失群的孤雁,努力扇動著翅膀,始終追不上那一群遠走的雁群。在姐姐房中等了一個多小時,他才恢復了平靜,又給姐姐打了傳呼后,前往省交通廳家屬院。

    省交通廳家屬院如衛星城一般,緊靠著省政府家屬院,在兩個家屬院中間設有公共汽車站,好幾趟公交車要經過此處。下了公交車,王橋在省政府家屬院稍稍停下腳步,朝里面張望一下,隨即加快步伐,來到省交通廳家屬院。

    省交通廳家屬院有一個老門衛,他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的,擋住來人。

    王橋禮貌地問道:“請問陳強的家在哪里?”老門衛翻著已經老花的白眼,道:“你是誰,從哪里來,做什么?”

    這三個提問涉及哲學中最古老最深邃的問題,讓王橋頭腦有點凌亂,道:“我找陳強家。”

    老門衛道:“是親戚嗎?”

    王橋未置可否,點了點頭。

    老門衛自語道:“陳強家怎么這么多親戚。”陳強以前是交通廳領導,找陳強的來訪者必須登記,還得打電話確認。如今陳強成了死老虎,想必也不會有人來冒充親戚,老門衛指著遠處一處密林,道:“轉彎那幢青磚樓,二樓左手就是。”

    王橋朝著青磚樓走去,暗道:“今天陳強還有其他親戚?”按響門鈴,王橋感覺到防盜門貓眼里有人在朝外窺視。然后一個女聲響起:“你找誰?”

    王橋道:“我是陳強的朋友,他托我帶口信。”

    防盜眼后面的年輕女子嚇了一跳,隨即滿臉疑惑,道:“你等一等。”回到家中,湊在母親耳中說了幾句,母女倆都是滿臉狐疑。

    孟輝話不多,察言觀色的能力很強,見母女倆這個神情,知道另外來了客人,道:“口信帶到,我就走了。”

    李末琳道:“門口來了一個人,說是有陳強的口信,孟警官,還有誰能見到我家老陳?”

    孟輝道:“是不是瘦高的年輕人,他自報家門沒有?”孟輝就是廣南第三看守所209監室的耳目木頭,聽聞有人帶來陳強的口信,便猜到來者是誰。

    “是個年輕人,我還沒有問名字。”

    孟輝道:“如果叫王橋,就確實有這個人。”

    陳秀雅來到門前,問:“請問你叫什么名字?”

    “王橋。”王橋能夠理解陳家的謹慎,當初呂忠勇被雙規時,呂琪表現得更為極端,寧愿到逃離靜州,也不愿留在靜州面對著以前的熟人。

    防盜門打開以后,輪到王橋驚得掉了下巴,在兩個女人身后,居然站著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人——209室的官方耳目木頭。

    “木頭,你怎么在這里?”王橋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保持著戒備。在他心里,下意識認為木頭是從看守所逃出來,找到陳家是為了騙吃騙喝。

    孟輝笑著伸出手,道:“蠻哥,果然是你。”

    王橋沒有伸出手,用疑慮的眼神看著孟輝,他能從山南第三看守所無罪釋放是一個特例,一個監舍有兩個犯罪嫌疑人能大搖大擺走出“山南一看”則相當不正常。

    孟輝從口袋里摸出一個警官證,遞給王橋,自嘲道:“有十年我都不敢拿警官證出來,如今逢人便遞警官證。”

    王橋仔細看著警官證上的照片,被這種只有電影里才能出現的情節震住了,道:“陳強現在怎么樣?”

    孟輝沒有回答王橋的問話,扭頭對李末琳道:“我當時在監舍里只是看客,老陳在看守所多虧了王橋。當時王橋在監舍里威風八面,大家都尊其為蠻哥。蠻哥對老陳很關照,讓老陳睡到他的身旁,那以后就沒有挨打了。”

    李末琳心里緊揪著,道:“老陳挨打的次數多嗎?聽說里面打人厲害。”

    孟輝道:“誰進去都要挨打,我最初進去也挨過一頓,蠻哥在102室還差點打出事。”

    李末琳想起文質彬彬的丈夫在監獄里受盡折磨,心如刀絞。陳秀雅在旁邊提醒道:“媽,別站在門口,讓客人到屋里來坐。”

    坐下來以后,李末琳給王橋削蘋果,陳秀雅拿著茶杯泡茶。陳家是一個有著文化氛圍的知識分子家庭,和楊璉家近似,茶杯是普通白瓷杯子,洗得干干凈凈,沒有一絲茶垢。白瓷杯子上飄著綠色茶葉,素雅,和諧。

    陳秀雅將茶杯放在桌上以后,回到自己寢室,悄悄打量來人。她總覺得來自看守所的人如天外來客一般,無法將眼前沉穩英俊的年輕人與看守所“蠻哥”重合起來。

    (第三十四章)
小说排行榜 14场胜负 极速11选5投注 好友赣南麻将最新版 贵州十一选五11号 竞彩比分直播500彩票- 股票涨跌情况 11选5每期必中 大众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福建快3 排列5开奖号码 即时比分预测推荐 探陵人